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治疗

    母女俩刚走,蓝香正好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寻找网站,请百度搜索+

    “香香mèi mèi,早啊。”叶无天向蓝香打了声招呼。

    “叶先生早,早餐还合您胃口吧?”蓝香礼貌地问道。

    “这些都是你做的吗?”叶无天好奇问道。

    “嗯,老爷和夫人从来不吃外面的早餐,所以每天都是由我亲手做的。”蓝香回答道。

    “那真是辛苦你了。”叶无天倒是挺觉得怜惜的。

    “不辛苦呢,老爷和夫人待我恩重如山,他们不但出钱替我妈看病,还为我家里盖了新房子,而且每个月还给我一万块工资。”说起这些,蓝香眼里尽是感激的神色。

    叶无天点了点头,旋即又问道:“你最近有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地方不舒服?我是个医生,可以顺便帮你治治。”

    “你是医生吗?”蓝香突然惊喜的问道。

    叶无天点了点头。

    “这两天我……”蓝香像是想起了什么,话锋突然收住,脸上也浮起一片红晕。

    “是不是这两天右侧胸部常常会有比较剧烈疼痛?”叶无天笑问道,狼性也开始渐渐展现出来。

    “你,你怎么会知道的。”蓝香低着脑袋羞涩地问道,那脸蛋通红的模样,煞是漂亮。

    “我都说了我是个医生,而且还是个神医。”叶无天回答道。

    蓝香偷偷向叶无天看了眼,犹豫了半天还是鼓起勇气问道:“那叶先生,你知道我是得了什么病吗?”

    看着这只羊一步步靠近陷阱,叶无天早已心痒痒,他笑了笑,回答道:“当然知道了,你得的是炎症性如房肿块,患病处常常伴有比较剧烈的疼痛,肿块局部还伴有明显的红、肿、热、痛等炎症性反应,我说的没错吧?”其实昨天在蓝香俯下身子的时候,叶无天就已经看到了她胸前的红肿,只是当时没有说,而特意等到现在单独相处的时候再说。

    见叶无天竟然将自己的病症,准确无误的说了出来,蓝香似乎忘记了害羞,抬起脑袋激动问道:“叶先生,那你知道这病要怎么治吗?”因为疼痛在羞处发作,蓝香也不好意思去见医生,而如今眼前就有个医生,她自然得把握好机会。

    “治是能治,只不过需要施展àn mó疗法。”叶无天故作有些难为情的样子,说道。

    “啊……”蓝香脸上立马露出了为难的神情。

    见对方有退缩之意,叶无天连忙吓唬道:“你现在还是处于良性,要是恶化了,那就只能做手术把整个给割了。”当然事实上这病并没叶无天说的这么严重。

    一听到叶无天这番话,蓝香顿时急了,双手也是不安的来回搓着。

    叶无天心中偷笑,嘴上又道:“要是你不好意思要我看,就去医院吧,不过要提醒你的是,那里男医生一般比较色,你最好带个防身电击器。好了,我吃饱了,得去学校了。”说着,站起身朝大门走去。

    见叶无天真要走,蓝香急得直跺脚,犹豫了老半天后,她终于把已经走到门口的叶无天给叫了下来。

    “叶先生,还,还是麻烦你,给,给我治治吧。”蓝香羞答答的说道。

    终于可以收网了,叶无天心中早已迫不及待,可表面上还是装做平静。

    “那好吧,你把衣服解开,我这就为你àn mó治疗。”叶无天一边说着一边向蓝香走去,步履匆匆,步调轻快。♀

    蓝香只好咬着牙闭上眼眼,缓缓解开衣裳……

    所谓的àn mó治疗,无非就是……而女人那个位置的感觉一向比较强烈,所以没按多久,蓝香就已经沦陷其中无法自拔了。

    然而,就在叶无天准备展开进一步攻势的时候,忽然,“咻”的一声蜂鸣由远至近,疾速靠近。

    叶无天神色一凝,迅速举起右手向侧面一挥,拿到眼前一看,竟是一支三寸长的钢针。

    “什么人?”叶无天冷声喝问道,在这种时候被人打扰,他心中自然是万分恼火。

    话音刚落,一个黑影闪电般从楼上窜了下来,乍看,竟然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女子。

    这女子剪着一头短发,上穿洁白色无袖紧身t恤,腰部纤细匀称没有丝毫赘肉,而腰下是一条超短牛仔裤,几乎没有裤脚,叫人想入非非,那对修长的大腿向下笔直延伸,尽头却是一双帆布鞋。

    身材绝对堪称一流,再看脸蛋,两个字,冷艳,冷如冰,特别是那双冷酷又充满着杀气的勾魂凤眼,就像万年寒潭一般深邃凄冷,但是那张仙子般绝美的脸庞却又如此魅惑人心,叫人相看一眼便无法自拔。

    “shā shǒu!”叶无天心里不停的在告诫自己,深怕自己陷入对方的美艳陷阱。

    “叶无天!”

    “程冰!”

    道上规矩先报大名,当然,一个shā shǒu绝对不会报出自己真名,甚至有很多shā shǒu根本就没有名字,他们有的只是一个代号,对于这点叶无天是心知肚明的。

    “我俩无冤无仇,为何出此毒手?”叶无天早已经察觉到刚刚那枚银针带毒,若不是自己身手了得,恐怕已经一命呜呼。

    “哼!你们这些富家公子,行为龌龊,竟然连佣人也不放过。”程冰的语气就和她的眼神一样,冷的叫人发悚。

    而这时,蓝香那丫头已经恢复过来,她慌忙用衣裳遮住了双峰,然后解释道:“程冰姐,你误会了,叶先生他是在帮我治病。”

    对于蓝香这丫头竟然会认识一位身手如此了得的shā shǒu,这一点,倒让叶无天心中生疑。

    “香香,你不要被这些臭男人骗了,他只是看你单纯善良,所以施用花言巧语,借机轻薄于你。”程冰冷冷提醒道。

    “可是……”蓝香没再争辩,她也知道,刚刚若不是程冰及时出现,恐怕自己此时已经贞操不保。

    “叶先生,你真的是在骗我吗?”蓝香走到叶无天身前,她满脸迷惘地看着叶无天,那双单纯善良的眼睛里,泪水在打转。

    叶无天身子一颤,这双没有丝毫杂质的眼神让他心中升起一丝罪恶感,从来不曾有过的罪恶感,是啊,我确实骗了她,践踏了她的善良。

    叶无天没有说话,蓝香失望地哭泣着,向房间跑去。

    看着蓝香楚楚可怜的背影,叶无天的心也在颤抖,自己竟然伤害了一个如此单纯善良的女孩。

    “哼!像你这样肮脏的人,活在世上只会有更多无辜的人受伤。”程冰冷喝一声,右手向腰间一抹,手里竟出现一柄明晃晃的小刀,而她身子已经朝叶无天疾掠而去。

    叶无天身子一侧,轻松躲过了刀锋,不过程冰的左手却又拔出了另一柄小刀发动袭击,这两次攻击连接得毫无间隙,就仿佛事先料到叶无天会侧身躲闪一般,也只有训练有素的shā shǒu才能够做到这种程度。

    若是叶无天修为稍逊几分,又或者对方的速度再快些许,恐怕对方的这一击就将结束战斗,但是身为地境期的强者,叶无天又岂会栽在一个玄境中期的对手手中。

    就在对方左手袭来的刹那,叶无天右脚点地,整个人向后轻盈跃出两米,躲开了对方的攻势。

    落地后,叶无天冷冷质问道:“以你的修为,你以为杀的了我吗?”

    “你应该知道,我是一名shā shǒu,你那点修为优势,在shā shǒu面前根本起了到丝毫作用。”很显然,程冰以为叶无天顶多也只有玄境后期修为,毕竟以叶无天的年纪,能够达到玄境后期就已经堪称修行奇才了。

    言毕的瞬间,程冰的攻势也已抵达叶无天身前,这次她仍然是以简单的左手直刺,直取面门。

    叶无天同样将身子一侧,轻松躲过了攻击,然而那柄刚刚从眼前刺过的小刀突然发出“噌”的一声轻响,只见小刀的刀刃诡异地缩回刀柄,接着又从背后弹出,与此同时,程冰左手瞬间收住攻势,化刺为扫,直掠叶无天脑门而去。

    shā shǒu的杀伤力很大一部分是取决于这种变幻莫测的wǔ qì,所以早在知道对方shā shǒu身份的那一刻,叶无天就对这一点特别留意,在小刀袭来之时,他迅速侧身躲开。

    不过就在小刀自从面前扫过之际,又听“咻”的一声,三枚幼小的银针自小刀刀柄侧面射出。

    叶无天迅速将脑袋向后一仰,躲过暗器后刚将身板挺直,却见对方右手的小刀已经袭至胸前。

    对方这一连串攻击根本叫叶无天连喘息的机会也没有,要是再这样僵持下去,叶无天可不敢保证能够全身而退。

    为此,就在对方小刀攻势逼近之时,叶无天迅速伸出右手挡于胸前。

    程冰眼睛一亮,以为这一击将要成功,然而眼看着刀尖就要刺进对方手掌,却突然像是撞上了墙壁一般,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诧异之际,程冰定睛向叶无天手心一看,脸色徒变,因为她看到了挡住小刀的竟是一团青色气体,这分明就是真气外放时的姿态。

    “地境期?”程冰脸上露出惊骇的神色,以叶无天的年纪竟然会拥有地境期修为,这简直匪夷所思。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