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光芒初放(一)

    “来人!”沉默片刻后,帝弑天忽然开口道。♀

    立时,柳民生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走了进去,匐地跪拜。

    “传令下去,将城内外的尸体,在最短时间内焚烧。”森严的目光一啸,帝弑天沉声说道。

    虽然已经倒了火烧眉毛的关头,可是还能做到有条不紊。

    这,就是一个帝王的气魄!

    越是与这个男人相处,就愈发感觉,他深不可测。

    某兽蹲在水盆边,蓬松的尾巴在清澈的水中划来划去,宛如嬉戏。

    早在柳民生进来的那一刻,某兽已经跃到了水盆上。

    墨汁遇水消融,透彻的水源瞬间变得混沌了,还冒着丝丝黑气。

    这水有问题!

    灵动的紫眸一眯,随即将爪子探入水中…

    柳民生听罢,顾不得迟疑,立刻遵命起身。还没有走出殿外,又被帝弑天喝住了。

    “慢着。”大手一抬,凤眸一挑,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告诉孤,最先发病的地方!”

    说到这里,柳民生再次惭愧的低下了头。

    “回王上的话,这次的疫病,同时在各个方向爆发,故而…故而微臣也不知,爆发的源头在哪儿…”

    “同时爆发?这下可不好办了。”独孤影城眉头深皱,无奈的眸光从柳民生身上,移到帝弑天身上,语气中包含焦急。♀

    如今,耽误一刻,损的可是上百上千条性命。

    正在众人愁眉紧锁之际,一阵突兀的声音响彻大殿。

    “吱吱吱…”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某兽紫眸骤然一缩,一脸严肃的叫道。

    随即一跃,跳上了帝弑天的肩膀。

    美人,问题出在水里。

    水源被人下毒了!

    毛茸茸的爪子,指着放在地上的水盆,“吱吱吱”的叫唤着。

    魅瞳中没有了平时的狡黠玩味,直直的紧锁着帝弑天的眸子,那是一种少有的认真、严肃。

    没错,它上一世是特工,shā rén不眨眼。

    可是面对这样悲惨的死亡,它真的想尽一份力量。

    而且,它也不想让这个男人郁郁寡欢…

    “王上,王后这…这是怎么了…”柳民生早就注意到了王上肩头的雪白,此刻,才见到真容。

    天泽祭天选后,天赐神兽。

    如果他猜得没错,真应该就是他们天泽那位特别的王后了。

    察觉到柳民生的窥探,帝弑天阴鸷的眼眸变得冷厉,长长的睫毛犹如利刺一般,向上抬起的瞬间像是能将抓不住的空气戳碎,让人窒息而亡。♀

    “尔退下!”

    “是,王上。”声音冷冽,夹杂着数九腊月的寒风,直袭而来。柳民生再笨,也知晓这是王上生气,立刻低头退出殿外。

    柳民生一离开,帝弑天立刻使了一个眼神。

    独孤影城示意,走到水盆边儿。

    “小东西,你是说,这水有问题!”

    帝弑天沉沉的眸光一直都盯着它那张略带着急的小脸,薄唇一抿,线条更是了几分,吐出来的话,确是那般肯定。

    他知道,这个小东西喜欢胡闹。

    可是,他也知道。这个小东西,自有有它的分寸。

    此刻,它这般着急,定是想要告诉他什么。

    什么呢?

    ——当然是病源!

    闻言,独孤影城光洁的眉头敛在了一起。伸手,从怀里拿出一个布包。

    这次出门,是他陪同弑天出来的,所以随身携带了试毒的银针。

    细长的银针,在阳光下折射着点点光亮,宛若成千上万生命的希冀。

    众人注目之下,银针没入水中…

    可是许久,都不曾变色!

    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如果真的有毒,银针会变黑的。

    可见,他们王后这次是猜错了。

    独孤影城眉心不展,暗自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正在他失望之极,一道白光闪过。

    下一刻,银针就到了某兽的爪下。

    “吱吱吱…”真的有毒,你们看看,这银针是没有变色,可是上面有白色的粉末啊!

    将银针举到帝弑天面前,某兽一脸焦急解释道。

    泥煤的,你们有木有常识啊。银针试毒,只有最次等的dú sù才会使银针变色!既然这次是人为下毒,脑残才会用能让银针变色的毒药呢!

    “这水果然有问题!”

    帝弑天脸色一沉,接过某兽两只爪子抱着的银子,深邃的眸中写满了探究。食指和拇指夹着银针,缓缓的转动。

    微不可见白色粉末,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这就是导致徐州瘟疫,万人死亡的罪魁祸首吗?

    男人的脸已经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阴影所覆盖,阴沉可怕,怒气氤氲,宛如暴风雨前的阴霾,下一刻,就是狂风暴雨。

    指间微转,银针已然变形弯曲的不成样子。

    “小东西,你有办法吗?”

    帝弑天眯起眼眸,眸光沉沉的,有着强烈的无助在里面流动,那是它所不熟悉的。

    不知道为什么,它总觉得那种无助,那抹疼痛,不适合出现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莫名的,它的心,也跟着痛了…

    恩,银家有办法!

    虽然它不懂如何解毒,可是它却知道如何以毒攻毒。

    对于毒术,它认第二,世界上没人敢认第一!

    尾巴在纸上一扫。

    “去打一桶热水来”七个大字跃然纸上。

    独孤影城微楞片刻,立刻出去准备。

    古色添香的屋子,除了书桌,椅子,一盆植物,并没有多余的摆设。

    这徐州州衙,看起来简洁朴素,无形中的诉说着官员的廉洁。

    房内,上好的紫金木桶,雾气缭绕。

    掺杂着淡淡荡香,让人神清气爽。

    “王上,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准备就绪。”独孤影城躬身行礼说道,语气中难掩喜悦之情。

    虽说王后能解这疫毒,有些让人难以置信。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愿意相信这个王后可以做到。

    因为,它是不同的。

    帝弑天狭长的丹凤眼微抬,眸光落在了那团雪白之上。

    骨节分明的大手,再次抚了抚它柔顺的毛发。

    “小东西,告诉孤,你要怎么解毒?”

    蓦然间,片段回放,在选后大殿上,这小东西以血喂毒的画面再次出现在脑海。

    心,不自觉帝了一下。

    它该不会是要…

    ------题外话------

    妞们,表养文了,赶紧看吧,看吧oo

    咱家灵儿要大显神威鸟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