第080章 拒绝

    很快,电梯便安全抵达十三楼。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就和上次一样,刚走出电梯,便见江森辉笑呵呵的迎了上来,问候道:“叶神医,你来了。”

    叶无天点了点头,径直朝病房走去。

    江森辉跟在后头,问道:“叶神医看完病后不知道有没有空暇。”

    “江院长有什么事吗?”叶无天随口问道。

    “是这样的,我有一位老友的儿子身染痼疾久治不愈,恐怕还得请叶神医帮忙看看。”江森辉说道。

    “是什么痼疾呢?连你们医院都没办法?”叶无天好奇地问道。

    “是阳根不举,不能人道。”江森辉靠近叶无天小声说道。

    “那干脆带去泰国做个变性得了呗。”叶无天笑话道。

    江森辉抹了抹汗,继续陪着笑说道:“若不是与这位老友交情深厚,我又岂会劳烦叶神医大驾呢。”

    自己与江森辉虽然谈不上有什么交情,但是人家好歹也帮过自己几次小忙,所以叶无天便点头答应道:“那好吧,等我替丈母娘治过之后,你再带我去吧。”

    “好,好,那江某就先谢过叶神医了。”江森辉开心道。

    “江院长客气了。”叶无天摆摆手笑道,说话间,两人已经走进病房。

    “叶神医你来了。”那位甜美护士目光爱昧的向叶无天打起招呼。

    “是啊,护士mèi mèi今天依旧那么迷人,真是叫人口水直流啊。”叶无天笑着打趣道。

    护士小mèi mèi掩嘴一笑,说道:“叶神医依旧这么爱说笑。”

    叶无天嘿嘿一笑,向苏梦璃看去,她那副吃人的表情可把叶无天给吓了一跳。

    “我说老婆大人,你老公我长得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就算迷恋我,也不需要用这种眼神盯着我吧?看着怪吓人的。”叶无天抹了把汗说道。

    “你别给我油嘴滑舌,赶紧帮我妈治疗。”苏梦璃没好气地说道。

    “有你这么跟医生说话的吗?真是个不懂事的丫头,你应该多向这两位护士mèi mèi学习学习。”叶无天训斥道。

    “你!”苏梦璃气得直磨牙,再想起上次在学校食堂里的事,她还真有种要冲上去将叶无天狠狠咬一口的冲动,不过想到病床上等待治疗的母亲,她最终还是强忍着怒意,撇开脑袋不再说话。

    而叶无天也没再废话,走到冯舒兰病床前,抓起她的手替她把了把脉。

    确定冯舒兰的情况后,叶无天开口说道:“今天的治疗我会帮她恢复衰退的那部分脑干功能,也就是说这次治疗后,她就可以渐渐脱离氧气罩,进行自主呼吸了。”

    说着,叶无天便吩咐护士将冯舒兰扶起,并取出银针,用上次类似的手法替她治疗起来,只不过这次施针所取的穴位都在后脑勺部位。

    十几分钟过后,叶无天将针取下,治疗过程也就结束了。

    收起针后,叶无天向护士吩咐道:“三天后将她氧气罩取下,若是呼吸仍不正常,那就再罩一天。”

    说着又向苏梦璃看去,见她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叶无天也没说什么,向江森辉使了个眼色,然后两人就离开了病房。

    “叶神医,我现在就带你过去。”走出病房后,江森辉说道。

    叶无天点了点头,然后江森辉便领着他朝电梯走去。

    坐着电梯到了八楼,最后来到一间单人病房门口。

    刚走到门前,两人便听到病房里似乎在吵架。

    “我看你分明就是来看我笑话的。”气愤的男子声音。

    “你别胡思乱想了,我是你妻子,这个时候当然得陪着你了。”女子的声音接着响起,虽然隔着门听不大清楚,但叶无天还是觉得有些像董程姚的声音。

    “哼!你用不着假惺惺的,昨天傍晚你和那姓唐的一起逛街吃饭,别以为我不知道!”男子怒喝道。

    “我和唐总没有任何男女关系,你要是不相信就算了。”女子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江森辉扭送向叶无天干笑两声,然后也不再听两人吵下去,伸手敲了敲门。

    门内吵架声歇止,片刻hòu mén打开,而开门的正是董程姚。

    从双方的谈话中,叶无天已经大致猜出是她,所以并未怎么惊讶,而是笑了笑,打招呼道:“董mì shū又见面了。”

    看到叶无天,董程姚显得有些尴尬,她支支吾吾地问道:“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难道两位认识?”江森辉插嘴问道。

    没等两人回答,房门里躺在病床上的男子冷哼一声,说道:“看来你在外面还认识了不少小白脸嘛!”

    董程姚脸一红,忙回头嗔道:“霍永杰,你别胡说八道。”

    见现场气氛尴尬,江森辉连忙扯开话题,向霍永杰介绍说道:“永杰,这位叶神医是我专门请来给你看病的。”

    霍永杰原本就在气头上,而现在江森辉又带了一个跟他老婆关系爱昧不清的小白脸来给他看病,他当然是心中不爽了,于是远远向叶无天瞅了一眼后,他冷笑道:“叶神医?江伯伯,你真是越老越糊涂了,竟然还管这小白脸叫起神医来了。”

    江森辉一听,脸上立马扬起怒色,叱呵道:“你这小子怎么说话的呢?还不快给叶神医道歉。”

    而叶无天却是摆摆手说道:“不必了,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霍公子为何会得此病想必他自己心里最清楚,在下对此也无能为力,这就先告辞了。”说完叶无天便直接转身离去,其实他一眼便看出这个霍永杰是被人用真气封住了关元穴,就跟自己对付冯勇的手段一样,至于对方为何要对他下此狠手,那就得问这霍永杰做了哪些苟且之事了。

    江森辉看看离去叶无天又看看霍永杰,最后惋惜地摇了摇头,哀叹道:“永杰啊,我好不容易给你争取到了这个机会,你非旦不好好把握,竟然还亲手给毁了,如此的话,我也无能为力了。”

    被江森辉这么一说,霍永杰脑子顿时清醒了几分,再想起叶无天临走时的那番话,他略显焦急地问道:“江伯伯,那个小白脸医术真有如此高明吗?”

    “还小白脸!你,哎!你真是无药可救了,明着跟你说吧,要是连他都治不好的病,这世上根本就没人能治了。”说着,江森辉又暗暗叹道:或许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他治不好的病。

    霍永杰终于意识自己错失了一次良机,于是慌忙向江森辉哀求道:“江伯伯,你,你再帮我去求求他吧。”

    江森辉皱眉思量了许久,最后答应道:“好吧,我会尽力而为的,不过你最好别抱太大的希望。”说着,江森辉转身,神色凝重的离开了。

    来到电梯口,见叶无天正在等电梯,江森辉一番踌躇后,只能硬着头皮走到叶无天跟前,可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叶无天便先说道:“江院长,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过我叶无天是个有原则的人,我想帮他治的话,谁也拦不住,要是我不想帮他治,谁来求都没用。”

    话音刚落,电梯门正好打开,叶无天径直走了进去,而江森辉却是愣在原地呆愣无语。

    直到电梯门关上后,江森辉才无奈地摇头叹息,然后灰着脸向霍永杰的病房走去。

    病房里,见到江森辉进来,霍永杰一脸期待地问道:“江伯伯,情况如何?”

    江森辉摇了摇头,说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霍永杰无力的瘫倒在床上,江森辉也没再说什么,转身便走了出去。

    靠在床头沮丧了许久,霍永杰突然眼睛一亮,看向董程姚请求道:“姚姚,既然你跟他认识,要不你,你去帮我求求他吧。”

    “我跟他也只有过一面之缘,并没你想的那么熟。”董程姚冷着脸回答道。

    “就算不熟,你长的这么漂亮,你去求他的话,他一定会答应的。”霍永杰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满脸期待地看着董程姚。

    “你这是要我出卖色相吗?别忘了我可是你妻子。”董程姚有些生气地说道。

    “你也别忘了,是我花钱给你母亲治的病。”霍永杰冷冷提醒道。

    董程姚稍稍动容,淡然说道:“他女朋友长得可比我漂亮,就算我出卖色相,也未必能对他起效。”

    “那你就用身体来诱或他,我就不信哪个男人能禁得住这种诱或。”为了自己下半辈子的xìng fú生活,霍永杰已经豁出去了,正所谓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在霍永杰眼里,女人就好比木柴,只要自己那根青山能够活起来,还怕找不到女人吗?

    听到霍永杰这番话,董程姚算是彻底死心了,她语气冰冷地说道:“要我答应你也可以,不过我有条件。”

    霍永杰眼睛一亮,连忙问道:“什么条件?”

    “离婚。”董程姚冷冷道出这两个字,当初结婚也是被逼的,所以对她来说,能用自己身体换得自由也算值了。

    霍永杰先是一愣,不过很快他便咬牙答应道:“好,只要你能求他帮我治好,我就答应跟你离婚。”

    董程姚没再说什么,转身便朝门口走去,尽管没什么可伤心的,但她眼角还是滑下两行泪水。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