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吹嘘

    “叶先生,听巧巧说省教育厅厅长是你姐?”李月媛向叶无天问道。♀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

    “是啊,怎么了?你有事要找她帮忙吗?”叶无天反问道。

    “这倒不是,只是我觉得有些奇怪,省教育厅厅长好像不姓叶吧?”李月媛又问道。

    “哦,她只是我认的姐姐。”叶无天如实回答道。

    听叶无天这么一说,李月媛就像是捡到金疙瘩似的,开心地笑了起来,“原来只是认的姐姐啊,记得前段阵子我也认了个乡下的弟弟,不过一直没联系,连什么名都给忘记了。”她这番话无非就是在说这认的关系不可靠。

    林诗悦和王巧巧显然都有些失望,正如李月媛所说,一般认认的关系都不会很长久。

    “李xiǎo jiě,这你可就不对了,怎么说也得拿张纸把人家名字给记下来。”叶无天无所谓地开玩笑道,毕竟他并不是那种靠关系做事情的人,更何况他和赵丽虹之间的关系可不是李月媛说的这般简单,怎么说自己也是她女儿的救命恩人,再生父母,这种恩德又岂是说忘就能忘的。

    “咯咯咯,叶先生真是说笑了,不知道叶先生父母是做什么的呢?”李月媛又继续打探道。

    “不瞒你说,小弟我只是孤儿一枚。”叶无天随口说道。

    李月媛一听心里更乐了,而刚刚差点断了气的钱金光一听对手底子这么薄,信心顿时高涨起来,他挺起胸膛说教道:“无天兄弟啊,像你们这些没有见过世面的学生,就跟井里的癞蛤蟆没什么两样,墨水喝的再多有什么用,充其量也只是纸上谈兵。现在的社会是很复杂的,什么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些只是专门给你们这些书呆子洗脑用的。学历高有什么用?人家关系硬的,捧着本小学wén píng照样踩在你头上,你就是拼死拼活干上一辈子也比不上人家。”

    李月媛连忙恭维地说道:“钱总说的没错,现在各行各业都需要人脉关系,像钱总这样关系硬的,只需要坐在家里数数钱就行了。”

    被李月媛这么一捧,钱金光又开始吹嘘起来:“现在这社会形形色色的人很多的,有些人你就算不去惹他,他也会主动来找你麻烦。我有一位远房兄弟,跟无天兄弟你一样,也是个高材生,毕业后讨了个漂亮老婆回家,可就因为老婆长的太漂亮,被镇上一个地头蛇给看上了,这地头蛇拿了五百块钱买他老婆,他死活不肯,结果老婆被抢走了,他的腿还被打断了。我知道这事后,找社会上几位混黑的朋友,叫了几个人过去帮他抢回了老婆,可这又有什么用呢?他腿也断了,老婆也被人睡了,这一辈子注定就这么玩完了。所以说啊,活在这个社会上,关系还是很重要的,不管是黑道白道的朋友都得结交,试想,当时他要是有我这样的关系,还会落得这个下场吗?”

    接着,钱金光又举了好几个例子,来证明自己的人脉有多么广,一会说和某派出所所长经常打交道,一会又说和地税局局长一起喝过酒,就连学校校长,医院院长都给扯上了关系。

    整个包厢的人就听他一人在说,搞得像是他这位人脉专家在开座谈会一般,林诗悦等人早已听得不耐烦,不过叶无天却是听故事一般听得津津有味,因为钱金光讲起来有声有色,确实挺有意思的。

    “不光是这些白道上的人,就是黑道上我钱金光也照样玩的转,其它就不说了,这家东兴娱乐会所的老板你们知道是谁吗?”钱金光卖着关子向众人问道。

    “难不成又是你拜把子兄弟?”叶无天调笑道。

    “无天兄弟,你说笑了,这家东兴娱乐会所可是东陵区最大的黑道势力东兴会的产业,而背后的大老板自然就是东兴会的九指老大了,九指老大是什么人物?说白了就是东陵区的地下皇帝。我和九指老大虽然不是什么拜把子兄弟,不过关系倒也不错,经常一起喝酒,他还特地送了我一张高级vip卡。”

    钱金光说着还特地从钱包里将那张高级vip卡取了出来,向众人展示炫耀,并道:“这高级vip卡可不是那种花钱就能办到的普通vip卡,这可是身份的象征,拿着这张卡就说明你是这里的贵宾,就是大堂经理也得对你客客气气的。”

    听到这里,王巧巧实在听不下去,于是便出言嘲讽道:“钱总,你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告诉我们,你认识的人很多,而你为什么要认识这么多人呢?说得难听点,就是因为你自己太没用了,什么事都需要别人帮忙,要是你自己有能力的话,还用得着低声下气去求别人吗?”

    整个包厢一片寂静,钱金光脸色有些阴沉,对他来说,被一个女人羞辱那是莫大的耻辱,可若是和一个女人斗嘴那又显得没有男子气概。

    就在钱金光心中愤懑的时候,李月媛及时出面替他说话:“王巧巧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钱总他是我朋友,你这么说他不是明摆着在羞辱我吗?”对李月媛来说,这个钱金光可是她的财神,若是伺候的好,以后财源滚滚,若是伺候不好,就相当于断了一条财路,所以就算是得罪多年的大学室友,她也要替钱金光挽回面子。

    既然对方为了钱可以舍弃朋友,那王巧巧自然也用不着顾及对方面子,她赫然从位置上站起,愤愤说道:“李月媛你安的什么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搞这个聚会无非就是想把诗悦介绍给这个男人,这背后的缘由我想在坐的所有人都很清楚。”

    听到王巧巧这么说,李月媛自然不爽,她也站起了身,反驳道:“王巧巧,你别血口喷人,我也是念在和诗悦同学一场,才介绍钱总给她认识,钱总有什么不好的,有钱有势,再怎样也要比你的男人强几百倍。”

    话说到这份上,两人算是彻底撕破脸了,对方用男友来羞辱自己,王巧巧只觉得万分委屈,不过事实也正是如此,自己的男友的确窝囊,所以王巧巧一时之间没了底气,眼睛红红的,像是要哭的样子。

    “巧巧,算了,大家同学一场,没什么好争的呢。”潘良的脾气很好,他没有为李月媛那番羞辱而生气,反倒拉着王巧巧的手劝慰起来。

    “你别碰我!”王巧巧气恼地甩开了潘良的手,这种时候,别说是李月媛,就连她自己也有些看不起自己这个男朋友了,说着,她一把拉起了林诗悦的手,说道:“诗悦,我们走,这种势利的朋友,以后不交也罢。”

    “巧巧,你冷静点。”林诗悦站起身劝道,她也知道王巧巧是为了自己才会和李月媛闹到这一步的,所以她觉得有些惭愧,眼下若是王巧巧执意要走的话,她当然也得跟着走。

    一见王巧巧拉着林诗悦朝门口走去,钱金光可就急了,要是两女就这么走了,那以后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遇上林诗悦了,一番思量后,钱金光决定先低头认个错,毕竟只有先将两女留下,才有进一步发展的机会。

    想到这里,钱金光立马站起身,陪着笑向王巧巧说道:“王xiǎo jiě,你先消消气,你刚刚那番话说的其实也很在理,我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因为我而使你们同学之间闹僵,我深感惭愧,就在这里向王xiǎo jiě赔个不是。”

    李月媛当然知道钱金光说这番话的目的,于是也连忙陪起笑,向王巧巧道歉起来:“巧巧,刚刚姐说话是有点重了,还希望你别放在心上,咱们四个四年的大学室友,可不能为了这点小事闹僵了,好了,今晚我们就开开心心的唱歌喝酒,不说其它,这样可以了吧?”

    “是啊,巧巧,事情过去就算了,坐下玩会儿再走吧。”余秀丽也起身劝道,她虽然不怎么喜欢说话,但是也不愿意看到四年室友就这么散了。

    而林诗悦原本也是想走的,可她知道要是现在走了,以后可就连朋友也不是了,为了挽回这段感情,她也只能向王巧巧劝说起来。

    既然对方都已经道歉,而大伙又这么说,要是自己还执意要走的话,那就显得有些小气了,王巧巧什么也没说,气呼呼地走回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现在人是留住了,钱金光也松了一口气,他呵呵笑道:“几位慢慢玩,我先去趟洗手间。”说着他就起身朝门口走去。

    “大家快来点歌吧,记得上次秀丽生日的时候,我们四个在ktv里疯了一晚,今天也都尽情地玩吧。”李月媛拿着话筒笑着说道。

    说着,她又点了一首知心ài rén,和陆少华合唱起来。

    就在他们这首知心ài rén快唱结束的时候,钱金光才慢吞吞的回到包厢,进门的时候,他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向叶无天瞥去一眼,眼里闪过一丝阴霾,不过他这道细微的眼神并未逃过叶无天那双犀利的眼睛。

    “不知道这犊子又想耍什么诡计。”叶无天心中暗暗想道。

    接下来,钱金光没再夸夸其谈,而是很老实的坐在沙发上听大家唱着歌,没有了他的干预,包厢里的气氛也渐渐活跃起来。

    叶无天虽然不怎么会唱歌,却被王巧巧推着和林诗悦合唱了一首情歌对唱。

    开心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已经两个小时过去,就在众人唱得正欢的时候,钱金光又起身说去上厕所。

    就在钱金光走后不久,包厢的门却被人“嘭”的一声用力踹开。

    正在唱歌的余秀丽歌声嘎然而止,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门口看去。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