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王见王

    “王上,据柳城主描述,那来人应当就是苍生门门主君流风无疑。♀”

    独孤影城向来温柔的眉心凑到了一块儿,一脸不快的说着。

    倒不是他习惯喜怒颜于色,只是提及到苍生门这三个字,他心里就隐隐担忧。

    苍生门不同于一般的绿林好汉,它是在两年前在江湖中突然崛起的门派。

    它的势力遍布各个国家,可是却没有人知道,它的总部在哪。

    就连君王,都不曾查到!

    也有有传言说,苍生门主君流风在各个国家的地位,并不亚于天泽君王。

    虽然这只是传言,可是并非空来风。

    这个苍生门不仅势力遍布广泛,而且经济实力也很雄厚。

    去年西北的莫哈国遇上了风沙暴,住房,粮食,都极度短缺,濒临灭国的危险。就是苍生门出手相助,送去了大量的生活用品和食物,让西北小国得以存活。

    这个门派说起来相当诡异。

    说它是名门正派,可是它行为处事,总是针对天泽。甚至有时候为了达到目的,不折手段。

    说它是邪派吧,可是它却经常帮助别国,捐款救灾。

    亦正亦邪,也可谓是不正不邪。

    可是君流风的手段,心计,谋略,如果说这普天之下,还有一个人能与帝弑天相比较的话,君流风就是唯一的一个!

    不过这次的事儿,真的会是苍生门做的吗?

    “影城,你帮孤保护王后,孤要亲自去会会这个苍生门主!”

    帝弑天方袖一挥,低而浑厚的声音在耳边炸开。每个字都有着无法忽视的气势,即使听起来漫不经心,冷清淡漠,可却是缓而有力,冷峻霸道,像死神无形的宣判。

    “王上,微臣还是随你一同去吧,那…”闻言,独孤影城眉心皱的更深了。

    先不说这里是重兵把守的徐州州衙,王后睡在这里相当安全。

    就算没有重兵把守,谁会对一只小兽下手…

    而且,现在最危险的,是君流风!

    想到帝弑天的身体,独孤影城很难做到不担心。

    只是,他的话音还下,就被帝弑天打断了。

    大手一抬,示意他莫要多言。

    “孤的话,就是圣旨!”狭长的丹凤眼微转,冰冷儿极具压迫力的视线射来。无声的威压铺天盖地而来,此刻,唯有臣服…

    帝弑天的脾气,他很了解。

    说一不二!

    一旦是他做出的决定,任谁都无法更改。

    “记住,王后掉了一根毛,孤都不会饶恕你!”

    狭长冷眸一勾,森冷嗜血韵意自然流露。那抹认真,那抹严肃,在眸光转向那团雪白的一瞬间消失无踪,宛如昙花一现,亦好似不曾出现过。

    骨节分明的大手,轻柔的抚过某兽的毛发,冰凉的指间,传来清晰的不舍。♀

    只是离开一会儿,他竟然会出现这样眷恋的情绪。

    看来,不是这个小东西离不开它,而是他离不开它…

    倏尔,魅瞳一缩,一个霸道的执念闪过。

    不管是谁离不开谁,它只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

    “小东西,你好好睡觉,等孤回来…”

    下一刻起身,步伐快如疾风,消失在了屋子里。

    看着离去的帝弑天,独孤影城氤氲的担忧情绪,只增不减。

    不是他不相信帝弑天的本事儿,而是他体内的毒,是他的弱点,致命的弱点!

    可是,王命一出,不得不从。

    愿君王吉人自有天相,能安然回来。

    独孤影城下意识的走出几步后,才停下脚步,转身望去,焦急的眸光落在了那抹安详的雪白身上。

    心中的情绪,是说不出的复杂。

    它在危机时刻,救过弑天一命。而今,又配出了解毒的药方。这些,他都是感激在心的。

    可是,弑天太在乎它了。

    在乎到连他自己,都无法掌控的程度。

    这样发展下去,究竟是好是坏…

    他只淡然一瞥,然后长叹了一声…

    ——我是尘尘分割线——

    寒风呼呼吹过,天色越发的暗沉了。

    头顶铅云朵朵,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样子。

    徐州郊外,盛开的花朵已经被风吹散,只剩光秃秃的茎叶,凄凄飘零。

    徐州城门上,帝弑天伫立在瞭望台上,凝目远望。

    十名随行碟甲军面目森寒,肃然站立。

    单手握着刀柄,蓄势待发。

    忽然,一阵清脆的银铃声传来。

    紧接着,美艳如血的曼陀罗花盈盈而落。

    清风拂过,漫天飞舞,好生浪漫。

    花香阵阵,随之一架金丝软轿,腾空而来,前后各有两名妙龄女子抬轿。

    玉足外露,脚踝处系着银铃,静若处子,动如脱兔。

    着了同款的玫瑰青竹纹紫锦长衣,袖口用绯色的丝线勾出妖艳的玫瑰、娇丽动人。一条嫣紫色的腰带扣在腰间、显出了身段窈窕。

    白纱遮面,虽看不清容貌,可是也不难猜测,是万里挑一的美人儿。

    “死亡花开道,阎罗亦折腰。风流定天下,银铃绯衣妖。”

    这就是君流风的写照,亦是众人对苍生门的认知。

    此情此景,倒是很贴切呢。

    帝弑天大掌微转,背到了身后。

    在没有摸清楚对方来意之前,他不会贸然动手。

    况且君流风这个人,也不是能用常理来判定的。

    可以说,他是唯一一个,让他看不透的人。

    “王上!”铁甲军首领见状,立刻开口道。询问之意,不言而喻。

    要不要抓他?

    帝弑天微微摇头,示意他退下。

    先不说这次的事情,他还不能完全确定是君流风做的。

    即使确定了,铁甲军也不是他的对手。

    软轿静止悬在半空中,犹如腾云驾雾一般安稳。

    “本主这次前来,是为了两件事儿。”

    xìng gǎn的声线,发出绵绵动听的话音。不急不缓,低低的起伏,有洗却铅尘的动听,有潜伏海底的幻觉。犹如他倾世的外貌,那嗓音也一样妖孽一般令人着迷。

    “第一,本主是来救治瘟疫的。”一句话,已然说明了此次瘟疫事件,与他没有干系。

    或许他知道,帝弑天在怀疑他。

    可是,这并不是解释,而是告知。

    解释那种事儿,他不会做,也不屑去做。

    尤其,对象是帝弑天!

    邪魅狄花眼微抬,细长的眸中染着邪性的笑,眉心的一点朱砂,越发的妖艳。随即,话锋一转,戏愚中带着难以察觉的狠戾。

    “第二,顺便杀了你!”

    ------题外话------

    今天素五一,尘尘祝大家节日快乐oo

    五一小剧场:

    灵儿:天天,人家决定从今天开始,绝食,减肥!

    天天:那你抓着鸡腿干嘛?

    灵儿:废话,当然是吃啊!

    天天:……那你还说减肥!

    灵儿:拜托,那只是说出来吓唬吓唬银家这一身脂肪而已!

    天天:……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