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麻烦的小太妹

    今天看了下老羊的小说,你妹第七科又出来了,让我无力吐槽,还两大高手,礼拜三和秦朝嘛,笑死我了。我在想秦朝会不会客串呐,还是说61就是转世礼拜三啊。呵呵,不吐槽了,不过看到第七科还是很激动的。

    ———————————————————————————“苍天,点菜吧。”

    胡伊文假装客气地谦让了一下,不管眼睛始终没离开过菜单。

    “呵呵,那我就不客气了啊,鹏,吃大餐咯。”

    一看苍天那不怀好意的笑容,范良鹏立刻心领神会。

    “是啊,那点个炒青菜,炒香菇,炒蘑菇,青菜炒香菇,青菜炒蘑菇,炒杂菇,青菜炒菇,差不多够了。”

    “全素?那吃个毛啊,不用帮我省钱,点好的。”

    胡伊文听了半天头都晕了。

    “我们觉得挺好的。我们小时候就喜欢吃这些,是不是啊范良鹏。”

    “那是那是,从小就记得你喜欢吃青菜呢。”

    两个人一唱一和好像真的很喜欢吃素的一样。

    “那个,反正也吃了那么多年了,换换口味吧。”

    “不换,我们就喜欢这个。当然,如果你愿意喊我声天哥哥,我就可以考虑考虑,。”

    苍天坏笑几声。

    哼,原来他是打这个主意,想占我便宜,没那么容易。

    “好啊,那就吃这些吧。”

    胡伊文一脸得意,好像“你的阴谋被我看穿了”一样。

    “既然你这么说,那好,fú wù员,来,就刚才那几个菜,别的不要了,恩,你没听错,就那几个。”

    苍天的话着实让fú wù员也吃了一惊,哪有出来吃饭就吃青菜蘑菇的。

    “真上啊?你就吃这个?”

    胡伊文不可置信地看着苍天让fú wù员上菜了。

    “怎么了,我们小时候吃惯了,无所谓啦......”

    这货一脸yin笑:“不过你要是肯喊声苍天哥哥我就考虑考虑。”

    胡伊文眼睛转了转,一下眉开眼笑,“天~哥~哥~~,点些好吃的吧。”

    这句话说的苍天浑身酥酥麻麻的。

    这小妞,明明不是原来的样子,对,她是狐狸精,我得克制住,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嘿嘿,多叫几声。”

    无奈之下胡伊文只好又喊了几声。

    弄得苍天差点忍不住就答应了。

    “真爽,不过呢,我才不答应你呢,哈哈哈,反正我吃什么都无!所!谓!就不知道你这位大xiǎo jiě能受得了吗,哈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要是我答应你了,等晚上回家后你还得趁机报复回来的,还不如先让我过过瘾。”

    苍天和范良鹏捂住肚子泪水乱飚。

    “操!!”

    一声河东狮吼,咳咳,一声河东狐吼,周围的目光都注视过来,不过这位大xiǎo jiě却不以为然。“nnd本xiǎo jiě本来是意思意思,谦让你一下,难得当次淑女,你倒好,就知道惹我!fú wù员!!!菜单上所有招牌菜都上一份!”

    那已经被惊呆了的fú wù员一愣一愣地离开了。

    突然间,一个球形物体向那位苦逼的fú wù员飞去,貌似是一个小纸团。不过这个小纸团貌似......

    貌似把这位fú wù员给砸飞了!你没看错,就是砸飞了!

    “诶呀,力气用大了。”

    胡伊文不好意思地摸摸头。

    旁边的范良鹏咽了咽口水,又以同情的眼神看了下苍天,还微微摇了摇头。

    尼玛,这什么意思啊。老子还没沦落到要你同情吧,更何况她根本玩不过老子啊。

    别笑了,还有你,你不知道自己是修真者啊,不会说话吧,居然砸人,万一砸死了怎么办,就算没砸死人,砸死花花草草也不好诶。

    “对了,你丢的纸团上写了什么?”苍天温文尔雅地微笑着。

    作者:苍天这表里不一的货,我算是看透你了。

    “额,也没什么,就让他把你们一开始点的划掉了。”

    一个都没留,真狠。

    “我还说了,顺便把所有不带荤的全都删了。”

    要不怎么说是狐狸呢,标准只吃肉啊。

    不过范良鹏想得却是另一件事。

    ......

    不一会糖醋鱼就先上来了,不过苍天以0.58秒的速度把以所以的鱼都吃完了。

    “苍天,我掐死你,你居然都吃完了。”

    愤怒的胡伊文冲上去就想掐住苍天。

    “那个,胡伊文,上次那个药是怎么回事。”

    范良鹏还是忍不住问道。

    胡伊文瞟了苍天两眼,好像在征求他是不是愿意说。

    苍天也只是摇了摇头,毕竟他还不希望自己的兄弟会牵扯到自己的事情中。

    但他不知道,从上次开始范良鹏已经卷入了他所处的世界。

    他便抢着胡伊文前面解释,“只不过是她家的祖传药罢了,除了可以治疗跌打损还能强身健体。”

    “这......还是药么。”

    范良鹏无语地看着苍天。

    “意思意思就得了,别太追究。”

    “不是啊,只是觉得身体好了很多,力气也大了不少。”

    “我也一样啦,别纠结了,吃饭吃饭。”

    虽然范良鹏仍然很疑惑,不过却没再开口,因为他知道他的兄弟不会害他。

    这是一种信任,是男人之间的友谊。

    就好像曾经有人对一个女生不舍得打不舍得骂,但因为这个女生侮辱了他好兄弟几句,他直接就骂了她几句加上几耳光。

    所以说,女人的友谊来得快去得快(当然,这只是范良鹏个人意见,不赞同的可以去找他,至于他的联系方式就不方面透露了,小范童鞋看到勿喷)而男人之间的友谊是千锤百炼的,今天可以吵得不可开交你死我活,但只有明天有人敢动他哥们的,第一个出头的就是他。咳咳,扯远了。

    “waiter,来两瓶92年的拉菲......什么,没了,你这店怎么开的,连拉菲都没有,那路易十三黑珍珠有吗?......什么,也没了,我靠,你还想不想开店啊,连酒都没,别给我找借口,我不想听也懒得听。”

    一个骄横无比的女声传来,而旁边的fú wù生却唯唯诺诺地不断解释。

    这个fú wù员貌似还是刚刚那倒霉蛋。

    苍天听到后觉得应该帮这fú wù员一把,不然也过意不去。

    正好此时胡伊文上厕所去了,他便拉着范良鹏气势汹汹地走了过去。

    远看,嚯,这动作,两古惑仔呢。

    “喂,你......”

    本来苍天是想来教训教训(不要想歪)这个女生的,不过当他的眼神从那张精致的脸上飘过时,他果断地丢掉了节操。“xiǎo jiě,不,měi nǚ,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本以为范良鹏会阻止这货犯二的,但没想我们的鹏鹏居然也目光呆滞地看着那个女生。

    诶,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表面上都特么是好好学生,结果全是一票货色。

    “哦?有意思,那你去帮我弄两瓶92年的拉菲就行。怎么样,应该办得到吧。”

    这个漂亮女生看着自己的玻璃酒杯,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听到酒这两色胚才回过神来。

    “喂,这位小...měi nǚ,别人饭店里没有酒你就不要逼迫人家,毕竟人家只是一个fú wù员罢了,你这样刁难只会让fú wù员态度越来越差。”

    苍天顿时一脸正经,义正言辞地打量着......别人měi nǚ的......měi nǚ的......shuangfeng?目测34c。

    不过别人却没在意他那双狼眼,“哦?不是来搭讪的么,怎么,原来是为了帮着fú wù员说话的啊。难道你不知道顾客就是上帝吗,满足了上帝,他们才有收益不是吗?还有,你既然想体现自己正派一点,那你那双眼睛最好挖掉。”

    “额......呵呵。”

    苍天尴尬地笑了笑。

    “那个......”

    “不用解释了,既然有人愿意当这出头鸟,就没你的事了。”随手指了指那个倒霉蛋。

    “不过呢,至于你,除非今天你能赢我,不然你就给我跪下来叫我三声姑奶奶。哼!”

    说着就一脚踹了上来,这一脚快而凌厉,却又不失沉稳,直对下阴,标准一练家子。

    “我草,这语气,这动作,这神态,标准一小太妹啊。”

    苍天急忙躲开,捂住下阴。“打架打得还特别无耻,竟然踹别人的那里。”

    “你说谁是小太妹呢!你才是小太妹,你全家都是小太妹!老娘连男朋友都没交过呢,而且我从来不屑于认识那些混混,你特么敢诬赖我,我和你拼了!”

    当他说到还没谈男朋友的时候,周围传来了各种截然不同的目光。

    有同情,有嘲笑,还有想追的,总之各色各样的目光都基本全了。

    “都是你啊,我不会放过你的!”

    这个女生陷入暴走模式二了已经,显然,那些目光就是升级系统啊。

    小太妹啊小太妹,麻烦的小太妹,怎么解决呢真是的......

    苍天不断纠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