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8】空间秘术(必看)

    ……

    面对这样的小黑,某兽语凝了。

    这家伙长得块儿这么大,竟然这么悲惨。

    说真的,它还真的没见过混的比它还惨的兽了…

    其实某兽除了之外,貌似其他shòu shòu也只见过小黑。

    故作深沉的摇头叹气,然后转身,把“书包”里的金疮药拿出来,递给了它。

    得,姐今天也做回好人。

    上小学的时候老师不是说了吗——我们要乐于助人。

    喂,小黑,这个给你。这是我家天天给我备用的,还有这些吃的也给你。

    随后,某兽又从书包里掏出了两个苹果,三根香蕉,一直烤鸡,还有两窜葡萄…

    这些东西都在无声的诉说着一个不争的事实,某兽绝对是个吃货!

    看着不停的往出取东西的某兽,小黑的眼珠子都直了。

    一双绿眸中,写满了诧异。

    别误会,它绝对不是因为那些食物激动,而是,因为某兽的“书包”。

    明明比巴掌还小,却像个无底洞。

    这场景,跟它爷爷小时候给它讲的故事,实在是太像了。

    小黑猛地站起来,一脸激动的跑到某兽身前,伸出爪子颤颤巍巍的指着它说道:你…。你…你究竟是什么品种,竟然会空间秘术。

    虾米?

    空间秘术!

    姐没听说过啊。

    某兽对着小黑耸了耸肩,一脸的迷茫。

    表示它是真的不知道,绝对不是装的。

    不会吧,你如果不会空间秘术,这个香囊里怎么可以装下这么多东西?这分明就是空间秘术!

    小时候我听我爷爷讲过,只是没有见过。

    为了证明它说的都是真的,小黑连它爷爷都搬出来了。

    某兽闻言,身子微微一顿,然后搀扶着小黑坐到了草坪上,继续问道。

    小黑,你爷爷还给你讲过什么?

    你知不知道,有些shòu shòu可以变chéng rén形的事儿?

    今天它过来,本来就是为了询问小黑关于它变身的事儿。

    这会儿听小黑这么一说,指不定它还真的知道些什么。

    shòu shòu变身chéng rén?这也太惊憟了吧,我没有听说过。

    看着小黑相当震惊的表情,某兽知道,它是真的没听说过。

    不过,也许它可以从空间秘术下手调查。

    那小黑,你给姐讲讲关于空间秘术的事儿吧。

    既然它会空间秘术,那么追着这条线索查下去,一定会有所收获的。

    本来小黑是很讨厌某兽的,因为上次它毁了它的发型。

    不过,这次人家救了它一命,天大的仇恨都能抹去了。

    而且,这只小兽貌似也没有它想象中那么讨厌。

    它不仅救了它,还帮他疗伤,还送给它好多食物。

    好吧,我给你讲讲,其实我也是听我爷爷说的。

    在这个大陆南部,大概就在杨林十三州的地方,有一片云海森林。

    据说那里森林密集,各种shòu shòu成群,而且他们就更一个国家一般,有王上,有王后,有士兵,他们懂人言,有思维,是一个**的地方,不属于这片大陆上的任何一个国家。

    刚开始的时候,有些心怀不轨的人们,想要毁灭哪里。

    可是每一次,都是惨败而归。无论他们派出多少士兵,多少军队,都死伤无数。

    经过试吃战役,这片大陆上的人都放弃了占领云海的心思,并且协定,将那里化为禁区。

    我爷爷以前是只流浪猫,有一次偶然路过云海的边界,他就看到了相当奇异的一幕。那些shòu shòu就像你这般通人性,而且能从很小的空间里,拿出很大的东西。

    那个时候我爷爷吓坏了,就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他们口吐人言,说什么空间秘术,还提到了王上,王后。

    不过我爷爷再次醒来之后,已经到达了天泽境内。

    我爷爷活了那么大年纪,第一次遇见那么神奇的事情,所以记得很清楚。每次,给我讲故事,总是讲这个。

    适才我看见你拿东西的场景,脑子里一下就回忆起来这个故事,所以才会那么惊讶的。

    我觉得,你一定跟那里的shòu shòu有关系,不然,你怎么也会那么神奇的秘术。

    小黑说罢,就一脸好奇的转过头盯着某兽看。

    那眼神,就跟在马戏团看耍猴似的,相当的怪异。

    某兽真沉浸在它的思绪里,突然感觉被一道灼热的视线盯了许久,嘴巴不自觉的抽了抽。

    它能肯定,小黑这丫的绝对是把它当成怪物看。

    某兽抬头,看看天色也不早了,一会儿天天到宁寿宫见不到它会着急的。

    于是某兽起身,抖了抖身上蓬松的毛发。

    那啥,小黑姐要先走了。

    你这几天就好好的呆在这里养伤,吃的我会按时给你送过来的。

    等姐找到机会,就带着你去云海森林玩玩。

    话音一落,只见白光一闪,某兽已经不见了踪影。

    看着地上放的一大堆食物,小黑感觉心里暖暖的。

    ——

    时间的过得很快,几日如流水一般逝过。

    在这几日时间里,某兽按照和小黑约定好的,每日去给它送吃的还有药品。

    几日下来,小黑的伤势已经没有大碍了。

    碍了。

    某兽在帝弑天这边儿,也没有闲着,一找到空闲,就去藏书阁找关于云海森林的资料。

    然而却一无所获,为此,某兽也颇感无奈。

    于是乎,就筹谋着,找个机会带点银子和小黑跑路,亲自去那传说中的云海森林看看。

    所以,某兽这几日,是极尽其能的赚银子。

    十颗珍珠,加上天天上次赏的一百两金子,加上母后赏的金银珠宝,再加上…

    盘龙殿内,峦帐飞舞起伏,好不唯美。

    龙榻之上,一只巴掌大小的毛球,真在进行着一项光辉伟大的事业。

    ——数银子。

    这样算起来,除了那十颗珍珠以外,它也有十万两银子了,不知道拿着这些跑路够不够。

    抬头,看看这座金碧辉煌的大殿。

    呜呜呜,真舍不得离开他。

    如果能把这个王宫卖了,一定值不少银子。

    某兽正沉醉在它的数银子事业中,完全没有注意到,那抹修长身影的跨入。

    “小东西,你在干嘛?”

    一双犀利的冷眸犹如利刀扫向它,冷峻的脸上有着不容拒绝的压力,只是他吐出的话里,有连他都感觉不到的颤抖。

    很淡,很浅显,那是一种很罕见的一种害怕。

    不知道为什么,他这几日,总隐隐约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尤其是在察觉到这小东西的怪异行径之后,那种不安之感,愈发的浓重。

    总觉得,这个小东西在筹谋着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某兽立刻傻眼了。

    那种感觉,该怎么说呢。

    就像是欢脱的做贼后,被当场抓住,而且很凑巧的,你朋友都在场。

    ——**裸的心虚外加尴尬啊。

    上帝啊,谁能告诉偶,为毛他会这个时候回来。

    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在上早朝吗,囧。

    此刻,某兽一动不动。

    不是不想动,而是动不了!

    它的上半身好似已经被冻结了一般,连骨头都是冰冷的,强制移位,便会喀蹦喀蹦地碎裂开来。

    感觉一瞬间周围变得寂静的可怕,一下一下,只能听到它不断加快的心跳。

    下一刻,帝弑天伸手,将它转了过来。

    入目是耀眼的纯白,从头到脚纤尘不染的洁净,就像是冰山上千年不化的雪。

    然而男人的发却是比银子还要耀眼的色泽,在一身月牙色袍子的衬托之下,显得更为神秘高贵。

    宛如盛开在冰山之巅的雪莲花,只可远观。

    一看到帝弑天的这身打扮,某兽就明白了。

    感情这丫的根本没去上朝!

    这是多坑啊,为毛没人告诉它。

    看着龙榻之上,那一堆一堆的银子,帝弑天眼中划过一丝落寞。

    不过转瞬即逝,很快的,就恢复了过来。

    伸手,将那些银子,一点一点的帮某兽装到“书包”里,然后动作轻柔的帮某兽背在背上。

    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之后,从怀里拿出一个类似项圈的东西,那个弧度大小,刚好适合某兽戴在脖子上。

    某兽心下诧异,这是什么玩意。

    莫非是天天特意做来,送给自己的。

    某兽的思绪还没落下,就感觉脖子一重,那个泛着银光的项圈落在了它的脖颈间。

    下一刻,这世上最缱绻的声线贴着它的耳畔响起。

    “小东西,孤知道你喜欢银子,喏,这是国库的钥匙。”

    他剑眉紧蹙,烟瞳幽幽,眸中宠溺潺潺流淌,沙哑的声音就像天籁般靡靡。柔情四溢,又似qíng rén间的耳鬓厮磨。

    那般动听,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刷子,撩拨着它的心脏。

    有一种酸涩,悄然流淌。

    它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当时看着这个样子的帝弑天,感受着他的温柔,享受这他的宠溺,有些受宠若惊了。

    这个男人,怎么能对它这般好。

    国库的钥匙?

    那样轻易的,交到了一只小兽的脖子上。

    该死的,他是傻子吗?

    国库等同于一个国家的半条命脉,竟然这般轻易的送人了。

    突然感觉脸颊一凉,一滴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伸爪,抱住了某帝的脖子。

    天天,你这个傻瓜!

    某兽心里极其哽咽的说着。

    它是个冷清的人,很少会因为什么感动,可是这个男人,带给它太多的感动了。

    倏尔,它的爪子被帝弑天拉下来,他目光灼灼,魅瞳严厉,转过它的身体,低头吻上它的唇,轻轻一下,就放开了,速度之快,快的让某兽以为那只是它的幻觉。

    而后,宠溺的说道:“小东西,怎么还哭了呢。是项圈太重,嘞到你了吗…”

    是啊,太重了。

    那是国库的钥匙,不是廉价大白菜,怎会不重。

    这个男人,究竟要宠它到什么地步,才肯罢休。

    它盈水的目光波光粼粼,忍住再次快要滴下来的泪水,它也不想哭,可是……

    此刻它丝毫不怀疑,如果它要帝弑天的脑袋,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拧下来给它。

    面对这样的帝弑天,它怎么能走。

    低头,狠狠的闭了一下眼睛,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

    算了了,它不走了。

    身体的秘密,就让他顺其自然吧。

    它相信,既然老天爷让它来到这里,一切早晚会拨云见雾的。

    看着它红红的眼睛,他眉头紧蹙,魅瞳黯淡了几分,有些无奈的说道:“乖,不哭了,再哭孤会心疼的。”

    而后伸手,用指尖拭去它眼角的泪水。

    下一刻,某兽伸爪,拉起他的袍子,擦了擦脸颊。

    眼角的余光,明显的捕捉到了帝弑天微微抽动的嘴角。

    噗嗤。

    终于,某兽破涕为笑。

    “小东西,你是故意的。”明知道他有洁癖,所以故意弄脏他的衣服。

    这坏性子是打哪儿来的?

    当然是你宠来的,这还用问吗。

    “吱吱吱”天天,你今天怎么木有去上早朝啊?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儿?

    帝弑天勤政爱民,无故不上早朝,可不是他的风格。

    所以,这里面一定有事儿。

    某兽话音刚落,帝弑天的脸色就变得凝重了。

    看来它猜对了,果然有事儿。

    后爪一缩一跳,落在了书桌之上。然后转过身子,正对着帝弑天,蓬松的尾巴在身后,不停的摇晃着。

    它的意思很明显,让他跟它说说。

    帝弑天起身,缓步上前,坐到了椅子上。

    白皙的大手伸出,在书桌上取出一封信件。剑眉微凝,沉声说道:“在一个月后,会在天启国举行列国答辩大会。这份书信,是大月国统计的奖品明细,还有贺词。”

    话落,将书信放置在桌上。

    某兽伸爪,扯了过来,自己翻开查看。

    “大月国是一个海上岛国,他们的民俗文化,与天泽,以及其他国家都相差甚远,就连文字,都很奇特。这份信件,天泽上下,无人能看懂。可是如今大月国的使者,还在驿馆暂住等待回信,这让孤很是头疼。”

    额,这不是日文吗。

    某兽看着映入眼帘的文字,心下有些诧异,还有些气愤。

    好吧,它真的不想承认,它打心眼里讨厌这个国家。

    只是没想到古代也有小rì běn,特么的真是无孔不入。

    这反派啊,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反派。

    黑心黑肺黑透了,竟然欺负我家天天不认识日语,我擦。

    下一刻,某兽整个跳起来,站在那份信件上,往死里踩。

    特么的小rì běn,看着老娘就来气。

    “小东西,怎么了?”

    还是第一次见它,这般激动。

    莫非,是这封信有什么问题不成?

    帝弑天见状,有些担心的开口询问道。

    没事儿,就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当然,这些话只是某兽自个儿在心里想的。

    天天能读出它的意思,它可不敢这么跟他说。

    不然人家追问起来,该如何解释。

    告诉他,它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吗!

    纯属找死!

    优雅的收爪,淡定的一笑。

    “吱吱吱”没事儿,刚才爪子痒,所以就与桌子进行了一番摩擦运动。

    ……。

    摩擦运动?

    不得不说,某兽挺会即兴起名词儿的。

    天天,这个银家认识。

    某兽说罢,蓬松的尾巴在墨汁中一扫,在宣纸上肆意挥舞。

    不消片刻,就将那封书信上的内容,翻译了出来。

    其实那上面也没写什么,就是各个国家tí gòng的奖品,还有一些寒暄的语句。

    不过,这都不是在重点。

    重点是,那些奖品都好值钱的样子。

    某兽一双紫眸里闪烁着偌大的“$_$”。

    银子啊银子,都是银子啊。

    艾玛,如果它去参加这个什么大便比赛,赢了的话,那些奖品就都是它的。

    一想到那满载而归的场面,某兽忍不住双爪刨地。

    太鸡冻了!

    不过碍于帝弑天在场,以上那些动作,只是想想而已。

    咱是王后,咱要高端大气上档次。

    翻译完毕,姿态优雅的放下爪子,然后,将宣纸推到帝弑天身前。

    喏,天天,看吧。这就是那封破书信的内容,亮闪闪的都是银子啊。

    其实早在某兽尾巴扫向墨汁的那一刻,帝弑天就知道这小东西要干嘛了。

    看着翻译好的书信,他可谓又惊又喜。

    惊的是这小东西竟然认识大月文字,喜的是这个聪慧的小东西是他的。

    从第一次的救命之恩,到后来的解毒之能,然后是治沙之策,如今还识的异国文字。

    他真的不知道,这小东西还会带给他多少惊喜。

    随后,某兽又用标准的日文,代替他家天天写了一封回信,这件事儿才完美落下帷幕。

    ——

    春风眷帘,室外桃花正红,这是一个美好的季节。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偶尔,有清风徐徐而来,带来了野花的清香。

    阳光温和,驱散了清晨的寒意,却又让人不觉得刺眼。

    通往杨林十三州的官道上,一辆极其普通的马车缓缓前行。

    马车左右,一蓝一紫两名公子骑着骏马,伴随行驶。

    蓝衣男子五官清秀,面色阴柔,有着宛如jí pǐn小受的面容。

    至于紫袍男子,面色温润,容貌俊逸,嘴角始终含着浅笑。

    远远望去,两人皆是气度不凡。

    不用说也知道,这两人正是白天和独孤影城,至于马车里的人,自然也不言而喻。

    能让这两人伴随左右的,除了帝弑天以外,再无旁人。

    列国答辩大会在每年的四月十五号举行,每年都定在不同的国家举行,今年的举行地点,则是天启。

    天启位于天泽南部,杨林十三州就是两国的分界线所在。

    如今已是三月下旬,许是帝弑天料到,这一路上不会太平静,所以才会提前半月出发。

    马车里,一直白色的毛球激动的上蹿下跳,就好像被打了鸡血似的,那叫一个精神!

    看着自打一出来,就变得相当活泼的小东西,帝弑天凤眸中流露着淡淡的喜悦。

    能看见这个小东西这般高兴的模样,也是一种幸福。

    不过,这次天启之行应该不会很顺当。

    本来,想放这个小东西在王宫的,可是最后还是把它带出来了。

    或许,他已经片刻都离不开它…

    “王上,前面就抵达杨林十三州了。”独孤影城的声音适时响起,看起来是一句平淡的交谈,实则是提醒。

    杨林十三州恐怕已经落到苍生门的掌控之中,上次藏书阁一役,就宣告着失掉了那块领土。

    这点儿,众人心知肚明。

    不过,若是为了他们的王后,他们心中无怨。

    “杨林十三州…”终于,来了吗…

    帝弑天低声喃呢,语带冷嘲,也带着少有的严肃。

    对于君流风这个人,他大意不得。

    杨林十三州!

    敏锐地捕捉到那五个字,某兽玩味的眼眸顿时变得凌厉起来,长长的胡须快速的耸了耸,心下暗叹。

    那不是要到森林云海了吗?看来真是天助我也。

    身子一跃,径直落在地上,伸出后爪,看似很随意的拍了拍。

    藏在马车下面的小黑立刻警醒,一听这动静,就知道这是老大给的暗号。

    想必,是已经临近目的地了。

    一想到就要亲眼看到爷爷口中那些神奇的事情,小黑心里就激动地无以言表。

    不过,它有今天,都要感谢老大。

    小黑口中的老大,自然就是我们亮闪闪的某兽了。

    自从小黑在某兽的接济下恢复之后,它就决定以后跟着老大混。

    如今看来,这个决定还是相当的明智啊。

    某兽那些小动作,自然都没有逃过帝弑天的眼睛。

    其实早在一出来,他就发现了马车底下那只黑猫。

    虽然不知道它们这是想要干嘛,不过,只要这小东西能留在他身边。

    其他一切,就由着它吧。

    苍茫的大地,辽阔的望不到边际。

    **就像从地平线跳出来的火炉,熊熊燃烧着。

    那灼热的温度,似乎要把万物生灵烤焦。

    马车缓缓而行,终于,抵达了杨林十三州境内。

    大风起兮云飞扬,霍然之间,猛烈的狂风席卷着大地,黄沙漫天飞来,宛如无数的暗器,无情的划过人们的肌肤。

    清晰的刺痛感袭来,白天和独孤影城立刻拉紧马栓。

    战马嘶鸣,马蹄高抬后,骤然停止了前行。

    一片迷雾之中,曼陀罗花飘扬而下,梦幻的就好像是qíng rén的手,将狂暴的风安抚下来。

    曼陀罗开道,紧接着清脆的银铃犹如天籁一般,从远处传来。

    声声悦耳,却不能多听。

    因为,这是通往黄泉的旋律。

    阳光播撒而下,一抹绯衣妖娆,邪魅的桃花眼依旧勾魂摄魄,如同修炼万年成型的青狐妖,目光灼灼,一笑倾城。

    只是华丽的外表之下,掩盖的却是一刻孤独的灵魂,还有血淋淋的过往。

    手持碧玉箫,飘然而落,带着用不尽的邪魅,犹如踩云踏浪而来。而最终的目的,就是温柔的,杀死你。

    身后,是大片的刺目的阳光。只是被那抹绯色的妖娆,所湮灭了光辉。

    “君流风!”

    “君流风。”

    独孤影城和白同时开口,其实这么大的阵仗,除了苍生门主君流风意外,根本不作他想。

    果然和王上所猜想的一样,君流风选择了这里。

    云海森林,天和大陆上让人闻风丧胆的禁地。

    “你们这般深情的呼唤本主,莫非,都急着找死不成。”

    风流倜傥,睿智精明,宛如妖孽一样的男人。在那华丽的似笑非笑间,道尽了致命的温柔,可是没有人知道,那只是危险的冷漠。

    纤细的五指,灵活的把玩着手上的玉箫,看似戏愚的吐出来的话,确实那般让人恨得咬牙切齿。

    急着来找死?

    这句话就等于是在变着法儿的说他们无能之后,又指着鼻子告诉他们:杀死你们,对于本主而言,易如反掌。

    **裸的挑衅,**裸的藐视。

    他们会生气吗,不会。

    因为他们清楚,目中无人,这一向是君流风的个性。

    这个世界上,估计没有谁,能让这个宛如妖孽般的男人放在眼里。

    沙沙的气流涌动,拨乱了树叶的节奏。

    随之四名黑衣男子翩然而落,一脸虔诚的站在君流风身后。

    腰间银光熠熠,那是玄铁打造的软剑,也是他们的标识。

    苍生门的四大护法——落花流水。

    呵,看起来君流风这次,是有备而来,连苍生门最精锐的力量都出动了。

    “君流风,找死的是你!”

    独孤影城话音还没落,只听“唰”的一声,一道寒光突然袭来,软剑如灵蛇,璀璨的银光折射着太阳的光辉,分外刺眼,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径直向独孤影城扫去。

    电光石火间,独孤影城面色一凝,秀眉轻佻。回想起往日苍生门的作为,怒火不烧自燃。

    坐在马上的身子向上跃起,纵身闪避。下一刻,修长的紫袍飞扬,轻盈的屹立在软剑之上。

    白天拔剑,另外几名黑衣男子也一拥而上。

    黑衣男子冷眸一寒,收剑上挑,灵活的软剑熠熠闪光,犹如弹丸一般,向上挑起。

    后仰一翻,独孤影城再次躲避一击,站到了马鞍之上。

    回身的刹那,大手一扬,抽出了腰间佩剑,脚尖借着马鞍一跃,与黑衣人纠缠在半空中。

    就在这时,君流风邪魅的桃花眼向上一扬,向着马车袭去。

    只是他还未曾靠近,“彭”的一声,车壁四散开来。

    银袍银发,倏尔出现在半空中。

    风华绝代,遗世**。

    一抹醒目的雪白,出现在君流风眸中。

    xìng gǎn的薄唇一暖,极其温柔的吐出两个字。

    “小乖…”

    帝弑天自然知道,这两个字的含义。

    凤眸一寒,内力在掌中快速凝聚,猛地向着君流风挥去。

    君流风不紧不慢,碧玉箫一扫。

    两道气流在空气中碰撞,将大地都震开了一道口子。

    气流在撞击之后,猛地回反,所过之处,树断石飞,就跟狂风席卷过一般,一根杂草都没有剩下。

    偶滴神啊,这才叫功夫。

    某兽趴在帝弑天的肩上,看着这一幕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口水,一脸兴奋的暗赞一声。

    倏尔,紫眸一眯,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擦,小黑。

    某兽这会儿才想起来,小黑不是在马车底下吗。

    那么刚才马车炸了,小黑岂不是…

    我靠。

    某兽小腿一跃,离开了帝弑天的肩头。

    “小东西!”

    帝弑天察觉肩头一轻,那抹雪白已然跃到了地面之上。

    想反身去追,君流风的掌风却迎面而来。

    该死的。

    凤眸瞥了一眼那小东西的去向,心下随即释然。

    想必是去找那只黑猫了,马车爆炸的地方位于他身后,所以是安全的。

    确定那小东西没有危险,才迎面对上君流风的攻击。

    某兽下来之后,快速的跑到那一堆马车残渣前,不停的翻找着。

    小黑!

    小黑!

    你丫的赶紧给姐出来,姐带你去吃香的喝辣的。

    你丫的赶紧出来!

    某兽近乎嘶吼的说道,说真的,小黑那丫的算是它在这个异世的第一个朋友。

    而且它前几天才认了它做老大,它答应要保护它的。

    如果不是它执意要出来,小黑这会儿还安全的呆在王宫里。

    要是小黑真的出了什么事儿,它这辈子都会觉得愧疚。

    某兽不停地在那一堆马车残片里穿梭,寻找,心下难受死了。

    就在某兽以为找不到的那一刻,忽然,草丛动了动。

    然后,一直土里吧唧的猫晕晕乎乎的站了起来。

    一身灰尘,黑猫毛都染成了黄毛,头上还顶着三根杂草,估计是适才的爆炸把它摔晕了,站起来身子还在晃悠着。

    唔~

    头好晕。

    感觉眼前有好多星星,而且在绕着它的脑门不停的转啊转的。

    小黑!

    一个激动的声音响起。

    小黑顺着声音望去,就看了那抹熟悉的雪白。

    老大。

    小黑看着某兽,顿时热泪盈眶。

    没想到老大还会下来找自己,太感动了有木有,呜呜呜…

    小黑在确定这个事实以后,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能遇上老大真是太幸福!

    我擦,你丫的哭个毛线!

    某兽以最快的速度跑过来,看到躺着两根宽面泪的小黑,嘴角无力抽搐。

    伸爪,狠狠地拍了一下小黑的后脑勺。

    哭什么哭,没出息!

    老大,人家这不是太感动了吗,没想到老大还记得回来找我。

    倒不是小黑自卑,只是经过这些天和某兽相处之后,它才惊人的发现,原来他们老大是那个相当厉害的,威武霸气的,王上的——王后。

    虽然它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类的王,让一只shòu shòu做后。不过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一句话,他们家老大很牛叉!

    而且老大那么厉害,还会空间秘术,说不定也是那个云海森林出来的shòu shòu。

    不管从那个方面看,他们老大都是一般shòu shòu不可比拟的。

    换句话说,就是,就是shòu shòu里的土豪金啊。

    这样一个厉害的兽,能在遇上危险的时候,还能想起它这个虾米,怎么能不让兽感动。

    呜呜呜…

    老大,人家以后一定会好好听话,你让我上山,我绝不下河,你让我吃肉,我绝不啃骨头。

    小黑一脸认真,信誓旦旦的说着。

    哦?真哒?

    某兽一只爪子摸着下巴,表示很怀疑的问道。

    真哒。

    小黑点头如捣蒜,生怕老大不相信它的诚意。

    于是乎,某兽在思谋了半天之后,很慎重其事的说了一句:其实吧,姐觉得你还是吃骨头好。

    ……+_+

    好了好了,咱别再这儿逗比了,我家天天还打仗呢。

    其实说到这儿,某兽心里也挺纠结的。

    不知道为毛,它总觉得那只桃花妖不是坏人。

    可是呢,他又老是针对天天。

    所以这个让它很难做耶,它绝对不可能因为他,而伤害天天的。

    某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两只爪子一缩,干脆趴在了哪里。

    算了,反正它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在这边观战吧。

    不过,看他们两个那招式,明明就是半斤八两,打来打去还不是平手,真不知道他们这般费力气抖个什么劲儿。

    战斗的气息只增不减,百米之内除了某兽所在的位置,几乎都被他们的斗气波及了。

    可是如果仔细看,根本不难发现,帝弑天和君流风打斗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都避开了那团雪白所在的位置。

    掌风迎面而来,君流风碧玉箫一扬,完美的挡住。

    邪魅的桃花眼一勾,“帝弑天,看来你真有些本事。”

    俊美脸庞,轮廓完美,眉目如画,蕴着某种独特邪味。一件简约的红袍,丝毫没有受到战斗的影响,依旧翻飞着,裸着古铜的胸膛。看似沉稳地挺立那里,却无处不散发着妖冶xìng gǎn的魅惑。

    邪魅的语气,听起来倒是蛮像夸奖的,可是帝弑天才不会认为,君流风会这般真诚的夸奖他。

    碧玉箫一横,一扫,在帝弑天脖颈间划出一抹淡淡的血痕。

    下一刻,语气一转:“不过,比起本主来。你差远了。”

    没错,这才是君流风的性格。

    赞美别人的目的,永远只是为了抬高自己。

    嚣张到不可一世,估计非君流风莫属。

    帝弑天大掌一挥,一把龙纹大刀凭空出现在他的掌心里。

    “凌天刀在你手中?”

    在帝弑天拿出刀的那一刻,君流风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很快,就像流星一般,几乎没有人看见。

    凌天刀,紫灵鞭,碧风箫,武林兵器榜的前三名。传言,这是三大神兵,曾经还封印过一个嗜血魔头。

    不过传言毕竟是传言,美人见过,所以没有几人会当真的。

    不过,这三件兵器确实厉害,这一点,毋庸置疑。

    “没错,这就是凌天刀。”

    冷傲的口气,一层不变的淡漠。帝弑天虽然没有君流风那般张扬,倒是他周身那种王者气势,却让人无法忽视。

    凌天刀一扬,狂暴的气息瞬间飙升,似乎连大地都在颤抖了。

    黄沙漫天,席卷着落叶,生与死的对决。

    某兽自然也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对劲,抬头望去。

    在那一向放荡不羁的那张桃花妖脸上,破天荒的看到了一抹凝色。

    艾玛,这不像他的性格啊。

    看来那劳什子凌天刀着实厉害!

    这两招下去,不是帝弑天死,就是君流风亡。

    某兽彻底的纠结了,这下该怎么办?

    暴虐的气息汹涌,风沙遮天蔽日,一瞬间整个大地都暗了下来,周遭的一切,都被摒除在外。

    天地之间,似乎只剩下了那风姿卓华的两人。

    银发飞舞,绯衣妖娆。

    王者的对决,一触即发。

    就在帝弑天凌天刀刚要落下之时,大地突然出现了剧烈的震动。

    一时间地动山摇,就好像整个地面要塌陷一般。

    我擦,这是怎么了?

    地震吗!

    某兽也受到了这剧烈晃动的波及,身子都被摇晃的站不起来。

    我去,银家也真够倒霉的,好不容易穿越一次,赚的银子还没花,就要死在地震里了。

    某兽的想法还没有落下,身下的地面突然崩塌,狰狞的裂痕不断的扩大,就在某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子骤然下落。

    “小东西!”

    “小乖!”

    ……

    ------题外话------

    昨天留言少,礼物少,票票少,嘤嘤嘤,连单订都少了一百多。

    妹纸们表这样,一定要继续支持尘尘,不然偶会哭滴,>_<,

    银家有很勤奋滴码字,素好孩纸╭(╯3╰)╮

    关于正版群已经建立,关于群福利也已经发放,群号公布在评论区上方,打算一直支持尘尘滴妹纸,抱着订阅截图过来吧o(n_n)o~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