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怎么?连孤也要一起滚吗!

    矮油,天才就是天才,用尾巴写字也能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

    天哪,银家怎么能这么聪明…

    某兽仰头四十五度,前爪做西施捧心状,一脸嫡醉。

    听着某兽这番不知羞耻的自我褒奖,小黑满脸黑线条。

    见过无耻的,可是没见过头上这只无耻到令兽发指地步的…

    伸抓,一拍脑门,心中感叹,第一次感觉,长着耳朵也是一种折磨…

    哦哈哈!

    看着王嫣然白皙的脸上,苍劲有力的写着“贱人”两个字,某兽拍地狂笑。哦,不对,应该是拍猫狂笑。

    我说你小心点成不?老子的发型经不起折腾!

    黑猫隐忍着雷霆之怒,“温柔”的说道。

    它发誓,如果现在这只卑鄙的兽敢下来,它就敢把它撕成肉泥。

    矮油,小黑兄弟,咱淡定点成不?

    看着小黑那跟鸡窝似的发型,某兽翻了个白眼。

    什么品位啊,就这破发型还值得紧张成那样!

    淡定泥煤,老子的发型很珍贵的!

    闻言,小黑怒喝道。

    好了好了,大不了一会儿完事儿,姐亲自给乃设计一个引领潮流新时尚滴的发型,这样成不?

    黑猫在夜色下莹莹泛光的眸子骤然一缩,然后一脸严肃的点头。

    成交!

    得哩!就知道这货好骗。

    某兽一脸猥琐的笑笑,然后伸出不怎么锋利的爪子往某女胸上狠狠一戳。

    “啊!”

    伴随着一声鬼叫,王嫣然从睡梦中惊醒。

    “谁?谁在戏弄本宫!”胸口的痛意虽然已经不明显了,可是还能隐隐感觉到。

    所以她非常确定,适才那不是梦,而是有人拿什么刺了她。

    思及此处,王嫣然面色凝重,双手紧捏着被子,精神高度集中的打量着四下。

    清冷的风从甬道口幽幽吹来,宽大的琴芳宫中,静默无声。一切还是原样,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隐隐约约的传来。

    泥煤的,一个胸大无脑的女人,还想找到它?

    做梦!

    某兽此刻,已然跳到了床下,等待着好戏上演。倏尔,紫眸一眯,情绪突然变得低落了。

    这个女人的脸蛋确实挺漂亮的,不知道那个男人见了,会不会迷上…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这个女人一脸娇媚的依偎在帝弑天怀里,它就感觉灰常不爽!

    感受到背上某兽的情绪变化,小黑也不知道它这是怎么了?

    “咣当!”

    忽然间狂风大作,窗户被吹开了。♀冷风顺着传呼挤进来,肆意的蹂躏着层峦叠嶂的纱幔。飘逸摇摆,好似地狱深处飘出来的鬼魅一般,在这样寂静的夜色中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窗户纸似乎被吹破了,随风婆娑着,发着阴森的响动。

    阴冷,诡异,在整个琴芳宫蔓延…

    “来人呐,有人吗?”王嫣然着实的害怕了,全身肌肉着,起身下地。

    徒然间,脚上传来一种毛茸茸的触感。

    本能的想要大叫,可是用手捂住了发白的嘴唇,动作近乎机械的低头望去…

    一双泛光的眸子赫然映入眼帘!

    “啊!”

    厉声大叫,本能的想要后退,可是被台阶绊了一下,跌坐在地。

    “啊,有鬼啊,来人啊,快来人啊!”

    满目震惊,一贯温和的嗓音此刻竟失控起来,脸色惨白,像是刚从坟墓中刨出来的尸体一样。慌忙中,已然忘记了如何站起来,一边大叫一边手忙脚乱的往后退。

    不知道带到了什么,发出清脆的声响,将她的衣裙也划破了。

    可是她已经顾不得理会,只是一味的往外爬。

    “小主!小主!你这是怎么了?”

    因为动静过大,终是惊动了外面守夜的宫女、太监。

    “掌灯,快,快掌灯!”王嫣然扶风弱柳的身子蜷缩在地上,有些瑟瑟发抖。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吓得…

    “是,小主,奴婢马上掌灯。”

    泛黄的烛火恢复了跳动,一瞬间整个琴芳宫都被照亮了。

    “小主,你怎么坐在地上了,奴婢扶你起来。”

    阴霾被光亮点点驱逐,那种畏惧渐渐消失,王嫣然抬头的瞬间,又一声大叫响起。

    “啊!”欲搀扶她的宫娥一脸惊恐的倒地。

    “该死的,你鬼叫什么?存心吓唬本宫是吧?”闻声,王嫣然细长的眉毛一挑,语气狠戾的说道。

    “小主恕罪,小主恕罪,奴婢不是故意的,是你…你…你的脸…”宫娥连忙跪在地上,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说着。

    虽然这个小主才进宫一天,可是她的飞扬跋扈,整个琴芳宫的奴才都已经传遍了。所以她实在是,不敢直言。

    “本宫的脸?”疑惑的自语一句,伸手轻轻抚摸。

    细腻滑嫩,犹如刚刚剥壳的鸡蛋,仍旧是极好的触感,没有是问题。

    凤眸一沉,冷光直直的向那名宫娥射去,厉声道:“本宫的脸怎么了?”

    随后,扫过满屋子跪着的奴才,狭长的狐狸眼中,充满了挑衅,蔑视。

    “你们倒是说啊?”

    “回小主的话,您还是自个儿照照镜子吧!”一名太监小声的回了一句,遂快速的低下头,眼底隐隐忍着一抹笑意。

    王嫣然冷哼一声,径直走到铜镜前面,低头一看。

    “啊!”

    一声鬼叫,再次传遍琴芳宫。

    “出去,都滚出去,给本宫打水来!”王嫣然单手掩面,另一只手不停的扔东西,以此来发泄她心中的愤怒。

    该死的,究竟是谁?是谁这样戏弄她!

    一想到“贱人”两个字,王嫣然就恨不得把琴芳宫所有的奴才都斩杀了。

    该死的,竟然让她在这么多rén miàn前出丑!

    那个人最好不要让她查出来,否则,定将她剥皮拆骨,以解她心头之恨!

    “启禀小主,王…”

    王嫣然此刻整个身体都被怒火烧着,根本没心思听。还没等太监说完,就声嘶力竭的吼道:“滚,给本宫滚出去,让你们滚没听到吗!”

    “怎么?连孤也要滚吗!”

    ------题外话------

    谢谢修罗1988,100花,我是暖光闺蜜是深海。104钻,樱雨。2花,浅笑离歌,2花,尘尘鞠躬,谢谢大家oo

    另外恭喜我是暖光闺蜜是深海。妹纸荣升《萌后》第二位解元,恭喜恭喜,同喜同喜,一百多钻石让人家惊到了,人家第一次收到这么多钻石咩,谢谢,尘尘鞠躬oo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