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哥只是个传说

    这一下让苍天彻底懵了,没错,这就是一开始隐约在冷笑,被苍天断定为被人控制的人。

    一开始被当做诱饵的他才是真正实行计划的人,而那个看似是想偷袭安思佑的人才是诱饵,这一套连环计让苍天手足无措,毕竟苍天也只是个正值青春的少年而已,自然不懂这种奸诈诡计。

    不过安无极也不是常人,反应速度极快。bǐ shǒu刚接近安无极,就被安无极翻手一拍给拍飞了,这也让神经紧绷的苍天松了一口气。

    不过那人却没有放弃,仍然不断地对安无极进攻,苍天刚想前往帮忙,之前遁走的人又从苍天被背后冒了出来,一腿踢在了苍天的后背,由于苍天没太过多的注意,苍天被一脚踢飞了,整个人没入了墙中。

    程郡武看到刚想与之战斗,苍天的声音却从墙中传来:“才那么弱的威力,就算让你偷袭你也弄不死我啊。程郡武别插手,留下保护安思佑,我和他出去单练。”

    那人脸上的青筋跳了一下,显然是苍天的小看让他觉得非常不爽。因此他也没考虑太多便主动跑到了外面,冷笑道:“我已经出来了,你别说你不敢出来。当然,如果你肯承认我比你强得多说不定我还能留你一个全尸。”

    可过了一分钟苍天还没出来,他还以为苍天是怕了。可他还没来得及叫嚣呢,就看见一把刀飞了过去,他赶忙一弯腰,堪堪躲过了这一刀。

    这把刀刚滑过去就看见另一把刀从他的脚下穿过,他只得抬起双腿,整个人在半空成躺卧姿态。而苍天在把第二把七煞鬼刀丢出去的方向是第一把飞过来的反方向,没错,苍天利用绝对的速度赶到了那人的背后进行了二段式进攻。

    一直等到那人被第二刀逼得走投无路之时,苍天再次跑到那人的面前接住了第二把刀。

    苍天把一把刀的刀刃向外,一把向内,刀口皆向外,动用煞气把两把七煞鬼刀粘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回力镖形。

    苍天轻笑道:“就让你看看我近来特训的成果。七煞鬼刀进阶式——破心!”

    苍天把手中的七煞鬼刀当做回力镖飞了出去,破心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但旨在瞬杀,以最简单的方法造成最大的威力。

    一组七煞鬼刀直往心脏逼去,是旨在杀敌而非击败。

    “可恶,住手啊!”

    那人在半空中坠落,根本无法躲避。在一段挣扎之后,整个心脏都被穿破了,同时被回旋力彻底化为了煞气,此时哪怕他可以元婴出窍也必死无疑了。因为煞气是时刻将元婴和**联系在一起的。

    那人直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在解决掉此人之后苍天立刻回到祠堂,只见安无极还与他的对手在缠斗中,不过安无极一直处于上风,一招一招的再压制着对方。

    两人相战正酣,突然一束银光闪现,苍天目光一紧,二话不说就冲了过去用七煞鬼刀打飞了一根银针。

    银针!

    没错,之前连续shā rén的凶手就藏在祠堂之中。

    苍天开启了玄阴鬼眼进行地毯式搜索,果然是不看还好,可这一看苍天就看到了在某黑暗处有至少几千根银针漂浮在空中。

    苍天大骇,转过头来大喊“快逃!”。

    安无极听到后不再留手,全力轰出一拳将面前的敌人的身体给轰穿了。

    安无极刚想逃跑,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上千根银针像枪林弹雨般地向安无极扫射过去。

    安思佑惊讶地看着这一切,立刻就向冲过去把安无极拉过来,可程郡武怎么会让她去送死。

    而安无极本人也缓缓闭上了双眼,一代骄雄难道就这样认命了吗?不曾有过败绩的青帮,曾俾睨天下而长存不倒的青帮,这一天,输得很惨。只有“惨败”二字才可形容。

    这位纵横天下多年的枭雄,仁义当先的英雄,拥有超世之才的骄雄,难道今天就将变成鬼雄了吗?

    但他自己好像也感觉到了死亡的降临,他没有害怕,因为他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而不是明知会死还要苟且偷生般地逃。

    这一幕不禁让所有人想到了李清照的绝句。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生,乃是一方诸侯。死,也当堂堂正正。

    不过上天却没给他这个机会。

    因为就那一刹那,苍天来到了安无极的身前,丢掉了七煞鬼刀,伸出右掌。

    “寂灭!”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苍天会和安无极一起消亡,可现实告诉了他们威胁已经解除。

    所有的银针全部消失,化成了红雾进入到苍天的体内。

    寂灭,以掌扩散煞气,以遍布的煞气来进行破坏。不过苍天的等级还太低,不足以秒杀修真者,但对于一些不是特别强力的法器效果和一切法术还是可以消散其威力化为己用。

    安无极反应过来自己还活着立刻向攻击的源头冲去,而那人也不笨,也知道和安无极硬拼只有输一个结局,等安无极到了的时候,那块阴影处已经空无一人。

    但苍天对于那两个都可以说是诱饵的人感到十分的奇怪。

    为什么他们能那么准确的在这两个位置,而且能把所有人骗了进去。

    “苍小子,我想起来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尸鬼门的控尸术。那两个人应该早就不是活人了,只是一直以尸体的姿态出现在大家的目光中,却没有被人发现任何问题。这两个人应该在一开始就被人杀了作为傀儡混进来的,不过我想他们位置能掐那么准也不奇怪,尸鬼门对于鬼神的操控也是非常精妙的。利用鬼神来改变安无极的想法还让他自己也不知道其实是不难的。”

    原来如此啊,虽然还是有些小不懂。

    等到这一切都结束了,大家都先来到了医院待着。

    苍天是没多大伤的,就和程郡武坐在急诊室门口等着。两人聊得正欢,安思佑突然跑来拉住苍天的手娇滴滴地问道:“苍天啊,你怎么那么牛逼撒?”

    这句话一出来所有人都被震惊了,安思佑啥时候有那么温柔乖巧的一面了?而且还撒娇了?简直不可思议啊!

    程郡武咳了两声找了个借口就非常识时务地离开了。

    苍天装逼地仰着头,深沉地说道:“其实你们都不知道,哥我不是一般人。千万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听到这句话差点没把安思佑笑喷。

    就你这吊样,传说?哪个传说那么猥琐,那么逗比。

    安思佑强忍住笑意,正了正神色,说道:“别搞,严肃点,认真点说,你到底为什么那么牛,是跟谁学的?”

    苍天想了想,觉得说实话吧,反正她也听不懂,她爷爷也是个修真者,说了也没太大关系。

    但他是跟谁学的呢?

    法决是雅雅给他的,筑基是胡伊文帮他筑的,修行是凯德指点他的。

    综合地想了想还是凯德更像个师傅。

    苍天也就开口道:“我师傅是凯德。”

    安思佑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哼,不愿意说就不愿意说了,搪塞什么。中国有姓凯的吗,还凯德呢,我还龙之梦呢!以后有事别找我,对了,上次你还那啥,去死吧!”

    说着狠狠地踩了苍天好几脚才离开。

    此时的苍天可谓是欲哭无泪啊。

    尼玛尼玛尼玛,老子说的都是实话啊,为什么就没人信呢!难道一定要我撒谎才觉得像真话吗?

    诶,这年头啊,当骗子难,当老实人......更难!

    ===============================

    蛋疼了,一开始的描写可能稍微一些问题,如果哪里看着怪怪的和我说一声,留个言,可能我没注意到,一开始的时候作业刚做完,脑子还没彻底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