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作为

    挂了diàn huà,叶无天怔怔地靠在沙发上,脑袋里不停回绕着叶无法的那番话,有所作为,必须有所作为,叶无天明白,自己的敌人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极其庞大的势力。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记忆里那个女孩稚气的声音,记忆里那惨不忍睹的血腥画面,这些无不激起叶无天的斗志。报仇,这个沉重的字眼,在心底深深扎根,叶无天坚信,总有一天,自己会将这两个字从心底连根拔起……

    这一晚,依然是在修练中度过。

    第二天一大早,叶无天打diàn huà把九指和狐爷叫到了别墅。

    “天哥,你这么早叫我俩过来,是不是有什么要紧事呢?”九指疑惑的问道。

    “坐下再说吧。”叶无天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九指和狐爷也跟着坐下。

    见两人坐下后,叶无天向九指问道:“九指,你有什么理想吗?”

    “理想?天哥指的是?”九指不是很明白的样子。

    “难道你打算一辈子呆在这条东兴街上做个土霸王吗?”叶无天提醒着问道。

    九指和狐爷对视一眼。

    “不瞒天哥,我也曾想过将整个东陵区拿下,可是东陵区一直处于三国鼎立的微妙平衡局面,血狼帮和黑龙会这两股势力也都不弱,若是我们对其中一股出手的话,另外一股势力必然会出面干预,甚至还有可能等我们两败俱伤后,捡个渔翁之利。”九指犯难道。

    接着,狐爷又说道:“而且现在的局面有些混乱,不久前天门收服了南陵区大小十二帮,正式接手了整个南陵区。如今江陵市南、西、北三大区均由天门掌管,不用想也知道,等南陵区局势稳定之后,天门便会向我们东陵区出手。♀而最叫我们担心的是,天门恐怕已经开始着手此事,若是在以前,血狼帮再嚣张也不敢向我东兴挑衅,更别说是砍断虎爷的胳膊了,我怀疑这事一定和天门脱不了干系。”

    “你的意思是,天门在背后唆使血狼帮与你们东兴会对抗?”叶无天向狐爷问道。

    “若是天门只是在背后唆使的话,这倒还好,血狼帮忌讳我东兴的势力也不敢大举出兵,可怕就怕是血狼帮已经暗地里归顺了天门,若是如此的话,情况恐怕就危急了。”狐爷忧虑道。

    叶无天想了想,平静的说道:“跟我说说这血狼帮老大和黑龙会老大。”

    “血狼帮老大是个叫野狼的家伙,此人为人凶暴,犹如豺狼,以凶残著称,而整个帮里也都是一群嗜血野兽,做事情从来不计后果,甚至还闹出过几次人命。而黑龙会的老大黑龙,是个城府比较深的老鬼,他旗下开了几家赌场,安安稳稳地赚了不少钱,因为他很少与我们东兴起争端,所以我们对他的了解也不是很多。”狐爷仔细的介绍道。

    叶无天点了点头,又问道:“那黑龙会最近有什么动静吗?”

    “还是和往常一样没什么大动静,想必他们是在坐山观虎斗。”狐爷猜测道。

    “正真坐山观虎斗的应该是天门吧?如果我猜的没错,天门招降血狼帮只是一个幌子,他们只是想利用血狼帮挑起你们三大势力的争斗。若是你们东兴会真和血狼帮斗起来,最后必然会是两败俱伤的结局,但是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黑龙会就是想坐收渔翁之利,必然也会有所牺牲。等你们三大帮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天门便可轻轻松松将整个东陵拿下。”叶无天分析道。

    九指又困惑道:“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当初天门在插足南陵之前,曾向南陵十二帮发了招降书,但这次为何不向我东陵三大帮发出招降书呢?”

    “原因很简单,南陵区有十二大帮派,形势复杂,要挑起内讧并不容易,再加上这十二帮势力都不强,没什么底气和天门叫板,所以招降才是最简单的办法。♀可是东陵区的情况可就不同了,东陵只有三大帮会,势力绝对比南陵十二帮雄厚,要招降你们必然得提出更优厚的条件,所以相较而言,挑起内讧的办法就划算多了。而天门选择拿血狼帮挑事,这原因也很明显,你们东兴会和黑龙会的首脑人物都是精明之人,要忽悠你们自然不容易,可血狼帮的野狼只是个会喊打喊杀的莽夫,给他点甜头,他就什么事都干的出来了。”叶无天仔细地说道。

    九指和狐爷纷纷点头赞同。

    “看来我东兴会的好日子已经不长了。”九指摇头叹息,他自认没有把握应对天门这样的强势大敌。

    叶无天嘴角微微一扬,凛然说道:“九指,若是你东兴会愿意归顺于我叶无天,不但日子还长着,而且别说这东陵区,就是整个江陵市也不在话下。”

    “天哥说笑了,早在上次你击溃我帮内几大高手时,我九指就明言臣服于你,只是你当时没当回事而已。”九指说道。

    “那这次算是我正式的提议吧。”叶无天说道。

    “只要天哥你愿意,我九指随时可以让出老大之位。”九指态度诚恳地说道。

    “你用不着让出老大之位,也不需要将此事公开,只需要暗地里服从于我就可以了。”叶无天说道。

    “既然天哥这么说,我九指自然没有任何异议。”九指答应道。

    “老狐我也没有意见。”从上次那一战,再到后来替虎爷疗伤,狐爷对叶无天也算是心服口服了。

    “那就这么定了。”决定此事后,叶无天又道:“如今天门虎视眈眈,统一东陵区刻不容缓,此事必须在一个星期内完成。”

    “一个星期?”九指和老狐异口同声惊讶道。

    “没错,今天你们就随我去收服血狼帮吧。”叶无天这番话说的就像是小孩子玩过家家一般轻松,可是对九指和老狐来说,这却是一场几个月也打不完的持久战。

    “天,天哥,现在就去吗?”九指惊诧地问道。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叶无天反问道。

    “是不是要先拟定个作战计划,然后再开始行动呢?”九指谨慎地问道,毕竟他很清楚,这帮会之间的战争可不是小孩子打泥巴战。

    “对付这种小势力用不着什么计划。”叶无天随口说道。

    既然叶无天都这么说了,九指也不好再反对,只能咬牙应了下来,然后又对狐爷吩咐道:“老狐,你现在回去把所有兄弟都带来。”

    “是!”狐爷答应一声,正要起身,却被叶无天摆手阻止:“用不着喊什么兄弟,就我们三人去就可以了。”

    “啊?就,就我们三人?”九指惊得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

    “怎么?你怕了?”叶无天有些不悦地问道。

    被叶无天这么一说,再想到老虎的那条胳膊,九指倒也豁出去了,“三人就三人,今天我九指非得将它血狼帮捣得鸡犬不宁。”

    叶无天正色提醒道:“你得搞清楚,我们今天不是过去闹事,而是收服它血狼帮。”

    “是!”九指热血沸腾地答应道。

    狐爷一直没有说话,不过从他的神色来看,似乎有几分忧虑,因为他担心这只是叶无天的冲动之举。毕竟叶无天对帮会之战并不是很了解,而这次对付血狼帮可不是三拳两腿就能搞定的,好歹血狼帮也是拥有着数百兄弟的大帮会,再加上他们生性凶残,一旦开战,必然是刀棍相向,别说仅凭三人,就是整个东兴会倾巢而出,也将死伤惨重。

    叶无天似乎看出了狐爷的心思,他淡然一笑,说道:“老狐,不管你有什么想法,只要记住我叶无天从来不打没把握的战,这一战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也不会拖你们去冒险。”

    “是,老狐谨记天哥教诲。”狐爷恭敬应道。

    “好了,出发吧。”说着,叶无天便站起身,带头向着门口走去,九指和狐爷紧紧跟上。

    九指和狐爷是坐着一辆大奔过来的,开车的是一位外号亮仔的东兴小弟。此时他正靠在车门上抽着烟,一见九指三人出来,他立马扔掉手里的烟头,动作利索地打开了qì chēhòu mén。

    昨晚在东兴娱乐会所处置那五个杀马特的时候,这个亮仔也在场,所以一见到叶无天,他连忙机灵地喊了一声天哥。

    叶无天向他点了点头,然后就在九指的邀请之下,坐进了后座。

    四人都上车后,亮仔向九指问道:“老大,是回总部吗?”

    “去狼牙酒吧。”九指吩咐道。

    “狼,狼牙酒吧?那不是血狼帮的老巢吗?”亮仔惊疑道。

    “让你去就去,哪来这么多废话。”副驾座上的狐爷用尖锐的声音训斥道。

    “是!是!”亮仔没敢多嘴,连忙发动qì chē,朝着狼牙酒吧开去。

    正如亮仔所说,这狼牙酒吧乃是血狼帮的老巢,前两天虎爷正是带着若干小弟来狼牙酒吧闹事,结果就缺胳膊少腿了。

    一般酒吧都是傍晚的时候开始营业,而白天,这狼牙酒吧便作为血狼帮帮众的huó dòng场所。

    此时,狼牙酒吧门口正蹲着几个混混,一个个百无聊赖地抽着烟,聊着昨晚的妹子,看到街上有měi nǚ路过,还会吹吹口哨调戏一番。

    就在这些人闲得发慌的时候,远远走来一位穿着超短裙的漂亮妹子,几个混混都是眼睛一亮。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