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风姿卓华赛桃夭

    天色,在铅云的浸染下吐露着一股沉重的压抑。

    这边战火如荼的同时,徐州州衙却格外的安逸。

    缕缕盈香的雾气从寝室内飘出,香气在微风的带动下,与空气的暗淡萦绕了起来。

    循香而去,竟发现寝室内雾气弥漫,整个寝室都被蒙上了一层虚幻的薄纱。

    摇曳的床帐下,一团雪白四脚朝天,一派慵懒瞪在红木床上。

    一旁,独孤影城静静的伫立。

    广袖下蜷缩的双手,无声的诉说着他此刻的担忧。

    迷迷糊糊中,某兽隐约看到了一个绝美的男人。

    不过,为毛感觉这个男人好熟悉呢?

    某兽不断地靠近,再靠近,终于看清楚那个男人的样子。

    银发墨眸,天人之姿。

    艾玛,这不是帝弑天吗!

    某兽刚想像往常一般扑过去,徒然间,看见一把锋利的宝剑径直对着帝弑天心脏而去。

    吓,危险!

    美人,小心哪!

    某兽很想喊出来,提醒他危险,可是帝弑天好像根本听不到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就在目睹剑尖刺入血肉的一刹那,某兽惊吓的睁开了眼睛。

    灵动的眸子没有半分初醒的迷茫,快速的打量过四下。

    徐州州衙。

    这是它得出的结论。

    胖嘟嘟的身子一滚,径直站起身来。♀

    奇怪,帝弑天呢?

    怎么看不见那个男人的身影!

    探寻的眸子很快就锁在了一侧的独孤影城身上。

    “吱吱吱…”帝弑天呢,那个男人呢,他怎么不在…

    某兽不停地叫着,语气中,带着连它都不曾察觉的着急。

    “王后你醒了…”独孤影城闻声,立刻回眸观望着说道。

    或许,他也被帝弑天的行为感染,潜意识里,将某兽当成了人对待。

    所以,才会脱口而出这么一句。

    不过,他一时间可看不懂某兽的意思。

    见某兽“吱吱吱”的不停叫唤,温润的眉心凑在了一块儿。

    心下狐疑道:王后这是怎么了?

    “吱吱吱…”醒来泥煤,银家问你帝弑天呢,赶紧回答偶!

    或许因为心里太过于焦急,某兽此刻有些炸毛。

    注意到独孤影城眉心的纠结,某兽似乎有些明了。

    这丫谍不懂它的意思…

    紫眸滴溜一转,胡须一耸,计上心头。

    下一刻,两只后爪着地,学着人的模样站了起来。

    眼神冷冽,右爪一挥,然后很有气势的背过身子。

    简单的几个动作,将帝弑天的神韵模仿的淋漓尽致。

    独孤影城眸光一敛,随即释然。

    “王后是想问,王上去哪了是吗?”独孤影城嘴角稍稍上扬了一下,许是被某兽的动作逗乐了。不过,只是片刻,就恢复了适才的淡然。

    语气平缓,轻柔中带着些许肯定的意味,不急不缓的说道。

    对对对,银家就是这个意思。

    某兽快速转身,点头如捣蒜,样子看上去有些呆萌可爱。

    倏尔,注意到背后的锦绣乾坤,慢半拍的脑子想起了什么。

    糟了!

    他没带失心草!

    “王上他…”

    说到帝弑天,独孤影城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还没等他把话说完,一道白光闪过。

    他回眸的那一刻,红木大床上已然没有了雪白的身影。

    “王后!”独孤影城大喊一声,随即追了出去。

    某兽在冲出屋子的一瞬间,一抹刺眼的光亮一闪,就消失在了原地…

    ——我是尘尘分割线——

    漫天的曼陀罗花,伴随着呼啸的寒风,朝着帝弑天而去。

    看到死亡临近那个男人,君流风眸子忽然闪过流光,唇瓣勾起最极致的笑。

    “帝弑天,你拥有了太多。现在,就让我们两清吧!”

    他的口气很平静,平静地别无情。带着冰冷,带着鄙夷,带着埋在心底十几年的怨恨,一如往昔的妖娆嗜血。

    近了,很近了…

    就在刚要触及帝弑天皮肤的那一瞬间,只听“彭”的一声,原本快速流火的曼陀罗花在空中炸成了一片片的。

    随后,飘扬落地。

    帝弑天淡漠中隐藏着霸道,优雅中彰显着雍容。那高贵如雪莲的身姿,与妖娆如火的相交融。

    刚柔并济,倾世唯美。怀中一团雪白,异常显眼。

    铁甲军傻了,四名měi nǚ暗卫惊了!

    就连君流风也神情一滞,邪魅狄花眼中闪过一抹不可置信。不过,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以往的潇洒形象。

    这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

    泥煤的,好险啊。

    某兽抖了抖蓬松的毛发,心里嘀咕道。

    不过,谁能来给它解释一下。为毛它刚跑出州衙,就出现在了这里?

    貌似,刚才它一出门,就看见了帝弑天有危险,然后就一跃…

    我擦,那么危险它跑过来干嘛!

    找死啊!

    随即,某兽后知后觉的拍了一下它的脑袋。

    伸爪,戳了一下它滴“小蛮腰”。

    泥煤的,痛死鸟。

    看来它这条小命还在!

    不过,以后绝壁不能这样了。

    兽很惜命滴…

    尖尖的鼻子耸了耸,嗅到了熟悉的味道。

    某兽抬头的瞬间,就对上了一双深邃的眸。

    墨如苍穹,仿佛蕴藏着世间最纯粹的黑,浩瀚如广阔的星空,深邃如无际的宇宙。

    浓浓的眷恋,在其中流淌,写着某兽看不懂的情绪。

    “小东西,你怎么跑来了?”

    略带薄茧的拇指,轻柔的摩挲着某兽的脸颊,语气很磁性,很耐听,似乎夹杂着别致的魅惑,令人沉迷其中无可自拔。

    银家还不是担心你吗!

    某兽一脸傲娇的翻了个白眼,讪讪的说道。

    随即转身,灵动的紫眸对上了那双邪魅狄花眼。

    艾玛,这个男人真是……真是漂亮!

    这可是真真儿的漂亮啊,比起那绝世měi nǚ,有过之而无不及。

    优美如樱花的嘴唇,细致如美瓷的肌肤,修长多情靛态。简洁略带华美,又有几分说不出的xìng gǎn。

    玉箫手中扬,嘴角勾勒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如火的袍子随风飞舞,灼灼摇曳。

    “风姿卓华赛桃夭,黛青淡扫柳眉梢。”这两句估计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人了。

    某兽光顾着“欣赏”美人,全然木有发觉,帝弑天阴沉的脸色!

    ------题外话------

    尘尘很不幸滴感冒了,最近祸不单行有木有oo

    友情推荐一个种田文《农医毒女》链接:。//559478

    简介:特警女军医沈素一朝穿越为从活人腹中被剖出来的婴儿,母亲被活活剖腹,胞弟被溺死,自己被当做药引泡入药蛊中……

    她施展异能逃离虎口又入火坑,被弃于农家田野中……

    她修习针灸医术,自力更生低调做人,却整日被家奴当下人使唤,

    谁知这样的日子也不得清净,阴谋一次次接踵而来,

    当娘被杀,自己被卖青楼后,沈素终于觉醒,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毒女强势归来,发家致富奔小康,fù chóu争斗揭阴谋……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