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5】跟姑奶奶斗,你还差得远呢!

    一道恶毒的眸光,在灵儿一进入赛场,就紧紧的跟随着他。

    天启皇身后,南宫凌宇在看到灵儿的一瞬间,整个人都燃烧着怒火。

    那日被灵儿算计的种种,犹如开闸的洪水,再次浮现在心头。

    该死的小鬼,她还敢出现!

    “父皇,就让儿臣代替天启国前去抽签吧。”

    南宫凌宇收敛暴怒的神色,度步上前,拱手弯身说道。

    天启皇一向对他宠爱有加,况且只是抽签而已,既然他提出来了,天启皇怎能不答应。

    于是,一脸温和的点了点头,“那好,凌宇你就代表天启去吧。”

    南宫凌宇示意,在转身的瞬间,狭长的眸中闪过一抹阴险,不过稍纵即逝,很快就消失不见。

    飘逸的衣袍被风吹动,迈开大步前行,几乎和灵儿在同一时间到达了赛场中央。

    手腕翻转,暗运掌力,对着她行径的方向推去。

    号码牌摆放在一个精致的桌子上,桌身高约八十公分左右,刚好能将手掌的动作掩饰过去。

    所以即使出了什么事,也没有人会怀疑到他的身上。

    掌风凌厉,瞬间将原本平静的气流打乱,翻涌,向着灵儿袭去。

    小小的身子一如既往的淡定,似乎对即将面临的危险全然不觉。

    只是,那加深的眸色,还有嘴角勾起的那抹似有似无的笑,无言的诉说着她的精明。

    掌风径直穿过,灵儿依旧在号码牌前站着,什么事儿也不曾发生。

    “漂亮姐姐,银家够不到,你可以抱偶一下吗?”

    灵儿笑的纯洁无暇,白嫩嫩的小手不知道何时,捏住了凤血嫣凤袍的一角,轻轻的扯了扯。

    然而这一幕,却让南宫凌宇震惊了。

    怎么可能?

    本该吐血倒下的人,怎么可能一点事情都没有!

    他刚才那一掌,就算没有用到十分功力,也用了七分。

    别说是弄死一个小孩,就算打死一匹马都足矣。

    那个小鬼竟然毫发无伤!

    真见鬼了。

    “可以。”凤血嫣低头,就看到了这个可爱的孩子。

    对于天泽小公主的传闻,她也听说了。

    真没想到,天泽君王竟然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孩子。

    画着精致妆容的面上一笑,弯身将灵儿抱了起来。

    “小公主,你要哪个号码牌,自己拿吧!”将灵儿抱到号码牌前面,柔声细语的说道。

    灵儿伸手放在下巴下面,状似思考。在看到武星御走了过来的瞬间,一双紫眸弯成了月牙形。

    “爹爹说了,小孩子要懂得谦让,所以,让这位大叔先拿吧。”

    大叔?

    这个称呼让年仅双十的武星御眉头一紧。

    这个小鬼喊他大叔,他倒也觉得没什么。

    只是,她叫凤血嫣姐姐!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凤血嫣已经快三十岁了。

    难道他看起来比较老?

    很显然,灵儿这句话,也把凤血嫣逗乐了。

    “没想到我们的小公主这么懂事儿,那就先让南陵皇取吧。”

    武星御本来满心欢喜的一张脸,瞬间被某灵气成了猪肝色。

    随便拿了一块牌子,冷哼一声,甩手离去。

    “哼!”

    “(⊙o⊙)…额,那位大叔看起心情不好,爹爹说了,小猪心情不好的时候,也喜欢哼哼。”

    “噗嗤…”凤血嫣笑了。

    这个小公主真是太可爱了,如果不是和辰宇年纪差太多,她都有些想替他们做媒了。

    还没走远的武星御怒了,双手握拳,咬牙切齿。

    如果不是这么多人看着,他真想转回去将那个小鬼暴揍一顿。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她是故意针对他的。

    “好了小公主,这会儿你可以拿了。”凤血嫣止住嬉笑,继而说道。

    “恩恩,银家要这个。”

    因为被凤血嫣抱在怀里,所以灵儿一弯身,就拿到了一个号码牌。

    谁都没有注意到,将号码牌握在手里的那一刻,紫眸中闪过一缕寒芒。

    一点点的狠戾,像水滴穿石,穿进她冷漠的眉眼,在心底深处悄然定格为细微痕迹。

    南陵国,给姑奶奶等着!

    “谢谢漂亮姐姐,银家要回去找爹爹了。”

    话落,凤血嫣就恋恋不舍的将怀里的小女孩放在了地上。看着她左右摇摆,步履不稳当的往帝弑天的怀里跑去。

    就在灵儿刚走,一个痛苦的男音响起。

    “哎呦。”

    南宫凌宇刚走过去,突然之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挡了一下,径直弹了回来,摔倒在地。

    一时之间,身体犹如万虫撕咬,疼的他汗流浃背。

    南宫凌宇这个意外,引得众人一阵嬉笑。

    “我说三哥,你这走平路都能摔跟头,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就是,莫非是昨夜和三嫂运动太过于劳累,所以精力不足啊!”

    “哈哈哈…”

    ……

    说话的是五皇子南宫非宇和七皇子南宫寐宇。

    平日里,南宫凌宇仗着皇上的宠爱,作威作福,明里暗里欺压他们。

    好不容易有了个嘲笑他的机会,他们怎么可能放过。

    况且,还当着八国帝王的面儿。

    呵~

    这次,南宫凌宇可是丢脸丢大发了。

    “该死的,你们闭嘴。”

    南宫凌宇恼怒,立刻大喊了一声。

    本想起身,可是身上疼的厉害,根本无法站起身子。

    此刻,天启皇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往常这个儿子胡闹,他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今天不同,他真是太没有分寸了。

    “来人,将宣王搀扶下去。”

    冷哼一声,对着身边的太监说道。

    “是,皇上。”

    两名公公立刻上前,将南宫凌宇带了下去。

    看着吃了哑巴亏的南宫凌宇离去,灵儿嘴角勾起一抹讥笑。

    其实在刚才灵儿从凤血嫣怀里跳下来的一瞬间,就用灵力在南宫凌宇身前结了屏障。

    灵力屏障,修为在她之下的人,根本看不出来。

    就更别说他根本不是修灵者了。

    南宫凌宇,招惹谁不好,偏偏要招惹姑奶奶。

    这次的事儿,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

    再有下一次,就不是光身体疼痛那么简单了。

    “小东西,你越发的调皮了。”

    低沉xìng gǎn的嗓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帝弑天说话的时候,故意垂下了头颅,靠近灵儿的耳朵。

    湿湿热热的呼吸,每一缕都喷洒在她的耳后,顿感一热,小脸通红。

    就连那白嫩嫩的两只耳朵,都染上了淡粉色,看上去煞是可爱。

    “额,那个…你都看到了…”

    不知道为毛,灵儿感觉怪怪的,连说话,都感觉舌头在打结。

    我擦,她这是怎么了?

    怎么这么容易害羞!

    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摩挲着她的脸颊,看着这小东西害羞的样子,帝弑天薄唇忽然勾起一抹优雅到难以描摹的弧度。

    “以后,别人欺负了你,交给孤就好。知道吗?”

    他的温热的薄唇,来回摩挲着她的发丝,沉沉地嗓音,只给予了她一个人的温柔。

    他不需要这小东西强大,也不需要她坚强。

    他希望,她能一直依赖着他。

    只有那样,他才有安全感,他才会觉得,她不会离开他。

    对于帝弑天的亲昵,灵儿本身不排斥。

    只是,越来越觉得怪怪的。

    总觉得在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脱离了原来的轨道,正在驶向一个她没有经历过的区域。

    她觉得茫然,急切的想要挣脱出来。

    可是总有一种难以抗拒的温柔力量,在引领着她泥足深陷。

    “知道了。”

    对于帝弑天,她永远没有抗拒的能力,只能答应。

    “乖。”寡薄的唇瓣微微上扬,勾出一抹幸福的弧度。

    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吐出这一个音节时,有种说不出的yòu huò。

    很耐听,很悦耳,很让人舒服。

    他们两人的互动,清楚的落在一侧的凤仙儿眼中。

    眸光低沉,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

    随着抽签的结束,第一场比赛已经确定。

    天启对白国,莫哈对凤国,大月对东陵,最后剩下的,自然是天泽对南陵国。

    听到这个分组后,帝弑天眸中暗芒一闪。

    第一轮就和南陵对上,这,应该不是巧合吧。

    垂眸,深邃的眸光扫过怀里小人儿的脸颊,对她越发的好奇了。

    不得不说,帝弑天这回真相了。

    天泽之所以会和南陵对上,就是灵儿主动下去抽签的目的。

    那些号码牌在打乱顺序之前的位置,和打乱之后的位置,灵儿都看的清清楚楚。

    之所以让南陵皇先行选择,就是为了和他拿到同样数字的号码牌。

    南陵有胆子猎杀她云海城的臣民,就要有胆子承受她作为云海王上的怒火。

    一个小小的南陵,竟然敢招惹她云海城,简直找死!

    “天天,这场比赛让我去。”

    灵儿回头,一双带着乞求色彩的眸光与一双丹凤眼相撞。

    “好。”

    无需激烈的碰撞,也无需多余的解释。

    简简单单的一个“好”字,从帝弑天嘴巴里溢了出来。

    虽然不知道这小东西想要干嘛。

    不过,他能感觉到,她对于这场比赛,很坚持。

    就算他不答应,这小东西也不会罢休的。

    与其惹她不快,到不如痛快的应下。

    况且有他在,就算这小东西把天戳破了,也有他帝弑天给撑着!

    见帝弑天答应,灵儿心下大喜。

    伸手抱住帝弑天的脖子,“吧唧”一声,口水印在了那张绝美变得脸上。

    “谢谢天天,银家就知道天天最好了。”

    此刻,红炎刚刚睡醒。

    一睁眼,就听到了这句熟悉的台词。

    如果他的记忆里没有退化的话,两天之前,她也对他说过这么一句。

    ——“矮油,银家就知道红炎最好了。”

    而后,满头黑线飘过。

    这句话究竟有多不值钱,他比谁都清楚。

    “拍~”

    随着锣声响起,武星御已经率先走到了台上。

    虽然第一局会对上天泽,在他意料之外。

    不过,今日不管是谁,绝不可能过他们南陵这一关。

    在武星御上台之后,立刻有三名士兵,提上来三个笼子。

    因为用布遮着,所以一时半会,众人也猜不出这是什么。

    武星御扫过他今天特意带来的宝贝,嘴角露出了阴险的笑。

    “今年,我们南陵国的题目是斗!”

    斗?

    这是什么玩意?

    众人在听了武星御的话之后,心下一阵疑惑。

    这是什么情况,莫不是要对对联!

    以斗为主题的对联,这也太简单了吧。

    然而,在遮盖笼罩的绸子被揭开之后,众人嘴角都隐隐抽搐了。

    这是什么!

    一只黑狼,一只花公鸡,一只绿蛐蛐!

    早就听闻南陵皇不务朝政,整日沉迷于玩乐。

    尤其是,对于斗鸡,斗蛐蛐什么一类的huó dòng感兴趣。

    今日一见,果然传言非虚。

    在这样重要的场合里,都忘不了带他的玩具来,真是有够敬业的。

    对于众人的嗤笑,武星御显然不放在心上。

    不过是一群外行人,他们哪里会知道,他这三只,都是万众挑一的宝贝。

    别人怎么看都无所谓,只要最后能赢,一切的嬉笑都会转变为羡慕,赞扬。

    随后,继续说道:“这三只宠物,都是朕的宝贝。今日,所有的狼,鸡,蛐蛐任由天泽君王选择,只要你能斗赢一场,就算你赢。”

    随后大手一挥,十几头狼,十几只鸡,十几只蛐蛐被抬到了一旁。

    意思很明白,让帝弑天从其中选择三只,然后和他的宝贝进行比赛。

    “不好意思,大叔,这场比赛是银家上。”

    灵儿眉眼浅笑,从帝弑天的怀里跳出来,声音软腻腻的对着武星御说道。

    一见又是这个臭丫头,武星御心下顿恼。

    不过碍于帝弑天的脸色,他只能隐忍着不敢发出来,

    可是,这么重要的比赛,天泽甚至押上了他们的护国神木。

    如今,却如此儿戏的,让一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来做决定。

    此刻,他不得不怀疑,帝弑天是不是在来的路上,遇上了袭击,被打坏脑子了!

    “既然小公主想要玩玩,那朕当然却之不恭了。”

    就算帝弑天亲自挑选,都不可能赢,何况,只是一个刚断奶的丫头。

    想到这里,武星御的防备,顿时大大的降低。

    灵儿缓缓的走到那些动物的笼子前面,状似思考的观摩着。

    片刻后,问了武星御一个问题。

    “那个大叔,比赛有木有神马特别规定?”紫眸睁得老大,一眨一眨的,看起来单纯极了。

    就在武星御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之际,灵儿的声音再度响起。

    “还是问问清楚好,不然万一银家一会儿赢了,你耍赖怎么办?”

    “……”

    如果适才武星御还有一分冷静的判断力,在听了灵儿这句话之后,已经被气的荡然无存了。

    耍赖?

    他那三个宝贝,都是有斗王的称号,他可能输吗?

    退一万步讲,即使她侥幸赢了一场。

    他堂堂的一国皇帝,能当着这么多帝王,百姓的面儿耍赖?

    ……

    此刻,比赛还没有开始,武星御已经被灵儿气的呼吸不畅了。

    他觉得,这个臭丫头一定跟他八字不合,生来克他的。

    要是再和她多说几句,他估计不用比赛,直接就去阎王殿报道了。

    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平静下心中的怒火。

    然后,一脸伪善的对灵儿说道:“小公主尽管放心,这场比赛,没有任何规定,只要你能赢一场,朕就算你赢。”

    虽然他此刻恨不得将这个死丫头拍飞,不过他明白不能。

    他是一国之君,要有王者气度。

    所以,尽量的,面带微笑,一脸大方的说道。

    然而,灵儿的下一句话,再次让他的一张脸,气成了猪肝色。

    “那要是赢了三场呢?”某灵回眸,非常天真,非常真诚的继续问道。

    “……”

    什么叫蹬鼻子上脸,他今日算是领教了。

    赢一场都不可能,竟然还“要是赢了三场呢”!

    ……

    “你要是有本事赢三场,朕把脑袋拧下来,给你当球踢!”此刻的武星御,是真真儿的怒了。

    掩在广袖下的大手紧握,指甲几乎都要嵌进肉里。

    人在极度气愤之下,总会说出一些很极端的话,不过,这也正是灵儿的目的。

    “好,这可是你说的!”

    话落,灵儿缓缓转身,走到了摆放动物的笼子里。

    没有人注意到,在她低头的瞬间,那双深邃的眸子里,深绿深绿的光芒,就在冰霜间愈发幽暗。

    第一场,武星御放出的是那只黑狼。

    全身如墨刷般密黑的毛发,在阳光下有些黑的发亮。

    许是因为长时间被武星御教导的缘故,周身释放着杀气。

    灵儿扫了一眼,心中暗道:果然是物以类聚,有什么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宠物。

    和他主子一眼没眼色!

    “现在,你就随便选一只,跟朕的黑狼比赛吧。”武星御一脸得意,字里行间,都流露着自信。

    不过,说实话。

    这家伙这只黑狼确实厉害,是这里所有的狼中的佼佼者。

    “你们说,这场比赛谁会赢?”

    “废话,这还用问吗,绝对是南陵!”

    “不过,天泽用了龙木做奖品,他们会这样输吗?”

    “是啊,不知道这天泽君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赛场之下议论纷纷,赛场之上,大小对立。

    “小公主,你赶紧选吧,这拖时间可不是办法。”

    见灵儿迟迟不动,武星御愈发的得意了。

    就在万众瞩目之下,某灵终于动了。

    “你,把这只黑蛐蛐,给本公主扔进去。”红唇微动,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

    把黑蛐蛐扔下去?

    这位公主刚才是这样说的吗?

    是不是他们幻听了!

    就在众人难以置信的表情之下,负责爪蛐蛐的兵士,已经按照灵儿的吩咐,将蛐蛐扔了下去…

    于是乎,赛场就出现这样一副诡异的场面。

    一头半人大的、威风凛凛的黑狼,对战一直瘦弱的,只有眼珠子大的黑蛐蛐。

    ……

    色调挺搭的,都是黑色。属性也相同,都是动物。只是——差距有点大。

    这场面,简直比中世纪的人兽斗还要雷人。

    帝弑天正襟危坐,一双丹凤眼,自始至终都不曾离开台山的小小身影。

    蛐蛐斗黑狼,黑狼斗公鸡,公鸡斗蛐蛐。

    完胜的局面。

    这个小东西,果然聪慧的紧。

    这个画面,是武星御万万没料想到的。

    “你不能用蛐蛐斗朕的黑狼!”对着灵儿那张单纯的脸,武星御声嘶力竭的怒吼道。

    该死的,这是什么比法,他从来没见过。

    灵儿抬头,很无辜,很善良,很真诚的问了一句:“谁规定的?”

    ……

    是啊,谁规定的。

    刚才人家明明问过你,有没有比赛规定。

    你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没有,只要赢就行。

    这会儿,你才说不能?

    乖乖,已经晚喽。

    况且,看看赛场下方,已经跳到黑狼身上的蛐蛐。

    战斗都已经打响了,还能反悔吗…

    紫眸一眯,看着一脸犯黑的武星御,宛如樱桃的唇角,勾起一抹浅笑。

    南陵皇对吧。

    呵~

    跟姑奶奶斗,你还差得远呢。

    本来应该是场毫无悬念的战斗,然而却久久没有结束。

    为毛呢,我们且往赛场看。

    黑蛐蛐虽然在力量上不占优势,可是它充分的利用它自身身材娇小的特征,在比赛一开始,就跳到了黑狼的头上。

    黑狼左右狂奔,翻身打滚,不管怎么折腾,就是无法将头上这只可恶的蛐蛐摔下来。

    在这样的斗争,历经一刻钟之后,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原本被众人看好的的黑狼轰然倒地,七窍流血死亡。

    于是乎,这场比赛,由黑蛐蛐获胜。

    “朕的黑狼!”在黑狼死去的那一刻,南陵皇竟然神色慌张的站了起来,一脸的悲痛大喊了一声。

    而后转身,目赤欲裂,青筋暴起,指着灵儿吼道:“一定是你,一定是你下了毒。”

    “银家木有,这些动物都是你带来的啊。”

    一双紫眸在抬起的瞬间,已然噙满了泪水。

    “银家真的木有,银家都木有碰它们。”

    似乎受了天大的委屈,灵儿一脸茫然的转身,将一张小脸暴露在众人眼前。

    泛着莹莹光亮的水汽,在眸中不停的打转,似乎只要一眨眼,就会流淌下来。

    搭配上她精雕玉琢的五官,那样子,比美人垂泪,还要让人心疼三分。

    此刻灵儿这副样子,任谁看了,都会心疼。

    自然的,引起了各国君王的不满。

    “南陵皇,赢就是赢,输就是输。你不能因为你输了,就欺负人家小公主啊。”

    “就是,小公主这么小,她连什么是毒估计都不清楚,她怎么可能下毒!”

    “南陵皇,你好歹也是一国之君,不会输不起吧。”

    ……

    听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指责,灵儿紫眸中闪过一抹戏愚。

    南陵皇,你以为只是这样就完了吗?

    不,好戏还在后头。

    倏尔,灵儿突然迈开步子,走到了武星御的身前。

    俯首弯身,看上去那样子,就好像是在给他道歉。

    只是,在谁都看不见的角落,灵儿红唇微启,带着挑衅的味道说了一句。

    “白痴,毒就是我下的。”紫眸魅惑,妖冶的颜色在其中氤氲着,让人看了胆寒。

    闻言武星御脸色一凝,还没有来得反应过来,又响起一句。

    “而且,我现在还要给你下毒。”

    话落,小手作势扬起,只是还没来得及伸出来,武星御猛地一掌,小小的身子,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飞到了比赛台下。

    “小东西!”

    “噗~”随即一口鲜血吐出。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在他们看来,就是南陵皇因为输了比赛,所以恼羞成怒,在小公主给他道歉的时候,出手shā rén。

    帝弑天看着口吐鲜血的灵儿,冷冽的,孤寂的,身上全身上下带着尖锐的冰凌,发出幽冷的光芒,那双血眸之中完全的失去了理智,绝望中的爆发。

    大掌一挥,原本站在台上的武星御已经被帝弑天捏在手里。

    那深邃的眸子,宛如最尖锐的冰凌,自插着他的大动脉而去。

    “尔该死!”

    三个字落下,恍如死神的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