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1】天天!

    达到目的,某灵在心中奸笑一声。

    “凌容锅锅,给银家拿纸笔来。”一双眼睛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手里的刀子,只是随意的喊了一句。

    早已被这一幕吓傻了的火凌容在听到灵儿的声音后,微微一愣。

    本来还想问些什么的,可是脑海里忽然想起灵儿适才说过的话。

    “灵儿说的都是对的,万一错了,请遵循第一条。”

    想罢,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去屋里拿来了纸笔。

    看着已经完全被灵儿拐上道儿的火凌容,火凌轩悲喜交加,那情绪真是说不出的复杂。

    喜的是,凌容终于长大了,有了他的目标。悲的是,那个目标竟然是夏灵儿…

    前途一片黑啊!

    “喏,乃在上面写个名字就可以。”灵儿接过火凌容递过来的纸笔,一双眼睛笑成了月牙状。

    “额,可是本夫人…不不不…可是姐姐不会写字啊?”

    “那好办,按个手印也行。”

    说罢,将染了血的刀子快速一晃,一抹鲜红就出现在凤姐的拇指上。

    “啊,本夫人流血了。”一声鬼吼之后,双眼一闭,正欲做晕死状,灵儿的声音适时传来。

    “拜托,那不是乃滴血。”

    真是胆小,她早就看出这个女人怕死怕疼,所以才没有直接割破她的手指,而是将刀上的血抹了上去。

    就这样还鬼叫,这够可以的。

    真不知道这女人的原型是不是老鼠,那么怕死…

    一听不是自己的血,凤姐才缓过劲来。

    “原来这不是本夫人的血,哎呀,恶心死了。”杏眼一撇,一脸的嫌恶,将灵儿手里的白纸抓过来,立刻按了上去。

    用力之狠,似乎恨不得将沾在拇指上的血都留在宣纸上。

    灵儿见银子到手,樱桃小口慢慢扬起,弧度自咧到了耳后根。

    艾玛,这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没想到这只猪这么好骗,矮油,真是爽死了。

    “那个…小mèi mèi,姐姐都按照你说的做了,那个手里的东西是不是应该…”眉毛上下一挑,意思相当明显,示意她放下手里的刀子。

    “嘻嘻…表捉急。”

    一句话落下,一根指头粗的麻绳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某灵的手里。

    麻绳?人?

    下面要发生什么,大家应该清楚了。

    “凌容锅锅,乃快点儿过来,帮银家把她绑起来。”

    凤姐一听这话,立下就瞪眼了。

    “你竟然要绑本夫人!”

    该死的,她刚才明明说,只要在那上面按个手印,就会放过她的。

    她这是要干嘛,想反悔不成?

    好吧,不得不说凤姐已经被某灵气坏了。

    这会儿,竟然还想着和一个小屁孩讲理…

    灵儿抬头,很单纯的点了点脑袋。

    “对呀,乃都听到了还问,真搞笑。”眼珠子一翻,**裸的鄙视。

    “可是你刚才明明说,只要本夫人按个手印,你就会放下手里的刀子啊?”

    “素啊,银家的确说了。”

    “那你怎么还不放?”

    “把乃绑好就会放啊,真笨!”

    “……”

    “小鬼,你耍老娘?”

    这会儿,凤姐终于反应过来了。

    目赤欲裂,面色狰狞的对着灵儿吼道。

    看着已经绑好了凤姐,某灵抿嘴一笑,两只小手相互一拍,表情很欠揍的说道:“矮油,原来乃现在才反应过来,虽然笨了点,可还不至于无可救药。”

    听起来蛮像赞扬的,不过随即话锋一转,“不过可惜,已经晚了。”

    脸上那无邪的单纯如涨潮般退去,换上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玩味,目光灼灼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唇角微微勾起,嘲讽魅惑的笑容若隐若现。精致的小脸上冷冷清清,语调也不急不缓。

    “你…你…”

    不得不说,这个样子的灵儿,让凤姐畏惧了。

    那个眼神,真的太可怕了。

    根本不像是一个小孩子,反而像是…像是一个妖精变化的虚影。

    在一瞬间退却了柔软wěi zhuāng的外壳,露出自在妖娆的本相,甚至有点狂野与嗜血。

    而且还张牙舞爪的,随时都有可能渡人下地狱!

    太可怕了,实在是太可怕了。

    倏尔,魅瞳一眯,变成了梦幻的紫色。

    “告诉我,告诉我火岩生病的原委?”

    渐渐的,凤姐的眸子失去了原有的色彩,变得空洞,变得麻木。

    “告诉我,快点告诉我…”

    灵儿小嘴上下掀动,循循善诱的说着。

    很快的,凤姐就进入了被催眠的状态。神情木然,机械的说着:“火岩不是生病…他不是生病…他是中毒了…”

    “大声点,说的大声点。”

    “火岩他不是生病,是中毒了,是我买通他身边的丫鬟,下的毒…不是生病…”听从着灵儿的命令,她提高音调,一字一句的重复了一遍。

    一句话,无异于平地起惊雷,将火家兄弟震的目瞪口呆。

    “二婶,你说什么?”

    火凌容是个藏不住情绪的人,一听到这话,顿时跑到凤姐身边,情绪激动的抓住了她的胳膊,不停的摇晃着。

    “二婶,你说我爹爹…我爹爹的毒我爹爹的毒是你下的?”

    在火凌容的剧烈摇晃下,凤姐已然恢复了神智。

    看着眼前抓着她的凌容,听着他说的话,脸色大惊,瞬间惨白。

    该死的,这个死小子怎么会知道下毒的事儿,这下糟了。

    “二婶,你说啊,你告诉我啊,爹爹的毒是不是你下的,是不是!”

    撕心裂肺的嘶吼中,包含着的不仅仅是气愤,更多的是心痛,被亲人彻底背叛的心痛。

    他真的无法相信,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二婶,竟然会是害他爹爹的凶手。

    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你说啊,你告诉我,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不是…”

    说到最后,火凌容无力的垂下双手,蹲在地上,抱头大哭。

    他就是过于单纯了,所以才会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灵儿暗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到火凌轩身边。

    “这就是一直隐忍的结果,火叔叔隐忍了半辈子,换来的就是如今的下场。现在,银家放开乃,如何抉择,全在于乃。”

    灵儿话落,将中指在火凌轩胳膊上一划,火凌轩顿时恢复了知觉。

    灵儿微微一笑,在她欲转身的一瞬间,火凌轩突然跪在了地上。

    伸出五指,对天起誓。

    “吾,火狼一族长子火凌轩,在此起誓。心甘情愿认夏灵儿为主,生死契阔,不离不弃!”

    话音刚落,一个奇怪的图案呈现在火凌轩身下,几秒钟后,归于平静。

    这就是天地法则,在云海城中,一旦立下誓言,终身不得更改。如果违背,就会受到天地法则的制裁。

    没有多余的言语,火凌轩已经用他的行动,表明了他的选择。

    他那颗隐忍之心,在二婶亲口说出她下毒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

    “凌轩,其实你没有必要这样!”收起了单纯的wěi zhuāng,脸色稍凝,眉间那抹浅黑突见幽深,灵儿一脸认真的说着。

    她只是想让他明白,隐忍只会让人欺负,没想到他会认她为主…

    “我不后悔!”

    她能两次救凌容于危难,她能诊断出爹爹的病,她能说出治理方法,她能将一切阴谋诡计玩弄在鼓掌之间。

    他是真心的折服,心甘情愿认主。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小人儿身上,有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贵。

    “好吧,你先起来吧。”

    灵儿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既然他决定了,就随他去吧。

    在这异世,能建立一些自己的势力也不错。

    大家可以幻想一下,身边天天跟着一头火狼,多拉风啊!

    既然火凌轩已经做了选择,那么,好戏也该拉开帷幕了。

    “凌容锅锅,现在咱们去拿回属于乃爹爹的东西。”

    转身的瞬间,小脸依旧太真无邪,惹人怜爱。

    演戏,对于她夏灵儿来说,是家常便饭。

    天真浪漫、撒娇卖萌、狠戾嗜血,这些性格,她可随意的切换。

    对待不同的人,就要使用不同的手段。

    最终的目标,就是成功。

    因为在她的字典里,没有失败这两个字!

    灵儿这句话,明显的让火凌容愣神了。

    灵儿刚才说什么?

    拿回属于爹爹的东西?

    难道是…

    思绪还没有落下,灵儿就已经迈出了院子。

    随后,火凌轩一把拉着火凌容,跟了上去…

    ——

    清风吹过,拨动了云彩。

    适才还皎洁如明镜的玄月,顷刻间已经敛去了光辉。

    火家大宅

    一名身材瘦弱的中年男子正躺在床榻上睡觉,突然“彭”的一声,朱漆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谁?”

    中年男子立刻惊醒,坐起身子,狭长的眼眸快速的扫过四下。

    紧接着,一名粉雕玉琢的小姑娘走了进来。

    眉目如画,唇色如婴,肌肤胜雪,一张如精灵般的脸颊上挂着恍如精灵般纯真的笑容。

    最引人注目的,是她头上那对毛茸茸的耳朵。

    没错,这人正是灵儿。

    “你是谁?”中年男子眉头一皱,脸上写满了疑惑。

    这个小姑娘,看上去气度不凡,应该是哪个大家族的xiǎo jiě。

    可是,他翻遍他所有的记忆,却还是想不起来,何处见过她。

    而且,最奇怪的是,凭他的修为,竟然看不出这个小女孩的本尊是什么兽。

    灵儿勾唇一笑,清脆如银铃的声音响起,不答反问,“你是火山?”

    声音空灵,眸光清澈,只是那语气,有种睥睨天下的狂妄。

    就好像,就好像她和他说话,是一种天大的恩赐一般。

    灵儿那种高高在上的口气,让火山心下顿感不悦。

    怎么说他也是一家之主,竟然被一个小姑娘俯视了。

    这要是传出去,还不得让其他家族的人笑掉大牙啊。

    “老夫正是火家家主,火山。不过,小姑娘,你这个态度,也太狂妄了些。莫非,你家人没有教过你礼貌吗?”

    “呵呵…”灵儿高傲的扬起脖子笑了笑,眸光一沉,向着火山直射而去。

    火山察觉到一股很强的杀气,立刻纵身从床上跳了下来。

    就在他落地的那一刻,床榻径直从中央断裂,而后,“拍”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火山见状,心下大惊。

    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有如此修为。

    灵儿一击之后,慢悠悠的伸手,捏起额前的一缕长发,自顾自的把玩着。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似乎根本没有见眼前的人放在眼里。

    看着灵儿脸上那抹泰然自作的神态,火山不禁有些恼火,他竟然被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蔑视了!

    手腕翻转,暗运掌力,自以为出其不意的对着灵儿攻去。

    灵儿处变不惊,就在他靠近的那一瞬间,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火山扑了个空,双目猩红的搜索着灵儿的身影。

    倏尔,感觉肩膀一沉,还没有来得及回头,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已然架在了脖子上。

    该死的!

    火山心里暗恼一声,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虽然对方只是个四五岁的小丫头,可在刚才过招的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她的修为并不在他之下。

    这个小丫头,究竟是谁家的。

    “你究竟是谁?为何深夜来我火家找事?”火山故作镇定的开口问道。

    在他的记忆里,应该没有和这么一位人物结仇吧。

    这个小丫头这般作为,是何缘由?

    “二叔,好久不见了!”

    就在他疑惑不解之际,一个低沉的男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紧接着,火凌轩握着刀柄,走到了火山面前。

    剑眉星目,脸色阴沉。

    适才灵儿消失以后,紧接着站在了火山的肩膀上。就在他诧异的那一瞬间,火凌轩已经抽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于是,就有了如今这一幕。

    “凌轩?竟然是你!”

    在看到火凌轩之后,火山面容惊异。

    许是没想到,那个一向老实沉稳的侄儿,会有将刀架在他脖子上的这一天吧。

    不过,怎么可能是凌轩呢?

    “原来二叔还记得凌轩啊。”火凌轩面无表情,语气略带嘲讽的说着。

    就是这个二叔,下毒害了爹爹,夺了家主之位,还得他们被赶到后院,吃苦受累。

    这样一个处心积虑,残害他们一家的人,竟然是他的亲二叔!

    呵,多讽刺啊。

    如果不是因为遇上了灵儿,想必他们到死都不会知道,他们这个二叔丑恶的真面目。

    “凌轩,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是二叔的侄儿,二叔怎么会不记得你呢。”

    一看见火凌轩,火山心下顿时有几分明了。

    他定是因为将他们赶到后院的事情,心生恼意。

    心思快速运转,立刻再次言道:“凌轩啊,二叔最近不在家中,今晚刚刚回来,你就将刀子架在二叔的脖子上,这是何因由啊?”

    呵!

    好一个不在家中。

    难道爹爹中毒的时候,他也不在家中吗。

    难道二婶下毒,不是他授意的吗。

    不在家中?

    果然是个很好的推脱理由。

    若是今晚之前,或许他还会被他的花言巧语所蒙骗,现在,他说的话,他一句都不信!

    “最近不在家中?呵…原来这刚刚回来的人,房中竟然这般凌乱。那桌上放凉了的饭菜,想必是今天中午的吧。”

    顺着声音望去,只见灵儿不知道何时,已经渡到了桌边。

    白嫩的食指和拇指间,黏着一粒大米,轻轻的摩挲着。

    米饭已经冷了,看这硬度,应该是中午的。

    一句简单的话,犀利的的戳穿了火山的谎言。

    他根本就不是晚上才回来的,这些日子,他根本就呆在府里。

    他是一家之主,对于府里发生的大小事情,都一清二楚。

    所以,他眼睁睁的看着,看着他的亲大哥,亲侄儿,被人欺负,吃苦受罪,而他却不闻不问。

    亦或许,那些前去欺负他们的吓人,都是这个二叔授意的。

    想到这些,火凌轩的眼神更加冷厉了一些。

    这就是他爹爹,包庇了半辈子的弟弟。

    这就是他们的好二叔!

    火山知道自己的说辞被揭穿了,脸色划过一抹尴尬。

    不过,仍旧不死心的说着,“凌轩,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二叔啊。有你这么对待你二叔的吗?”

    话落,伸手一指,“还有,那个小丫头是谁啊。谁允许你带陌生人回家的?”

    “银家素谁,不重要,重要的素,乃该让位了。”

    灵儿墨眸一眯,用一口流利的童音说道。

    一般灵儿装可爱只有两种情况,第一,是对她喜欢的人,目的是撒娇;第二,是对她想要整的人,目的是迷惑对方。

    就现在这种情况看来,当然是后者。

    “什么,你这个小丫头乱说什么?什么让位!”火山闻言,心下立刻恼了,语气很不和善的说道。

    该死的火凌轩,早知道有今天,当初他下手的时候,就应该斩草除根,把他们一块儿弄死。

    没想到当时的一念之仁,如今反倒害了自己。

    “肿么?乃不清楚吗?银家素善良滴银,好心给乃解释解释。”

    “为了争夺家主之位,你给我爹爹下毒,之后,又将我们赶到后院,经常让二婶带人欺负我们,今晚,还派人去行刺!如今,你难道不应该把欠我爹爹的还回来吗?”

    别误会,这一番话不是灵儿说的,而是门外的火凌容。

    一番话落,火凌容大步走了进来。

    一张娃娃脸上,布满了泪痕。

    “凌容…”

    看着这个单纯的弟弟,火凌轩有些担忧的喊了一声。

    “哥哥,你不用担心,我没事儿。”火凌容伸手,胡乱的擦拭了脸上的泪痕,一张小脸上写满了倔强。

    灵儿看着他,别有深意的点了点头。

    想必,经过这次之后,凌容会成熟不少。

    人的成长都是需要磨练的,所以这些他必须自己面对。

    “二叔,你对天发誓,这些你都没有做过吗,如果你敢,我和哥哥立刻跪下给你道歉。可是,你敢吗?”

    “我…我…凌轩,凌容,二叔知道错了,看在你爹的份上,你就饶了二叔吧。”

    火山脑子一转,立刻泪如雨下,一脸悔意的说道。

    “二叔以后一定会好好对待你们的,凌轩,你就饶了二叔吧,难道你要二叔给你跪下不成?”

    话音还没落,火山猝不及防作势就要下跪。

    火凌轩也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这般,身子坚硬了一瞬间。

    再怎么说,这个男人都是他的二叔,若是他能真心改过,还是可以原谅的。

    然而,就在他愣神的那零点几秒里,火山原本淬满愧疚的眼眸中已然换上了狠戾。

    在他弯身的一瞬间,一把暗器径直从他的袖口飞出,直对着火凌轩的心脏而去。

    “小兔崽子,你去死吧!”面色狰狞,眸光阴毒。

    火凌轩反应过来之时,已经来不及躲闪。

    “哥哥小心!”

    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灵儿眸光一挑,顺手拿起桌上的茶杯扔去。

    “拍”的一声,茶杯和暗器在空中相撞,改变了暗器的运行轨道,微微一偏,擦过了火凌容的胳膊。

    径直插在了他身后的架子上,“噗嗤”一声,入木三分。

    “哥哥,你不要紧吧?”火凌容立刻上前,搀扶住了他。

    “没事儿,你不用担心。”话落,深邃的眸光看向了不远处那抹小小的身影。

    火山见一击不中,将怒火燃烧到了灵儿身上。

    猩红的眸子上布满了血丝,里面满满的倒映着那个死丫头的身影。

    该死的小丫头,竟然屡次三番坏他好事儿。

    袖口一抬,一枚暗器再次射了出来。

    不过这次的目标,是灵儿。

    灵儿静静的伫立着,看着迎面而来的暗器,巧笑嫣然,似乎,就像是孩子在游戏一般,不但没有丝毫畏惧,似乎还有些兴奋。

    没错,就是兴奋。

    他竟然在那个死丫头眼中看到了兴奋!

    不知怎么的,灵儿那种淡然,让火山产生了一种恐惧。

    就在暗器距离灵儿几厘米之际,灵儿身子向后一滑,紧接着,就出现了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

    “什么!”

    火山大惊失色,那丫头竟然,竟然将暗器接住了?

    这怎么可能!

    细长的食指和中指间,静静的夹着一枚暗器。

    “现在,换偶出手了。”嘴角勾笑,露出一对甜甜的酒窝,眸光清澈,宛如上好的水晶。一脸的天真浪漫,只是,吐出来的话,确是那般的狂妄。

    手指一番转,火山适才射来的暗器,竟然以同样的速度,不,不对,是比适才高两倍的速度,射了回去。

    火山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听到了“噗嗤”一声。

    暗器穿透了血肉,刺进了他的大腿上。

    紧接着,只听“彭”的一声,火山单腿跪在了地上。

    “肿么样?好玩吗。”灵儿始终保持着最纯真的笑容,然后一步,一步的朝着火山而去。

    语气软绵绵的,格外悦耳,那双眼睛虽然笑着,却蕴藏的危险气息。似乎她就是地狱走出来的勾魂使者,每走进一步,他就距离死亡更近一点儿。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看着向他走来的灵儿,火山狭长的眸中渐渐染上了畏惧。

    “夏灵儿。”

    微动的薄唇,在烛火的滋润下,宛如红酒剔透弥香。那疏离傲慢的口吻,与招牌式的纯真笑容,即使在这样暗淡夜晚,也难以让人忽视。

    同时,也散发着九尾狐般嗜血的寒冷,从最极致的美态,化为最冷冽的逼视,叫人不寒而栗。

    “你…你想做什么?”

    虽然不知道在这个夏灵儿是谁,不过当下能够活命最重要,也顾不得许多了。

    “介个就要看乃滴表现了。”在火山面前站定,用一种软腻腻的口气说着。

    “看我表现?”

    “对呀,难道乃木有听过一句话吗?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她说的已经很明显了,如果他还是听不懂,那她也没有办法,只能用武力解决。

    “家主的印鉴,交出来!”

    够明显,够直接,她做事向来不喜欢拖泥带水。

    “什么,你们要家主印鉴?”虽然他心里早就知道,不过在亲耳听到的一瞬间,还是有些恼怒。

    该死的,为了家主之位,他牺牲了多少,谋划了多久,好不容易成功了,这屁股还没有坐热呢,竟然就告诉他,你改该让位了。

    这让他如何不气愤!

    没错,那本来就不素属于乃滴东西,鸠占鹊巢这么久,也该还了吧。还是,乃想让偶亲自拿!”

    亲自拿?

    弦外之音就是先杀了你!

    你死了,就不用你拿了。

    所以,这句话其实是一个选择题,命重要还是权重要?

    “好好好,我给你们,我给你们。”

    如今命都掌握在人家手里,还要权干嘛。

    于是,火山很爽快的选择了前者。

    “印鉴就在我的枕头下面。”

    闻言,火凌容作势就要上前取,却被火凌轩拉住了。

    “凌容,哥哥来。”

    二叔心思狡诈,老奸巨猾,万一要是他使诈怎么办。

    凌容去取不安全,还是由他来吧。

    不过这次火山倒是很老实,没有耍任何花招,在他的枕头下面,果然拿到了印鉴。

    “灵儿,这就是火族的家主印鉴。”拿到印鉴后,火凌轩立刻来到了灵儿的身边,将印鉴递给她观看。

    家主印鉴,是各个家族里最重要的东西,一般都由家主亲自保管。

    可是如今,火凌轩却能这般轻易的拿给灵儿观看,可见他对灵儿的信任,非同一般。

    “还蛮漂亮滴。”没想到火家的印鉴图案,竟然是一头火狼。

    全身鲜红,就宛如沐浴在火焰之中一般,威风凛凛,英姿飒爽。

    仔细端详过之后,灵儿毫不留恋的将印鉴还给了火凌轩。

    最后,将火山夫妇两人,囚禁在了之前他们居住的后院。

    火家后院

    火岩看着手里熟悉的印鉴,心中悲喜交加,情绪说不出的复杂。

    喜的是遗失许久的东西,终于再度回到了他手中,这也代表着,他们的苦难要结束了;悲的是,他和火山,终于还是走到了撕破脸的这一步。

    “爹爹,二叔和二婶已经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了是他们设计害你,如今全族上下都知道了真相,所以你可以收回家主的位置了!”

    火凌容一脸开心的说着,随后话锋一转,看向了灵儿,“不过这一次,真的是多亏了灵儿,是灵儿zhì fú了二叔二婶,我们才能拿回印鉴。”

    “灵儿,谢谢你,火叔叔谢谢你。”火岩抬头,看着床前那抹小小的身影,憔悴的眸中,写满了感激。

    灵儿对于他们火家的恩情,他们恐怕一辈子都报答不了啊。

    “火叔叔,没关系,其实银家也有私心,银家想去那个七巧玲珑塔,还希望火叔叔能够帮助偶。”

    “好,火叔叔这就给你写推荐信。”

    虽然灵儿年纪不大,可是机智过人,而且修为不低,让她去那里,或许是个很好的修炼机会。

    况且,她的紫眸…

    说不定,还会有别的机遇呢。

    ——

    檀香袅袅,烟雾缭绕。

    古色添香的屋子里,一名小丫头闭目凝神,盘腿而坐。

    双手在胸前,做出一个奇怪的手势。

    周身,隐约有丝丝白色的气体涌入。

    灵儿闭着眼睛,仔细的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灵气。

    其实早在一进入云海森林的那一刻,她就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

    外界那些白色的气体,都不自觉的进入她的身体,汇集在丹田之处。

    而且她能感觉到,那股气流下面,似乎蕴藏着一股强大的力量。

    能由她指挥,随意的应用。

    后来,火岩告诉他,在云海森林中,所有的shòu shòu,都可以借助天地灵气,进行修炼。

    她所感知到的那团白色气体,就是灵气。

    并且,还告诉了正确的修炼方法。

    “呼~”两个时辰下来,灵儿终于睁开了眼睛。

    通体舒畅,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在修炼之后,她清楚的感觉到,她体内的力量似乎变得更强大了。

    修炼?

    本来还觉得投胎成兽,她倒霉透了。

    如今看来,不仅不倒霉,还捡到宝了呢。

    身子微微前倾,平稳的落在地上。

    走到桌子旁,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慢慢的喝着。

    随即,拿起了桌上的推荐信。

    只要有了这个,就可以在两天后,进入七巧玲珑塔。

    虽然不知道那里究竟有什么,不过想来应该是蛮有趣的吧。

    还有两天时间,她应该抓紧修炼。

    将她现代的功夫,和灵气修为灵活的结合运用,创出属于她自己的招数。

    那个七巧玲珑塔,她必须闯过去。

    只要拿到赤练草,就想办法回去找天天。

    想罢,将那封推荐信揣到了怀里。

    “嘭嘭嘭”一阵敲门声响起,紧接着,火凌轩的声音传了进来。

    “灵儿,你在吗?”

    “恩,进来吧。”

    火凌轩推门而入,径直走了过来。

    “凌轩锅锅,有事吗?坐下说吧。”灵儿放下手里的茶杯,一脸乖巧的问道。

    虽然火凌轩早就亲眼见识过灵儿的狠戾,可是每次看见她撒娇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想要保护她。

    “恩,是我爹爹让我过来的。”火凌轩一脸温和的点点头,随即坐了下来。

    “在我们每个家族,都有一个修炼秘境,是用来锻炼家主继承人的。爹爹知道你两天后就要进入玲珑塔,所以想让你进入我们的火狼秘境修炼。让我过来问问你,你意下如何?”

    家族秘境一向只对家主继承人开放,如今火岩进入让她进入,这是多大的恩情。

    “恩,凌轩锅锅,谢谢乃们。”

    灵儿跳下椅子,神情严肃的说道。

    这份情,她夏灵儿记下了。

    “那好,你随我来吧。”

    ……

    山脉连绵起伏,远远望上去,好像是狰狞的怪兽一般。高耸入云,看不到尽头。

    没有迷雾,也有尘埃,空气中清澈的似乎伸手就能摸到水汽一般。

    高大的植被密集,一眼望过去,青翠欲滴。

    “这里就是我们火狼家族的秘境,是我们祖先用打量的灵力,财力凝结的虚拟空间。”站在秘境入口,火凌轩一脸自豪的解释着。

    这里,是凝结了他们家族前辈建立的,就连他们火狼一族守护的极地火焰,都在这片秘境之中。

    只要能从这里走出来,就是下一任家主的继承者。

    “里面有什么?”灵儿摸了摸鼻子,下意识的提问道。

    这里,看起来挺美的。

    不过,既然是用来历练的秘境,应当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简单吧。

    忽然,某灵脑子里出现了一副万兽集结,集体围攻她的场面。

    ……

    不会这么恐怖吧!

    算了,还是进去吧。

    反正,还有一个熟悉情况的火凌轩陪着。

    万一有什么状况,他也能应付。

    于是,某灵还没来得急等火凌轩开口,就推着火凌轩走了进去。

    就在他们踏进秘境额一瞬间,周围的景物突然发生了变化。

    适才还是山清水秀的森林,瞬间变成了一望无际的沙漠。

    温度,骤然升高,恍如圆盘的太阳,似乎要将他们烤焦一般。

    我去,这是什么鬼地方。

    热死人了!

    刚刚进来半分钟不到,某灵已经大汗淋漓。

    伸手,拭了拭额头上的汗水,讪讪然的开口,“凌轩锅锅,这素神马情况?这里面究竟有神马啊!”

    看来还是问清楚比较好,别到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下一刻,火凌轩的声音,缓缓的响起,只是,那dá àn,让某灵顿时泪流满面。

    因为,他说,“其实…我也不知道…”

    “……”

    我擦,他竟然不知道,他竟然不知道!

    偶滴神啊,下道雷让她死过去吧。

    为毛她的命运会这么悲惨。

    某灵的思维还没有落下,倏尔狂风吹来,漫天黄沙被风席卷着。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走!”

    某灵说了一句,径直往前面走去。

    然而她却没有发现,她周身隐约笼罩着一团白色的雾气,在防御这黄沙的靠近。

    忽然,一道杀气袭来,灵儿眉毛一挑,反手对着前方发起进攻。

    然而那一掌下去的后果就是,疼的她直咧嘴。

    我擦,这是什么玩意?

    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沙土怪兽,某灵嘴角狠狠的抽搐了。

    chéng rén一般大小的身子,形状有点儿像独角兽,不过全身上下,都是由沙子凝聚而成。

    看上去松松垮垮的,可是打上去却僵硬如铁。

    泥煤的,如果不是手上传来清晰的痛意,她一定会认为,这是在看科幻大片。

    那些怪兽虽然看起来块儿大,可是身形灵活,攻击凌厉。

    灵儿有了适才攻击的教训,一时间只能快速的闪躲着。

    火凌轩与灵儿背对而战,刚毅的眉头紧皱,一脸严肃的防守。

    可是那些怪兽,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打散之后,顷刻间凝聚成形,继续攻击他们。

    我擦,这样下去不行啊,他们的体力很快就会被消磨殆尽。

    倏尔,某灵突然想到了什么。

    “凌轩锅锅,用灵力攻击他们头部。”

    灵儿身形一闪,径直跃到半空中,对着排在最后面的那只怪兽踢了下去。

    果然,下一秒,所有的怪兽都消失了。

    就连适才呼啸的狂风,都在一瞬间静止了下来。

    “凌轩锅锅,现在没事儿了。”

    某灵嘴角一咧,飘然落地。就在她回头的一瞬间,一张熟悉的容颜赫然出现在她的眼帘。

    剑眉入鬓,双目如炬,墨色的眸子犹如暗夜的苍穹,深邃的颜色是那样的无边无际,在空气中熠熠生辉。鼻若胆悬,微薄的嘴唇,还有嘴角那抹宠溺的笑。

    “天天!”

    ------题外话------

    妹纸们,还有人看嘛,吱一声啊,嘤嘤嘤,看不到乃们滴身影,银家捉急啊,>_<,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