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 论文

    “我可以叫你烟儿吗?”叶无天试探性的问道,毕竟双方刚刚认识,一般的女生可不会接受这般亲昵的称呼。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不过秦雨烟却是很爽快的答应道:“可以啊,同学们都是这么称呼我的。”

    叶无天又笑问道:“烟儿学妹长得如此漂亮,想必应该是艺术学院的院花吧?”

    秦雨烟掩嘴一笑,说道:“艺术学院的女生可都是很漂亮的哦。”

    “我可不信会有比烟儿学妹还漂亮的女生。”叶无天这番话可没有丝毫的虚情假意。

    秦雨烟的脸蛋微微一红,腼腆地低下了头,就像是害羞的小女孩一样,惹人疼爱。

    叶无天向她手里的书扫了一眼,问道:“烟儿学妹看的是曹植的洛神赋吗?”

    秦雨烟点了点头,说道:“前两天看了顾恺之的洛神赋图觉得挺有感触的,所以特地找来这篇洛神赋品读一番。”

    “其实顾恺之的画,我也挺喜欢的,他画风犹如春蚕吐丝,秀骨清像,线条流畅,就和他本人一样。”叶无天有感而道。

    “是呢,顾恺之这个人多才学,工诗赋,善书法,有才绝、画绝、痴绝三绝之称,他尤其擅长人物画,他的画都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而《洛神赋图》则是他的一幅卓越的代表作,画中运用神话题材,通过梦幻境界,先描写洛神的面貌,姿态和装束,而后写诗人的爱慕之情和洛神的感动,把洛神多情的性格刻画的十分突出。最后写到由于“人神子道殊”,洛神含恨赠珰而去,给诗人留下失意追恋的心情,有容厚的悲剧色彩,艺术魅力很强。顾恺之能把一篇神话题材的诗篇以绘画的手法重现,可谓是把现今小说拍成电视剧的模型,甚至是高水平的作品,无人能敌。而且我很喜欢这幅画的题材,也喜欢这种场景。”秦雨烟认真地说道。

    “没想到烟儿学妹在古画研究上竟有如此高的造诣。”叶无天赞叹道。

    秦雨烟脑袋一歪盈盈笑道:“那是当然了,因为我是美术专业的呢。”

    “原来如此。”叶无天点了点头,一般来说,喜欢美术的人都比较安静,这一点在秦雨烟身上恰是得到了证实。

    “你看的是什么书呢?”秦雨烟说着又好奇的向叶无天身前的书看来。

    “我看的是……嗯?性与爱?”叶无天瞬间无语,他哪会知道自己随手拿的这本书,竟然会是如此低俗的刊物,眼下可糗大了,刚才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文雅形象可得毁于一旦了。

    秦雨烟脸蛋泛起红晕,慌忙将目光从那低俗的封面上移开,羞羞地低下脑袋。

    “额,那个烟儿学妹你别误会,因为我老师让我写一篇关于性与爱的论文,所以我才过来查阅资料。你也知道,这其实是个很严肃的话题,并非那种肤浅的性和爱,而是关于生理和精神层面的研究,至于这些资料,里也没有你想的那种低俗内容,不信你可以看。”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叶无天随意翻开一页向秦雨烟展示。

    然而这一看,气氛却变得更尴尬了,这一页上正画着男女身体结构的示意图,叶无天又不相信的再翻了几页,竟然都是些不堪入目的tú piàn。

    “我靠,老子不会这么衰吧……”这个时候,叶无天真是连哭都没眼泪了。

    “好了,不用翻了,我,我相信你就是了。”秦雨烟急忙阻止道,她的俏脸已经红得跟苹果似的。♀

    叶无天一脸悲催的合上书,干笑两声解释道:“烟儿学妹,我好像是拿错书了。”

    秦雨烟莞尔一笑,说道:“嗯!没关系,既然你也是喜欢画,我想你不会是那种粗俗的人。”

    “可不是嘛!烟儿学妹,你有所不知,其实我这人从小就比较内向,长这么大都还没有碰过女孩子的手,平时就是面对着女孩子都是会害羞的,而今天看到烟儿学妹,你清纯善良的模样让我觉得十分亲切,所以我才鼓起了勇气来和你说话。”叶无天正儿八经的说道。

    秦雨烟掩嘴一笑,眨着漂亮的大眼睛,毫不客气地揭发道:“学长,我看你能说会道,可不像是内向的人哦!”

    “真的吗?烟儿学妹,真是太感谢你了,你是第一个这么夸赞我的人,你这番话就像是一场及时雨,让我萎靡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鼓舞,从今往后,我终于可以振作起来,重新做人了。”叶无天作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说道。

    “咯咯咯,学长,你可真有趣。”秦雨烟就像是个孩子似的,笑得很开心。

    看着她那纯真的模样,叶无天突然有种想要呵护她的冲动,当然这种呵护并不是将她占为己有,而是默默地守护着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至于为何不想将她占为己有,这并不是说叶无天对她没兴趣,而纯粹是不想伤害她。因为叶无天知道,像自己这样的花心男人,根本配不上秦雨烟这样天真无邪的女孩,她需要的是一个,能一辈子,一心一意爱着她的好男人。

    聊了没多久叶无天便告辞离去,他没有问对方号码,也没有把自己号码留下,在叶无天看来,以后不再见面才是对她的最好保护。

    而接下来两天却发生了很多事,中医专业班原先的老大哥吕文杰竟然认了叶无天做老大,而班里几个比较嚣张的学生也都乖乖对叶无天喊起了天哥。

    对于吕文杰这个人,叶无天了解的并不是很多,不过从同学口中倒是听到了不少的好话。

    他除了会耍点小威风外,其它方面倒也无可厚非,听班里几个男生说,他为人比较大方,而且还挺讲义气的,对于这点,叶无天也算见识到了。

    就在昨天,班里一男生去隔壁临床医学班,向一位女生表白,竟然被对方班里一个男生以挖墙角的理由给打了一顿,于是吕文杰就带着班上几个比较能打的男生去报仇,结果回来的时候,一个个鼻青脸肿。

    这场战孰输孰赢很难下定论,不过两个班的关系却是彻底闹僵了。

    这两天,叶无天都没有去找苏梦璃,照他的分析来看,苏梦璃那丫头应该是憋着一肚子气了。先不论她有没有对自己动情,自己来学校一个星期都没有去找她一次,以她的高傲个性,肯定很不甘心。所以叶无天猜测,她今天应该会以咨询母亲治疗之事为借口主动找来……

    今天是星期五,叶无天一大早就来到了学校,当然,他来这么早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学习,而是为了和yīng yǔ老师夏语商量商量晚上去她宿舍补习之事。

    其实,补习yīng yǔ也只不过是叶无天的一个借口罢了,他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和夏语老师培养一下感情。

    而至于为何要这么大清早来商量,那也是叶无天的计谋之一。试想,这个时候夏语应该还刚刚起床,又或则还没起床,她开门的时候肯定穿着睡衣。若是条件允许的话,说不定当场就可以将事办了,这样也就用不着等到晚上了。

    叶无天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夏语宿舍门前。

    见门关着,叶无天整了整衣裳,然后举起手在门上敲了敲。

    没动静,再敲,还是没动静,叶无天索性就喊了两声,可是里面依然没有回应。

    “难不成夏老师这么早就去办公室了?”叶无天喃喃说道,同时又暗下想着:办公室可是个好地方,现在这么早,那老秃子肯定还没来,若是能够和夏老师在办公室里培养感情,那倒也挺浪漫的。

    想到这里,叶无天脸上扬起贼笑,旋即连忙调头离开宿舍,向办公大楼赶去。

    清晨的办公大楼显得格外冷清,楼梯上过道上了无人影,过道两边的办公室门也都关着,这气氛就跟鬼片里拍的一样,叫人心底发悚。

    叶无天很快找到了夏语的办公室,可办公室的门却是紧紧关着。

    “难道夏老师不在办公室?”叶无天心里想着,正打算敲门,门内突然响起了声音。

    “冯老师,请你不要这样,不然我,我可要喊人了。”仔细一听,似乎是夏语的声音,而且还有些惊慌。

    接着又是冯勇的邪笑声,“喊人?呵!除了你夏老师之外,还有谁会这么大清早来办公室呢?你就算喊破了嗓子也不会有人听见的。”

    “别,你别过来,啊……救命啊,唔唔……”

    夏语的喊声过后,又是一阵乒乒乓乓的撞击声。

    听到了这里,叶无天也大致猜出了里面的情况,于是连忙抬起脚,狠狠朝着大门踹去。

    “嗙!~”

    门直接被踢飞,沉闷的撞击声在这座宁静的大楼里显得格外响亮。

    办公室里,夏语正被冯勇摁在办公桌上,而此时,两人正一脸诧异的向着门口看来。

    “老秃贼,快放开夏老师!”叶无天指着冯勇喝道。

    不等冯勇反应过来,夏语已经用力将他推开,脱身后,夏语惊慌地向叶无天跑去,两只手紧紧揪着胸前衣领,眼里也是闪着泪花,那副受尽委屈的模样,可把叶无天看得心疼不已。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