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抱抱

    “呦!毛经理你没事吧?”见到毛卫平胳膊肘肿得就跟馒头似的,保安队长一脸关怀地慰问道。♀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陆队长,你,你来的正好,把这混蛋小子好好教训一顿,然后给轰,轰出去。”毛卫平伸起左手指着叶无天,嘴里喘着粗气,愤愤说道。

    见对方人多势众,林诗悦立马就急了,她向叶无天劝道:“叶先生,你赶紧走吧。”

    “我说过要帮你们讨回公道,又岂能弃你们而逃呢?”叶无天回道。

    “叶先生,你斗不过他们的,你就别管我们了,快走吧。”林诗悦推了推叶无天,焦急地劝道。

    “哼!现在逃可来不及了,给我狠狠教训他。”保安队长厉喝一声,身后十几名保安立马向叶无天冲去。

    没等这群人冲到跟前,叶无天立马伸手喝止道:“慢着!”

    “小子,你还有什么遗言吗?”保安队长冷声质问道。

    叶无天从容不迫地看着保安队长,说道:“陆队长是吧?跟你明说了,我认识你们公司总裁,所以我也不想为难你们,希望你好自为之。”他之所以没有明说唐伟文是自己姐夫,是因为他向来不喜欢靠关系来做事情,而眼下他提及唐伟文也只是想让对方知难而退,毕竟他可不想在这里大打出手。

    听到叶无天的话,保安队长立马有些踌躇了,而罗慧却是捧腹大笑起来,“我说你脸皮也太厚了吧?吹牛都不打草稿,就你这副德性要是认识我们总裁,那奥马牛都是我儿子了,你可别把我们给当傻子。”

    围观的人群里也都响起了唏嘘声,显然他们都觉得叶无天这些话有些厚颜无耻,纵是他们这些身在公司的员工也不敢说自己认识总裁。

    “叶无天,你就不能找些合理点的说辞嘛!”王巧巧嗔怪道,叶无天这般信口开河,身为同伙,她自然也觉得有些丢脸。

    叶无天没有理会王巧巧,而是向罗慧说道:“告诉你,就算奥巴牛是你孙子也没用,今天的事,我叶无天是管定了。”

    “既然你认识我们总裁,那就找他告状去啊,像你这种街头混混,有生之年能不能见到他都是个问题。”罗慧双手抱胸,昂着脑袋,得意洋洋地说道。

    可就在这个时候,人群外正好响起了唐伟文那严厉的喝斥声:“你们下班不回去,都围在大厅里干嘛!”

    听到这个声音,拥堵的人群自觉地向两边退让。

    罗慧眼睛一亮,看着叶无天冷笑道:“我们总裁来了,老娘看你怎么收场。”

    “这下完了,诗悦,我们赶紧走吧。”王巧巧满脸焦急的样子,之前,自己先出手打了罗慧,这已经有些理亏,而后来叶无天又在这么多rén miàn前,承认了自己帮凶的身份,现在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而以唐伟文的身份,若是追究起来,那可就不是扣奖金这么简单了。

    林诗悦自然也是万分焦急,她推了推叶无天,小声劝说道:“叶先生,我们赶紧走吧。”

    “哼!想逃吗?门都没有,陆队长,看紧他们,可别让他们趁机开溜了。”罗慧向保安队长吩咐道。

    “是!”保安队长答应道。

    而此时,围观的人群已经让开了一条宽敞的通道,唐伟文拉着唐妙语从外头走了进来,身为苍南市数一数二的大公司总裁,唐伟文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领导威严那是气势十足的,边上那些员工们,就是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看到唐伟文,王巧巧的心可是提到了嗓子眼,她双手紧紧抓着林诗悦的袖子,身子也有些颤抖,别看她平时胆子挺大的,可是面对这种大人物的时候,她可就掉链子了。

    而林诗悦的胆子原本就没王巧巧这么大,现在看到王巧巧这个样子,她可就更慌了,也只能尽量往叶无天背后躲。

    正所谓先下手为强,所以一见唐伟文走来,罗慧立马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迎了上去,上诉道:“唐总,我们行政部有两名员工工作不认真,我批评她们,她们非旦不知悔改,竟然还叫了外人来公司里闹事,还把毛经理的手打成了那个样子。”

    见唐伟文向自己看来,毛卫平故意抱着胳膊喊着痛,装出一副要死不死的样子。

    听到对方这么说,林诗悦和王巧巧都是急得快哭了,别说辩解,现在她们就是连开口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罗慧脸上扬起了阴冷的笑意,而围观的众同事也都认为叶无天三人要完蛋了,可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唐妙语那欢快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

    “舅舅!”

    因为之前被罗慧挡着,唐妙语这时才发现人群里的叶无天,她叫唤了一声,然后就笑嘻嘻地向叶无天跑了过去。

    顷刻间,众人那惊诧的目光纷纷云集在唐妙语身上,叫他们无法置信的是,唐妙语竟然是朝着叶无天跑去。

    “小měi nǚ,来,舅舅抱抱!”叶无天蹲下身子迎接着欢快跑来的小丫头。

    在那一双双匪夷所思的目光的注视下,唐妙语最终扑进了叶无天的怀里。

    一切尘埃落定,事实摆在眼前,众人就是不信也得信了。

    罗慧和毛卫平的脸色骤然间变得苍白,而林诗悦和王巧巧却是满脸的不可思议,她们似乎还没从惊讶之中回过神来。

    整个大厅死一般的寂静。

    谁又会料到这个穿着随便,说话吊儿郎当的年轻人,竟然会是唐伟文的亲戚。

    罗慧和毛卫平似乎已经猜到了自己的后果,他们神色惊慌,身子也有些颤悚,特别是罗慧,刚刚不久前她还在嘲笑叶无天是个街头混混,而现在一个转眼,他竟然翻身变成了贵公子,这不得不叫罗慧无地自容。

    那位保安队长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他暗下庆幸唐伟文及时出现,要不然自己可就得犯下大错了。

    林诗悦和王巧巧已经渐渐地缓过神来。

    林诗悦何曾料到,自己当日善意出手,帮的竟然是一位财阀少爷,再想起当时叶无天所说的“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她知道,自己今天得救了。

    至于王巧巧,她木呆呆地看着叶无天的背影,脸上激动的神情无以复加……

    叶无天将唐妙语抱了起来,笑着问道:“小měi nǚ,这么久没见,有没有想念舅舅呢?”

    “想!”唐妙语点点头回答道,脸上洋溢着甜甜的笑容,两个小酒窝煞是好看。

    “来,在舅舅嘴上亲一亲。”叶无天说着又翘起了嘴巴。

    唐妙语噘着小嘴,摇头道:“不行,妈妈说要是亲了舅舅嘴巴,会变成癞蛤蟆的。”

    唐妙语这般天真的话语惹得众人一阵偷笑。

    不是吧?姐竟然这么绝……叶无天心中苦笑,只能无奈道:“那就在舅舅脸上亲一亲吧。”

    “嗯!”唐妙语答应一声,然后就在叶无天脸颊上,“啵”的一下,用力亲了一口。

    “乖!”叶无天一脸的满足。

    “无天,这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唐伟文走上前来,问道。

    “姐夫,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大概是这个样子的,这位罗宾逊xiǎo jiě和这位毛豆先生好像有一腿,他们两个合伙起来欺负我这两位朋友,我看到后见义勇为出面调节,没想到这位毛豆先生有暴力倾向,他竟然想出手打我,好在我出门前拜了关公,而毛豆先生可能是因为没拜关公的缘故,出拳的时候遭到了关公诅咒,胳膊肘莫名其妙就脱臼了,然后我大发慈悲,替他接好了胳膊,可哪知这厮忘恩负义,竟然还叫来这些保安想要打我,好在你及时出现,要不然我可得躺医院了。”叶无天添油加醋,绘声绘色地讲解道。

    唐伟文笑道:“呵呵,无天啊,要是姐夫我不及时赶来,恐怕躺医院的不是你,而是他们吧。”

    “是这样吗?我看他们一个个身强力壮,还以为都是武林高手呢。”叶无天开着玩笑说道。

    唐伟文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旋即又向叶无天身后的两女看去,问道:“两位xiǎo jiě这具体的事情你们能不能跟我详细说说。”眼下有这么多员工在场,唐伟文自然不好听叶无天一面之词,就判罗慧和毛卫平两人死刑。

    见两女有些紧张,叶无天便笑着安抚道:“两位姐姐,你们有什么委屈尽管说出来,我姐夫一定会公事公办,为你们讨回公道的。”

    听叶无天这么一说,王巧巧哪里还有什么好怕的,挺起胸膛上前一步,指着毛卫平大声说道:“这个姓毛的利用手里的职权做尽伤天害理之事,他觊觎诗悦的美貌,威逼诗悦做他小三,诗悦不答应,然后他就把诗悦分配在最底层岗位上,并在工作上进行报复。而这个姓罗的坏女人,先是利用美色取悦毛卫平,获得升职机会,而现在她又嫉妒诗悦的美貌,利用职权便利欺负诗悦,想要逼迫她cí zhí。”

    罗慧和毛卫平的为人,那是众所周知的,在场很多人都看这两人不爽,所以现听王巧巧这么一说,人群里立马响起了附和声,所有人的矛头都一至指向这两人。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