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相对的在乎

    “白天,丞相进来为何不报?”

    帝弑天身形微转,刚好切断了怀里小东西窥探的眼神。♀冷眸微敛,眸底有丝陌生情绪流动,故作冷漠道。

    “是奴才失职,请王上责罚!”

    白天闻声而跪,语气中带着一丝自责,听起来倒是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只是他心里明白,这是王上在自个儿找台阶下。

    曾几何时,王上金口玉言,丞相独孤影城可以自由出入皇宫,不必通报。

    今儿个之所以这样,原因是…。

    “启禀王上,这事儿怨不得白公公,是微臣来的来匆忙了。”温暖的声音,犹如三月天的艳阳,让人听着身心舒畅。

    “好了,出发吧。”帝弑天一挥手,示意白天退下安排。

    白天示意,立刻退出了宫外。

    艾玛!这就要走了!

    某兽抬头,看了一眼帝弑天,心中还是有些隐隐的担忧。

    不过只要有它在他身边,绝对不会让他出问题。

    “吱吱吱…”喂喂喂,你给我个香囊啥的,把这个装进去。

    某兽站起身子,爪子指着怀里的失心草叫唤。

    担心某帝不懂它的意思,两只爪子比划了半天。

    指指怀里的失心草,再指指帝弑天腰间的玉佩,重复着这样的动作。

    “你是要孤,把这颗杂草戴在身上!”帝弑天低头,淡淡的问它。只是语气,确是那般肯定。

    看着这小东西不停的比划,伸手,捏住了它的爪子,轻柔的摩挲着它的梅花肉垫。

    软软嫩嫩的,手感很好。

    某兽闻言大喜,一双小眼珠子笑的眯成了一条缝,不住的点头。

    对滴对滴,人家就是这个意思。

    矮油,原来人家表达的这么明白啊。

    捂脸,羞涩!

    兽聪明了,就是没办法…

    “来人,去把国库里的锦绣乾坤拿来。”帝弑天眉眼不抬,冷冷的说道。深邃的眸光,一直凝视着那片梅。

    “是,王上。”站在殿外的宫娥闻言,微微一愣,退了下去。

    不单单是宫娥,就连独孤影城眸中,都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不为别的,就光是锦绣乾坤四个字,都能让人为之一震。

    没错,锦绣乾坤只是一个香囊。

    ——可是他却是天蚕丝制成,能抵制任何外力破坏。

    而且缎面上,用jí pǐn暖玉做装饰,冬暖夏凉,任何东西放在里面,都不会损坏,尤其是植物,在里面都不会枯萎。

    是冰雪国至宝,不过为了表达对天泽的敬意,所以冰雪国君主特差特使,不远万里送来。♀

    恐怕,任谁也想不到,这样的宝物,竟然用来给他们家王后装“杂草”!

    狭长的眸光从那团雪白上扫过,眼中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

    弑天对这个王后的宠爱,不只是做样子而已,因为他看出了真心。

    这个特别的王后,究竟有什么本事,竟让王上宠溺到如此地步!

    思及此处,独孤影城眼角的深邃更深了…

    ——我是尘尘分割线——

    阳光,闪耀着,和风习习。

    帝弑天安排闻人监国,白天辅佐后,当即离开了皇宫。

    转眼间,帝弑天一行人,已经步上了徐州管道。

    紫金木马车上,金丝珠帘随着马车起伏摇晃。

    帝弑天正襟危坐,一脸严肃的看着徐州急报,眉心蕴着一团化不开的浓墨。

    徐州,疫病流行,群医束手无策。

    街头巷尾,尸横遍野,犹如人间地狱。

    瘟疫犹如嗜血的魔鬼一般,丧心病狂的搜刮着人命。

    对于一个帝王来说,每一个百姓,都是他的子民。

    他虽然是冷清的人,可是此刻的心,依然在淌血。

    大家一定很奇怪,某兽去哪了。

    顺着帝弑天的身子往后看,一个做工精美的香囊,上面勾勒着山河湖海,气势磅礴。

    再往下,就看到了一抹雪白。

    忽然,某兽快速掸起头来,仰天长啸。

    泥…煤…的!

    三个字,饱含了某兽浓浓的不满之情。

    虾米?

    为何不满!

    当然是因为——身后的“香囊书包”。

    事情是这样的,宫娥在取来锦绣乾坤之后,某帝确确实实按照它的意思,把失心草装了进去。

    但是,他随后又命宫娥在香囊上缝了两条背带。

    最后——

    将那个不怎大,但是对于某兽来说,像个书包一般的锦绣乾坤,背到了它身上…

    嘤嘤嘤,这个坏银,明明是让他戴着,最后给把它自己害了。

    圆圆的脑袋朝着背上瞄了一眼,两条宽面泪顿时流淌。

    泥煤的,你见过shòu shòu被书包的吗,它就是了,囧!

    抬头,本来想和那个男人抗议一翻。

    不过,貌似他现在的心情也很不爽耶。

    眼珠子滴溜一转,顺着帝弑天的胳膊爬到了他的肩上。

    一只萌态可掬的小兽,背着一个精致的香囊往上爬。那样子,真是令人惊叹…

    不过还好,里面只放了一根失心草,根本没什么重量。

    话又说回来,要真是有多少重量,某帝也不会让它背的…

    毛茸茸的触感很是清晰,狭长的丹凤眼一撇,就看到了两侧的雪白。在注意到它背上的锦绣乾坤时,眉心一舒,冰冷的嘴角荡开了一抹浅笑。

    其实外人不知道,这个锦绣乾坤,用百草浸泡过,有避瘟疫的作用。

    否则,他也不会这般“欺负”这个小东西。

    它还那么小,看起来刚出生没有多久的样子。那般可怕的瘟疫,他怕它抵挡不住。

    虽然知道,这小东西不同寻常。

    可是越在乎,越害怕失去…

    伸手点了点这小东西的眉心,寡薄的唇瓣轻掀,“怎么,饿了吗?”语气依旧低沉,却带着明显的宠溺与关切。

    伸手,拿了一块桌上的糕点,放在了它的嘴边。

    对于送shàng mén的美食,某兽一向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

    的舌头一舔,开心的吃了起来。

    艾玛,好吃,皇帝的东西就是好吃。

    不一会儿,一块不怎么大的糕点,就被吃了个精光。

    甚至,连手心的点心沫儿,都舔干净了…

    湿儒的触感,温温热热的在掌心划过,不怎么明显的暖意,似乎传到了心底。

    咔嚓!

    好像有什么,在这一刻裂开了。

    ------题外话------

    谢谢fuqinyiyi,花,1票,浅笑离歌,2花,723622,5花,qquser6684929,10花,樱雨。2花,修罗1988,10花,尘尘鞠躬oo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