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应家的权势

    在写这章开头的时候我还不在家,本来只是借笔记本想用来看下数据。在看到一条评论的时候我决定先码一点,我很想说我不喜欢删评论,但我看着心情很差,不是说我气量小。我一开始就说一个月10更多,后来我坚持一天一更,还设了数据录,我说过,我是学生,时间不多,如果嫌慢的话我一开始就说过,你看到一半了说嫌慢来骂人我只能呵呵。

    ------------------------------------------------------------

    “你!你!你这是滥用职权,不把班级荣誉放在眼里,不以班级为第一,只想着私人之间的关系,你过分不过分!”司康胤被苍天一句话堵得实在没法说下去,能逼出这些话已经实属不易了。

    但他说的话让大部分人嗤之以鼻,因为如果他够团结的话也就不会在体育课上迟到了。

    对于这个情况司康胤也属于骑虎难下,一开始他刁难苍天只是因为为了把丢脸的事情揭过去,顺便长点人气,没想到到现在变成了自己语塞。

    苍天看了他一眼,气势凌然而发,让司康胤感到心沉冰窖。

    但这也就仅仅一瞬间的事情,转眼间苍天已经笑道:“好啊,为了让你输的心服口服,来场比赛吧,我们八人都参加,你只要能赢一个就让你上,怎样?”

    这瞬间猛于虎,顷刻温如水的苍天让司康胤感到一阵后怕。他摸了下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但为了面子这东西,司康胤还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至于说话他已经说不出来了。所以说,有时候面子这东西别太执着,不然到时候可能会丢更大的人,比如......司康胤。

    应明海不愧是和苍天认识那么多年了,苍天刚说几句他就知道苍天想干什么了,于是早早地已经打了个diàn huà订好了台球位。

    两拨人跟在应明海身后来到了一家台球俱乐部,一拨自然是苍天和司康胤他们,另一拨则是安思佑那几个丫头组团凑热闹来的,不过那群人也乐得来看热闹。

    只见大门口写着鸿鑫台球俱乐部,进去一看倒也不算很大,但里面的设施却相当的高端。这是怎么看出来的呢,你有见过用白银做的架杆吗,你有见过金刚石制的台面吗,不关你见过没,至少苍天是没见过的,虽然他也没玩过台球。

    而最让众人震撼的是里面居然没几个人,甚至于所有台面上都没有一个人。

    司康胤自恃见过的世面不少,但也没见过如此高端且空无一人的台球俱乐部。

    这场面让司康胤忍不住问道:“怎么连个人都没,不会要收很多钱吧。”

    应明海听到这话笑道:“哈?收钱干嘛,我自己家的收什么钱,至于人的话......”

    应明海还未说完,一个前台接待的斯文男走来弯着腰说道:“少爷,前面你打diàn huà过来我便让他们都回去了,其实人倒不多,也就三个区长的儿子和两个年轻的科长。”

    少爷,区长,科长,这......

    司康胤听到这的时候他的世界观已经彻底崩塌了,为什么自己这班级随便一个人都那么牛逼。

    其实何止是他被震惊了,全场的人多多少少都觉得了不可思议,甚至是苍天等人。苍天他们知道应明海家有钱,但并不知道这海哥家居然如此权贵,作为商人世家居然有能力让官二代和官一代不说一句话就让步了。虽然这些人的权力不算非常大,但要知道,士农工商,商人权力再怎么也是比不上当官的。

    就好像福布斯公布的世界首富比亚盖茨,700多亿的美金,换成rmb也就相当于4500亿rmb。就算华夏10亿人口,他分给所有人也就450块钱,这么点钱能让华夏人民听他的安排?开玩笑,但华夏的一号首长却可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商人永远比不上当官的道理。

    虽然这次让步的人权力不大,但却也反衬出应家的势力,这让苍天等人不禁对应明海的背景再多看了一分。但这并影响不了什么,兄弟情和钱是无关的。

    人生在世能有一个半的真心朋友已经算很好了,而能有好几个如此义气的哥们对他们几人来说都是一种xìng yùn,因为有无数人连那一个半的真心朋友都找不到。

    他们之间的亲近连其他人都看出来了,因为樊施宇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没听他们说话,而是毫不见外地就自顾自地就研究起台面和球杆了,也就最后听到那前台说了几句话才略微惊讶下便又继续研究了。

    “偶也,终于调整好了。苍天,什么时候开始开搞啊,我已经等不及了!"

    看见樊施宇这货在那儿激动不已地握着杆子实在让苍天感到无语。

    说话能不要那么猥琐么,节操呢,节操何在啊。

    也罢,这节操掉满地的年代还有啥好说的。

    苍天无奈地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开始吧骚年。司康胤,第一局就你和樊施宇吧,没意见吧。”

    “啊?哦,好,没问题。”如梦初醒的司康胤傻呆呆地点了点头。

    但转念一想司康胤也就安心了,虽然对于体育课他没什么兴趣,但不代表他不喜欢台球,毕竟他自认为自己是个绅士,台球这种绅士运动必须得会。正好前一阵斯诺克三级zhèng shū刚到手,让他自信满满,觉得就算是赢不了苍天赢别人总是没问题吧。

    可这刚上手就让他快疯了。

    第一局,他一个发球太轻,没一个球进。

    樊施宇却是直接猛地打在球中央,打中了全色黄球,黄球一口气撞飞了蓝,粉,红,棕四球,分别进在了两侧球洞和一个斜角球洞。

    司康胤看得是目瞪口呆,这尼玛,这是运气好吧!

    下一球肯定没那么好的运气了,嗯,肯定是这样,我可是拿到了斯诺克三级的zhèng shū呢,打个八球是很轻松的,而且就连我都做不到他绝对不可能做到。

    但现实告诉他他的愿望破灭了。

    樊施宇接连进了两球,但白球的位置却不太好,被五个半色球给挡掉了所有与绿球可接触的路径,直线,擦边,反弹,拉杆都被封锁了。

    樊施宇屏气凝神,把球杆往下一调,顺势击出,白球跳起。

    这,不错嘛,不过就算打的到也绝对进不了,可惜绿球的位置不好啊,等着我一杆清吧,哈哈。

    在空中的旋转让白球的落脚点变了下,从绿球的边上擦过,绿球慢慢地向斜角球洞滚去,快到最后的时候看上去随时都会停。

    不要进去啊,给我停!

    这次上天貌似是站在司康胤这边的,绿球最后还是在球洞边停了下来。

    只不过樊施宇却笑了起来,因为那个球有50%在桌上,另一半已经在球洞上方。

    两秒之后,球在停止的状态下还是掉了进去。

    这,为什么会有那么强的人。难道这个班级都是变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