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 虎爷

    小强向叶无天身后还没恍过神的苏梦璃瞥了一眼,干笑两声解释道:“天哥,自从上次之后,我就已经改过自新了。♀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我有叫你改吗?真是的,男儿本色嘛,只是你们别他妈专盯着老子的女人下手啊。”叶无天苦闷道。

    “是!是!”小强答应两声,又对几个小弟喝道:“你们还躺着干嘛!还不快来给嫂子磕头认错!就算快死了也给老子死过来。”

    几个混混连滚带爬地来到叶无天跟前,跪在地上向苏梦璃磕头认错起来。

    “你小子这次倒是学聪明了,知道跟嫂子认错。”叶无天似赞非赞的说道。

    小强也只能嘿嘿一笑,上次因为干扰范晓玲的事,他给叶无天磕头认错结果吃了个暴栗,这事他可是记的清清楚楚的。

    “行了!都起来吧。”叶无天摆手说道。

    众混混这才停止磕头,从地上站了起来。

    “都给老子滚回去,一帮没出息的东西,尽知道给老子丢脸。”小强喝令道,几个混混哪敢迟疑,纷纷缩着脑袋溜走了。

    “小强,你带着这帮小喽罗出来,该不会就是为了教他们把妹子吧?”叶无天又向小强笑问道。

    “天哥你说笑了,因为昨晚虎哥出事进了医院,所以今天我专程过来看望他,而又怕这些混蛋跟着进去太吵,于是就让他们在这里等着,没想到这些不长眼的东西竟然会得罪天哥。”小强解释道。

    “老虎进医院了?怎么回事呢?”叶无天问道。

    “天哥还记得上次在那家饭馆的事吧?”小强向叶无天问道。

    “记得,怎么?难不成那些家伙找人报复老虎了?”叶无天追问道。♀

    “可不是嘛!自那天以后,血狼帮经常来我东兴地盘上闹事,昨天虎爷忍无可忍,带着一群兄弟直接冲到了血狼帮的老巢大战了一场,结果,右手给砍断了,现在正躺在医院里头呢。”小强有些伤感地说道,他是虎爷一手带出来的,所以一直都很敬重虎爷,如今虎爷出了这种事情,怎能不叫他心痛。

    叶无天点了点头,吩咐道:“带我去医院看看。”

    “好,天哥,你跟我来。”小强说着便带头朝前走去。

    在前往医院的路上,苏梦璃向叶无天小声问道:“喂!难道你也是东兴会的人?”

    “你看我像吗?像我这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三好学生,怎么可能会去混**呢?”叶无天回答道。

    苏梦璃朝他瞪了一眼,鄙夷道:“我看你充其量也就像个街头小琉氓,就跟刚才那个黄毛没什么两样,见到měi nǚ就狼性大发。”说着,她又问道:“那他干嘛要叫你天哥呢?而且还对你这么客气。”

    “因为你老公我长得帅呗。”叶无天随口回答道。

    “你就不能谦虚一点吗?”苏梦璃嗔道。

    “其实我已经够谦虚了,你看那些偶像明星,长得都还没我帅就上电视四处炫耀了。”叶无天毫不害臊地自夸道。

    苏梦璃听得无语,也就懒得跟叶无天瞎扯,而是转移话题问道:“刚刚他说的那个虎爷,好像是东兴会的一位大哥吧?”

    “是啊,没想到你对这些**还挺有研究的嘛!”叶无天调笑道。

    “这不是众所周知的事嘛!”苏梦璃瞥眼说道,然后又问道:“难道你也认识那个虎爷吗?”苏梦璃并不认识小强,所以以为他只是东兴会的一个小头目,而这种小人物一般都是吃软怕硬的,他会对叶无天毕恭毕敬这倒也不稀奇。♀

    “岂止是认识,他还得叫我声天哥呢。”叶无天洋洋得意地说道。

    苏梦璃自然不相信叶无天的话,她毫不客气地嘲讽道:“切!你就吹吧,我看你呆会见到他还得点头哈腰地喊他虎爷呢。”

    叶无天耸耸肩,也懒得跟这丫头争。

    三人回到医院,并再次来到了住院部十三楼的特护病房区,像东兴这么大的势力,虎爷能住上特护病房倒也没什么奇怪。

    来到门前,小强在门上敲了两下,然后推开了门,向叶无天和苏梦璃做了个邀请的姿势恭敬道:“天哥,嫂子,请。”

    叶无天二话不说,迈步走了进去,病房里除了躺在病床上的虎爷之外,九指和狐爷也都在场,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和两个护士。

    见到叶无天进来,九指和狐爷连忙迎了上来,先后向叶无天叫了声“天哥”,而躺在病床上的虎爷欲要起身,却被叶无天摆手阻止下来。

    看到这一幕,病房里那个医生和两个护士都是满脸惊讶,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连东兴老大九指也要如此恭敬相迎。

    打过招呼后,叶无天又向九指等人介绍道:“这位是我老婆苏梦璃。”

    九指等人显然都认出了眼前的苏梦璃并非上次的范晓玲,所以他们的表情都有些古怪,不过他们还是毫不失礼地齐声叫唤道:“嫂子。”

    尽管苏梦璃并不喜欢叶无天这般介绍自己,但是对方都这么叫了,她也不好挑明,也只能勉强挤出个笑容。

    接着,叶无天又向苏梦璃介绍道:“这位就是东兴老大九指,这位是老狐,也就是狐爷了,而床上那个奄奄一息的就是虎爷。”

    经叶无天这么一介绍,苏梦璃彻底惊呆了,之前她还以为叶无天是在吹牛,可眼下事实就摆在眼前,而且更叫她不可思议的是,就连东兴的老大也要称呼叶无天为“天哥”,她恍然发现自己是越来越看不透眼前这个男人了。

    叶无天慢悠悠地走到病床前,见病床上的虎爷脸色苍白,右手前臂上还打着厚厚的石膏,他笑着调侃道:“你小子还真够傻的,竟然冲到人家大本营去闹事,你以为你是孙悟空啊。”

    见叶无天说话有些过分,苏梦璃担心对方生气,于是连忙指责道:“人家都这样了,你还说这种话干嘛!”毕竟在她看来,这些**分子都是反复无常的家伙,虽然嘴里喊着大哥,但是把他们惹毛了还是会反戈相向的。

    不过苏梦璃的担忧显然是多余了,听了叶无天的话,虎爷没有丝毫的生气,只是苦笑着说道:“天哥,嫂子,让你们见笑了,是我太冲动了。”

    叶无天无奈地叹了口气,摇摇头,说道:“只要活着回来就好,断条胳膊缺条腿没什么大碍的。”

    叶无天说得轻松,可虎爷却是听得十分沉重,他满脸悲伤地说道:“怕是以后没机会再为东兴效力了。”愣是他如此坚强的大老爷们,这种时候还是忍不住地眼眶湿润。

    “怎么?你不为东兴效力难不成打算改投血狼帮了?”叶无天打趣道。

    虎爷辩解道:“天哥,你这是什么话,我老虎生是东兴人,死是东兴鬼,怎么可能会背叛东兴。”

    叶无天笑道:“那不就成了。”

    “可我如今已是废人一个,留在东兴岂不是招人笑柄。”虎爷沮丧地说道。

    “老虎,你别想太多了,有谁敢笑话你,我老狐第一个冲上去扒了他的皮。”狐爷郑重其辞地说道。

    “是啊,老虎,你就安心养伤吧,等你伤好了还是我东兴的虎爷。”九指略带伤感地慰藉道,虎爷的陨落,对他乃至整个东兴来说都是很大的打击。

    “你们一个个用不着这么悲伤,有我叶神医在此,保证老虎你不消一个月就能和往常一样用右手来打飞机。”叶无天嬉皮笑脸地说道。

    “天哥,我这胳膊是连皮带骨的彻底断了,就连骨伤科的李专家都没辙,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虎爷摆着张苦瓜脸抱怨道,而他口中的李专家自然就是边上那位中年医生。

    “怎么?不相信你天哥我吗?”叶无天笑问道。

    苏梦璃眼睛一亮,似有意会地劝道:“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想他应该会有办法的。”要知道叶无天就连脑死亡这种绝症都能治好,那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听了两人的话,李专家觉得有些好笑,于是忍不住开口说道:“我们手术小组已经对病人进行了断肢再植手术,虽然手术非常成功,但至于这断肢能否存活,还需要两到三周的时间观察,就算能够存活下来,周围神经的再生也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想要恢复到断前那种完好状态几乎是没有可能的。”

    听了李专家这番话,虎爷的神色异常沉重。

    叶无天向这位李专家瞥了一眼,冷声指责道:“身为一名医生,医术不济倒也罢了,但最起码也该以乐观向上的态度来激励病人,像你这般用消极的言语来打击病人的自信,还算是一名合格的医生吗?”

    “没错,李专家,你这番话确实有违职业道德。”苏梦璃跟着批评道,对于叶无天的观点,她显然也表示认同,若不是时刻保持着乐观向上的心态,她恐怕早就放弃母亲的治疗了。

    受到这两人的批评,李专家的脸色有些难看,也只能无力地争辩道:“我,我这也是实话实说,好让病人有个心理准备。”

    叶无天懒得跟他计较,而是对虎爷劝慰道:“老虎,你甭听这庸医的,天哥我保证你能恢复如初。”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