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就特么在找虐

    喝到后来,安思佑的心情看上去好了不少,就开始和苍天玩筛盅啊,划拳啊,刁蛮小公主的本性暴露无遗。

    虽然看上去有一种女汉子的味道,但是这个时候的安思佑才是最真实的安思佑,也是最无忧无虑的安思佑。

    不过真正的无忧无虑是不可能的,无论苍天说的话能让安思佑心情好多少,但不代表安思佑的梗就没有了。只不过整个人更像往常一样了。

    正因为这样,两个人喝得反而更加豪爽了,不一会儿,这啤酒就全都喝完了。

    苍天看安思佑多少是有点醉,就想去拿酒,但安思佑这丫头为了证明自己酒量好,非要抢着去拿。苍天拗不过她,也就随她去了,好在她酒量还真的是不错,再加上吧台也不是很远,苍天自然也不担心什么。

    安思佑说着那fú wù员就拿了一箱想帮她搬过去,献献殷勤,以此来留下个好印象。

    可安思佑如果想让他帮忙搬的话,也不会和苍天抢着来拿了。

    最后直接一把从fú wù员手中夺了过来,这fú wù员兄弟也只能默默地看着安思佑拿着酒往他们的散台走过去了,同时为自己没能留下个好印象而深表遗憾。

    而在舞池中几个正和xìng gǎn女郎舞动青春的年轻人看到了安思佑这边儿。

    “黄毛哥,你看那儿,那个妞长的不错吧,看上去应该是个雏儿,最近还没见过这样的尤物啊,可别放过了啊。”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顶这个扫把头的年轻人色急地说道。

    黄毛鄙视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把视线放回在安思佑的身上,神色中透着淫光,冷哼了声,说道:“急什么,搞得几百年没碰过女人一样的。jí pǐn是jí pǐn,但像你这样能和jí pǐn扯上关系?”

    说着黄毛拍了拍扫把头的肩膀,继续说道:“对付这种jí pǐn,就要绅士,影响好了,再适当地展现出自己的能力。”黄毛指了指自己的口袋,“那还不就手到擒来了?”

    “黄毛哥指点的是啊,是我太心急了,果然当时跟着黄毛哥就是没错啊,黄毛哥懂得就是多啊。”扫把头适时的拍起了马屁。

    黄毛嘴角上扬了下,显然对扫把头的恭维很受用,说道:“来,看着哥是怎么做的,到时候有哥一口肉,就少不了你们一勺汤。搞定以后,哥玩个一个月就给你们,换成别人估计不玩烂才不会放了这种jí pǐn呢。”

    说完黄毛就想安思佑那边走去,而扫把头他们就跟着黄毛的身后。

    扫把头心里腹诽着,切,谁不知道被你玩了一个月的处都像干了好几年一样,那次是不用粉的。不过算了,这个样子就算一个月后也比普通女的来的漂亮。

    不过一想到到时候还要和其他几个一起分享的时候扫把头又是一阵无奈。

    但他并不知道那一天是永远都不会到来的。

    “哎哟,你这个人怎么走路的啊。也不看看,好了吧,酒都撒了一地了。”安思佑看着面前这个染了一头黄毛的男人,擦着自己的衣服嚷道。

    黄毛赶紧脱下自己的衣服帮安思佑擦拭衣物上的酒水,一脸歉意地说道:“唉,真不好意思,对不起啊,来,我帮你擦一下,还有啊,这箱酒算我的,酒保,再拿两箱过来吧。”说着黄毛又回头对着正在调酒的酒保说道。

    安思佑一把打开了黄毛的手,不是说安思佑不讲道理,而是这个黄毛的手在帮她擦衣服的时候手臂总会时不时地蹭个一两下。

    黄毛一脸惊讶地看着安思佑,好像对安思佑打开他的手感到很不可置信。

    但安思佑却懒得拆穿他,不耐烦地说道:“那酒你自己留着喝吧,我不需要了。我的衣服我自己会擦,你拿着你的外套走吧。”

    黄毛看安思佑好像对他的动作有些反感的时候只好拿出自己的杀招,那就是腰包里的钱啊。

    黄毛霸气地一个转身,对着那还未有所动作的酒保说道:“来两瓶蓝带马爹利,我要和这位xiǎo jiě好好地赔礼道歉。”

    说完黄毛就觉得自己简直帅呆了,完美无缺地转身,把两瓶蓝带马爹利说得像白开水一样不值钱。平时他这么干哪怕对他影响不怎么样的甚至有些讨厌的女生看到他这样也会立刻态度发生了转变。

    可就在他等待着安思佑的回头的时候,却看到一个男生走了过来,对着安思佑皱着眉头说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看你在这逗留了很久啊。”

    安思佑摇了摇头,拿着两瓶冰锐就拖着苍天走了。

    可黄毛却不知道苍天说了什么,还以为苍天也是来搭讪的,反而义正言辞地说道:“喂,前面那个男的,有个先来后到行不行,她是我先盯上的,还请这位兄弟能卖我个面子。”

    听到这苍天大概明白过来了。

    呵,原来是有人看上这丫头了啊。苍天没理他,而是轻声问道安思佑究竟发生了什么,安思佑见黄毛不打算走也就告诉了苍天。

    苍天听完以后笑了笑,只是那个笑容为什么看上去那么不怀好意呢。

    看到苍天不理自己,黄毛就盯着苍天吵,但苍天理都不理他,反而跑到那酒保那里,拿走了两瓶蓝带马爹利。然后对着黄毛笑道:“谢了啊哥们,我还第一次喝这1000多块钱的洋酒呢。多谢招待啊。”

    听到苍天这么说黄毛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立刻怒道:“你这人怎么这样,这女的是我先看上的你懂不懂?而且这酒是我花钱买的你凭什么拿走。”

    虽说这黄毛有点钱,但是却也没有富到2000多块钱随手丢的地步。

    苍天笑了笑说道:“哦?可是你说的先来后到貌似是我先来的吧,我是和她一起来的啊。”

    “放屁,你和她一起来你会让她去拿酒?你泡妞还让女的去做这种事,谁信啊!”黄毛这时候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绅士,而是愤怒地说道。

    苍天对于他的谩骂好像一点都无所谓一样,反而耸了耸肩说道:“信不信你问他,还有,你这酒是送她了啊,我只是帮她拿了下,作为一个男人你送出去的东西难道你想反悔吗?她可是想要的啊,只不过她拿到以后再和我一起喝而已,这东西都是她的了难道她还没权利去分配吗?那也就是说我根本没做错什么啊,不行的话你问她。”

    安思佑听到苍天这话立刻瞪了他一眼,已经对安思佑来说她根本不在乎这么点钱,更何况这酒吧就是她家的,根本用不着付钱。对于苍天的这个恶趣味安思佑深感鄙视,但当下她还是更讨厌那个烦死人的黄毛。于是只好配合地点了点头。

    “你,你们这是在耍人!哼,你们等着,以后找你们算账。今天我走了,这酒的钱要付你们自己付去吧,我就不付你们能怎么样!”

    苍天回头对那个酒保说道:“喂,他说他不肯付钱诶,你们这如果买酒不付钱该怎么对待啊?是不是应该实施一下。”

    苍天这话一说他就明白了苍天是什么意思。

    那酒保虽然也对苍天的这种小市井的性格很无语,但明显他和自个儿老大的关系很不错,所以当下还是按照他说的去做比较好。

    这么想着就向那黄毛走过去,然后邪邪地说道:“啧啧啧,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啊,你这就特么在找虐知道吗?”

    找虐.....

    显然黄毛还没懂是什么意思。

    =======================================

    怎么说呢,今天本来没什么话好说。可当我看到数据上显示的近7天3600点击,你们知道吗,开头一阵我也是3600左右七天,直到前一阵因为些原因变成了1000多一点七天,甚至有个800七天的。当时我很无奈,可我并不想表达什么不好的情绪,因为我的速度的确是慢。可今天我想感谢各位,因为各位的支持我的点击就回到了这个数据,我相信之后的数据会越来越好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