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撞枪口

    “嗨,苍天,可找到你了,真是的,打听了半天才知道你来这边了啊。额,我没打扰你们吧,你们先继续。”

    听到这十分不和谐的声音,苍天转过头去就看见左彦君和范良鹏两个人一脸抱歉地摸着自己的脑袋。

    “那个,你们两个误会了,其实我们没什么的。就苍天这样的我怎么会看上他呢。”安思佑看到他俩误会了立刻就解释了起来。

    可苍天就不爽了。

    虽然哥也想和他们解释,你解释了我也无所谓,可你这理由是什么意思啊。

    看不起哥!?

    喂喂喂,说你呢,看看我这不满的眼神行不行。你看啊,你倒是看啊!

    好吧,我放弃了。

    “放心吧,他们两个一直都这样,别管他们说的。”与其让安思佑那么解释下去,还不如就让他们误解吧,反正苍天也不吃亏。

    安思佑倒也相信了,只是为什么那两个人的眼神那么奇怪呢。

    “好了好了,别扯这扯那的了,快说你们找我干嘛呢?”苍天忍不住说道。

    “哎呀,差点忘了正事了。是这样的,明天八球校级赛开始了,放学之后去小型台球俱乐部进行比赛,这是地址。”说着范良鹏就掏出张纸条给了苍天。

    苍天看了下赛场地点,然后抬头问道:“没了?就这事儿?”

    左彦君和范良鹏点了点头,齐声道:“对啊,就这事儿啊,怎么了?”

    “我靠,你们两个脑残啊,明天特么你们早上和我说不就行了吗,或者走的时候带着我一起走不就行了吗!我靠,你们两个还特地照过来,是吃饱了饭没事做吗?”

    苍天无语地看着这两个白痴。

    “额,这不,看你没在,没想到那么多嘛,嘿嘿。”他们两个倒还尴尬起来了。

    你丫丫的你们两个装什么装,不就是听到我来酒吧了想来一起玩吗。找你妹的借口啊,我擦。

    看到他俩这样子苍天就知道他们说什么台球校级赛的全部都是借口,实际上就是为了来酒吧玩,到时候如果被发现了还可以说是为了通知苍天,拿苍天打掩护。

    可苍天岂会那么容易让别人占了他的便宜,立刻开口道:“我们已经准备走了,如果没事的话你们两个先回去吧。”

    这两个早就在酒吧里做好埋伏的人,为了不看上去太假,还特别等了半天,对于两个精心策划过这一切的人来说,搞了半天啥都没有那绝对是受不了的。

    两个人立刻谄媚地说道:“苍天呐,大家都是哥们不是,难得要***比赛,来来来,喝两杯再走啊。”

    切,本性暴露出来了吧。

    就知道你们两个。

    看着苍天那一脸识破了的表情,两个人讪讪地笑了笑。

    “来来来,随便来两瓶洋酒,对了,刚喝的什么再来一箱,fú wù员!”范良鹏大咧咧地喊道。

    顿时万千目光聚焦在他的身上。

    苍天无奈地看了安思佑一眼,表示这货纯粹就是一土包子。

    左彦君也不好意思地退了两步,好像在说明自己不认识他。

    当然,安思佑是无所谓那么多的,在她眼中只有看得顺眼和看不顺眼两种人,范良鹏为人直爽,豪气,她就看得顺眼,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

    可别人就不一样了,来这边喝酒的大部分都是高雅人士,来这喝啤酒的已经属于基本见不到的了,更不用说直接叫洋酒二字的。哪怕懂得再少,什么酒名都喊不出的暴发户都知道来瓶人头马xo,至于直接叫洋酒的,那可真是土包子了。

    所以不止周围那群人惊讶了,连那位酒保大哥都惊讶了。

    安xiǎo jiě怎么和这种人交朋友啊,这什么也不懂啊这。

    “快拿吧。”安思佑丢了句话出来,酒保大哥立刻醒了过来。

    真是的,作为一个普通成员我管那么多干嘛。

    但这种红酒怎么可能一箱一箱的拿上来呢,这酒保大哥无奈地拿了2个托盘,一个托盘放了6瓶蓝带马爹利。

    不过神奇的是他这样拿过来酒居然没有翻,而且还是一只手一个啊。

    只是在场没有任何人惊讶,大部分人都知道这是青帮的产业,里面的人要是连这都会翻,那身手也好不到哪里去了,那也就代表青帮已经过气了。而像苍天这种能力已经非人类的对于这种东西都觉得像小儿科一样了,虽然苍天的力量并不算强。

    范良鹏自然也是一样的,他也没管那么多,从托盘上抄起一瓶就喝了,同样,他的这个动作也没让另外五瓶倒下。这倒让酒保大哥惊讶了一番。

    不过这酒保大哥还是打算恶心恶心他,算是教训一下他给安思佑丢脸这件事了。

    “这位同学,一瓶蓝带xo1200人民币,现在打折,只要1199,12瓶一共14388。”

    这一个1200直接把范良鹏吓傻了,更不用说最后这14388了。

    范良鹏呆望着这位酒保大哥,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些什么。

    “这,剩下的11瓶能退了吗?”

    左彦君忍不住问道,:“可这一瓶我们也没这钱啊,苍天啊,你们还剩下多少,大家凑一凑吧,总不能让范良鹏尴尬在那儿吧。”

    安思佑笑道:“小九啊,别吓他们了,真是的,多大人了,还和高中生搞。放心好了你们,这是我家的产业,随便喝随便吃,不收钱。”

    范良鹏听到这话瞬间就复活了一般,对着酒保大哥伸着舌头晃起了脑袋。

    不得不说,这表情很得瑟很欠揍。可因为安思佑发话了,他也只能继续回到前台了。

    之后苍天这群人就像土包子一样直接把马爹利当啤酒吹瓶了。

    他们喝的正爽呢,这时候却有人出来捣乱了。

    “哪呢,谁敢欺负你们?奶奶的,话说那个靓妞真的很漂亮吗?骗我可是要吃苦头的哦。”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苍天他们忍不住望了过去。

    “那当然,我跟你说啊大哥,这妞绝对正点啊。”

    听到měi nǚ了那个声音就再次传来了:“这欺负你们就是欺负我东门玉麟啊,这次我带来了几个保镖啊,放心,都是军人出身,看哥虐爆他们。”

    汗,原来是东门玉麟和黄毛啊。

    可现在他来,安思佑.....

    这不是撞枪口上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