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 孙伟

    “哼!没什么不可能的,别以为就你有本事,像你这种芝麻官谁稀罕呢,姐,我们走。♀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范晓玲不失良机地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徐秋兰也没再理会小荷,向叶无天招呼了一声,然后就和范晓玲朝着自己家走去。

    这种时候小荷还敢说什么,看范晓玲和叶无天似乎是男女朋友关系,以后恐怕是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了,看来还是离这家子人远点比较稳妥,要不然丢了乌纱帽可就得不偿失了……

    “无天啊,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激动过后,徐秋兰立马想到了叶无天这位大恩人。

    “举手之劳而已,兰姨用不着挂在心上。”叶无天摆摆手说道,对他来说也确实只是举手之劳,就是对赵丽虹来说这点事情也只是举手之劳。

    “小姨,你可别谢他,要不然他的尾巴又要翘起来了。”范晓玲也是开着玩笑说道,当然她心里其实还是很感谢叶无天的,只是关系达到了她和叶无天这种爱昧程度,已经没必要再说什么感谢的话了。

    “我有尾巴吗?我怎么不知道?”叶无天说着还故意朝身后看了看,接着,他又凑到范晓玲耳旁小声说道:“要是你给我看看小内内,说不定我前面的尾巴还会翘起来。”

    “你!”范晓玲又是气又是羞,可碍于徐秋兰在场却又不好发作,只能看着叶无天那脸得瑟的样子干瞪眼。

    这两人打情骂俏的样子看得徐秋兰咯咯直笑。

    三人很快来到门前,徐秋兰取出钥匙打开了门。

    眼前的客厅并不是很大,一套陈旧的沙发和一张小方桌已经占去了大半面积,再加上电视柜,冰箱,椅子之类,剩下的空间也只够供人行走了。♀

    房间里充斥着一股奇怪的味道,仔细分辨方知是清香和霉味的混合气味,想必是为了掩盖霉味特地喷了空气清新剂。

    此时,大厅角落里的一张摇椅上,正躺着一男子在看电视,这男子和徐秋兰差不多年纪,相貌敦厚,也许是因为胸口疼痛的缘故,他身上那件衬衫正敞开,露出整个胸膛。

    一见三人进门,他小心翼翼地站起身,热情地打起招呼:“都回来啦,这位想必就是晓玲说的叶无天叶先生吧?”说话间,男子眼里明显地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想必是叶无天的年轻让他心里没了底。

    “嗯,我是晓玲的同学,叶无天,你就是晓玲的小姨夫吧?”叶无天虽然看出了对方眼里的失望,却也没有在意,笑着问道。

    不管对方能不能治自己的病,就当是客人也该热情相待,所以男子和气地点点头,说道:“我是晓玲的小姨夫孙伟,快,快进来坐吧。”

    “是啊,无天,坐下再聊吧,晓玲,把菜篮子放桌上吧。”说话间,徐秋兰已经走进大厅搬来一张椅子,并找了块干净的布擦了擦,然后放在一块相对空旷的地方,对叶无天说道:“无天,来这里坐吧。”

    叶无天也没有客气,答应一声走了过去,坐了下来。

    “老伟啊,跟你说件喜事儿,咱小俊来城里念书的事办妥了。”徐秋兰喜悦地将这好消息告诉了孙伟。

    孙伟一听,脸上也绽开了笑花,开心地问道:“真的吗?咋办成的呢?刚听院子里有隔壁小荷的声音,你该不会求她去了吧?”说到这,孙伟脸上的喜色顿减几分,因为他知道小荷的为人,再加上两家关系不怎么好,要求她办事肯定得受不少委屈。

    徐秋兰摇摇头,说道:“本来我是想求她帮忙的,可那女人心眼太小,死活不肯帮,后来是无天帮忙搞定的。你有所不知,刚刚市第一实验小学的汪校长亲自打来了diàn huà,还说要给咱小俊安排最好的班级。”一说起此事,徐秋兰就忍不住地兴奋,毕竟她还是头一次跟这种大人物对话。

    “市第一实验小学?这,这,这不是咱市里最好的小学吗?”孙伟嘴唇有些打颤,这种惊喜的程度似乎已经超越了他的承受能力。

    “小姨夫,你不知道,刚才那个坏女人得瑟地都快飞上天了,可后来汪校长一个diàn huà打来,她整张脸立马变得铁青,真是太解气了。”范晓玲也是开心的说道,当初叶无天替她摆平洪艳的时候,都不见得她有这么兴奋,看得出来,她对小姨一家人还是很上心的。

    “叶先生,我,我都不知道该拿什么来报答你的大恩。”孙伟感动的眼眶都有些发红了。

    没等叶无天说话,范晓玲倒是mì shū一般地替他说道:“小姨夫,你用不着谢他,他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叶无天狂汗,暗道:敢情这丫头把自己当成我的贤内助了……

    “你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没礼貌了。”徐秋兰伸手点了点范晓玲的脑袋瓜笑骂道。

    “本来就是嘛!”范晓玲噘起小嘴辩解道,接着又想起了正事,连忙对叶无天说道:“无天,你还是先替我小姨夫治病吧。”

    “无天,就麻烦你帮我看看了,不过不用太勉强,就算治不好也没关系的。”孙伟显然是对叶无天没什么信心,毕竟连正规医院那些老专家都没能诊出病因,他可不信一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会有什么能耐。

    叶无天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向孙伟说道:“孙叔,你在椅子上躺下来吧。”

    孙伟照叶无天吩咐,在摇椅上躺了下来,而叶无天搬着椅子坐到了摇椅前,又对孙伟说道:“孙叔,把右手伸出来,我先替你把把脉。”

    孙伟将右手放在扶手上,掌心朝上,做好就诊准备。

    叶无天伸出右手将,中、食、无名三指搭在孙伟手腕上,仔细的替孙伟诊断起来。

    在真气的配合下,叶无天很快便揪出了孙伟的病因,他收回手,问道:“孙叔,你的疼痛症状应该是时轻时重,痛时呈剧烈烧灼样疼痛或掣痛,就是触摸皮肤也能明显感觉疼痛,对吧?”

    “是这样的。”孙伟点头回答道。

    叶无天又说道:“这是肋间神经痛的症状,这种由跌打引起的肋间神经痛,因为没有很明显的外部症状,所以在医院检查的时候很容易被一些不负责任的医生给忽视掉。”

    “那叶先生可有办法替我治疗?”孙伟问道,从他的语气中可以听出,他并未抱太大的希望,毕竟叶无天仅仅是替他把了不到一分钟的脉,这样得出的结论实在叫人难以信服。

    叶无天随口说道:“当然可以,我只需要使用àn mó疗法就可以治愈你的病症。”

    “按,àn mó疗法?”孙伟一听,整张脸顿时绿了,现在就是衣服触碰到胸口都会觉得疼痛,更别说是àn mó了,而且要是对方诊断错误的话,那自己岂不是活受罪,一时之间,孙伟显得有些犹豫,此时若是拒绝治疗的话,那就明摆着是不相信对方;可接受治疗自己又得遭罪,还真是进退两难。

    叶无天似乎看出了孙伟的想法,他笑了笑,说道:“放心好了,我会事先用针灸为你暂时压制住疼痛,然后再开始进行àn mó治疗。”

    听到叶无天这么说,孙伟总算大松了一口气,他干笑两声,说道:“这样的话,那,那就再好不过了。”

    接着,叶无天从兜里掏出了江森辉送的那盒银针,打开后取出五枚,右手持针在孙伟胸前一拂,五枚银针便已插在了孙伟右胸周围,围成一个巴掌大的圈,阻断了几条痛觉神经的通道。

    旁边的范晓玲和徐秋兰都被叶无天这一手看得惊呆,这下针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该不会是插秧苗似的随意乱插的吧?两人都不同程度的替孙伟担心起来。

    可就在这时,孙伟却是惊喜地说道:“真,真的不痛了,竟然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了。”

    两人一惊,都是看怪物似的看着叶无天。

    接下来就是àn mó治疗了,由于位置有限,叶无天无法用整个手掌进行àn mó,所以只能用中、食、无名三指的指腹按在孙伟右胸的病症区域,调动真气,缓缓地揉按起来。

    àn mó期间,孙伟自然是感觉不到任何疼痛的,而且从他表情来看,好像还挺舒适的样子。

    经过十来分钟的àn mó,整个治疗也算是结束了,叶无天随手一挥,就像是变魔术一般,将五枚银针给收了回来,然后对孙伟说道:“已经好了。”

    孙伟有些紧张的伸手轻轻碰碰了右胸,接着又用力按了按,脸上顿时扬起喜色,“真的已经好了。”说着,他迅速从摇椅上站起,激动地抓起叶无天的手,感谢道:“叶先生,真是太感谢你了。”这几天因为这疼痛,他茶不思,饭不想,睡觉也不安稳,可受了不少的罪,而如今病灶已除,这就像是替他拔去了一根心头刺一般,让他整个人都舒爽了许多。

    “小姨夫你现在可相信我了吧?”范晓玲得意洋洋地说道,就好像这份荣耀是属于她的一般。

    “信了信了,我可是心服口服了,叶先生,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造诣,日后必成大器。”孙伟惊叹道。

    对叶无天来说,这种赞美显然已经分量不足,所以,他也只是敷衍地笑了笑。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