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一起复习

    大晚上不睡觉来码字,不过也是实在没办法,如果明天起床再码字就来不及了,突发情况,通宵码字。我还算负责了,请大家鲜花给一点是一点,可以的话还是希望能冲击这次的联赛,希望各位能多多帮忙,收藏一下本文,虽说可能性不大,不过尽量试试。

    ————————————————————————————

    既然胡伊文她妈回来了,再待在别人女生家里就不适合了,虽说本来就不适合。

    防止被她妈误会,苍天还是立刻就回家了。不过这货临走前还特地留下了句让胡伊文差点没把嘴气歪的话。

    “even小妞,大爷我终于解脱了,可以不用陪着你个刁蛮xiǎo jiě了耶,gogo! ale ale ale!”

    这句话说的让胡伊文实在是很无奈啊。明明是自己一直被欺负,为什么最后弄得自己是奴隶主搞不公平待遇,苍天这混蛋啊!迟早阉了他。

    对此早就免疫了的苍天哼着小曲就打车回家,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了。

    苍天刚走到家门口就发现自己钥匙从一开始就没带去胡伊文家,也就是说现在身边根本就没有钥匙!!

    无奈的苍天只好再次拿出那只破败的诺基亚n95去拨打苍月的手机号。

    接通以后苍月的脾气可是一点都不小。

    “我擦,谁那么空啊,大晚上不睡觉来骚扰我。跟你说,如果是女生我就算了,明天找我,是měi nǚ就直接说原因吧,男的话呵呵,不想死直接挂机!”

    本以为苍月是个正人君子,诶,没想到兄弟两个都......

    不过苍天是很纠结的,他不敢保证他哥会放过他。但如果不说回不到家大晚上也没地方去啊,胡伊文家肯定是去不了了啊。

    正当他犹豫不决的时候苍月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靠,说人话,不说的话我直接挂了!”

    一听要挂也就容不得苍天继续考虑下去了。

    “哥!哥!是我啊,苍天,我现在在家门口,没钥匙,回不来,你给我开下门。”

    不过苍月倒没生气,反而清醒了不少。

    “哦,我来了,真是的,怎么大晚上回来啊,打扰老子睡觉了不知道啊。”

    苍月打着哈欠就下了床,懒散地走到了家门口把门打开。

    “喂,你小子怎么回来了?分手了?别扭了?肯定是你欺负别人了不是,我就知道,你小子就整一色胚,别人肯定受不了你了是吧。诶,人女生长得还是很不错的,更何况女大十八变,现在也还小,过几年一定更好看。你......算了,懒得说你。”

    看着苍月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苍天表示很无辜。

    额,我怎么可能欺负她,平时都是她在打我诶,而且我哪里色了,不要说得好像你就是正人君子啊,最重要的是她真实相貌已经吊炸天了,再好看也好看不了多少了。

    当然这些话他都是不敢说出来了。第一个说了苍月不会信的,而且会被胡伊文揍,说了第二个苍月会好好“教育教育”他的,至于第三个他是没法解释修真这种东西的。综上所述,苍天最终只好选择不说这些,但总得解释一下的。

    “那啥啊哥,首先我和她就不是男女朋友关系。然后...”

    “你不用解释了,正在发展中,我懂的,明天去把人好好哄一把,漂亮女生不多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苍月打断了苍天的话语,没让他能继续解释下去。

    不过最后一句话怎么那么熟悉呢。

    “不是啊哥,也没在发展中啊,然后就是说她妈要回家不能被误会啊,不然我名声哪放啊。”

    “嗯,这倒是”

    本来苍天还以为苍月开窍了,但事实告诉他这都是他在做梦。“要是被人妈看见得反感,那你们以后就偷偷幽会吧,场所我可以介绍哦,嘿嘿。”

    “懒得和你解释,弄点吃的给我,我一晚上都没吃过东西了。”

    “冰箱里有,自己去找。”

    苍月见苍天没想说下去也就回到房间睡觉了。

    苍天从冰箱里拿出了两块蛋糕就咬了起来。

    这正咬着爽呢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就穿过来。“苍天老爹,我弟弟找你!”苍天淡定地从裤袋中摸出了那部神机,在极具内涵的话语中接听了diàn huà。

    “苍天?”范良鹏的疑惑地声音响起。

    “嗯,没错,有事?”说着又继续和他的两块小蛋糕做抗争。

    “没什么,我就知道你那么早肯定不会睡的。怎么?和胡伊文做活塞运动呢?”范良鹏贱贱地声音让苍天十分地嗤之以鼻。

    “你这人怎么能那么猥琐呢,我发现我人生中最大的悲剧就是交了你这么个兄弟。”苍天说的是满腔悲怆。

    “得得得,我没你会膈应你,算你牛行了吧。这样,明天周六不是休息吗,来我家一起毒奶粉组队刷远古不?”

    嗨,搞了半天原来只是找我去陪他玩游戏啊。

    苍天想了想,反正周六毛事没有也就答应下来了。但挂掉不过十秒钟就有条短信过来。

    发件人:我美丽漂亮的班长大人。猥琐!这货好猥琐!虽然这看不出什么,但综合他的行为习惯就变得十分猥琐了。

    内容:下周中考,这几天陪我去复习一下吧,明天中午12:00在kfc碰面。

    měi nǚ来约,苍天怎会放弃天赐良机。他以极快的手速回了条“已知,定到”,从他收到短信到发出短信只有两秒,真搞不懂他是怎么做到的。

    刚想放下手机又想起什么,便又翻出条手机号发去一条短信。

    内容:老范,明天我和班长去复习,中午12:00kfc见面,你愿意来不来随便你。还有啊,你差点坑了我知道不,下礼拜就中考了,你跟我说明天去打毒奶粉?你坑爹呢!

    过了好久范良鹏都没回信,不过按照苍天的了解,这货明天肯定会到,不为别的,就为能吃顿kfc他也得来。

    一起复习啊,接近方倩拉近关系的好举动,我怎么没想到呢,要不是她来找我,我都不知道这办法,下次一得使用这类把妹神技,咳咳,不是,是旷世绝技。

    ......

    第二天中午苍天准时到场,只不过没见着方倩的身影。

    虽说方倩的影子是一点没看到,但范良鹏可是早早地到了,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我本来没想来,散步散过头饿了正好来吃饭就看见你了“。

    两天闲聊了一会才看见方倩背着重重的书包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前面整理复习书的。咦~~这不是范良鹏吗,你怎么也来了。”

    咳咳,这才看到我,合着刚来就只看见苍天了,好微弱的存在感啊,让我情何以堪。

    “呵呵,散步正好碰见的就来了。”表面上这货还得装的无懈可击。

    “哦,原来如此,那你们继续聊,我先去买下吃的,你们要吃什么说吧。”

    本来没说话的苍天突然开口:“我的小倩倩,你就不用去了,让范良鹏去就行了。范良鹏,两全家桶就够,去吧。”

    这句话说得真是有人伤心有人羞。伤心的自然是范良鹏,毕竟本来只是来看戏的,结果变成打杂的了,而他还不好明说。羞的嘛当然是方倩啊,毕竟那么亲昵的称呼一般人是不会说的。

    范良鹏只好一脸愤恨地离开去前台点单。

    “苍天,我看你平时上课都不怎么听,这次中考你有把握吗?”方倩看到范良鹏离开后才担心地问着苍天。

    苍天其实很想说没把握,不过呢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丢面子呢。

    “虽然我不怎么听,但是我领悟力特别的强,等会你随便给我看些题目和题解我肯定全能记下来。至于中考的话,既然初中是北郊那高中还是北郊好了,那你想考什么?”

    “我?我也考北郊好了。”

    虽然这么说,其实方倩的成绩完全可以考师大一附,格致,复旦附中这样的nb高中,但她因为苍天决定考个普通的市重点。

    “好了,我们先复习吧,等他来了再说。把yīng yǔ书拿出来,先复习这个章节吧,i didn’t......”

    方倩翻到了最简单的单元。

    ==================================

    通宵写的,大家应该多多体谅了,其实我很累了,大家给点力啊,鲜花收藏啊,我先睡一会,过两个小时又得起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