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方正明的麻烦

    多的不说了,抱歉。

    ————————————————————————————苍天跟着方鹭进入了天云居。

    内部的环境很普通,没有一点特殊的地方。

    不过却有种很高雅舒服的感觉从苍天心中生出。

    但苍天却很奇怪这是为什么。

    看着苍天脸上的表情,方鹭就懂了。

    “姐夫诶,你别那么土啦,这些都是内景设计师按照放松环境来设计的,材质虽然看不出奢华,但却都不是普通的材料,有贵的也有便宜的,只是选择舒适合搭的罢了。”

    虽说方鹭已经承认苍天是他姐夫了,不过对苍天的无知还是很无语的。

    “额,好吧,原来是这样。唔......方倩去哪儿了?”

    苍天随口问道。

    真的只是设计和材质问题吗?好奇怪,为什么总觉得有些不平常的因素。

    算了算了,不想了,头疼。

    在苍天在思索的时候方鹭往一个包厢一指。

    意为方倩在那里面。

    回过神的苍天跟着方鹭走了过去。

    方鹭大方地打开门,拉着苍天就进去。

    里面的桌不大不小,差不多6人的桌,不过此刻在座的除了方倩只有一个男子坐在她的身旁。

    当然,这个男人就是方正明,虹口区的区委书记。

    看上去不像某些新闻里的贪官一样发福,反而略微有些削瘦。

    面容上看平易近人,可眼神中又带着一些智者的神韵,但此时还带着一些疲惫在脸上,虽说他本人隐藏的很不错,但对于修真中的苍天而言还是一眼就可以看出来的。

    方鹭和苍天走到座位面前的时候方鹭这小子就对他老爹说话。

    “爸!诺,这就是我姐夫苍天,别看他有点土包子,但他身手很不错,而且不畏强权呢,我觉得我姐姐还是很有眼光的呢!”

    此言一出他就发现没有一个人接话,一种宁静的气氛就这样塑造出来了。

    方倩最先忍不住解释。

    “小鹭!不要瞎说,我...我们才是初三的学生呢,怎么可能谈恋爱啊......”

    虽然方倩第一声小鹭喊得很有气势,但她的脸上已经升起两朵小红晕了,最后的声音也越来越轻。

    “是啊,呵呵......方鹭你可别瞎说哦...呵呵,呵呵。”

    苍天尴尬地接着话笑了笑。

    此时方正明也忍不住轻咳两声。

    “小鹭,不要无理,今天我请苍同学来吃饭只是来表达对他两次救你姐的感谢。”

    方正明目光一转,落到了苍天身上。

    “苍同学,是我没管教好儿子,别太在意了,他就这样的人。先坐下吧,站着多不好。”

    看到方正明一脸和煦,苍天也连连恭维。

    “没没没,方鹭只是年少罢了,等以后长大了一定也是一方人杰。还有,方叔叔你可以叫我小天,我家人和朋友都这么叫我。”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小天啊,这两次我女儿的事多谢了,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只要不伤天害理的我一定义不容辞。”

    “谢谢叔叔......”

    之后就是一阵阵的家常攀谈,相差一代的爷俩谈的倒是津津有味,这小到油盐酱醋茶,大到叙利亚事件等。

    方倩倒是在旁一边吃菜一边听着他们的交谈。

    方鹭在一旁一脸的不爽,一个人轻声嘀咕着些什么。

    “明明就是看女婿的,我又没说错,还批我,哼!老爹装也就算了,你们两个装什么,尤其是姐姐你,三个人一条裤子是吧,弄得像我说错了一样。”

    “小鹭啊,讲什么呢,有事吗,学校里测验成绩不好?”

    方倩看到方鹭在那嘀嘀咕咕还以为他在学校里有什么事情呢。

    “没,没,我吃菜。”

    方鹭听到方倩叫他立刻变成一副谄媚的面孔。

    “哦,有什么事就说,小孩子别郁郁寡欢的,长不高你就完蛋了。”

    其实方鹭也不算很小,虽说小了苍天两岁,但他已经是初二生了,大生日的孩子不解释。

    “不好意思,叔叔,我先去下厕所,你们继续,不用等我。”

    苍天突然起身离开包厢。

    关shàng mén的时候方正明的嘴角已经扬起。

    “倩倩啊,你看上的男生不简单啊。别看他前面和我之间的对话很普通,但他说的都有自己的见解,而且很聪明的把一些不适合的评论给略过了,这样的人不太容易让人抓出毛病来指责。其次说到家庭情况,来之前我已经翻看了他家的家庭成员,平均收入,父亲离开好多年,母亲已经逝世,只有一个哥哥在当老师,这样的家庭可以说是很多人不愿意说的。本以为他会推脱不说或者撒了小谎,但他的表现的确出乎我的意料。他大大方方地说了出来,好像这不仅不丢人,还是他坚强的表现。能把伤口这么轻描淡写地给别人看,这种人不是白痴就是不世出的英杰。最重要的是他明显有些事情是有所隐瞒的,比如是怎么打退那些人的他说的很简略也很合理。但仔细想想就发现里面的问题,明显他还有些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不管是什么这也能体现出他的城府。”

    听到第一句的时候方倩还有些脸红,但后面方正明越说方倩听得越认真,不禁点了点头。

    “是吧是吧,我就说我这姐夫不简单吧,哈哈。”

    这话说的好像他老爹表扬的是他一样。“对了,前面他还教训了那个傻吊集团的小公子呢。”

    “什么?傻...傻吊集团?”

    方正明一脸疑惑。

    “就是那个彭氏沙雕集团,是这样的......”

    方鹭从头到尾,栩栩如生地把整件事给描述了一遍,当然,其中洋洋洒洒的赞美占了好大一段话。

    不过方正明无视了这些废话。

    听完之后方正明笑着点了点头。

    “啧啧,看来他也有不可触碰的逆鳞。此子果敢,对于父母被侮反应激烈,虽然有些冲动,但很不错,这小子越来越让我满意了。不过女儿啊,现在可别答应他,虽说现在我对他很满意,但不代表他以后还是这样。等过几年如果他真的对你好我也就没什么好担忧的了。更何况现在彭氏沙雕集团那边还想找他麻烦,先看他打算怎么解决吧。”

    方倩低着头,面色微红。

    轻轻地嗯了一声,虽然声音轻得快要听不到了。

    “我回来了。咦?方倩你低着头干什么?”

    苍天一回来就看见方倩低着头,很是不解。

    “没,没什么,有些不舒服罢了。”

    “要紧吗,要不我送你去医院?”

    “没...没关系的,休息一会就......就好了。”

    “那好吧,注意点身体。”

    “嗯。”

    “对了,小天,前面我们聊到哪了?”

    方正明适时地转移了话题。

    接着爷俩又开始各种闲聊。

    等聊到方正明最近的生活苍天就有了疑问。

    “叔叔,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是有什么事情吗?”

    听到这个方正明的脸色就有点不太好看了。

    “是啊,过一阵就要换届选举,本来能不能升迁到副市长完全是势在必得啊。不过呢,算了,不讲了,讲了也只是烦心。”

    方正明摇了摇头。

    “没事的,叔叔你说吧,说不定我能帮到你什么忙。”

    方正明看着苍天一脸自信就半信半疑地说出了这件事。

    “好吧,算了,就说给你听吧,反正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话。最近呢,上面说要办一场讲说,而且为了提高学生的积极性,不能使用稿纸,别的区的大多是地理知识或者电路知识,化学知识这方面的专业人员我一个区委书记很难找。最多找到那些老师,但那个课题准备好内容就花费了很久,后天下午就要开始了,可这十万多字谁都不可能全背出来。本来少一些是无所谓的,但区长和我本来就不和,他肯定会带着人现场看,来抓我的lòu dòng,以此打击我这次的换届选举。”

    “10w多字?要背这些东西?”

    “是啊,但如果没这方面的知识就算背出来也没用。”

    苍天眉毛上挑。“哦?那这方面的基础知识内容得有多少字?”

    “我想一下......差不多,差不多得二十多万字吧。怎么了?”

    “没什么,这件事就交给我吧,后天的演讲就交给我吧。不相信当天上午我可以先给你们背一遍。”

    过了凝神期的苍天记忆力非常恐怖的哟。

    这次方正明的麻烦看来可以得到解决了。

    虽说方正明不太相信,但现在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饭后便着手让人把资料给了苍天。

    ——————————————————————咳咳,苦逼了,上传晚了15秒,希望不算断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