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5】意外变身(必看)

    某兽忽然抬头,醉眼朦胧的凝望着那张近在咫尺的容颜。

    抬眸瞬间,对上一双美的炫目的眸。

    剑眉入鬓,狭长的丹凤眼冰冷中带着魅惑,墨色的眸子犹如暗夜的苍穹,深邃的颜色是那样的无边无际,在空气中熠熠生辉。鼻若胆悬,微薄的嘴唇轻抿着,勾勒出xìng gǎn的唇线。

    美,这个男人真的好美。

    某兽虽然醉了,不过心里还是这么想着。

    “小东西,再忍一会儿就好了。”以为它是感觉难受了,于是帝弑天一脸心疼的说道。

    薄凉的唇瓣上下翻动,红红的,在烛光下有着靓丽的色泽。

    就好像,好像草莓果冻一样。

    唔~

    好想亲他…

    前脚这个想法刚出来,后脚某兽就爬起来,亲了上去。

    ……

    帝弑天呼吸狠狠一窒,瞠大双眼看着就在他眼前的紫眸,感受到唇上的温度,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一动不动。

    理智告诉他此刻应该抽身离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大脑好想在一瞬间,已经变得苍白一片,完全失去了支配肢体动作的功能。

    就那样,呆呆的,愣住了。

    唔,真好吃。

    许是真的醉了,某兽吻上了还不算,竟然无意识的舔了舔。

    嘻,这个果冻真甜,真软。

    就是有点凉凉的,像是被冰镇了。

    ……

    感受着这小东西的胡作非为,帝弑天深邃的眸子慢慢的沉醉了。

    它的唇很嫩,很软,很甜,还带着一丝烈酒的芳香,让他忘乎所以的细细品尝,期待着和它同醉的那一刻。

    许久,某兽才离开他的唇。

    一双紫眸,近乎痴迷的,望着他。

    魅瞳中,满满的都是他的影子。

    伸爪,摸上那张完美无暇的脸。

    这个男人它认识,是威武霸气滴天天。

    嘻!银家要表白…

    “吱吱吱”

    天天~银家好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

    一句话带着酒味,带着些甜腻腻的味道。

    什么叫酒后吐真言,这就叫了。

    不过好在某兽不会说话,不然真是丢人死了。

    “小东西,你在说,你喜欢孤是吗?”

    凤眸一敛,那无穷无尽的墨色中,似乎氤氲着透彻。

    这个男人,就好像会读心术一般,总能准确的明白它的意思。

    恩~恩~

    某兽重重的点了两下头,小嘴咧开,笑的一脸无害。

    只有这一刻,它才能忘了它的身份,忘了它的经历,忘了它师傅曾经告诉它的话。

    情是穿肠毒药,爱是过眼云烟。

    现在,它醉了,所以它忘了。

    任凭它的心,沦陷在这个男人身上…

    这两个简单的动作犹如蜜糖一般灌入他的体内,帝弑天感觉自己的胸腔里瞬时胀满了甜蜜,本就因为适才亲吻而欢愉的心,此刻更是有种坠入云端飘飘然的感觉。

    伸手,将这小东西的身子抬高一些,凤眸一凝,继续问道。

    “小东西,那你喜欢君流风吗?”

    帝弑天也不知道他怎么会问这种问题,那种感觉,就像是不懂世事的小孩子在像大人争宠一般。迫切的,很单纯的想要知道那个dá àn。

    君流风?

    君流风!

    这个名字它好像听说过耶。

    某兽一脸呆萌的想着,伸爪,摸了摸下颚,做思考状。

    哦,他想起来了。

    是那只桃花妖!

    喜欢吗?

    好像不讨厌。

    某兽刚准备要点头的时候,顿感一阵眩晕,然后晃晃悠悠,晃晃悠悠的趴在了帝弑天的大掌里。

    站不起来了…。

    此刻,应该恭喜它吗?

    还好它醉的晕过去,不然,那头点下去,估计又是一番狂风暴雨啊!

    “王上,醒酒汤来了。”白天举步进入,见王后像是睡着了,说话的音调刻意压低了几分。

    侍候王上这么多年,这点儿眼色还是有的。

    况且已经这么些日子,王上对王后的在乎,他一点一滴都看在眼里。

    所以,照顾好王后,比照顾好王上更重要。

    帝弑天闻言,轻轻的摆了摆手,示意白天退下吧。

    夜,无声的流逝。

    不知何时,外面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声音不断传来,宛如散落在盘里的玉珠,很有规律。

    在这样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许是因为下雨的关系,殿里的气温也下降了很多。

    睡梦中的某兽,格外的敏感。感觉到冷了,就往帝弑天身边缩了过去。

    直到触碰到温热的胸膛,某兽才舒展开眉头,继续甜甜的睡了。

    只是,在他安静下来的那一刻,那双狭长的丹凤眼瞬间释放出了光彩。

    帝弑天是连吴主任,对周身的动静很是敏感。

    所以那小东西一动,他就醒了。

    看着紧紧贴着他的小东西,嘴角荡开一抹明艳的笑。

    一刹那百花失色,似乎这漆黑神秘的夜色,也成了陪衬…

    这个小东西对他的依赖,他很受用。

    ——我是尘尘分割线——

    春日的阳光温暖和煦,轻轻洒照在皇宫朱红色的宫墙之上。

    鳞次栉比的高楼亭台间,几个嬷嬷一脸温和的围在一起,诉说着什么。

    “王后娘娘,这宫里的女人走路,姿势要轻柔,不能左右摇摆。”名嬷嬷说罢,立刻自个儿走了几步做示范。

    步伐轻盈稳健,就连头上插着的珠釵,都不曾晃动一下。

    偶滴神啊,这些人太牛逼了。

    以前以为这些玩意都是小说里瞎编的,这会才知道,原来真能做到这样。

    不过这么走路,看起来好累哦。

    某兽心下感叹道。

    大家一定相当很好奇,这是在做什么吧。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某兽在今天起床之后,就被帝弑天带到这里学规矩。

    理由还挺好的,说是为了让它更好的当一个王后。

    当时某兽听了这番言论,那是相当的生气。并且非常强烈的,向帝弑天提出了抗议。

    还一脸坚定,非常有原则的表明了宁死不从的决心。

    结果?

    看看正在这里受训的某兽就知道,结果当然是某兽完败。

    为毛呢?

    只因为帝弑天当时说了这么一句,“如果你乖乖的学好规矩,孤就给你盖一座金屋。”

    于是乎,什么宁死不从,什么原则底线,什么怕苦怕累,顷刻间土崩瓦解。

    天大地大,银子最大,何况人家给的还是金子。

    所以最后,某兽就相当开心的留下来学规矩了。

    懒洋洋的靠在果盘边上,怀里抱着一根香蕉,吃的津津有味。

    “王后娘娘,您示范一遍。”李嬷嬷一脸严肃的说道。

    她们都是宫里的礼仪嬷嬷,专门负责调教新进宫的那些小宫女。

    没曾想今儿个接到王上的指令,要她们教授王后娘娘礼仪。

    当时她们听了也着实的吓了一大跳,因为宫里上下都知道,她们的王后与众不同,是只小兽。

    让她们教授一只小兽礼仪规矩,这还是开天辟地头一次。

    不过白公公说了,让他们按照往常的步骤来即可。

    可是,她们很怀疑。

    那位从一开始,就吃个不停的王后娘娘,能听懂她们在说什么吗…

    虾米?

    还要示范一遍!

    示范就是示范,谁怕谁。

    不就是走个路吗,还能难倒本姑娘。

    将怀里的香蕉皮一扔,作势就要往地上跳。

    李嬷嬷见状,心下一急,赶忙上前,想要接着它。

    这位王后娘娘虽然只是只小兽,可是它的一根毛都比她们的命精贵。

    从那么高的桌子跳下来,不摔了才怪。

    万一磕着碰着了,王上怪罪下来,她们可是吃罪不起。

    眼看就跑到某兽身边了,下一秒,只听“啊”的一声。

    李嬷嬷脚下一滑,摔了个狗吃屎。

    某兽见状,立刻捂眼。

    嘤嘤嘤,看来它和香蕉皮八字不合,每次一扔香蕉皮就出事儿。

    上次是桃花妖,这次是李嬷嬷,囧。

    “哎呦,疼死老奴了,哎呦…”李嬷嬷倒在地上,疼的呲牙咧嘴。适才脸上的严肃,早就不见了踪影。

    其他嬷嬷见状,立刻围上去询问。

    “李嬷嬷,你不要紧吧?”

    “要不要找大夫看看?”

    ……

    李嬷嬷在众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然后一脸无奈的看了看地上的香蕉皮。

    忽然,感觉衣摆在动,李嬷嬷垂目望去。

    “吱吱吱”嘤嘤嘤,银家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啦。

    某兽一脸无辜的扯了扯李嬷嬷的衣襟,随后,从果盘里抱出一个大苹果,推到了李嬷嬷那边。

    喏,这个给你,算是银家赔罪了。

    看着这个样子的王后,众位嬷嬷心里都感觉暖暖的。

    其实李嬷嬷会摔到,也不能全怪王后,只是她走得急,没看路。

    再说了,就算是主子故意的,她们这些下人又能怎么样。

    可是这个王后,却还知道赔礼道歉。

    给她们这些低贱的奴才,赔礼道歉。

    不得不说,某兽这个不经意的动作,打动了人心。

    在这样冰冷的王宫里,能有这样一位天真无邪的王后,貌似也挺好的。

    比起那些心计狠毒的千金xiǎo jiě,好太多了。

    伸手,李嬷嬷将苹果拿了起来,然后对着王后盈盈一拜。

    “老奴谢王后娘娘关心,老奴没事,王后娘娘不必介怀。”

    如果说适才还对教授小兽王后心有不满的话,那么此刻,她们已经没有任何怨言了。

    这个王后很好,她们很喜欢。

    于是乎一整天,就在学礼仪宫规中度过。

    为了它的金屋,它忍了。

    某兽那边学的热闹,帝弑天的御书房却格外冷清。

    硕大的房间里,偶尔有微风吹动窗户的声音传来。

    浅黑藤植物也被风吹动了,身子婆娑的倒映着那水墨画般的屏风,

    屏风后,一束斜映的阳光懒懒洒入,就像qíng rén温柔的手掌抚平了藤木的荆棘。

    时光的沙漏一点点流逝,整个御书房一片肃静。

    在这样静默的氛围下,帝弑天冷眸凝神,批阅着奏折。

    狼嚎挥动,笔走游龙。表面看起来一切与往常无疑。

    只是,那卷翘的睫毛不时的颤动,无声的诉说着他一切不能言明的情绪。

    一向不起波澜的心,今天却总觉得惴惴不安,好像生病了一般。

    “咔嚓”一声,狼嚎在大掌中断裂。随即将端笔,扔在了一旁。

    “白天,王后那边如何了?”低沉的嗓音响起,若是听得仔细,能听出他语气中有些焦虑来。

    “回王上的话,王后娘娘天资聪颖,跟着礼仪嬷嬷学的不错。而且,还无意收拢了人心。”白天不假思索的回答着。

    他早就知道王上不放心王后,所以提前就派人的观察着那边的一举一动。

    如今王上问起来,他才好回答啊。

    听了白天的回禀,淬着寒冰的凤眸中有了些许暖意。

    适才的心烦意乱,也稍稍平息了下来。

    没错,他确实是生病了。

    那小东西,就是他的解药,唯一的!

    不过在眸光转向那奏折之上时,鹰隼般的黑眸一眯,迸射出两道慑人的寒光。

    白天见状,立刻温和的询问道:“王上可是在位列国答辩忧心?”

    列国答辩,是天和大陆一次比较盛大的列国智力比拼,也是一种聚会形式。

    早在天和大陆初设之时,各国诸侯就为了联络情谊定下了这么一次特殊的聚会。

    答辩会上,各国会tí gòng各自的奖品,最终胜利的一方,即可取得。

    随着时代的推移,改朝换代,虽说列国答辩这个聚会还在,只是逐渐的变了味道,也多了一些别的因素在其中。

    比如挑衅,示威。

    天泽作为天和大陆龙头大国,更是输不起。

    在帝弑天登基这三年来以来,他征战四方,结下不少仇怨。想必这次列国答辩大会,有心人会拿来大做文章。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天泽树大招风,只怕这次答辩大会,不会进行的太顺利。”

    帝弑天说罢,从笔筒中重新拿出一支狼嚎,沾了墨汁,柔顺的笔尖变得如墨缎一般细腻。

    大手舞动,一个“等”字出现在洁白的宣纸上。

    没错,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等。

    等着那些阴谋诡计,等着那些跳梁小丑,等着那些不知死活的人来送死!

    他之所以会让那小东西学习礼仪,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这次答辩大会。

    列国答辩大会,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必须携带女眷。

    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也是他的私心。

    他希望那个小东西能适应王宫的生活,习惯王后的身份,一直留在他身边,陪着他俯瞰天下。

    “王上也不必太过忧心,福泽天泽,老天爷能派下王后娘娘这个福星来,说明天泽定会繁荣昌盛,国泰民安的。”

    一听到“王后娘娘”四个字,帝弑天眼中的狠戾即可如烟雾般消散,似乎感觉空气都变得更加清新了。

    白天就知道,提王后娘娘缓和气氛总没错。

    以前说王后娘娘是福星,或许他还不信,不过在经过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他信了。

    因为事实摆在眼前,不得不信!

    帝弑天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那小东西想来也该饿了。

    将手里狼嚎至于笔架之上,大步迈了出去…

    ——我是尘尘分割线——

    “主子,好消息。”环儿满脸笑意的禀告道。

    王嫣然一脸讪讪然的坐在梳妆台前,涂满丹寇的手指,小心翼翼的摆弄着她xiāng zǐ里的金银首饰,一张美人儿脸上虽然上了精致的妆容,却没有一丝笑意。

    眼皮抬都不抬,继续着手上的动作说道:“什么事儿啊,现在除非是那小畜生死了,或者是王上要召见本宫,除了这两件事儿之外,没有什么事儿值得本宫高兴。”

    经过一天一夜的沉淀,昨个儿的火气已经消失了大半。

    不过只要一提起那个小畜生,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那小畜生一日不死,她心头之恨难消。

    “启禀主子,您不是让环儿监视那小畜生的一举一动,好找机会下手吗。”

    “怎么,有机会了?”一听到这话,王嫣然的手立刻顿住,一张如花似玉的脸快速转了过来,目光灼灼的看着跪在她身边的怀儿。

    就知道这丫头机灵,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环儿笑着点了点头,“没错。今天早上,王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喊来了礼仪嬷嬷,听说是要让他们教授王后礼仪…”

    环儿的话音还没落,只听“拍”的一声,一个巴掌扇了过来。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巴掌,环儿没有准备,身子一歪,就狼狈的趴在了地上。

    许是那一巴掌太过用力,很快嘴角就溢出了点点血渍。

    原本白嫩的脸蛋上,也被细长的指甲划出一道狰狞的红痕。

    环儿还没有来得及的抬头,一阵怒斥劈头盖脸而下。

    “该死的,那只是一个小畜生,它算什么王后。以后再让本宫听见你喊它王后,本宫撕烂你的嘴!”

    “环儿知错,亲主子恕罪,环儿以后一定会注意的。”

    环儿单手捂着脸,头垂的极低,不停的磕头求饶,语气听起来谦卑,只是在别人看不见的角度,洁白的贝齿紧咬着唇瓣,眼神阴鹜的吓人。

    “恩,知道就好。环儿你继续说。”王嫣然缓慢的左右摇摆了一下身子,抽出挂在腰间的手帕,轻拭着适才用来打环儿的手。

    而后,将手帕扔在地上,就好像沾了什么病毒似的,一脸的嫌弃。

    “王上将那个小畜生留在盘龙殿学规矩,已经一天了,王上都不曾回来。现在盘龙殿里,只有四个礼仪嬷嬷,和那个小畜生在。所以奴婢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环儿说罢,微微停顿了片刻,情绪中有一丝犹豫,在看到地上的手帕时,全都化为了狠戾,继续言道:“而且,奴婢还打听到,王上貌似和那小畜生生气了,所以一整天都呆在御书房里,不曾出来。”

    “哦?那个小畜生惹王上生气了?”

    闻言一双狐狸眼向上眯起,眼中闪烁着复杂,“怪不得,怪不得王上会让它学习礼仪,原来是想故意为难它。本宫刚才还在琢磨,一个小畜生血什么规矩,感情是它惹怒了王上。既然王上如今心情不好,那也就表示本宫的机会来了!”

    王嫣然面上浮现一抹喜色,细长如狐媚子的眼睛里淬着阴狠和算计。

    随后,将身子转回去,面对着一面铜镜。

    “环儿,赶快给本宫梳一个好看的发髻,本宫要去见王上。”

    “是,主子。”环儿随即站起身子,也顾不得自个儿脸上的伤,立刻给王嫣然梳妆。

    “环儿,适才本宫一时心急,才会出手打你,你可别怨恨本宫。”狐狸眼轻挑,透过铜镜,注意着环儿的神色变化。

    环儿这丫头心机很深,她可不想有一天着了一个丫鬟的道儿。

    害人之心她有,防人之心她亦有。

    环儿闻言抿嘴一笑,一副很能体谅的样子。

    “环儿不敢,环儿知道主子是因为痛恨那个小畜生,才会这样的。”

    “对对对,这一切都要怪那个小畜生,只要它死了,本宫就能过上好日子。”语气狠戾,透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随即话锋一转,语气再度变得轻柔,好似闲话家常一般。

    “环儿,待会儿本宫去看王上,那小畜生那边儿,就交给你了。本宫知道,你是个聪慧的人,好好帮着本宫,等再过两年,本宫给你寻个好人家,保你下半辈子富贵荣华。”

    王嫣然笑的柔美,配上那张标志的瓜子脸,一席话显得真诚极了。

    只是,那笑意却不达眼底。

    打一巴掌赏一颗甜枣这种事儿,在奴才和主子之间早已司空见惯,环儿自小就在大宅院中长大,还会不懂这些。

    尤其是像王嫣然这样的主子,用人的时候,拉在怀里,不需要的时候,能随时让你下地狱。可是作为丫鬟,她们能怎么办,只能默默的忍住,打掉牙往肚子里吞。

    “环儿谢过主子恩德,环儿一定会尽心尽力为主子办事儿。主子放心,晚上回来,您就能听到好消息。”

    “嗯,这样就好,还是环儿最懂得本宫的心意。”

    ……

    “主子,好了,您看看满意不满意。”

    环儿心灵手巧,这梳妆的功夫,更是炉火纯青。

    不消片刻,就将王嫣然打扮的勾人心魄。

    一头长的出奇的头发用紫色和白色相间的丝带绾出了一个略有些繁杂的发式,确实没有辜负这头漂亮的出奇的头发,头发上抹了些玫瑰的香精,散发出一股迷人的香味。

    双唇只含了含淡红色唇红,眉如柳,面似雪。一双狐狸眼的眸子,永远是勾人色,回眸望,百媚生。

    内穿一件绯色薄衫,两朵秀丽的玫瑰缝在胸前,双峰若隐若现。下身着一袭殷红色长裙,金莲刺在裙摆,尽显雍容华贵。外披紫色轻衣,上绣朵朵玫瑰,真若煞眼。

    王嫣然本来就生的好,这么一装扮,更是美到了极致。

    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王嫣然殷红的檀口逐渐上扬,勾出一抹自信的笑。

    只要王上喝下那药,然后再看见她这么勾魂摄魄的美人儿,她就不行,他能把持的住。

    只要她能顺利的爬上龙榻,她就有把握,让王上离不开她。

    至于那个小畜生,総ōu rén腊伞

    哼!

    随即冷笑一声,王嫣然站起了身子。

    “红儿,那乌骨鸡汤炖好了吗?”

    为了拿下王上,她特意让他爹爹去找了这世间最美味的鸡,乌骨鸡来熬汤。

    “嗯,已经好了。”随即环儿转过身子,一拍手,一名小宫女小心翼翼的将鸡汤端了进来。

    “奴婢叩见然贵人。”

    环儿立刻过去,将鸡汤端了过来,让王嫣然查看。

    揭开青花瓷的盖子,一股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肌肉呈黑色,还泛着一些迷人的色泽,一看就让人胃口大开。

    王嫣然看过后,一脸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本宫走吧。”趾高气扬的看了一眼端着鸡汤的小宫女,然后扭捏这身子,离开琴芳宫,往御书房的方向而去。

    ——我是尘尘分割线——

    一向庄严冷清的盘龙殿中,今日却格外的欢快和谐。

    殿内,四个嬷嬷都坐在一旁,看着地板上那一团雪白。

    今日某兽只穿了一个金色的肚兜,那肚兜的料子跟帝弑天龙袍的料子同出一撤,银丝勾勒出凤凰于飞的图案。

    这肚兜是帝弑天特意吩咐制衣局做的,看起来有点像情侣装。

    某兽两只后爪站定,直立起来,前爪自然下垂,一只爪子里还勾着一条和它身子不协调的手帕。

    收腹,收胸,目光向下看十五度,走。

    端庄,高贵,笑的自然不能露齿。

    最后,三步一回头。

    某兽将嬷嬷那个神韵,姿态,学的一模一样,就跟临摹出来的楷书似的。

    “好,太好了。”某兽走完之后,四位嬷嬷都不禁开口称赞道。

    如果忽略这个王后的形态,她们一定会认为这是专门培训了好多年的王后。

    那个神韵,姿势,还有那种高贵的气质,都很自然的从它身上散发出来。

    某兽在听到嬷嬷的夸奖后,激动地一蹦多高,原先放在爪子里的手帕高高的飞起。

    飘飘扬扬的展开后,落到了某兽的头上。

    因为那手帕是嬷嬷用的,对于某兽的体型而言,就跟一块被子一般大。

    所以,直接把笑的合不拢嘴的某兽盖住了。

    某兽感觉一个阴影袭来,紧接着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我擦,天怎么突然黑了。

    某兽伸爪,探探前面的路,确定木有障碍,往前走一步。

    这可是把四位嬷嬷逗死了,笑的肚子都疼。

    李嬷嬷随即上前,给它把蒙在头上的手帕取了下去。

    “王后娘娘天资聪颖,什么东西都是一学即会,老奴看天色已晚,想必王后娘娘也乏了吧。”

    某兽飞快的点头。

    乏乏乏,灰常乏,银家想去找天天了。

    一天都没见着天天,怪想他的。

    看着这个可爱的王后,李嬷嬷心里感觉特别舒服。

    温和一笑,随即说道:“那王后娘娘歇息吧,老奴就不打扰了。”

    白公公走的时候交代过,别让王后太累。

    如果王后不愿意学,也不要为难它。

    本来以为今天会很辛苦,没想到这么温馨。

    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连太后她老人家,都会喜欢它了。

    因为它不仅有人性化的思维,更有人性。

    不像一些人,rén miàn兽心,连畜生都不如。

    嗯嗯嗯。

    某兽咧嘴一笑,然后按照嬷嬷教的姿势,宛如贵妇一般的,走到了盘龙殿门口,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意思很明显,这是在很有礼貌的送客。

    四位嬷嬷相视一笑,随即走到王后身前,身子一弯,动作整齐划一。

    “老奴告退。”

    某兽保持着高贵的笑,然后一抬爪子。

    “吱吱吱”平身。

    之后,四位嬷嬷才离开了。

    呼呼,终于走了。

    四位嬷嬷前脚一走,后脚某兽就露出了本性。

    然后白光一闪,直奔御书房而去。

    长廊壁画,雕栏玉砌,帝弑天第一次感觉到,这王宫的道路,格外的漫长。

    其实他不知,是因为他的心太急切了,所以才会有这般错觉。

    走了好久,终于看见了飞檐上的两条龙,金鳞金甲,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

    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那个小东西了,帝弑天顿时觉得心情大好。

    就连这住了许久的盘龙殿,今日看起来都格外的顺眼。

    步子,不由的加快。

    白天知道,王上这是迫切的想要见到王后。

    唇角勾笑,然后大步跨进盘龙殿。

    下一刻,脸色凝重了。

    硕大的盘龙殿中,兰香幽幽,纱帐飘舞,一切看起来与往日没有两样。

    只是,少了那抹心心念念的雪白。

    “王后呢!”

    如水的眼睛,有着寒铁刀锋般的冷漠。早已没了未踏入殿前的欣喜之色。

    他渐渐转过头去,如猎鹰般的寒眸仔细的扫过大殿的每一个角落。

    没有,确实没有那小东西的影子。

    白天阴柔的脸色也出现了一片愕然,随即跪下。

    “王上息怒,奴才这就去询问。”

    然后起身一拍手,一名侍卫快速的跑了进来。

    “属下参见王上,王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孤问尔,王后呢?”

    令人战栗的冷冽男声压下,犹如千斤重担,让伏地的侍卫心惊肉跳。

    “回…回王上的话,属下一直按照白公公的指令,在暗处观察盘龙殿。适才那四位嬷嬷离开之后,王后也就离开了。据属下推测,王后应该是向御书房去了。”

    侍卫的话音刚落,只觉得一阵疾风吹过,抬头已经看不见王上的影子。

    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冷汗几乎湿透了衣服。

    随即心里暗叹:这王上的威压,果然名不虚传…

    ——我是尘尘分割线——

    “咦,人呢?”

    娇媚的女声回荡在御书房里,不用问也知道,这是王嫣然。

    扭着纤细的水蛇腰,在御书房中四下寻找。

    御书房一向是禁地,有兵士把手,除了帝王外人不得进入。

    王嫣然为了进来,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所以,今天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奇怪了,怎么会没人呢。

    忽然,捕捉到了书案上的茶杯。

    转身,将手里的鸡汤放下,伸手向茶杯探去。

    还是热的,想来王上可能是出恭去了。

    细长的柳叶眉一挑,一双魅惑的眸子看向了纱帐,然后走了过去…

    呼呼,累死鸟。

    某兽一路狂奔,走的还都是非人类走的近路。所以很快的,就到达了御书房。

    蹲在房门口,本来想要礼貌的敲一下门。

    不过看了看它那软绵绵的梅花肉垫,估计敲懒了里面的人都听不到。

    最后决定,走窗户。

    …

    其实好想吐槽一句,你除了窗户,还有其他路走吗。

    还说什么最后决定⊙﹏⊙

    黑色的窗帘,黑色的桌椅,对于这个御书房的设计格调,某兽相当喜欢。

    后爪一缩,一跳,正对着窗帘,然后张爪抱着,最后旋转的滑了下来。

    熟悉的龙涎香侵袭着它的味觉,只是,这香味中似乎夹杂着其他的味道。

    唔,好香哦。

    尖耸的鼻子动了动,四下张望,桌上的一个青花瓷盛具吸引了它的目光。

    紫眸提溜一转,心下诧异。

    那是什么?

    看起来应该是放食物的盘子。

    径直一跳,体态轻盈的落到了桌上。

    凑近嗅了嗅。

    好香,这个味道,应该是鸡汤。

    不过,香味又比一般的鸡汤更加浓郁。

    伸爪,将盖子推开。

    哇哦,是乌鸡。

    乌鸡又称乌骨鸡,之所以成为乌,就是因为它们不仅喙、眼、脚是乌黑的,连皮肤、肌肉、骨头和大部分内脏也都是乌黑的。

    而且乌鸡的营养远远高于普通鸡,吃起来的口感也非常细嫩。

    药用和食疗作用,更是普通鸡所不能相比的,被人们称作“名贵食疗珍禽”。

    而且乌骨鸡十分难养,尤其是在技术落后的古代。

    哇咔咔,某兽看着碗里的肌肉和鸡汤,笑的一脸猥琐。

    下一秒,脸顿时黑了。

    嘤嘤嘤,坏天天,有好吃的东西不告诉它,还自己躲在御书房吃。

    于是,正在赶来的帝弑天无辜躺枪。

    因为某兽在心底画了无数个圈圈诅咒他…

    渍渍渍,真好吃。

    某兽二话不说,直接伸嘴咬了一口。

    肉质鲜嫩,口感比想象中的还要好。

    在忙碌了一天之后,能吃到如此的美味,这生活真是太幸福了。

    不消片刻,一大碗鸡汤,一般已经进了某兽的肚子里。

    鸡骨头扔了一地,部分汤汁还洒到了桌上。

    在王嫣然从内室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么一副场景。

    “该死的,谁让你偷吃了本宫的鸡汤!”

    一道怒斥传来,一字一句,都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

    她好不容易找来的乌骨鸡,还没有拿下王上,竟然便宜了这个小畜生。

    该死的!

    虾米?

    怎么是这个坏女人?

    其实它在一进来的之后,就知道内室有人。以为是帝弑天办公累了在里面休息呢,所以也没有在意。

    没想到,竟然是这个狐狸精。

    我擦,她怎么会在御书房?

    莫非天天太饥渴了,所以就找来了这个女人!

    不知道为毛,一想到可能是这个原因,某兽心里一阵翻腾。

    王嫣然看着被那小畜生糟蹋的鸡汤,心里郁愤难平。

    左右环顾,顺手拿起架子上的花瓶对着某兽砸了过去。

    “该死的小畜生,你去死吧!”

    紧接着只听到“拍”的一声,花瓶应声而碎。

    至于某兽,早就机灵的跳到了地上。

    我擦,这个死女人想干嘛!

    一砸不中,王嫣然又举起一个。

    帝弑天刚刚走到御书房门口,就听到一阵瓷器破碎的声音传来。

    心下一慌,推门而入。

    入目,是满地的瓷器碎片,还有一些被啃过的骨头。

    抬眸,就看见一个袒胸露背的女人举着花瓶,对着那个小东西。

    “该死!”

    大掌一挥,将王嫣然扫在地上。

    某兽一见天天来了,习惯性的往他怀里扑去。

    可是刚刚跃起,一把火顿时在身体中燃烧了。

    好难受!

    感觉全身的力气,一下子被抽空了,径直从半空中下落。

    “小东西!”帝弑天滑步上前,将它接住。

    唔,好难受!

    某兽在帝弑天怀里不停的挣扎着,看起来好像很痛苦。

    紧接着,某兽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亮光,光圈越来越大,越发的刺眼,最后化成了一名少女。

    淡金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

    三千青丝用随意披散,没有任何装饰,只是有一对毛茸茸的耳朵。

    眉如翠羽,齿如含贝,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

    ------题外话------

    尘尘这个脑子,每天一些到一万字就木有灵感了。

    由于昨天木有码够,早上四点起来写了五千更新了,所以今天只能写出五千。

    于是乎,不能6:55更新了,囧。

    最近估计都会在九点多更新,大家包涵下。

    尘尘会努力,争取把时间调整回去。

    【ps:正版群已经公布,就在评论区上方,正版妹纸赶快抱着订阅进来吧。】

    关于群福利,大家懂得╭(╯3╰)╮

    已经进入五月下旬了,还有私藏票票滴,赶紧交出来,不然会过期滴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