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记住了,你只能痴迷于孤

    “果真?”疑似对话般,略带着一丝再次确定的口气。♀魅瞳一缩,再次言道。

    “吱吱吱…”当然,银家可是用毒的祖宗。

    某兽一脸嘚瑟的叫唤着,说罢,还伸出一只爪子,艰难的拍了拍。

    矮油,木有问题,小意思啦。

    圆圆的小脑袋瓜,点头如捣蒜,样子可爱极了。

    倏尔,感觉脑门一重,一根白皙的柱子落了下来。

    吓!

    干嘛戳银家额头,讨厌。

    看着某帝还来不及伸回的手指,某兽眼神娇嗔的白了他一眼。

    下一秒,脑后传来帝弑天低哑魅惑的嗓音。

    “小东西,这是对你好色的惩罚。”

    适才那痴迷的样子,虽然他不反感,不过好色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不然,不知道撵,就被人勾走了。

    想到这里,感觉天地恍惚都暗了下来,凤眸阴沉,周身隐隐的散发着某种令人不可忽视的气势。

    艾玛,这都被发现了。

    囧,不过人之初,性本色,这是人之常情,为毛惩罚银家。

    讨厌!

    注意到它微微不满的模样,帝弑天被冰凌禁锢的心底,一瞬间消融泛起一圈圈疼惜的涟漪,蹙着浓眉,极尽温柔的哄骗,“记住了,你只能痴迷于孤!”

    眸子一凛,狭长丹凤眼除了睿智精光外,还有浓浓的玩味。♀俊美的脸庞,在此时,有种别样的韵味。那种紧张,谨慎,就像一面明镜,衬的他绝世风华比女人还要俊美上三分。

    要死了,要死了。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好看呢?

    身为全天下最有权力的人,还拥有这般天人之姿,这还叫人活不。

    某兽此刻相当滴哀怨啊,蹲在角落不停的画着圈圈。

    很显然,某兽此刻全然忽视了重点。完全没有注意到,帝弑天那句话的含义…

    “启禀王上,户部侍郎王大人求见。”

    白天阴柔绵延的声音响起,回荡在肃穆的御书房里显得尤为清晰。

    帝弑天眉梢不抬,食指抵在某兽的眉心,动作轻柔的摩挲着,宛若不曾听到一般。

    虽然不知道这小东西是什么品种,不过看它靛型外貌,应该是刚出生不久。

    毛发软绵绵的,触感好极了,仿佛上好的雪锻。

    圆溜溜的脑袋上,一对紫眸如水晶般闪亮,着实的招人喜爱。

    不过,他似乎从不曾想过,有朝一日,他会圈养一只宠物。

    御书房外,王安身着官袍伫立,已然没有了之前大殿上的狼狈。一双狐狸眼不时飘向屋内,微微紧皱的额角,彰显着他的不耐烦。

    他之所以这么着急的折返回来,就是为了报那一爪之仇。

    想他堂堂正二品户部侍郎,竟然被一个畜生欺负了,还当着那么多大臣的面儿。

    真是士可忍孰不可忍,此仇不报,他枉为人。

    知晓王上要纳两名妃子之时,他就立刻想到了一个一举数得的绝妙计划。

    思及此处,狭长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阴险。

    然,最后谁算计了谁,还尚知…

    伴随着缓慢的摩挲频率,某兽有些昏昏欲睡。

    或许是因为刚刚出生不久的关系,所以总是想睡觉。

    唔好困。

    某兽原本蹲着的身子有些微微晃动,视线也渐渐的模糊不清。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金huáng sè的抱枕。

    晃晃悠悠往前爬了两步,四只爪子抱住,然后闭上了眼睛。

    看着四肢腿都抱着他手臂的可爱的小东西,帝弑天眉眼微抬,勾出一抹浅浅的弧度。一种前所的充实感,瞬间遍布每一根神经。修长的身躯,顿在原地,如艳魅壁画,只有蛊惑的眸子黑白相间的转动。似乎,很享受这个小东西的依赖呢…

    “王上…”白天刚要开口,却被一道冷厉的眸光喝住,遂再次垂目。

    浅黑藤植物前,水墨画般的屏风,纯自然与古典化的糅合,丛嫩藤叶的点缀,无形勾勒出一幅艺术家独具匠心的画卷。屏风后,一束斜映的阳光懒懒洒入,就像qíng rén温柔的手掌抚平了藤木的荆棘。

    时光的沙漏一点点流逝,整个御书房一片肃静。在这样静默的氛围下,不知道度过了多久,某兽才渐渐转醒。

    迷迷糊糊的睁眼,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伸个懒腰。

    唔,睡的真舒服

    起身,抖了抖身上柔顺的毛,抬头一瞬间,紫眸已然恢复了一贯的精明,立刻扫过四下。

    黑色格调的御书房一成不变,适才被它弄乱的奏折,已然收拾齐整了。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它身下明黄的衣袖!

    还有熟悉的五爪金龙!

    我擦,原来刚才抱着的不是抱枕,而是某帝的胳膊!

    不过,如果它木有记错的话,因为职业的原因,它睡觉总是习惯浅眠。只要有一点动静,立马儿就会醒过来。

    快速回头,看看天色,尼玛,已经接近晌午了。

    伤不起有木有!囧。

    难不成这个男人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直到它醒来吗…

    此刻,某兽再次愧疚了。

    这个男人肿么可以这样…

    明知道它是兽,还对它这么好。

    这不是逼着它心里痒痒吗?

    某兽转过身子,摇头晃抓,一副饱受“折磨”的状态。

    为毛这样?

    你说呢?

    一个绝世美男在眼前晃,可是看的着吃不着!

    换了你,你能不难受吗…

    “醒了?”沙哑的嗓音传入耳府是那么的虚无缥缈,一瞬间似乎让它的心都为之悸动了一下。高挺的鼻梁,微薄的嘴唇,那张神秘的脸总是处于迷雾之中,总有种独特韵味。

    “还不下来吗?”注视到这小东西眼中的痴迷,帝弑天略带戏愚的开口言道。

    闻言,某兽吐了吐的舌头,身子轻盈的跃了下来。

    “启禀王上,王大人还在殿外等候。”

    “宣!”

    眉眼,邪魅的丹凤眼始终凝视着桌上的雪白,xìng gǎn的薄唇翻动,吐出一个音节。

    “是。”白天受命,飘逸的拂尘一摆,声音悠扬,“宣户部侍郎觐见”

    ------题外话------

    谢谢浅笑离歌,5花,3钻,樱雨,2花,修罗1988,10花,尘尘鞠躬,么么oo

    希望明日两更的妹纸,赶紧收藏,赶紧留言,赶紧把花花钻石砸过来吧oo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