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8】惊天一舞

    各国君王举杯的瞬间,只听“拍”的一声。

    近江牧野手中的白玉盏突然破碎,众人心下一惊。

    这是要开打的前奏啊!

    近江牧野勾唇一笑,掌力暗凝,两道目光在空中激烈的相撞。

    一道冷傲如雪中莲花,一道阴柔如风中玫瑰。

    杀气!

    狠戾的杀气无声的散发着,若是那些杀气有型,估计此刻整个大殿已经狼狈不堪了。

    天启皇还想开口说什么,问题是——

    这种情况谁敢!

    这会儿谁要是出来说一句话,立马儿变成炮灰。

    就在这剑拔弩张之际,一端悠扬的旋律响彻大殿。

    伴随着这唯美,凄凉的音乐,白色的花瓣缓缓飘落。

    紧接着,一个灵动的小人儿从天而降。

    双眸似水,灵动狡黠,恍如林间走来的精灵,又好似蓬莱下凡的童女,似乎能看透一切。

    一头乌发顺顺披下,只挑起几缕用蝴蝶流苏浅浅绾起。额间垂着一夜明珠雕成的蝴蝶,散出盈盈光芒。

    面上不施粉黛,眉眼如画,掩不住绝色容颜。

    一袭红衣委地,火色蝴蝶暗纹影影绰绰。

    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朱唇语笑若嫣然,一举一动都似舞。柔顺的红绸丝带直垂脚踝,随风舞动时发出的清香可引来蝴蝶。

    颈间一银圈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

    腕上火色玉镯衬出如雪肌肤,脚上一双鎏金鞋用荧光忽闪的宝石装饰着,美目流转,轻轻旋转,裙角飞扬,恍若黑暗中绽放的火焰。

    近江牧野呆住了,天启皇呆住了,就连一向镇定的帝弑天也呆住了。

    这是…

    看着痴迷的众人,灵儿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

    沙哑中带着些稚嫩的嗓音响起,继而转换成伤感的神色。

    【我怕来不及,我要抱着你】

    双手有劲的伸出,然后虚无的抱着空气,脸上洋溢着用qíng rén相拥的喜悦。

    眼神,凝望,痴缠!

    【直到感觉你的皱纹,有了岁月的痕迹。】

    小手一扬,在空气中描绘,似乎在临摹这ài rén的容颜。

    此刻,灵儿脑子里出现的竟然是帝弑天那张酷酷的脸。

    【直到肯定你是真的,直到失去力气。】

    头颅高傲的扬起,之后瞬间失去力气,拥抱着她自己的身子。

    红色的彩带径直垂落在地上,无声的低诉这无人问津的悲凉。

    脸上的神色绝望,就好像被世界抛弃的幼兽,嘤嘤哭泣。

    【为了你,我愿意。】

    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顺着这旋律,缓缓移动。

    脸上神色凝然,就跟歌词的感觉一模一样。

    在唱到的时候,双手柔中有力的回笼,至于脸颊旁侧,紫眸紧闭。

    为了你,孤也愿意。

    听着灵儿的歌声,帝弑天似乎也很有感触。

    与她相遇相处的点点滴滴,不断的在脑海里放映。

    就算失去力气,孤也不会放开你!

    【动也不能动,也要看着你。】

    紫眸睁开,适才的绝望尽扫,目光灼灼的舞动。

    【直到感觉你的发线,有了白雪的痕迹,直到视线变得模糊,直到不能呼吸,让我们形影不离】

    紫眸中渐渐溢出了泪水,双手紧紧的抓着胸口的衣服,感觉真的要窒息了一般。

    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情,就仿佛在演绎歌词的意境。

    那种感觉,太过于真实,以至于,将旁观者都带入了歌中,目光,不由自主的在那抹小身影上停驻。

    倏尔,灵儿径直一跃,拉住了悬在空中的红绸,在半空中回旋着。

    头上系着的彩带,在空中勾勒出绝美的弧度。

    ‘直到不能呼吸,让我们形影不离’,小东西,这是你的承诺吗。

    孤会当真的!

    【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而你在这里,就是生命的奇迹。】

    旋律变得**迭起,仿佛用尽生命在演唱着。

    从半空径直滑落,一只足尖轻点,不停的旋转。

    不知道为什么,唱到这里的时候,脑子里突然出现了那日帝弑天毒发的情形。

    绝美的容颜,宛如将要凋零的花朵,死寂,青白。

    痛,心好痛。

    似乎心在这一瞬间,被什么捏住了。

    ‘而你在这里,就是生命的奇迹。’

    他确实是一个奇迹,是她生命中的奇迹。

    只是…如果她找不到解药,那么他是不是就会…

    狭长的丹凤眼一眯,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对于帝弑天而言,灵儿就是他生命中的救赎。

    【也许~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就是不愿意,失去你的消息,你掌心的泪,我总记得在那里。】

    一滴泪水,随着音乐滑落。

    这不是演技,而是不由自主。

    只要想起帝弑天随时会崩溃,她真的怕了。

    掌心的痣,灵儿下意识的改成了掌心的泪。

    许是因为脑子里出现都是帝弑天的脸,所以知道他掌心没有痣。

    不过,也幸好改了。

    否则,一会儿灵儿回去,帝弑天问的第一句话估计就是。

    ——那个掌心有痣的男人是谁!

    ……

    男人吃起醋来,往往比女人还可怕。

    所以,咱还是尽量避免吧。

    灵儿的泪水滴在了地上,同时,也滴在了帝弑天的心上。

    不知道这小东西想起了什么,让她这么悲伤。

    【我们好不容易,我们身不由己,我怕时间太快,不够将你看仔细。我怕时间太慢,日夜担心失去你,恨不得一夜之间白头,永不分离。】

    旋转,最唯美的旋转。

    就好像,象征着天荒地老…

    确实,她确实有这种想法。

    希望,和天天就这样,一直走下去,直到白头…

    就算没有爱情,她也可以一直陪着他。

    那个高高在上,疼她入骨的男人。

    【也许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就是不愿意,失去你的消息,你掌心的泪,我总记得在那里】

    【在那里,在那里…】

    结尾的部分,以“在那里”三个字重复,音调逐渐变轻,变缓,直到换成虚无…

    然后借着红绸的拉力,径直一跃,精准的落在了帝弑天怀里。

    静,整个大殿死一般的寂静。

    连稍微粗重一些的呼吸都听不到,恍如一个真空的世界。

    灵儿一张小脸巧笑,眼角的泪渍还没有风干。

    就那样,延续着歌里的神情,凝望着眼前的男人。

    倏尔,伸出小手,紧紧的抱住了帝弑天。

    “小东西,孤没事,孤会一直陪着你的。”

    低沉的嗓音,总是让人很有安全感。

    宽大的手掌,一下一下,轻柔的拍着她的背,安慰着她。

    他知道她在想什么,他知道…

    依偎在这个熟悉的怀抱中,感受着他淡淡的体温,灵儿这一秒沉醉了。

    众rén miàn色悲伤,依旧沉浸在灵儿勾画的那一种情绪里,久久不能回神。

    这样的静寂持续了大约一刻钟,倏尔,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众人都笑着,眼中含着泪笑着。

    许是被适才的情绪感染了,一时间情难自禁。

    那首歌曲中表现的,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可以为之放弃全世界。

    对于他们这样高高在上的帝王来说,那是不真实的唯美,是不可追逐的情感。

    不过,还是感动了他们。

    “小公主才貌双全,真是古今第一奇人!”

    “小公主,朕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除了你家父皇,还没有佩服过谁,你是第二个,还是年纪最小的!朕不得不说一句,你超越了你的父皇,后生可畏啊!”

    天启皇不断的抚摸着胡须,一脸慈爱的望着依偎在帝弑天怀里的妙人儿。眼中跳动的喜爱之情,很是明显。

    虽然这位小公主年纪尚小,可是只要稍加磨练,将来的成就,一定不会低于帝弑天。

    甚至,比他还要高。

    说不定,真的会出现一位旷古烁今的女帝王!

    这样的人儿,虽然他也很想把她留在天启。

    可是他明白,这里留不住她。

    或许,这片大陆都留不住她…

    “小公主,没见你之前,牧野还真不知道,世间竟然还有你这般可人儿,真是妙哉!妙哉!”

    近江牧野狭长的眸子含笑,眼中爱慕之情毫不掩饰,目光热切的望着灵儿。

    至于一旁散发冷气的帝弑天,他似乎根本没看见一般。

    ——忽视了个彻底!

    灵儿浅笑着回头,扫过大殿的每一个人,动听如黄鹂鸣唱的嗓音再次响起。

    “银家刚才唱的那首歌,名字叫做《至少还有你》。”

    听了灵儿的话,帝弑天眸中闪过一抹流光。

    “至少还有你,至少还有你…好名字,好歌曲,好旋律!”

    “是啊,真是绝妙啊!”

    “除了好字,真不知道该用什么字眼来形容了!”

    “而且搭配上那舞蹈,旋律和舞蹈结合,真是无懈可击!”

    “以前没有听过,应该是小公主自创的!”

    ……

    各种赞扬不绝于耳,灵儿倒是很受用呢。

    为毛受用?

    废话,赞美的话谁不爱听。

    “那个…”

    稚嫩的嗓音响起的瞬间,适才还喧闹的大殿,瞬间安静了下来。

    此刻,整个大殿,灵儿就是主宰者。

    她一个指令,他们一个动作。

    “小公主,有什么话儿,你尽管说。”

    灵儿细长的眉毛一挑,紫眸中闪过一抹戏愚,红唇吐出四个字。

    “近江牧野。”

    近江牧野一听到灵儿喊他的名字,心下一喜,风情万种的抬头望去。

    他近江牧野,可是出了名的美男子。

    迷惑一个小丫头,定然不在话下。

    “小公主如此深情的呼唤牧野,有何吩咐?”想必,这丫头是看上他了吧…

    然而,近江牧野的美梦还没有持续一分钟,那个空灵的声音再次响起。

    “……”灵儿满头黑线。

    我去,如此深情?

    深情泥煤!

    他哪只耳朵听到她深情了!

    这丫的有病吧!

    “你还记得银家滴问题吗?”

    “世界上的猪都死光了,猜一首歌名。”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许是急于表现,近江牧野根本没有多做思考就回答了。

    灵儿红唇一勾,紫眸中划过一抹戏愚,而后唇瓣上下翻动,语速极其轻缓的,吐出一句话。

    “dá àn就是至—少—还—有—你!”

    ……

    静寂,一秒钟的寂静。

    之后,大笑迭起。

    “噗嗤!”

    “哈哈哈…”

    “世界上的猪…哈哈哈…世界上的…哈哈猪…都死光了…”

    “哈哈哈…至少还有你…哎呦,小公主…哈哈哈…太有才了…”

    ……

    整个大殿,瞬间哄笑成一片。

    放眼望去,哪里还有适才的悲伤之感。

    就连帝弑天那张万年冰块脸,都有些忍俊不禁。

    全世界的猪都死光了,至少还有你!

    xìng gǎn的薄唇一勾,心下暗道:这小东西越来越坏了。

    不过,这次的坏,他很喜欢。

    不得不说,咱家天天自从遇上某灵后,智商就变得幼稚了。

    他为毛喜欢呢?

    只因为这次被整的人是近江牧野!

    此刻,面对众人的讥笑,近江牧野一时间不知道该以何种表情来面对众人。

    笑吧,笑不出来。

    生气吧,还不能生气。

    总而言之,那叫一个憋屈!

    最后,他只能把这次的耻辱,归结到帝弑天身上。

    若不是因为帝弑天,小公主一定不会这般戏弄自己。

    该死的男人!

    贱人就是这样,永远不会在自个儿身上找问题。

    所以,往往贱人的下场,就只有死路一条!

    哎,没办法,自个儿作,能怪谁。

    “好了好了,小公主年龄小,喜欢玩闹,大家不必太认真了。”

    一听这话,不用问也知道,又是天启皇。

    天启皇总是在这剑拔弩张之中,扮演着和事老的角色。

    平息了大殿的笑声之后,天启皇转头,看着近江牧野说道:“只是小孩子的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想必大月皇也不会介意吧?”

    毕竟是一国皇帝,面子上总会有些过不去。

    不过,近江牧野是谁?

    一个玩心计的高手!

    狭长的眸子一眯,语气不急不缓的回应道:“自然不会介意,只要小公主喜欢,猪就猪呗!”

    多痴情,多伟大!

    只要小公主喜欢,猪就猪呗!

    只是一句话,瞬间将局面扭转了过来。

    由众人嘲笑的对象,升级成为痴情不改的好男人。

    看来,她还真小看这个近江牧野了!

    灵儿眸光微敛,心下诧异道。

    至于帝弑天,近江牧野这个名字,早已列入了他的黑名单中。

    有胆子觊觎他的小东西,就要有勇气承受他的怒火!

    感受到身后的冷气压,灵儿无奈啊。

    伸手,放在帝弑天的脖颈间,然后慢悠悠的说了一句,“银家最讨厌猪了,太蠢!”

    ……

    众人再度默了!

    他们可算是看明白了,这小公主是打心眼里不喜欢近江牧野啊。

    否则,也不会两次三番的针对他。

    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们也不能说什么。

    反而,还应该开心呢。

    虽然不清楚小公主为什么讨厌他,不过,这也表示他们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爽!

    “好了好了,大家适才的酒还没喝呢,来来来,我们喝酒。”

    天启皇再次举杯,朝着众人示意。

    他年纪大了,这样剑拔弩张的气氛再来几次,恐怕他心脏承受不住啊。

    天启皇的面子,众人还是要给的。

    就连帝弑天,也对这位老皇帝敬重三分。

    不为别的,只因人品。

    “天天,银家也要喝酒。”

    看着白玉盏里那晶莹的液体,莹莹泛光,似乎还倒映着月的清辉。

    灵儿馋了。

    伸出她白嫩嫩的爪爪,扯动了帝弑天的衣领、

    她的嘴巴几乎就靠在帝弑天的耳侧,帝弑天自然听到了。

    不过下一刻,很干脆的回了她两个字。

    “不许!”

    “为毛!”灵儿很不服气,立时反问道。

    只是,这次帝弑天没有说话,而是偏过了脑袋,由上及下,打量了某灵一遍。

    一个小东西,怎么能喝酒呢。

    这个意思,帝弑天不开口,灵儿也能看出来。

    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儿,灵儿深深忧伤了。

    虽然她也不太清楚,为毛她的身子会突然缩水。

    不过,事实就是这样,其实她也很无力啊!

    感受到这小东西情绪突然低落了,帝弑天心下一紧。

    “小东西,你要是想喝酒,等回宫后。”在外面喝酒,他可以很不放心的、。

    他可没有忘记,上次这小东西醉酒的模样。

    “真哒?”

    听了帝弑天的话,某灵一双紫眸瞬间恢复色彩,瞪得老大。

    该怎么形容呢,就是炯炯有神的凝望着帝弑天的墨眸。

    释然一笑,大手摩挲了几下她柔顺的发丝,然后饱含宠溺的开口,“自然是真的,孤何曾骗过你!”

    只要在他的掌控范围之下,不论什么,他都能答应她。

    哪怕,是他的命…

    一场比赛,随着这情绪大起大伏的午膳的结束,华丽的落下了帷幕。

    此次对于天泽大获全胜,众人第一次感觉没有一点儿悲伤嫉妒。

    因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在这场比赛中,找到了皇后的人选啊。

    ……

    其实吧,就是他们单方面的想法。

    皇后?

    他们还不知道,灵儿已经是帝弑天的王后了。

    而且还是签了卖身契的!

    金光灿灿,奢华大气。

    寝宫里,灵儿看着今日赢回来的宝贝,笑的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除了比赛的奖品,还有凤国送的银子。

    矮油,越看越可爱。

    “咯咯咯咯…”

    自从回到寝宫,这个清脆的笑声,就不断的响起。

    “天天,咱们发财了,咯咯…”

    “……”无言以对。

    一刻钟之后,再次响起。

    “咯咯…天天,咱们发财了…”

    “……”

    就这样一直持续着,最后,帝弑天没有办法了,只能转移话题。

    “小东西,你不是要喝酒吗?”

    “喝酒?”

    某灵闻言,猛地抬头,紫眸滴溜溜一转。

    对啊,她怎么把这事儿忘记了。

    “白天,白天!”

    朝着门外喊了两句,话音还没落,身穿白色宫装的白天立刻走了进来。

    拂尘一摆,弯身行礼。

    “奴才参见王上,参见小公主。”

    灵儿径直一跃,从龙榻之上跳了下来。

    “白天,你赶紧帮银家把这些宝贝藏起来,等咱们回家以后,就锁到国库里去。”

    看着床上陈列的宝贝,某灵的樱桃小嘴都快咧到耳后根了。

    开心的难以言表!

    “是,小公主,奴才这就去办。”

    白天微微行礼,而后立刻收拾榻上的物件。

    对于这个小公主,白天是打心眼儿里喜欢。

    她活泼,聪明,虽然有些贪财,不过很可爱。

    而且,没有什么架子。

    尤其是在听了那句“等咱们回家以后”,感觉心里暖暖的。

    就好像,他们是一家人一样。

    随和,不讲究。

    清风徐徐,云波不移。

    片刻之后,白天端这一个精致的翡翠玉壶上来。

    周身青翠欲滴,上面有鎏金雕刻的龙纹,光彩夺目。

    白天盈盈一拜之后,径直将酒壶放到了桌上。

    按照王上的吩咐,他取来的是一种甜酒,喝了不容易醉。

    他知道,王上这是为了小公主的身体考虑。

    “好了,尔退下吧。”

    “是,王上。”

    拿起酒壶,灵儿想都不想,对着壶嘴就往嘴里灌了下去。

    “小东西,你喝慢一点儿。”

    帝弑天回眸的瞬间,就看到了这么一幕。

    眸光迷茫,水波荡漾。

    对着帝弑天甜甜一笑,然后说了一句:“天天,我好像喜欢上你。”

    ……

    ------题外话------

    昨天接到通知,《萌后》要无线了,尘尘很激动哦。

    本来想要加字数的,可是偶弟要玩cf,于是乎,偶阵亡了。

    另外,尘尘声明一下关于女主。

    在大纲设定人物的时候,女主的性格就是贪财,腹黑,遇上银子的事,脑子会有点小抽。

    大家既然能追文到现在,想必也是因为喜欢这个文。

    或许文章有令你不满的地方,作为正版读者,你指出来,尘尘尽量接纳。

    不过,尘尘希望指出来的时候,言词不要那么犀利,提意见而已,没必要那么伤人自尊吧。

    每一个人物都是作者花心思塑造出来的孩子,咱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有人说你家孩子是脑残,白痴,你感觉怎么样?

    每天被偶弟欺负偶已经很伤心鸟,就指望看留言舒心一下。结果看完后,直接吐血,差点没死过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