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4】吃肉肉喽

    然后,飘然落地。

    将君流风放在地上,一双紫色的琉璃目中写满了不可置信。

    低头,伸手。

    白皙的手臂,纤细的五指,锦绣乾坤俨然挂在了她的腰间。

    她这是变chéng rén了!

    呵!

    这简直比天上下红雨还让她难以相信。

    不过,谁能给她解释一下,这毛茸茸的耳朵,还有这尾巴是怎么回事?

    我擦,要变你也变得完全一些。

    这个样子让本姑娘怎么出去见人,这要是走出去了,还不得让人当成妖怪拉去烧死。

    灵儿无力扶额道。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她会从一只小兽变成一个美美的姑娘。

    不过,危机解除了就好。

    适才被桃花妖压着尾巴,她心里一直想着如果她是人就好了。

    没想到,就在那两个公公进来的一瞬间,她竟然抱着这只妖孽飞了起来。

    对了,桃花妖。

    想起君流风还昏迷着,她猛然回头,然后蹲下身子。

    伸手,在他的鼻息间探了探。

    有呼吸,还没死!

    伸出食指,檀口一咬。

    “嘶”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鲜红的血液溢了出来,很快就凝成了一个血珠子。

    然后,将君流风的嘴巴掰开,血液一滴一滴的滴了进去。

    他体内的毒,和帝弑天的一模一样。

    她身上没有带着什么药材,所以只能用她的血来救急。

    她现在是chéng rén的身子,流点血没大碍。

    不会像上次那般,失血过多昏迷过去。

    就如同上次救帝弑天一般,很快的,那张妖孽容颜恢复了血色。

    长如羽翼的睫毛向上卷翘着,挑花眼虽然闭着,却还是一如既往的魅惑。

    尤其是眉心那一点朱砂,让那种空灵活了起来,仿佛是妖精王子的化身,落入凡尘迷惑众生。

    灵儿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妖孽,紫色的眸子里没有痴迷,有的,只是纯粹的欣赏。

    许久,长长的睫羽婆娑了几下。

    以为他要醒了,灵儿立刻起身,想要离开。

    为毛离开?

    还用问吗,先不说如何解释兽变人了,就她现在这副人不人,兽不兽的模样能见人吗!

    她可不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救回来的人,还没来得及感谢她,就被她这副尊容吓死了!

    可是就在她刚刚准备起身,来不起迈出步子的那一刻,那双修长大手,却猝然抓住她手腕。猝不及防一拽,她便跌进他胸膛。

    他身上有种特殊的味道,不同于帝弑天的龙涎香。很淡,很清新,闻着让人感觉很舒服。

    忽然,听到了属于他的怦怦的心跳,还有低哑温柔的那声:“别走,别离开我…”

    仿佛一个无助的孩子,慌张地抓住她的手,即使她奋力挣扎,他也一样不撒手。

    修长漂亮的手,就那样一直霸着她的手不放,有点霸道,有点无赖,可却那般执着。

    “别不要我…别讨厌我…”

    沙哑的嗓音,温柔的呼唤,带着深切的疼痛,一向邪魅的容颜上,破天荒的出现了无助。

    就像一个被世界的抛弃的稚子,只要松开了他,他就会立刻被死亡吞噬。

    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绝美容颜,她竟然一点儿都没有花痴,而是深切的,目光灼灼的,凝视着这个神志不清的男人。

    他眉眼间的哀伤,那么浓,那么浓…

    像是一团化不开的墨,落在了洁白的宣纸上,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

    虽然和他只见过两面,第一次,是站在对立的位置上;第二次,他想迷惑她。

    她是个瑕疵必报的人,按理来说,应该将他划在朋友之外。

    可是,这个男人却让她讨厌不起来。

    为什么?

    理由她也不知道。

    “快,将藏书阁包围起来!”

    紧接着一阵“踏踏”的脚步声,声音沉重,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一定是帝弑天的铁甲军。

    该死的,莫非帝弑天早就知道桃花妖今天会来。

    那现在怎么办?

    是该叫醒他呢?还是该叫醒他呢!

    好吧,灵儿现在脑子已经进入癫狂模式,完全不知道她自己在说什么…

    “启禀王上,藏书阁已经重重包围,请王上示下。”

    “孤知道了,尔退下。”

    低而浑厚的声音,每个字都有着无法忽视的气势,冷峻霸道,宛如死神无形的宣判。

    这声音不是帝弑天还能是谁!

    这下糟了…

    灵儿暗叹一声,然后伸手拍了拍脑门。

    ——一个头两个大

    就这此时,一道亮光闪过,原本被君流风抓着的灵儿凭空消失。

    去哪了?

    咱往下看,一团雪白趴在君流风胸口,脑袋,依旧保持着向外瞭望的姿势。

    转头的瞬间,再次看见了它熟悉的爪子。

    我去,这是什么破身子,怎么还变来变去的。

    本以为它以后可以抬头挺胸重新做人,谁能想到又变成兽了。

    不过,现在也不是研究它身体构造的时候。

    伸爪,在君流风脸上拍了拍。

    “吱吱吱”喂,桃花妖,快醒醒。

    泥煤的,再不醒你就得永远睡就得永远睡下去了。

    估摸着是上帝听到了某兽的乞求,下一秒,那桃花眼泛出了亮光。

    睁眼的瞬间,眸中没有一丝初醒的懵懂,直接的,充满了警惕。

    不过只是一瞬间,就再次恢复了以往的魅惑。

    勾唇,浅笑。

    xìng gǎn唇线,有种别样的韵味。

    就像一只九尾狐,在那华丽的外表下,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温柔的,杀死你。

    君流风就是这类型的人,放荡不羁对他而言,只是一种wěi zhuāng。

    某兽不得不承认,这样的wěi zhuāng确实很适合他。

    “吱吱吱”既然你醒了,就赶快逃命吧。帝弑天就在门外,银家是木有办法了。

    某兽好心的提醒着。

    对了,桃花妖,别忘了你欠银家一个人情。

    好吧,反正他也听不懂它在说什么,它就百无禁忌了,连外号都敢叫。

    “小乖,本主叫君流风。”

    君流风,君流风!

    某事在心里默念了两遍后感叹道:好名字,挺适合这只妖孽的。

    不过,他告诉它名字这个神马意思!

    当然,这也不是重点啦。重点是为毛还叫它小乖!

    “君流风,孤都来了,尔还不现身!”

    低沉的嗓音,淬着冰渣,隔着一扇门都能感觉到那种蚀骨的寒冷。

    某兽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战,不知道为毛,对于帝弑天,它潜意识里总有一种畏惧!

    忽然,一阵狂风吹来,将朱漆的大门一下子吹开了。

    某兽下意识的抬头望去,只见狂风席卷着帝弑天赤金龙袍,银发飞舞,整个人霸气天成,好似主宰宇宙的王者一般,睥睨众生。

    早在帝弑天进来的一刹那,君流风就托着某兽站了起来。

    红衣似火,在静谧的空气中熊熊燃烧着。

    狭长的丹凤眼,很快的,就捕捉到了那团白色的身影,倏尔一沉,滔天的怒意像决堤的洪水,明明灭灭的愤怒占据了那张绝美的容颜。

    该死的,这小东西怎么在这儿!

    还在那个男人怀里!

    掩在广袖下的大掌骤然收紧,似乎将空气都抓碎了。

    一时间,空气变的稀薄,让人感觉呼吸困难。

    某兽很想跑过去,可是不知怎么的,在这样剑拔弩张的情况下,竟然忘记了行动。

    三个字,字字切齿,近乎是贴着君流风的大动脉扫了过去。帝弑天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冷冽气息,简直可以瞬间将整个藏书阁凝固。

    然而,别人会怕他,可是唯独君流风不会。

    “本主要它!”

    只有四个字,却犹如平地三声惊雷,响彻云霄!

    张狂的口气,不屑的眼神。

    要它?

    怎么要?

    它可不是一只普通的小兽。

    而是天泽的王后!

    是他说要就要的吗。

    也不知道他话中的那股子深入骨髓的轻蔑桀骜到底是对着谁,在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同时,又忍不住打心底里疯狂地佩服。

    确实,敢在帝弑天面前这般张狂,也是一种资本。

    就在所有人怒发冲冠的那一瞬,某兽却趴在原处纹丝不动。

    不是不想动,而是动不了!它的身子好似已经被冻结了一般,连骨头都是冰冷的,强制移位,便会喀蹦喀蹦地碎裂开来。

    这只桃花妖想干嘛,偶滴神。

    他想死也别拉这它垫背啊。

    要它?

    要你妹!

    …

    某兽已经完全不敢想象,此刻帝弑天是什么表情了。

    因为不用想也知道,一定相当可怕。

    不过,它还是艰难的转头,有些畏惧的看向门前的男人。

    狭长的凤眸一凛,额前飘零的发丝几乎都掩不住他瞳孔深处,那冰冻琉璃般的狠戾与杀意。就像欲爆发的火山,那一瞬间,连飘零的毛毛雨,都不禁斜飞几度,试图躲开他危险的区域。

    “你该死!”

    双手紧握着,骨节“咯咯”作响,恨不得立刻将眼前这个男人狠狠杀死,然后碾成粉末。

    他之所以迟迟不动手,完全是因为担心那小东西被误伤。

    君流风这个人的意图,他永远捉摸不透。

    某兽回过神来,想要往帝弑天那边儿去,却被一只大手钳住。

    该死的!

    这只妖孽究竟想干嘛?

    某兽暗恼一声,回头的同时,对上一双鬽眸。

    “小乖,你喜欢他?”他的眸子稍稍一凝,薄唇上的弧度瞬间也变得锋利了一些,嗓音低沉,透出几分压迫力。

    只是那略带颤抖的尾音,出卖了他心底的害怕。

    其实,在这个问题刚出口的时候,他就后悔了。

    他不应该这样问,dá àn明明就知道不是吗?

    呵,他又何必自讨苦吃。

    额,某兽看着他带着悲伤的眼眸,一时间语凝,不知道作何回答。

    就在某兽发愣的一瞬间,君流风朝着它轻轻一笑,眉心的朱砂妖娆而刺目,而后,仿佛自言自语的喃呢了一句。

    “不要,不要回答了。”

    有些真相,不知道更快乐…

    虽然,那只是自欺欺人。

    不过,他不是早就习惯了吗。

    他的生活,他的人生,无时无刻不在诠释着那四个字。

    看着那小东西和君流风的互动,整个藏书阁的温度已经降至冰点,迎面而来的窒息感撕扯着稀薄的空气,众人索性屏住了呼吸,生怕轻微的嘶气声都会惹来帝弑天那足可以将人凌迟的锐利眼神。

    “杨林十三州最近有大批人员调动,而且似乎有意避人耳目,隐秘措施做得极好。不过,恰好闻太师回乡祭祖,发觉了此事。孤正在考虑,要不要派人调查。”

    低沉的嗓音突然在空气里缓缓响起,帝弑天颔首,凤眸中的杀意不减,只是顾忌那小东西,所以强行压了下去。

    杨林十三州,接近天启国。

    天启、天泽素来交好,所以绝不可能是军事调动。

    他又收到线报,君流风的四大护卫曾出现在那里。

    所以,这次的异动,定于君流风有必然联系。

    无声的威胁,不需言明自能理解。

    君流风和帝弑天一样,都是睿智之人。

    所以,孰重孰轻,他们心里清楚。

    帝弑天甘愿放弃杨林十三州,换取那小东西回来。

    这份情,很重。

    闻言,君流风也不紧张,依旧维持着刚刚的姿态未变,脸上一派淡然自若。

    “小乖,你想去他身边是吗?”

    “吱吱吱”是的是的,你赶快放开银家。好歹人家也救了你一命啊,你不能恩将仇报。

    某兽快速的点点头,急切的想要表达它心里的意思。

    嘤嘤嘤,银家再不回去,银家滴银子就木有了…

    当然,这句是某兽在心里自动补充上的!

    “那好。”

    话落,拖着某兽往门外走去。

    铁甲军见状,都一脸急切的看向帝弑天,询问之意不言而喻。

    大手一抬,示意众人让开一条路。

    君流风行动向来谨慎,没有一丝蛛丝马迹可循。

    自苍生门建立以来,他们第一次遇上这么好的,可以抓捕君流风的机会。

    如今,竟然要放弃。

    众人心里很不甘哪。

    可是没有办法,王后在他手里,他们不得不退。

    藏书阁金huáng sè的琉璃瓦铺顶,外院两侧高耸盘龙金桂树,雕镂细腻的汉白玉栏杆台基,还有不尽那雕梁画栋。

    阳光下,一抹绯色迎风伫立。

    白皙的双手,近乎虔诚的捧着一只小兽。邪魅的眸中,写满了温柔。

    “小乖,你要记住本主的名字。”

    一阵风袭来,君流风的发丝轻轻飞舞了起来,将他那张妩媚的脸衬托的更完美无瑕了,仿佛是一朵盛开的曼陀罗花,只一眼就让人沉沦,无法逃脱。

    某兽虽然不知道这只妖孽这样做有什么目的,不过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嗯嗯嗯,好滴。

    只要你能赶快放开银家,其他都是浮云。

    站在门口男人将一人一兽的互动收入眼底,爆满青筋的拳头已经快要被他捏碎了。

    记住他的名字?

    凭什么!

    他以为他是谁。

    不管他是谁,那小东西的眼里,只要有他一个人的身影就足够了。

    至于其他人,妄想!

    不过,那个小东西欢快的点头是什么意思?

    也是被那个男人的迷惑了吗?

    凤眸冷冷一瞥,第一次如此认真的打量那个男人。

    一双惹人厌的桃花眼,一张比女人还漂亮的脸,不管怎么看都那么讨厌。

    忽然,想起了那小东西好色的性子。

    下意识的伸手,摸上了他的脸。

    他的容貌,绝不比那个不男不女的差。

    “怎么,尔不想走?”

    看着那小东西在那个手里,有种嫉妒的感觉在心中瞬间滋生,以极快的速度蔓延至全身,狠狠的咬着牙根,狠狠的怒斥道。

    帝弑天的话成功的让某兽意识到如今的局面,伸爪,拉了拉君流风的衣角,示意他赶紧走吧。

    帝弑天自然没有漏过这一细微的举动,他的双眼刺痛,视网膜上满是猩红的点子,像是随时能淌下热血来。

    没有人知道,他此刻隐忍的多么辛苦。

    不听话的小东西,一会儿再收拾它。

    “小乖,本主还会来找你的。”

    似乎有一抹罕见的温柔,从他细长的桃花眼里悄然渗出。转瞬间,又恢复到妖冶冷冽,配合那抹似有似无的华丽笑靥,悠然俊美。

    之后,君流风伸手,摸了摸某兽的小脑袋,声音柔得能溢出水来,他的眼睛里此刻只有它,存在感很强的帝弑天早就被华丽丽地无视了。

    …

    某兽此刻一动不敢动,没办法,身后的威压太强大了。

    估计它敢再点一下脑袋,帝弑天会冲过来直接把他们两个干掉。

    “你走吧。”薄凉的唇瓣掀动,吐出极其违心的一句话。

    然后,松开了手。

    他愿意放开它,不是因为受了帝弑天的威胁。

    杨林十三州,帝弑天舍得,他君流风亦舍得。

    他只是,遵从了小乖的心愿而已。

    不想让它,讨厌他。

    感觉君流风一放手,某兽“嗖”的一声,径直跃到了帝弑天怀里。

    转身,那只桃花妖已然消失在原地。

    “小乖,今天谢谢你了…”

    空气中传来那魅惑的嗓音,可是人早已走远…

    虾米?

    那妖孽说谢谢什么意思?

    莫非他知道是它救了他!

    不可能啊,只要是正常人都不会这样想。

    谁会认为是一只小兽救了自己,这不是荒谬吗…

    而且那个时候他还昏迷着。

    某兽看着君流风离去的方向,反复的思考着这个问题,有些入神。

    然而,这一切动作落在帝弑天眼里,就变成了它对君流风恋恋不舍!

    帝弑天脸上刚刚因某人离去散下的寒气,又因某兽这一动作,再次笼罩上来,比之前更加森冷了几分。

    骤然扣住它的腰一个翻身将它转了过来,迸裂着点点星火的黑眸注视着面前那双最纯洁的紫眸,帝弑天满心的愤怒和一种说不出的彷徨害怕在其中氤氲着……

    都这个时候了,这小东西还在想那个男人?

    他有什么好?

    一张脸比女人还漂亮,怎么看怎么让人讨厌。

    怎么,这小东西被迷惑了吗?

    不,他不允许。

    他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是联想着那小东西适才的行为举止,一向运筹帷幄的他,心中第一次出现了没有把握。

    原以为在这世间,只有君流风一个人,是他看不透的。

    现在看来,又多了一个。

    而且,要命的是。

    这小东西似乎已经在他的心上了。

    帝弑天猝然的动作将某兽的思绪拉了回来,凝神抬头,就对上这样的目光灼灼。

    别样的深情,在里面肆意的流淌着。

    一双墨如苍穹的眸中,似乎能容纳下天地。

    只是,他却将一切都挤了出来。

    唯独的,只留下那抹白色的身影…

    跟随同行的白天在看到这种情况之后,立刻摆了摆拂尘,示意铁甲军退下。

    君流风已经离开,他们呆在这里充其量就是电灯泡而已,于是很识趣的,消失在了这片空间里。

    一时间,藏书阁外只剩下了一人一兽。

    三月,百花盛开的季节。

    清风拂过,不知名的花瓣漫天飞舞,飘飘然然的,散落在地上。

    金色的赤金龙袍肆意飞舞,金丝银线勾勒的龙腾,张牙舞爪,似欲腾空而上。

    一人一首,相对,沉默不语,久久的凝望。

    知道帝弑天现在心情不好,某兽也很识趣的,没有闹腾。

    只是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帝弑天的下文。

    可是许久,帝弑天都没有说出一句话。

    结果还没一会儿,某兽很不争气的,华丽的睡着了。

    “拍”的一声传来,一抹雪白肚皮朝天,倒在了帝弑天的大掌里。

    好困~

    此刻某兽心里只有这一个意识,然后就睡去了。

    许是耗费了鲜血救人,也许是突然的变身让某兽消耗了太多的体力,不管是那种原因,总之,它睡着了…

    在某兽倒下的一瞬间,帝弑天的整颗心,似乎都提了起来。

    浓浓的恐惧像一个懵懂的魔鬼,肆意的侵袭着他的全身。

    它,这是怎么了?

    莫非是君流风在它身上做了手脚,所以才会放开它吗?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帝弑天额头的青筋直颤,深邃的黑眸迅速的笼罩了一层浓浓的恐惧,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蒙上了一层密不透风的黑布,之后被一双无情的大手近乎凶残的扼住,害怕和无边无际的黑暗笼罩了整个心房。

    直到,某兽鼻孔里随着呼吸的起伏,冒出一个泡泡,他的心才释然了。

    它没事,只是睡着了…

    霍然间,帝弑天感觉心脏恢复了跳动,而且速度快的像是擂鼓一般。

    一向薄凉的唇瓣上扬,勾出一抹明艳的笑。

    那张绝美的脸庞,也只在淡淡的一笑下让整个宇宙都失了颜色,仿佛天地也成了他的陪衬。

    罢了,既然睡着了,这次就放过它吧。

    不过,适才那一刻,也让他看清楚了他的心。

    或许,他对这小东西,真的有了人的感情。

    那种感觉,叫爱。

    不过,他从来没有想过,他帝弑天也会有爱上别人,不对,确切的说是爱上一只兽的一天。

    呵!

    听起来好像挺荒唐的,不过,爱就爱了…

    ——我是尘尘分割线——

    以往某兽在白天睡觉,最多只有三个小时。而今天,却诡异的睡了整个下午,直到天幕落下,黑夜笼罩了苍穹,某兽才晃悠悠的醒过来。

    唔~

    好饿~

    龙榻之上,一团雪白懒懒的动了动,随即睁开惺忪的睡眼,伸出爪子揉揉眼睛,一副慵懒的样子。

    好吧,它真的不想承认,它其实是被饿醒的,囧。

    肥嘟嘟的身子一滚,利落的站了起来,然后抖了抖身上的毛发。

    一抬头,就看见了在处理公文的帝弑天。

    修长的身子,正襟危坐。脊背挺的直直的,一张脸一如既往的冷冰。

    大手握着指头粗的的狼嚎,潇洒利落的挥动。

    眉心时而皱起,时而舒展,一脸的严谨。

    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美丽,不过,在帝弑天这个男人身上,貌似就没有一分一秒的时间,是不美丽的。

    哎,看来先天基因很重要。

    察觉到床上的动静,紧皱的眉心忽然松开,而后一顿,放下了手里的公务。

    转身,一双深邃的凤眸看向那小东西。

    “睡醒了?”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动听。

    恩恩。

    某兽飞快的点了点头,表示它睡醒了。

    “咕噜噜”~

    下一刻,一阵不和谐的声音突然想起来,某兽华丽的尴尬鸟。

    低头,撇撇嘴,心里暗骂它那个不争气的肚子。

    泥煤的,叫毛叫。

    银家知道你饿了,但是能不能低调一点儿啊。

    哎,银家多么低调的一银,不对,是一兽。

    形象都让你给毁了,讨厌!

    “那就去陪母后吃饭吧。”

    “吱吱吱”好好好。陪吃饭这事儿银家爱干。

    某兽乐的屁颠屁颠的,一直不停的点头。

    然后,径直一跃,扑到了帝弑天怀里。

    走,出发,吃饭去了。

    扯了扯帝弑天的衣襟,笑的一脸谄媚。

    看着这小东西撒娇的样子,帝弑天原本因为政务烦躁的心情,瞬间治愈了不少。

    这可比那些御医开的药管用多了…

    ——我是尘尘分割线——

    宁寿宫

    梅姑知道今晚王上和王后要过来,早就准备了一桌子的菜。

    某兽被帝弑天托着刚一进门,诱人欲滴的香味就扑面而来。

    哇塞,好香哦。

    某兽情不自禁的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嘴巴。

    好吧,其实再等下去,某兽就要流口水了。

    梅姑一见他们进来,立刻迎了上去。

    “奴婢见过王上,王后娘娘。”

    “不用多礼,起来吧。”对于梅姑的态度,帝弑天还是有些随意的。

    梅姑像他半个母后,从小看着他长大,所以自然有些亲昵。

    梅姑淡然一笑,随即开口道:“启禀王上,王后娘娘,太后已经等着了,快进来吧。”

    帝弑天微微颔首,大步踱入。

    “儿臣参见母后…”帝弑天刚要行礼,还没来得及弯下身子,就被太后一把拉了过去。

    “好了天儿,灵儿,这里没有外人,别那么讲究了。”随即,她也坐了下来。

    “母后也不知道灵儿爱吃什么,这些菜,都是你爱吃的,快尝尝。”

    看着天儿灵儿,太后笑的一脸和善。

    帝弑天将怀里的小东西放下来,然后在它面前的白玉碗中夹了一些蔬菜。

    看着那绿油油的一盘,某兽满脸黑啊。

    我去,银家不要吃草,银家要吃肉肉,吃肉肉,嘤嘤嘤。

    某兽抬头,一脸哀怨的望着帝弑天。

    脸上写满了“银家要吃肉肉!”

    “小东西,不许挑食。”帝弑天自然明白它的意思。

    不过这小东西出生不久,吃太多油腻容易消化不良。

    况且,看看它那肥嘟嘟的球形身子,吃菜很适合。

    看着帝弑天一脸坚持的样子,某兽脾气也上来了。

    狠狠瞪了帝弑天一眼,然后潇洒帅气的转过了身子,用屁股对着帝弑天。

    剥夺人家吃肉肉的坏银,银家画个圈圈诅咒你…

    “天儿。灵儿喜欢吃什么就让它吃吧。灵儿那么活泼好动,不吃饭会饿坏的。”

    见到这情形,太后笑的一脸无奈,继而说道。

    嘤嘤嘤,都说世上只有妈妈好,这话真没错。

    在听到太后的话之后,某兽感动的泪流满面。

    紫眸提溜一转,一脸狗腿的跑到了太后身边。

    太后伸手,摸了摸灵儿的小脑袋,随即言道:“灵儿不怕,母后给你做主,你想吃什么就吃吧。”

    嗯嗯嗯,谢谢母后,母后真是大大的好人,银家爱死你了。

    某兽双爪举到嘴巴上,送了一个飞吻。

    而后身子一转,眼睛向硕大的桌子上扫去,满眼冒泡泡。

    艾玛,都是肉肉。

    当然,某兽是很懂礼貌的。

    知道它现在是兽,如果用爪子直接抓,咳咳,太不卫生了。

    况且,帝弑天那丫的还有洁癖,它可不想自己找死。

    于是乎,某兽打开它的“书包”,摸索了半天,掏出一个比较小的叉子。

    然后咧嘴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这个叉子是它拿了一串葡萄,跟御膳房的小太监换来的。

    就是为了方便它吃东西,这下能派上用场了。

    某兽暗喜之后,略带挑衅的看了帝弑天一眼。

    小样,不让银家吃肉肉,银家偏要吃给你看。

    转身,对着一旁红烧肉插过去。

    矮油,中了。

    随后,将那块红烧肉放到了太后面前的碗里。

    母后,给你吃。

    某兽抬头,一双紫眸亮晶晶的望着太后,意思很明显。

    这块儿肉肉孝敬母后。

    为毛这样做?

    矮油,当然为了以后吃肉肉的道路能平坦,所以它必须找一个靠山。

    再所以,孝敬母后很必要啦。

    看着躺在碗里的那块肉,梅姑的脸色有些凝重。

    太后自从开始礼佛之后,就很少吃肉了。

    这…

    “还是我们灵儿孝顺,还记得母后呢。”太后温和的说道,然后,拿起手边的玉筷,将那块肉放到了嘴里,细细咀嚼。

    许久后,叹了一句“恩,很好吃。”

    某兽笑了,梅姑笑了,就连帝弑天嘴角都勾出了一抹浅浅的弧度。

    一种温馨,悄然流淌着。

    而那温馨的起源,却是一只不知品种的小兽。

    在某兽的带动下,这一餐进行的很是愉快。

    因为太后喜欢清静,宁寿宫一向是比较冷清的。

    可是今日,爽朗的笑声却屡屡从宫内传来。

    殿内,太后坐在食桌上,掩面大笑。

    为毛呢?

    这自然是某兽的功劳了。

    为了让太后更加喜欢它,某兽在酒足饭饱之后,竟然在跳起了舞。

    而且,还是难度系数最高的——小天鹅。

    大家可以试想一下,一只胖嘟嘟的,连腰都看不出来的小肉球。

    一只爪子撑地,立起,前爪伸平,三百六十度不停旋转的模样…

    呆萌中带着些滑稽,因为身子实在是太胖了,时不时的歪一下,扭一下,逗的太后一整个晚上都在笑。

    就连一向严肃的帝弑天,在某兽那“华丽”的表演下,嘴巴都不停的抽搐。

    好吧,其实他也很想笑…

    “哈哈哈…”太后笑的肚子都疼了,还是止不住。

    梅姑站在一旁,也是咧开了嘴。

    虽然主子贵为太后,万人之上,可是她心里清楚,太后心里有郁结。

    今天,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太后笑的这么开心。

    爽朗的,毫不拘束的,发自内心的笑。

    转眸,看看王上,冰眸中的冷然退去,染上了暖色。

    梅姑不禁为有这个王后感到庆幸,或许,这个王后真的能改变这个冷清的王宫,给这里,给太后,给王上,带来不一样的趣味。

    “吱吱吱”

    某兽一边跳舞,一边还哼哼唧唧的,看样子像是在唱歌。

    没错,某兽确实在唱歌,而且还唱的相当深情。

    歌词是这样的“肉肉啊,你可知道我多爱你,我要把你吃到肚子里,看那肉肉多么美丽,快来到我碗里…”

    …

    深情并茂,加注射了它对肉肉的浓浓爱意。

    就跟吃了炫迈似的,唱的完全停不下来…

    直到最后实在是累得不行了,才趴到了桌子上。

    眼皮子一抬,看到了还有一只没吃完的鸡腿。

    往下捋了捋鼓鼓的肚子,伸抓将那只鸡腿拉了过来,继续吃!

    不过,下一刻就被一只大手抓了起来。

    看着桌上的鸡腿,渐渐的离它远去,某兽那个心痛啊。

    偶滴鸡腿…腿…腿…无限循环中。

    “小东西,难道你还饿?”

    将那小东西抓在手里,帝弑天好看的眉头有些疑惑的纠结在了一块儿。

    这小东西已经吃了少了,还觊觎那只鸡腿,莫非还饿?

    伸手,戳了戳它那鼓起来的肚皮。

    这硬度,这高度,应该撑得不行了吧…

    某兽睥睨的忘了帝弑天一眼,而后很天真,很无辜,略带些鄙视的回答道:拜托,银家吃不死因为银家饿,而是银家的嘴巴太寂寞…

    “……”

    看看天色,皓月高悬,已是深夜了。

    梅姑早就给太后铺设好了床榻,随时准备让太后睡觉。

    王宫外面,红色的宫灯高高悬起,清风吹过,烛火婆娑,那是清风残留的印记。

    “母后,时间不早了,您早些休息吧,明日儿臣再带灵儿过来看望您。”帝弑天起身,盈盈一拜,与太后告别。

    “恩,天儿和灵儿也会去早些休息吧,母后就不留你们了。”话落,随即转身,“梅姑,送王上王后出去吧。”

    “母后不必了,白天在外面候着呢,让梅姑侍候您歇息吧。”

    “也好。”

    这边儿帝弑天母子化别,却没有注意到桌上,某兽抱着一个酒杯,喝的晕晕乎乎。

    那样子看起来,应该已经喝了不少了。

    四只爪子走路,都有些歪歪扭扭的,眼看着就要从桌子上摔下来了。

    帝弑天回眸,一眼就察觉到了那小东西的不对劲,一把将它捞了过来。

    “嗝…”一个饱嗝响起,伴随着浓重的酒味。

    帝弑天满脸黑线,不用猜也知道这小东西趁他不注意,又偷喝酒了。

    而且,还喝醉了!

    大步迈出宁寿宫,往盘龙殿走去。

    气势磅礴的盘龙殿里,鹅huáng sè的纱幔层峦叠嶂,随风飘扬。宛如九天之上的仙女一般,高贵,神秘,而又充满了梦幻。

    “白天,去拿一碗醒酒汤来。”一踏进宫殿,帝弑天立即开口道。

    “是,王上。”

    帝弑天坐在龙榻之上,垂目,略带无奈的看着掌心的小东西。

    最严惺忪,跌跌撞撞。

    早知道这样,就不该让它碰救。

    某兽忽然抬头,醉眼朦胧的凝望着这张近在咫尺的容颜。

    美,这个男人真的好美。

    唔~

    好想亲他…

    ------题外话------

    尘尘昨天不知道怎么了,头疼得厉害,完全没法码字。

    最后硬着头皮写了五千,本来就打算发五千的,可是想到妹纸们的礼物票票,更五千觉得对不起大家。于是,半夜又爬了起来,把预发的五千删了,继续写够了一万。所以,今天更新迟了,大家表揍偶,偶不素故意滴。,>_<,

    偶很勤奋滴,表怀疑。

    想看万更滴妹纸,票票花花钻钻什么滴砸过来吧,尘曰:万更神马的,是可以砸出来的╭(╯3╰)╮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