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以唇渡药

    低沉的金属嗓音,夹杂着一丝急迫,在宋亦霖低头的瞬间炸开了。♀

    音调之高亢,让在场本来就提心吊胆但医们,身子猛地一颤,一颗心再度提到了嗓子眼。

    帝王之心,古来难测。侍奉在君王身边,一个不小心,随时都有可能丧命,不然也不会有“伴君如伴虎”这样的老话儿。

    而且,他们很清楚的感觉到,君王今天的心情很不好。

    不知是因为选后,还是因为小兽。

    在帝弑天开口的瞬间,宋亦霖立刻回过身子,一脸恭敬的俯身待命。

    “孤想知道,治疗之法?”帝弑天眸子稍稍一沉,xing感薄唇瞬间也变得锋利了一些,嗓音低沉,透出几分压迫力。

    “回王上,据臣诊断,这小兽是贫血昏迷。刚才微臣服食的液体,是微臣特制的‘再生水’,有益气补血的功效。只要能让小兽服下,定会转醒。”

    “孤是想问你,俯身作何?”邪魅的丹凤眼危险的眯着,目光阴沉的扫过宋亦霖。

    闻言,宋亦霖身子微微怔了怔,许是没有料到君王会问这个问题。思索片刻后,一脸严谨的开口道:“回王上,如今小兽昏迷,不能自行食药,微臣俯身,是想口渡与它…”

    “轰!”帝弑天身侧的红木桌应声而碎,在他的大掌下,化成了粉末。♀眸光阴沉,周身散发着零下几度的冷气,瞬间将大殿的空气凝结了。

    静,死一般的寂静,就连众人浅浅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在场的所有人,都一动不动,如果可以的话,他们甚至想将呼吸都隐去,只求他们暴怒的王上,忽视他们的存在。

    见状,宋亦霖清秀的眉头紧凑在一块,弧度小的都能夹死一只蚊子。

    心下既畏惧,又疑惑,不知道刚才究竟说错了什么。

    传言王上残暴,冷酷,如今看来,所言非虚啊。

    片刻后,在众人屏息以待的紧张气氛中,帝弑天动了。

    宋亦霖听着稳健有力的脚步声朝他的方向而来,心里不禁捏了一把汗。

    心下暗叹:看来,今天是难逃一死了。

    赤金龙靴,渐渐的映入眼帘,垂首以待的宋亦霖有些认命,狠狠的闭了一下眼睛,然后目光空洞的等待死亡降临。

    倏尔,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拿来!”

    没头没尾,只有两个字。语气里少了几分适才的阴寒,也多了些什么。不过究竟多了什么,此刻没人会把心思放在这个问题上。

    这句话,让宋亦霖也呆愣了。

    拿来?王上要什么?他的命吗?

    想罢,宋亦霖径直跪在地上,一脸视死如归的言道:“君要臣死,臣不死不忠,王上,请动手吧!”

    话落,闭着眼睛,将头扬起,一脸要慷慨就义的悲壮样子。♀

    看着跪在地上一脸悲壮的宋亦霖,帝弑天刚毅的剑眉轻挑,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再次的言道:“再生水拿来!”

    “什么!”宋亦霖不知是太过兴奋,还是害怕过了头,两个字吐口而出。话刚出口,就立马儿后悔了。

    立刻匍匐在地。

    “王上恕罪,微臣无意冒犯。”宋亦霖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好不容易保住了这条小命儿,竟然敢那样和王上说话。

    “留下‘再生水’,尔等退下。”

    帝弑天虽然冷酷,可也是一个睿智的明君。他明白大臣们对他的畏大于敬,宋亦霖虽然有冒犯,不过刚才再说那句“君要臣死,臣不死不忠”的时候,眼神很真诚,是一个好官。

    所以,帝弑天不会为这些小事处罚他。

    况且,那小东西还等着用药呢。

    帝弑天的这句话,就如同神赦一般,倏尔让众臣濒临枯竭的心脏,获得了新生。

    空气中那种窒息的压迫感,瞬间被打碎。呼吸,再度变得顺畅,心也跌回了肚里。

    宋亦霖再度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玉瓶,小心翼翼的放置在桌上。然后退到了众臣末尾,整齐划一的跪安。

    “臣等告退!”

    众臣屏退以后,偌大的宫殿,就剩下帝弑天一个人。

    眸光微微偏过,精致的白玉瓶清晰的倒映在墨眸中。

    骨节分明的大手一挥,玉瓶轻易的落到了他的手里。

    转身,渡到床边,眸光深沉的凝视这那团雪白。深邃的眸子里,纠结着复杂的颜色。

    他想不通,为什么会在宋亦霖以唇渡药之时,情不自禁的喊停。

    其实他心中甚是清楚宋亦霖的用意,可是,为什么会阻止呢?

    许是,在潜意识里,他已经将它看成了他的东西。所以,不允许其他人触碰…

    思及此处,墨色的眸光沉了沉,随即,薄唇饮了一口“再生水”。

    既然是他的东西,他就要护着。

    想罢,倾身而下。

    如葱削的五指触碰到夏灵儿软软的身子,小心翼翼的将她掰过来。

    这小东西看起来像是刚出生不久的样子,体型不大,身上的绒毛绵绵软软的,摸上去手感很好。

    唔谁在吵它睡觉。

    其实某兽是个稀有种类,有再生血的本领。在从郊外回宫的时间里,它已经由昏迷,转为了做梦,貌似刚才还梦到一个帅的空前绝后的美男来着…

    刚准备上前扑倒,被人吵醒了。

    睡眼朦胧的眸子,微微的睁开了一条缝儿。

    下一刻,某兽再度花chi了。

    哇塞,原来银家的梦还木有醒,不然美男怎么还在呢。

    不过,介个是神马情况?貌似,这个美男要…

    矮油,羞涩!其实羞涩就是说说而已,下一刻,毫不羞涩的嘟起了嘴。

    美男快来,让银家吃个豆腐。

    帝弑天冰冷的红唇,缓缓地靠近某兽。就在距离半厘米不到的时候,某兽醒了。

    一向冰冷的丹凤眼中,瞬间闪过欣喜,因此,起身的动作迟缓了片刻。

    于是乎,某兽一嘟嘴…

    ------题外话------

    谢谢浅笑离歌,10花,2票,saeneny,66花,1票,修罗1988,10花,樱雨。52花,谢谢各位妞儿的礼物,尘尘鞠躬oo

    于是乎,某兽一嘟嘴…

    看到这里,突然木有鸟,是不是很想揍偶o)

    想看加更吗,想滴话,赶紧收藏吧,赶紧留言吧,赶紧来huì lù偶吧。

    偶嘚瑟滴笑啊嘻嘻……

    某尘鼻青脸肿滴爬走鸟,>_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