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弑天危险

    此话一出,整个空气似乎瞬间冻结了一般,异常寂静。♀

    就连呼吸,都清晰可闻。

    铁甲军闻言,诧异了片刻,随即回过神来,不由眉头紧皱,眸光阴寒,肃杀的脸上写满了愤怒。

    燃烧的视线,齐齐的射线半空中那顶金边软轿,眼神锋利,似乎恨不得在轿身之上戳出几个洞来。

    该死的君流风,竟然这般狂妄!

    当着他们王上的面,就如此嚣张,真是欺人太甚!

    握着刀柄的手掌,不断收紧,因为太过于愤怒,肌肉有些轻微的颤动。身子微微前倾,随时做好了你死我亡的准备。

    剑拔弩张的气氛愈演愈烈!

    战事,一触即发。

    然而,没有帝弑天的命令,纵然铁甲军再怎么愤怒,也只会静待命令。

    服从,是士兵奠职

    “尔这话说的好生可笑,孤岂是尔等想杀就杀的吗!”

    冷沉的声音落下,帝弑天猝然抬头。

    一头银发随意披散在脑后,有几缕自然的散落在额前,着尖锐的睫毛。

    狭长的丹凤眼,浩如星海,深沉似墨,只是一双眼睛,就夺尽人间万千风华。

    双手背在身后,一身月牙白紫金镶黑长袍尽显雍容华贵,器宇不凡。

    绝对的强势,绝对的霸道,亦是绝对的王者。

    遗世**,世间一人。

    眸光波动,闪过一丝愠怒。

    掌心微转,周身的空气瞬间扭曲了。

    白色的内力,在身后凝结成一个空气球,触不及防,朝着悬在空中的软轿袭去。

    “轰!”的一声,软轿在空中炸成了粉碎。

    白色的气团,犹如层层卷云,不断的向着外围翻转。

    倏尔,漫天再次飘满了曼陀罗花。

    一名身穿绯衣长袍的男子翩然而落,那人高高绾着冠发,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顺在背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

    秀气似女子般的叶眉之下是一双勾魂摄魄狄花眸,眼角微微上挑,朱唇轻抿,似笑非笑。

    肌肤白皙胜雪,似微微散发着银白莹光一般。看似沉稳地那里,却无处不散发着妖冶xìng gǎn的魅惑。

    “主上,您没事吧?”轻灵的女声响起,夹杂着浓浓的关切,宛如就天外的弦乐,动听之至。

    四名女子随后落在君流风身后,跪地说道。

    “本主无碍。”

    xìng gǎn优雅,有种别样的韵味。

    唇角始终上扬着,看不出喜怒,手中把玩着一根成色极好的玉箫。

    风流倜傥,睿智精明,宛如妖孽一样的男人。在那华丽的似笑非笑间,道尽了致命的温柔,可只有熟悉他的人知道,那只是危险的冷漠。♀

    霍然间,玉箫一扬,红袍翻飞,自向帝弑天面门而去。

    帝弑天见状,想也不想,从城楼上一跃而下,红白两色,在空中相撞。

    掌风,内力,相互碰撞,似乎在一瞬间,将空气都撕裂了。

    狂风大作,铅云越发的沉重,好似随时都会自压而下,毁天灭地。

    四名少女见状,刚想加入战斗,却被随后而来碟甲军缠住,短兵相接。

    白皙的手指,灵活自如的运用着玉箫,应付着实力相当的对手。

    “帝弑天,原来你也不过尔尔,本主还以为这天泽君王有多厉害呢。”

    君流风双唇间,兴起玩味,深邃睿智的眸底,有抹厌恶与怨恨,却敛于深处,无人察觉。

    世人只知道,他事事针对帝弑天,却没人知道,他恨他入了骨髓…

    玉箫在击向帝弑天命脉之时,被强有力的掌风荡开。

    随之,帝弑天从被动化为主动进攻。

    “轰轰!”气流碰撞,在空气中似乎擦出了火花。

    战斗之气,只增不减。

    按理来说,双方实力旗鼓相当,胜了,也不过是两败俱伤而已。

    忽然,丹田气息翻涌不止。

    帝弑天的呼吸在一瞬间出现了紊乱,手上的攻击也明显的弱了下来。

    察觉帝弑天的异样,君流风魅惑狄花眼里闪过一抹狡黠。

    由不断进攻,转为防守。

    该死的,这个时候竟然毒发了!

    帝弑天平整的眉心纠结了一瞬,随即放开。

    他知道,这个时候,他不能露出破绽。

    否则,这次真的是危在旦夕了。

    可是,君流风的聪明程度,远远在帝弑天的预估之上。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玉箫轻抛,做出一个假动作。

    就在帝弑天防守的一瞬间,反手击中帝弑天胸膛。

    “噗!”

    “王上!”

    ……

    帝弑天单手撑地,吐出一口鲜血。

    该死的,他大意了!

    帝弑天伸手,抹去嘴角的血渍。随即伸手,示意众人无需担心。

    战斗,最怕失去主心骨。

    他死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丧失军心和斗志。

    所以,即使是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他也要撑着。

    想罢,帝弑天强忍着体内帝痛,站了起来。

    俨如平常,没有丝毫异样。

    “帝弑天,本主早就说过了。”

    君流风收手落地,扬头,露出那双蛊惑人心的眸子,犹如初醒的波丝猫。嘴角庸懒地,噙起一抹冷笑。

    随即,话锋一转,染上了毫不掩饰的杀意。“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狂风大作,绝美的曼陀罗花飘飘洒洒,下一刻,都宛如利剑一般,齐齐朝着帝弑天的方向攻去。

    曼陀罗花现,黄泉来相见。

    这是君流风的必杀技,从没有人能在这招之下逃生。

    “王上!”

    众人一脸焦急的呐喊,想过去搭救,甚至是替死,可是那四名少女实在难缠,根本脱不开身。

    甚至,有两名铁甲军因为分身,身受重伤。

    这四名少女看似弱不禁风,确是暗卫中的佼佼者,都是武林英雄榜上有名的人物。

    能然这样的人甘心效命,可见君流风非一般人。

    看着迎面而来的进攻,帝弑天剑眉微瞥,想要运力抵挡。

    可是体内的毒让他提不起内力!

    该死的!

    想他帝弑天英明一世,今天,竟然要丧生在这个男人的手下了。

    恍惚间,视线里竟然浮现了那抹白色的身影。

    冷若冰凌的嘴角,荡开了一抹笑。

    最后一刻,想到的竟然是它!

    不过,能看见它,就算是幻觉,他也满足了…

    ------题外话------

    尘尘最近很倒霉耶,爪子疼不算,还口腔溃疡了,嘴巴也疼得要死oo

    今天更惨,直接发烧了。

    感冒这是多爱偶啊,嘤嘤嘤,>_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