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它的心不能失掉

    xìng gǎn的唇线一勾,一向冰冷的嘴角荡开了一抹浅笑。修长的手指拨弄着自己手上的小东西,幽深的眸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它点头如捣蒜的脑袋。

    某兽眸光微微一转,飘忽的视线正好对上了他的墨眸。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它才惊觉,他一直都在看着自己,那平静的眸光之下,又好似蕴藏着似笑非笑的神色——

    忽而,心里咯噔一下,脊背传来冷嗖嗖的寒意。

    它快速的将视线移开。

    不知道为毛,突然有种上了贼船滴感觉!

    魅瞳骤然一缩,泥煤的,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骨节分明的大手从它的毛发,转到了额头,轻轻一点。

    手指的温度,似乎在它眉心打上了属于他的印章,暖意直达心底。

    “小东西,别忘了你说的话。”

    低沉的语气,像是带着循循善诱的意味,贴着它尖耸的耳朵响起,那样暧昧。

    一瞬间,某兽似乎感觉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全部的记忆在这一刻倒退,脑海里只留下了这张绝美的剪影。

    不得不承认,某兽再次被这个男人迷惑了,灵动的紫眸中写着满满的痴迷…

    不知何时,帝弑天已然穿戴整齐。

    适宜的暖意袭来,某兽低头一看,身上的毛发已经被那个男人用内力“烤”干了。

    艾玛,原来这就是古代的内力。

    这玩意真好,比吹风机方便多了,实用又环保。

    身子一抖,毛发恢复了以往的柔顺。

    两只后爪一跃,径直跳上了红木桌。

    然后靠着白玉茶壶,抱着一个葡萄吃起来。

    “小东西,孤还没有给你起名字呢。”凤眸一抬,深邃的眸光落在那抹雪白之上,薄唇掀动逸出一个句子,语气淡淡的。

    名字?

    人家有名字好不好。

    闻言,某兽立刻将爪子上戳着的葡萄皮仍在桌上,抓起桌布擦了擦爪子,快速的回过头来“吱吱吱”的说道。

    本姑娘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夏灵儿是也。

    “你是说,你有名字!”

    修长的身子肆意慵懒侧靠在龙榻上,单手倚着眉角。一头银丝,宛如自由散落的锦缎一般,披散在身后,有一缕,散落在胸前。

    刚刚沐浴过头,银光闪闪,凭空勾勒出一道隔绝凡尘的璀璨之光,让人有些难以直视。

    独特的金属嗓音,低沉的响起。淡淡的,并杂一丝其他的情绪。

    深邃的丹凤眼一直凝视着那双紫眸,似乎早已看穿了一切。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陈述着一个早已确定的事实。

    如果不是某兽精明,在这一瞬间,它都几乎以为,这个男人其实是会读心术的。♀

    她一动不敢动,帝弑天这个看似从容内敛的男人,身上的气息却强势霸道,它尽量屏息,只是不想让自己的呼吸和他汇在一起,再也分不清。

    这个男人优秀,而且万中无一,这点儿,它很清楚。

    可是它的心不能失掉,因为它是夏灵儿。

    爱是穿肠毒药,情是过眼云烟。

    师傅在世的时候,最常说的就是这句话。

    况且,它如今的身份是兽。

    纵使她再天真,也不会可笑的认为,这个男人会爱上一只兽。

    “小东西,你在想什么呢?”

    就在某兽走神的一瞬间,帝弑天已经走到了它跟前。

    某兽感觉眼前一晃,下意识的一转头。

    的唇,毫不意外地落在了他微凉的薄唇上。

    陡然间,某兽瞪大了眼睛,全身就像是被点了道一样,一动不能动,所有的神经都麻木了,可是唇上的触感却是如此的鲜明……

    泥煤的,坑兽有木有。

    又碰上了!

    惊慌失措的眼神终于是有了焦距,某兽眸光一闪,正好看到近在咫尺的那双深邃眼眸。

    眸光好似平静的,却又好似暗藏汹涌,就像是一汪深海,它如果再看下去,必定会溺毙其中,不能自拔。

    偶滴神啊,这究竟是怎么了?

    太狗血了有木有。

    为毛每次发生意外,看起来都像是它主动的呢,囧!

    人家一个堂堂一国之君,两次三番被一个…被一个美兽那个啥…

    咳咳咳,貌似有点儿太贬低自个儿了,虽然叫的是美兽。

    后退两步,快速低头,将小脑袋瓜埋进了毛茸茸的爪子里。

    一系列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

    泥煤的,没脸见人了。

    虽然说起来,貌似它也挺吃亏的。可是,这与承受某帝发怒的后果比起来,后者更让它忧伤一点儿。

    许久,没有意料之中的冷气袭来。

    某兽才缓缓掸起头,露出一条小缝瞅了瞅。

    “小东西,孤看你如此聪明,就唤作灵儿吧。”

    帝弑天挑高眉头,微微扬起下巴的样子,xìng gǎn得让人晕眩,他的嗓音淡淡的,一字一句却又好像包含着别样的深意,却让人难以捉摸出来。

    不过,某帝的话,明显的把某兽吓到了。

    刚刚站起来的爪子微微一抖,差点儿从桌上摔下来。

    我擦,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是天神下凡啊。

    灵儿!

    灵儿不就是它的名字吗?

    突然之间感觉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不过,孤还是喜欢唤你小东西…”眉梢微沉,墨色的眸子里氤氲着一抹难以察觉的宠溺,语末的音调,还特意拉长了片刻,听上去别有韵味,格外动听。

    你才是东西,你全家都是东西!

    某兽洁白的额头瞬间落下三根黑线条,心中强烈的抗议着。

    当然,它也只敢在心里抗议一下。

    伸抓,捂住,打了一个困倦的哈欠。

    抬头看看天色,已经是深夜了。

    这个身子本来就嗜睡,如今折腾了一夜,已经精疲力竭。

    双腿一蹬,径直跃上了紫金木龙榻。

    走到距离某帝最远的位置,肚皮朝天躺下。

    “吱吱吱…”给人家盖上被子。

    不知道为什么,帝弑天似乎总能读懂它的意思。

    姿态优雅地倚在龙榻上,两条修长的腿随意地交叠着,他动作娴熟地大手伸过,将某兽从榻尾拉了上来,最后,在它嫩的肚皮上,掩上了被子。

    “睡吧…明日,我们去徐州。”

    ------题外话------

    谢谢樱雨。2花,修罗1988,10花,浅笑离歌,1钻,5花,潇筱菡,22花,许多年,4花,尘尘鞠躬,谢谢oo

    知道大家很支持尘尘,也很捉急更新,不过书院推荐流程就这样,人家也木有办法,只能上架后补偿乃们。

    ps:轻松剧场

    灵儿:天天,人家最近近视了,而且很严重!

    天天:哦?具体表现在哪里?

    灵儿:人家打开钱包都看不见钱了!

    天天:……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