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彭氏傻吊?

    额,失约失约,月考复习,见谅了。另外道歉一下,昨天章节发错地方了。

    ——————————————————————————“呵呵,彭亦凡,你想追班长也好,想装逼也好,我都懒得管你。但你千不该万不该说到我的父母!你这种垃圾没资格提到他们!”

    苍天怒不可遏地呵斥彭亦凡,彭亦凡被吓得一愣愣的。

    但他回头一想,我是谁?

    我可是彭亦凡啊,为什么要怕这个穷b。

    “苍天,你凭什么骂我,我可是......”

    彭亦凡话还没说完就看见苍天瞬间来到了他的眼前。

    这一刹那的震撼让他把将要说出的话全部塞进了肚子。同样方倩和方鹭也是非常惊讶,不过方倩稍微好点,毕竟苍天曾经两次把不可能打败的对手击败了,当然,这都是方倩看到的表象。

    咕咚~~咽口水的声音在此刻是那么的清脆,响亮。

    但却无法传入苍天的耳中。

    嘭~~**碰撞的声音四散而去,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注意。

    彭亦凡被一拳轰出了十几米外,捂着肚子不停地抖动。

    苍天正打算走过去,从一辆车内走出一位略微发福的中年男人到苍天面前面露微笑。

    “你是我儿子的同学吧,同学之间有什么矛盾说开就行了,何必要动手动脚呢是不是?”

    那位中年男人眯着眼望着苍天,时不时地瞥瞥躺在一旁的彭亦凡。

    苍天一句话没回,停下来的脚步重新走动起来,想要绕过面前的中年男人。

    在中年男人旁边经过时,中年男人再度开口:“这位同学,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彭诚,我不知道今天的事情是什么原因,具体的我会回去问他的,问清楚事情的来由。而且你的家庭也不算非常好吧?”

    “只要你肯将这件事作罢,原谅我儿子,在你毕业之后让你来我的公司上班,待遇也绝对不差。你看如何?”

    这彭诚胸有成竹地看着苍天,好像经济条件一般的苍天肯定会被他打动一样。

    “还有,还有我的公司叫做彭氏沙雕集团,是上海艺术类集团的龙头霸主。现在只要你愿意我就可以保证你以后的工作,那可谓是衣食无忧啊。怎么,这好用考虑吗?”

    苍天听了笑了笑。

    “这位叔叔,您说是彭氏傻吊集团?”

    “恩,没错,就是彭氏沙雕集团。”

    说到自己的产业彭诚还是非常自信的。

    “是那个sh业内最著名的彭氏傻吊集团?”

    彭诚听到这话可谓是暗乐不已。

    虽说彭氏沙雕公司在sh算不上艺术界龙头企业,但他听到苍天这么描述他的产业还是非常过瘾的。

    同时他心道这小子还知道拍马屁,很不错,以后就给他个机会吧,识时务者为俊杰,呵呵。

    “没错,就是这个彭氏沙雕集团。同学啊,你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吧,以后我们彭氏沙雕集团会为你打开一扇大门的。我也很看好你哦。”

    “呵呵,叔叔,我叫苍天,苍是苍天的苍,天是苍天的天。”

    说到这里苍天停顿了一下,好像在组织语言。

    而在一旁的方倩却是很纠结。

    一方面希望苍天不要惹麻烦,顺着楼梯就下了。

    而另一方又怕苍天妥协了,毕竟方倩会关注这个男生就是因为他的不同凡响,但如果他妥协了那不和很多普通人一样了吗?

    不过苍天的表现却没让我们的大班长失望。

    “那什么,叔叔啊,彭氏傻吊集团虽说不错,不过我想我不太适合这类型的工种,我看还是贵公子毕竟适合。”

    虽然苍天没有答应,但说的话却好像是在恭维,不禁让方倩微微皱眉。

    “那好,人各有志嘛,那今天的事就算了,以后有什么麻烦就来找我,能解决的我肯定能为你解决。”

    苍天扑哧一下。

    “怎么,有哪里说的有问题吗?”

    “没......没什么。”

    “我想您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只是想说,彭氏傻吊集团很专业,生产出的傻吊也是jí pǐn,譬如您的儿子就是jí pǐn中的jí pǐn,所以我想这个集团更适合彭亦凡。”

    听到这里大家才反应过来。

    合着一开始不是苍天口音有问题,而是他存心在戏弄别人。

    方倩嘴角上扬。

    这果然是个有意思的男生。

    方鹭却是以另一种眼光来看苍天了。

    彭氏沙雕集团虽说不是龙头,却也不小,之所以想和我们家拉近关系只不过是因为这次艺术家在虹口区举办,他们想拿到主办权的权力。不然以他们的实力对一个区委书记太过拉拢。这苍天真有意思,竟然敢这么和彭诚说话,啧啧啧,看来他不是傻逼就是牛逼了。不过无论那个,这脾气对我,呵呵,要是他能应付这个姐夫我就要定了!

    方鹭看着小,懂得却不少,至少很有自知之明,但他最后的想法的确是很不成熟的表现。

    大家都明白过来了,彭诚又怎会不懂。

    此时的他只觉得脸像火烧一样。

    被一个小辈如此羞辱,本人还后知后觉,与别人开怀畅谈。

    “你!你!好一个苍天,给你机会你不要!多少人想进我们集团都进不了,本来你打了我儿子我没说,还白送你一个机会,你倒好,不但不领情,还当面羞辱我。告诉你,年轻人,别太冲,要知道有什么人可以惹什么不可以惹!今天的事没完!”

    说罢便让人架着他的儿子随他扬长而去。

    虽然彭诚会放狠话,但他也看到了苍天的身上,今天没任何准备,要是继续留在这就是找死。

    “等等!谁允许你们走了啊。”

    苍天淡淡地说。那一瞬间那张脸又冷了下来,“辱人者,当骂,辱人父母者,当打,辱人还要装逼者,当诛!不过呢我这个脾气很好的,我不会危害到你们的生命的。不过今天总得给你们丢下点教训才行吧。不过呢,考虑到你是长辈,那么你的那份就让你儿子代替了。我的fú wù够到位吧,呵呵。”

    话语间就闪身至彭亦凡身后。

    伸出双手,左右手各擒住搀扶彭亦凡的保镖。

    两侧一拉,把两人和彭亦凡分开。

    “助纣为虐,这就是惩罚。”

    说着就双手用力往下一划,单手脱臼。

    还没当他们感觉到疼苍天已经滑步至另一面抓住两人的另一只手臂,一样的动作,一样的结果。

    这两个保镖还是很倒霉的,毕竟他们只是拿钱做事的,不过谁让苍天在气头上呢,主角做错事了可以原谅。

    而此刻彭亦凡已经恢复了一些,缓步想要远离苍天。

    可他又怎么逃得掉。

    苍天抓住他双手手肘,用力一捏,粉碎性骨折。

    不过苍天没想这么放过他,在彭亦凡不断惨叫的时候半蹲下去仅仅伸出两根食指。

    两根食指按在彭亦凡的膝盖上。

    往前点了点。

    喀嚓~~腿骨错位。而彭亦凡早知苍天点之前就被吓晕过去了,他的老爹也已经昏倒了。

    苍天拿出了自己的诺基亚n95拨打了120,说了下地址就走到方倩面前。

    看到班长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还以为班长认为自己太过暴力了呢。

    他连忙解释:“其实我平时不是一个暴力的人啦,是他们太过分了,千万不要误会我,我这个人是很好的。恩,就是这样。还有......”

    “好了,不要说了,我知道,快进去吧。”

    方倩莞尔一笑,就轻快地走进了天云居。

    而苍天却呆呆地站在门口。

    她是......什么意思?

    “喂,别看了,对你的表现我姐很满意啦,就冲你这脾气我认你这姐夫。好了,别傻站着了,快走啊姐夫。”

    方鹭这就姐夫姐夫这样叫了,让苍天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