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4】天天对醋是真爱啊

    灵儿不知道哭了多久,最后就那样,趴在帝弑天怀里睡着了。

    夜凉如水,月色姣好。

    几缕月辉似乎也嫉妒着也殿里的和谐,从窗户的缝隙中挤了进来横插一脚。

    一大一小,两人就一直保持着拥抱的姿势,相互依偎着度过了一夜。

    四月十五日,一个万众瞩目的日子终于来临。

    ——列国答辩会。

    床榻之上,那双丹凤眼透彻清明。

    也不知是刚醒,还是一夜无眠。

    看着怀里人儿恬静的睡颜,帝弑天嘴角,始终保持着一抹浅显的弧度。

    只要还能看到她,只要她还呆在他的身边,再大的痛苦,他都觉得不算什么。

    怀里的人儿突然一脸慵懒的蹭了蹭他的胸口,尔后睁开了眼睛。

    恍如一只肆意慵懒的猫,眼中永远充满了狡黠。

    这次灵儿醒来,眸中没有初醒的迷茫。

    在这里,在这个男人的怀里,她放松太久了。

    如果没有昨天,没有昨晚,也许,她还会那般放松下去。

    可是如今,她要保护他。

    “天天早上好!”

    清脆的嗓音,带着些软腻,带着些玩味,无一不诉说着她此刻心情不错。

    或许,是想明白了什么吧。

    薄唇一勾,百花失色。

    对于帝弑天,灵儿一向没有免疫力,尤其是这种杀伤力很大的笑。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丫的还衣衫半解,风情万种。

    泥煤的,这一大早的,不是引人犯罪吗!

    就在某灵对着这张绝色容颜发呆的时候,一根略带薄茧的手指伸了过来,摩挲了她嘴角的不明液体。

    囧!

    又流口水了。

    某灵一脸尴尬的笑了笑,尔后直接跳下了床。

    白天一直守在殿外,听到殿里的动静,就知道,王上王后醒了。

    “王上,该起身去天启王宫了。”

    “嗯,稍候片刻。”

    “是,王上。”

    ……

    金光飞扬,笼罩苍穹。

    鹰击长空,晨钟齐鸣。

    天启王宫之中,宫灯高悬,人流涌动,异常热闹。

    王宫之外,百姓人山人海,鼓瑟齐鸣。

    今日,是一个重要的日子,一个喜庆的日子,君民同乐,普天同庆。

    今日比赛的场地,定在王宫占地面积最大的一处校场。

    为了表示它的公平公正公开,还特意放了一部分百姓进入围观。

    校场四周,按照等级都设定了对应身份的座位。

    不过唯一显眼的,就是位于正北的紫金龙椅。

    构造奢华,与其他君王的座位有所不同。

    按照天和大陆的习俗,北方为正位,也就是主位。

    一般来说,这个位置都是主人家的坐的。

    然而,这个确是专属帝弑天。

    其他君王,则落座在剩余的三个方位。距离帝弑天最近的,就是左边的天启,右边的凤国。

    简而言之,还是按照国家的大小、强弱来划分的。

    在古代,不管是哪一个朝代,等级制度都根深蒂固,无法更改。

    各国来人都稀稀疏疏的进入比赛场地,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

    一些私交较好的国君,相互攀谈,相互客套。

    guān chǎng这一套,即使不说,大家心里也明白。

    “天启皇到!”

    倏尔,一阵尖细的通报声响起,众人随之安静了下来。

    虽然这个天启不是龙头大国,可是天启皇政治开明,提倡和谐共发展,在八国之中,有很高的威信。

    “哈哈哈…又能见到各位,朕感到十分欣慰啊。”浑厚的嗓音响起,带着几分岁月的沧桑感,仿佛经过千锤百炼萃取出来的,听起来很有气势。

    话音还没落下,一位身着明黄龙袍,头戴皇冠的中年的男子出现在众人眼帘。

    面色祥和,看年纪,应该在五十岁左右。

    身侧,一名容貌姣好的女子搀扶着。

    身着凤袍,容貌俏丽,目光如炬,这正是天启皇后——凤血嫣。

    凤血嫣,是天和大陆具有chuán qí色彩的女子之一。

    从小天资聪颖,文韬武略皆为上层,原是凤国太女。

    后来为了凤国的强大,抛下太女的位置,放弃成为女皇的机会,毅然决然的嫁给了天启皇,成为一代名后,以她为桥梁,建立起两国的hé píng互助的关系。

    若是没有凤血嫣,凤国和天启,绝对不会有现在这般昌盛的局面。

    “见过天启皇。”

    众人弯身行礼,皆面带笑容。

    guān chǎng就是这样,即使心不合,面也得和,简称虚伪。

    “众位不必多礼,不必多礼。”

    天启皇摆手示意,众人随即起身落座。

    八国之中,七王已经汇聚,只剩下天泽君王未到。

    众人虽然面上不说什么,可是心里,估计也有抱怨。

    有的出于嫉妒,有的出于愤恨。

    不过,不管是那种心里,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天泽很强。

    只有站在高处的人,才有让他人嫉妒的资本。

    所以,能让人嫉妒,也是一种资本。

    就在这时,被万人惦念的声音终于响起。

    “天泽君王到!”

    随着这一声,众人望向校场东方阳光灌入之处。

    只见来人金光闪闪,身着金丝绣成的龙袍,银发如丝,剑眉入鬓,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在空气中闪动着熠熠生辉的颜色,高挺的鼻梁,微薄的嘴唇,整个面孔充满了刀刻一般的雕塑感。

    身侧,是一名身着金色宫装的女娃娃。

    看那衣服的料子,应该与帝弑天的龙袍,同出一撤。

    眉眼如画,肌肤胜雪,就好似刚从画里走出来的仙童一般,周身都散发着灵气。

    “参见天泽君王,君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次行的礼,不是拱手,皆为跪拜。

    帝弑天这三个字,在天和大陆,就是至高无上的象征。

    就算他们心中有怨气,就算他们百般不愿意,也得跪着。

    成王败寇,自古以来的定理。

    大手拉着灵儿,坐到了龙椅之上。

    广袖一挥,“平身!”

    冰冷的字眼,不带丝毫感情,这就是帝弑天的特征,众人早已经习惯了。

    “谢过君王。”声音浩荡,回荡九霄。

    众人坐定之后,天启皇立即起身。

    “今日,又是我们各国汇聚一堂的日子,亦是一年一度的列国答辩大会。

    天启有幸,成为此次比赛的赛点,朕,深感荣幸。

    关于比赛的规则,想必大家都清楚。抽签决定比赛双方,胜出的一方,继续下一轮比赛。

    至于奖品…”

    说到这里,天启皇声音微顿,尔后一拍手,两名兵士抬着一个一米多长的托盘,放到了众rén miàn前。

    上面用红绸遮盖,看不出摆放了何物。

    天启皇别有深意的看了凤血嫣一眼,凤血嫣含笑点头,随即步到了托盘前面。

    白皙的手掌伸出,轻轻一扯,来自八个国家的珍宝跃然眼上。

    “这是天泽国的龙木!”

    凤血嫣刚柔并济的声音响起,一刹那间,整个赛场都沸腾了。

    不为别的,就为“龙木”两个字。

    龙木,被天泽国数百年一来奉为神木,守护天泽繁荣昌盛。

    甚至于有传言说,只要摧毁龙木,天泽必亡。

    换句话说,龙木在百姓,在天下所有人心中,就等同于天泽的守护神,是天泽国运昌盛的象征。

    这般重要的东西,竟然被帝弑天拿出来作为奖品!

    天哪,这个世界是不是疯了…

    其实,震惊的不单单有别人而已。

    这次比赛tí gòng龙木作为奖品这件事儿,也是在听到凤血嫣宣布的时候,帝弑天才知道的。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件事儿是交给白天去办的。

    按照白天行为处事的谨慎程度,他可能会拿出龙木作为奖品?

    dá àn很肯定,绝对不可能。

    所以,这中间定是出了什么岔子。

    什么呢?

    冰冷的眸光无意的扫过身侧的白天!

    其实白天在听到“龙木”的时候,已经吓得脑子一片空白了。

    这是怎么会事儿!

    他记得,那一日,因为要去国库挑选珍宝作为奖品,所以,就去找小公主拿钥匙,后来…

    “国库的钥匙?你想干嘛?”

    “回小公主的话,奴才是为了挑选这次比赛的奖品。”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走吧,这个事情银家来就好。”

    ……

    结果,奖品就成了龙木。

    神啊,下道雷劈死他吧。

    白天此刻欲哭无泪,不知道小公主究竟是怎么想的,竟然把龙木作为奖品。

    万一,万一他们输掉了…

    白天已经不敢继续往下想了,他丝毫不怀疑,王上随时有可能一掌挥过来劈死他!

    倏尔,感受到了一道熟悉的寒光,不用抬头也知道,这肯定是王上。

    他真的很想解释,他也很无辜,可是,那人是小公主啊。

    他如果解释了,估计会死得更快…

    灵儿坐在帝弑天怀里,自然也察觉了这气氛的诡异。

    “天天,出什么事儿了?”

    为毛这些人看到那根破木头那么激动,莫非她估计失误,其实那根木头很值钱?

    不可能吧!

    她仔细的观察过,就是一根长得像权杖的木头吗,根本不像值钱的样子。

    再说了,值钱的话,她可能交出去吗!

    白天做梦也不会想到,灵儿之所以选择龙木作为奖品,是因为整个国库,就它看起来最不值钱了…o(╯□╰)o

    帝弑天还没来得及回答,耳旁又想起一句。

    “难道那根木头很值钱吗?那银家岂不是亏大了!”

    “……”一听这话,他似乎有些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了。

    想必这事儿,是这小东西干的。

    他能说什么?

    什么也不能说,只能想办法赢了这场比赛。

    否则,真要天下大乱了。

    倒不是他真的相信,龙木有那么神奇的作用。

    只是,它是百姓心中的信仰。

    “众所周知,龙木,是天泽的护国神木,天泽君王能将龙木拿出来作为奖品,可见其对这次比赛的看重。”

    凤血嫣的这话,也是在侧面提醒众人,要公平比赛,不得耍小手段,否则,绝不轻易放过。

    然而“护国神木”四个字让灵儿傻眼了。

    护国神木?

    奶奶滴,那竟然是护国神木!

    小嘴一撇,用一副可怜兮兮的眼神,望向帝弑天。

    一张小脸上,明显的写着“偶有罪”!

    大手伸来,安慰性的抚了抚她的脸颊,尔后一脸温润的说了一句:“小东西,不碍事,不过就是一根木头罢了。”

    不过是一根木头罢了…

    帝弑天这句话,差点没让一旁站着的白天一头撞死在地上。

    不过…不过是…一根木头…

    他好想拉着王上的衣襟说一句:王上,那不是一般的木头,是护国神木啊!

    “天天,银家犯错,银家会善后滴,你放心,这场比赛,银家一定帮你赢下来!”

    灵儿一双紫眸中闪烁着坚定,小脸上写着不常见的认真。

    虽然天天说不碍事,可是这事情的严重性她很清楚。

    那不是一根木头的问题,而是一份信仰。

    不管是什么人,一旦失去信仰,就会轰然倒塌。

    即使强大如天泽,如果民心动乱,帝弑天也无能为力。

    所以,这场比赛,只能胜,不能败!

    “孤相信你!”

    第一次见这小东西这般严肃,帝弑天感觉挺有意思的。

    他知道这小东西聪慧不凡,不过,想要赢到最后,不容易!

    之后,凤血嫣又陆续介绍了其他几国的奖品,都是一些无价之宝。

    不过,其中南陵国tí gòng的一颗白虎丹,让灵儿脸色大变。

    该死的,如果她的感知没有错的话,那白虎内丹来源于云海。

    好大胆的凡人,竟然敢伤害她的臣民。

    如今,还敢拿出来炫耀,简直找死。

    一双紫眸冷光熠熠,好似蕴含着狂风暴雨,骨子里流露出来的杀意,让空气都为之颤抖。

    “小东西,怎么了?”

    灵儿的一举一动,一喜一怒,帝弑天都看在眼里。

    适才明明还好好地,怎么突然变得杀气腾腾。

    顺着她的眸光望去,只见她死死的盯着南陵国的皇帝——武星御。

    容貌俊秀,五官端正,算不上美男子,却也不丑。

    莫非这小东西看上哪个小白脸了不成?

    该死的,若真是那般,那么八国的局面,他不介意打破,变成七国!

    狭长的丹凤眼一眯,身子微微偏转,刚好阻断了她的光线。

    眼前一暗,下一刻就被一片明黄覆盖。

    就在灵儿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一道略带不满的声音响起。

    “孤比那厮好看!”

    “……”

    不用问也知道,这位大爷又灌醋了。

    不分时间、地点、场合的灌,天天对醋绝对是真爱。

    灵儿伸手,无奈扶额。

    什么君王胸襟宽广,胸怀天下。

    这丫的分明就已经小肚鸡肠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退一万步讲,她的品位有那么差吗!

    有天天这个天和大陆第一美男在屁股下坐着,看得上那个南陵皇帝!

    我哩个去,当她是睁眼瞎啊。

    “现在,请拍代表出来抽签,决定比赛双方。”

    凤血嫣话落,就将编好的八块木牌扣过去,随意移动,打乱位置。

    移动的过程中,她的眼睛一直用丝绸蒙着,以示比赛的公正性。

    八块木牌,上面标记这一号到四号,拿到号码一致的两个国家,就是第一关的对战双方。

    帝弑天随即随意,白天还没有抬腿,灵儿已经率先走了下去。

    动作之快,连帝弑天都没有来得及阻止。

    白天担忧的回眸,看向帝弑天。

    帝弑天什么也没说,只是缓缓的摇了摇头。

    那小东西想做的事儿,谁都拦不住,他也拦不住。

    只是抽个号码牌而已,没有危险,就随她去吧。

    灵儿的突然出现,倒是让其他国家吃惊不少。

    虽然对于天泽君王有一位公主的事儿,他们都已经听说了。

    可是如今亲眼所见,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而且,竟然让一个三岁的小娃娃下来抽签。

    帝弑天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天启皇身后,南宫凌宇在看到灵儿的一瞬间,整个人都燃烧着怒火。

    该死的小鬼,她还敢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