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 发飙

    就在他们准备操家伙向虎爷出手的时候,东兴的十来个小弟个个拿着酒瓶碗碟之类的器物,气势汹汹地围了上来,愣是将这五人吓得一动不敢动。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你,你们可,可别乱来,我哥可是血狼帮的一位大哥。”其中一名理着杨梅头的青年挺了挺胸膛说道。

    在东凌区,除了东兴会之外,还有两个小有名气的帮派,一个是黑龙会,另一个就是血狼帮,血狼帮的势力虽不如东兴大,不过其带头老大野狼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一般人可不敢去得罪。

    所以一听到血狼帮,围观的人群里立马响起了阵阵议论声,而吴经理脸上更是露出了焦虑之色,他脸上扬起哭一般的笑,劝解道:“几位大哥,这顿都由我请了,我看这事就这么算了吧。”

    杨梅头青年一见自己这番话似乎起了效果,底气也就更足了,面对对方十来人他竟然还蹬鼻子上脸,耍起了大牌,“你打伤了我兄弟,这可不能说算就算,怎么说也得道个歉,再赔偿医药费。”

    不等虎爷发飙,饭店的王老板已经接到diàn huà,匆匆赶到了现场。

    一见到人群里的虎爷,他顿时脸色一变,旋即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快步跑到了虎爷跟前,谄笑胁肩地赔礼道:“哎哟!虎爷,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要是小店有什么招待不周还请您多多包含。”

    话刚说完,王老板的余光又瞥到了虎爷边上的一个熟悉身影,转眼一看,顿时给吓了一跳,赶紧赔笑道:“九,九,九指老大,您大驾光临,真,真是让鄙店蓬荜生辉啊,呵,呵呵,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让两位大哥如,如此动怒?”

    虽是脸上堆满了笑,可王老板的心中却是哭得厉害,原本他还以为是只是一些社会青年的小打小闹,可哪知竟连这平时很少出面的九指都出现了,要是这事处理不好,以后的生意可就难做了。

    听到九指老大这声称呼,在场所有人都不禁心中一颤,在这东陵区的黑道势力中,九指绝对算得上是一号人物。

    而方丽更是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竟然连东兴的老大也亲自为她出面,这是何等殊荣,不过叫她想不通的是,叶无天和范晓玲为何会跟东兴会这些人混在一起,难道叶无天也是东兴会的成员?

    之前还威风凛凛的杨梅头青年现在哪里还敢吱声,他的身子正哆嗦得厉害,脸上也尽是恐惧之色。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叫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只见九指竟转头向边上一位小青年问道:“天哥,你看该如何处理?”

    “天哥?”这声称呼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在所有人脑子里留下了嗡嗡余音。

    一双双惊诧的目光从四周汇聚在了叶无天身上,没人敢相信,东兴会的九指老大竟然会如此称呼一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

    难道这家伙是东兴会老大的老大吗?尽管很不可思议,不过事实却是摆在眼前。

    方丽已经彻底懵了,眼前这个男生还是那个和自己同在一个班的叶无天吗?方丽脑子里一片空白。

    王老板倒是个十分机灵的人,一见九指对叶无天如此恭敬,他慌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贵宾卡,双手递向叶无天,赔着笑说道:“天哥,您能光临本店,王某实感荣幸,这张是本店顶级贵宾卡,在本店任意消费均可免单。”王老板也曾给过九指一张一样的贵宾卡,所以也不怕九指不高兴。

    众人听了纷纷羡慕不已。

    叶无天很清楚,现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要是不接受这张贵宾卡,王老板反倒不会安心,所以他毫不客气得接了过来,然后说道:“开门做生意也不容易,王老板,今天这事跟你们饭店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你就放心地回家睡大觉吧。♀”

    “天哥,有您这句话,王某心里也就踏实了,以后随时欢迎您光临本店,本店一定会为您tí gòng最优质的fú wù。”王老板笑呵呵地说道,可把好话都给说尽了。

    叶无天点了点头,旋即朝那个被虎哥敲破了脑袋的男子走去。

    还不等叶无天走到跟前,那男子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求饶道:“大哥,饶命,大哥饶命啊。”说话间,一股尿臊味自他裆下弥漫开,这家伙竟然被吓得尿裤子了。

    “我靠!你他妈的也太没出息了吧!你这可不仅仅是丢你自己的脸,也丢了男人的脸,要是被外国人看到了,那可丢了中国人的脸,万一要是被路过的外星人看到了,连咱们星球的脸也都丢尽了。”叶无天训斥道。

    众人汗颜。

    见对方跪地上拜个不停,叶无天赶紧摆摆手道:“得得得!别拜了,赶紧滚蛋,就你这点出息,看着都让人倒胃。”

    “谢!谢大哥。”说着,这男子也顾不得另外五个伙伴,连滚带爬的直向门口逃去。

    另外五人见势哪里还敢久留,一个个缩着脑袋,战战兢兢的从叶无天身前走过。

    当那个杨梅头青年路过的时候,叶无天将他拉了下来。

    这家伙也没什么出息,刚被叶无天拉住,就抱起脑袋不停求饶起来,“大,大哥我知错了,以后不敢了……”

    “瞧你这德性,老子打你都嫌浪费力气,你好好记住了,老子叫叶无天,你要是不服气,随时可以叫你那个什么帮的大哥,带人来江陵大学找我报仇,听到了吗?”叶无天呵斥道。

    青年哆嗦着摇了摇头。

    “老子问你听到没?”叶无天喝问道。

    青年身子一颤,又慌忙点了点头。

    “滚!”

    青年立马逃命似的向门口奔去。

    “下次再敢来我东兴地盘上闹事,看老子不废了你们。”虎哥狠狠警告道。

    六人刚逃出饭店,便见狐爷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见狐爷进来,那王老板恭恭敬敬向他打了声招呼,狐爷倒也给足面子的点了点头,旋即快步来到叶无天跟前,将银行卡和一串钥匙递给叶无天,同时说道:“天哥,都已经办妥了,是一套靠近路边的别墅,三室两厅,月租3万。”

    叶无天接过卡和钥匙,点了点头,说道:“你先吃饭吧,吃完后再带我过去,大家也都回去喝酒吧。”

    众人这才散开。

    叶无天也没和方丽说什么,直接回到了酒桌上,而王老板过来客套几句,然后就退到了一旁。

    这顿饭吃到晚上八点才结束,不少小弟都已经醉如死狗。

    王老板就像是恭送佛祖一般,毕恭毕敬地将这行人送出大门,直到这些人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他才大大松了一口气。

    离开饭店后,叶无天先送范晓玲坐上了出租车,然后在狐爷的带领下来到了刚刚租来的那幢别墅。

    这套别墅虽然比不上唐伟文家般那气派,不过一个人住倒也十分奢侈了。

    将东兴一行人打发走后,叶无天便回房间修练起灵枢心法。

    第二天来到教室的时候,教室里早已经坐满了学生,而吕文杰和洪艳这对奸夫婬妇竟然也抛头露面了。

    见到叶无天进来,教室里立马安静了几分,叶无天感觉到好几双奇怪的目光,吕文杰的目光是充满畏惧的;而洪艳的目光中即有畏惧,又有一丝lìng lèi的意蕴;还有那个叫方丽的女生,她的目光可就复杂了。

    叶无天脸上扬起阴沉的笑意,他背着双手悠然走到了吕文杰桌前,笑着说道:“老弟,你命还真够硬的,昨天刚从三楼掉下去,今天就活蹦乱跳了,这样恐怕很难叫你长记性啊,看来下次得去高点的地方扔。”

    吕文杰被吓得身子一抖,慌忙道歉起来,“大哥,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饶了我吧。”

    “呵呵呵,都是同班同学,跟你开个玩笑呢,看把你吓得。”叶无天一边笑说着,一边用手在吕文杰肩上轻轻拍打着,这每拍一下,吕文杰心头就是一颤,额头的冷汗也是刷刷直冒,他可不知道叶无天是不是真的在开玩笑。

    接着,叶无天也就没再搭理这家伙,有意无意的向洪艳瞥了一眼,然后就回到了自己位置上。

    早自习的铃声响起,这大学的早自习不像初中高中那般严肃,除了几个读书用功的三好同学在埋头苦读之外,其余学生都是在谈笑风生。

    叶无天察觉到方丽时不时会用奇怪的目光向这边看来,想必她是想来道谢,可是却又没勇气,对此,叶无天也没太在意。

    早自习开始不久,夏语那靓丽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教室门口。

    今天她穿着一件白色圆领t恤,下身仍然是昨天那条浅蓝色紧身牛仔裤,整体看去清爽可人。

    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一双双贼溜溜的目光死死锁定在夏语身上。

    夏语没有走进教室,而是站在门口,笑盈盈地问道:“哪位男同学可以来帮老师搬点东西?”

    “刷!”

    所有男生不约而同的举起了手。

    面对这强大的竞争力,叶无天赫然站起身,说道:“夏老师,你看他们一个个瘦不垃圾的,哪里像是会干体力活的,这种艰巨的任务还是交给我去做吧。”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