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计划

    “天哥,血狼帮旗下正好就有一家专门拍摄这种铯情小diàn yǐng的地下影视公司,这两天我正琢磨着要不要将其关闭,没想到还能派上用场。♀+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狐爷说道。

    “既然有现成的,那就再好不过了,老狐,这件事就交由你来处理,这两天里尽快着手去办。”叶无天吩咐道。

    “是!”狐爷应道。

    见这些人都是斗志满满的样子,唐伟文也是跃跃欲试地问道:“无天,那我有什么需要做的吗?”

    “昨天我和九指仔细研究了一番,得知这天门之所以如此猖狂,其中很大原因是他背后由郝氏企业的支撑,所以我们要对抗天门的话,最起码也得有一个和郝氏企业一样的金融巨头做支撑,要不然南陵十二帮又岂会愿意降服于我们,当然姐夫你要是不想参与进来,我也不会强求的。”叶无天之所以说的这么轻松,是因为就算唐伟文拒绝,他照样可以去拉拢大秦集团,上次天门派人向秦雨烟出手之事,必定惹恼了这个大财团,所以要想拉拢他们,希望还是很大的。

    不过唐伟文却是没有丝毫犹豫的答应道:“无天,你有困难姐夫又岂会袖手旁观,资金方面的需求你尽管开口便是,你姐夫我可是穷的只剩钱了。”

    叶无天摇摇头笑道:“这资金暂且还不是问题,现在姐夫只需要在我方与南陵十二帮会谈之时出个面表示支持,至于其他事,就等拿下南陵之后再作商讨吧。”

    就在众人都点头表示赞同的时候,黑龙开口说道:“天哥的计划确实让我黑龙佩服,不过还有一点最重要的,天哥怕是疏漏了。”

    “哦?黑龙你不妨直说。”叶无天好奇道。

    “要和天门对抗,怎么说也得有个响亮的名号才行。”黑龙说道。

    狐爷同意道:“黑龙所言极是,这组织名号确实是最为关键的。”

    叶无天也点了点头,说道:“要不这名号就交由黑龙你来想吧。”

    黑龙老脸一扬,笑道:“此事还需要想吗?天哥你的名字就是最响应的名号,无天,无天盟,人家天门,而我们是无天盟,这气势够足了吧?”

    “妙哉!妙哉!”狐爷拍手赞道,其余几人也都点头表示赞同。

    会议结束后,众人纷纷离场,而叶无天也直接回了学校。

    一开始,叶无天来江陵大学的目的是为了追求苏梦璃,可如今,叶无天又渐渐地对学校里各大学生势力产生了兴趣。

    论帮战,这些学生势力自是比不上东兴之类的黑道势力,不过他们却也有着自己的优势,这江陵大学被称为贵族学院,其内很大一部分学生都是有身份有背景的官二富二,若是能将这些身份背景集结起来的话,那可是一股极其恐怖的势力,甚至远比东兴那些黑道势力更具影响力。

    这两天里,叶无天对整个学校的势力团伙做了详细的了解,江陵大学下属十五个学院,每个学院都有一位老大,这十五个学院中,除了体育学院和自己所在的医学院外,其余十三个学院竟然全都归顺于一个叫做公子帮的势力。

    公子帮的为首人物乃是江陵三大公子之一的腾公子,许子腾。

    既然能享有江陵三公子的美誉,有三个条件是必备的:其一,才华横溢;其二,背景雄厚;其三,相貌堂堂。

    这三点,许子腾无一不备,而最叫人称道的是,他为人低调,从不张扬,也正因如此,来江陵大学这么久,叶无天都不曾听说过许子腾这个名字。

    不过更叫叶无天意外的是,这个公子帮竟是自发形成的一股势力,在许子腾不曾出面号召的情况下,十三个学院的老大自愿归顺于他,并自取名号“公子帮”。♀

    至于医学院的邱剑南和体育学院的张进飞为何不归顺于公子帮,这一点叶无天也不是很明白,或许是因为这两人自命清高,不甘心屈身于许子腾之下。

    如今自己已经是医学院公认的老大,当然叶无天也不可能去归顺许子腾,相反的,他还要让许子腾臣服于自己,如此一来,也就意味着一举收服了十三大学院势力。

    其实,对叶无天来说,要收服这十三大学院势力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而他真正在意的是许子腾这个人,试想,能让十三个学院老大自愿臣服,这种号召力该是多么大,而且叶无天早有打算,若是许子腾愿意臣服于自己的话,他愿意让出自己无天盟盟主之位。

    正所谓树大招风,若是自己担任这无天盟盟主之职的话,随着势力的扩张,自己必然会成为焦点人物,如此一来自己的轩辕医派弟子身份迟早会败露,这可有违轩辕医派以医济世,不问武林是非的建派宗旨。再说,叶无天生性放荡不羁,哪会是做盟主的料,就算许子腾不原担任盟主之职,他也会另选他贤。

    要让许子腾臣服,这绝非一天两天的事,所以,叶无天并没有急着对他出手,而是打算先将体育学院的老大张进飞搞定。

    要对付张进飞,眼下就有一个大好契机,后天星期日,自己将陪秦雨烟去观看体育学院的篮球比赛,而叶无天早已调查到张进飞就是体育学院篮球队的队长,到时候就可以趁机跟他接触接触……

    中秋之夜,空中的月亮就跟脸盆一样又大又圆,照亮了整片大地,尽管已经是深夜,可视野却是依然清晰无比。

    西双版纳热带雨林,山林深处一片僻静的山谷里,正筑着十几座小木屋。

    木屋后头是一小片田地,里头种着各种各样的蔬菜,而木屋前方则是一片空地,在这片空地上正摆着一张做工粗糙的木制摇椅,上头躺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呆呆地看着空中那轮圆月,脸上却是写满了哀伤,这本该是个全家团圆的节日,然而自己所思念的却是阴阳相隔之人。

    常言道: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但是真正能够达到这种意境的又有几人。

    回想起曾经的中秋佳节,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坐在院子里吃着月饼,赏着月,日子过得是多么温馨;可如今家破人亡,剩下的却只有回忆,和那眼角的泪光。

    “吱呀!~”开门声响起。

    男子连忙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痕。

    “爸,你怎么还不睡呢?”一貌美少女拎着一张靠椅走了过来。

    “爸睡不着,所以出来乘乘凉。”男子回答道。

    少女将椅子摆在男子旁边,坐下,黯然说道:“我也睡不着呢,今天是中秋节,要是哥在那该多好。”

    男子叹了口气,什么也没有说。

    静坐了片刻,少女又开口问道:“爸,再过半个多月就是武林大会了,我们要不要去参加呢?”

    “书瑶啊,爸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看着你长大,看着你嫁人,其它的事也不想再过问了。”男子伤感地说道。

    “爸,哥一定还活着,他和我约好要在武林大会上为我们杨家争光,他一定不会骗我的。”少女说着又默默流下泪水。

    为了让女儿彻底放下这个念头,男子叹了口气答应道:“好吧,若是这次还找不到书浩的话,书瑶你也就别再执着了。”

    少女轻轻点了点头,也许她也知道,自己这些想法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又是一个星期六,叶无天如约前往市中心医院给苏梦璃母亲治疗。

    刚走进医院大门,便看到电梯口正站着一位身材火爆的女子,她穿着黑色高跟鞋,黑色sī wà,黑色小短裙,白色悠闲衬衫,那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扎成一束垂在背后。

    因为女子面对着电梯门,所以叶无天未能看到她的脸,不过单凭那修长的大腿,丰润的臀部,纤细的柳腰,就足以迷倒众生了。

    叶无天咽了口唾沫,暗暗想道:“如此惹火的身材,就算是如花也值得一泡了。”

    想到这里,叶无天便大步朝女子走去。

    刚走到女子身后,电梯门正好打开,女子迈步走进电梯,叶无天也快步跟了进去。

    就在女子转身之际,叶无天终于看清了她的脸,一阵惊艳之后,却又是一阵失望。

    “你是董mì shū?”失望归失望,叶无天还是笑盈盈的和女子打起了招呼,没错,这女子正是唐伟文的mì shū,董程姚,据唐伟文所言,此女已是有夫之妇,这也正是叶无天失望的原因。

    董程姚将叶无天打量一圈,最后漂亮的大眼睛一亮,问道:“你,难道是叶先生?”

    “呵呵,没想到董mì shū记性这么好,还认得在下。”叶无天笑道。

    董程姚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就没再说话,显然她是一个比较严肃不喜多言的女人。

    见对方不说话,叶无天便主动开口问道:“董mì shū是来医院探病的吗?”

    “我……”董程姚脸微微一红,目光一阵躲闪后点了点头。

    “看她这么心虚的样子,该不会是来看什么隐疾的吧?”心里想着,叶无天的目光又贼溜溜的将董程姚上下扫了一遍,暗叹:“要是这女人也像蓝香一样mī mī上有什么隐疾,那治疗起来一定会很爽的吧。”

    就在叶无天准备继续追问的时候,电梯叮咚一声停下,打开了门。

    “我先走了。”董程姚匆匆忙忙地走出了电梯,而门外又走进一堆人。

    叶无天略显失望的叹了口气。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