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步入修行

    上一章节写的比较粗略,有些细节写的不是很清楚,是本人的失误。其实应该分成两章节写的,但考虑到更新比较慢,就稍微压缩了一下内容,在这先道歉了。

    ——————————————————————————————“苍天,该醒醒啦,都睡了五天啦。”耳边传来一声呼喊。

    “咦,even小妞,你怎么在这?...哎哟,真疼。“苍天习惯性地想揉揉眼睛,刚想抬起手却是一阵剧痛。“这好像是医院吧。对了,even小妞,你和方倩不是被带走了嘛,怎么回事啊这是。”

    “猪头,睡了这么久。那天不是你突然起身追上那个叫梁...梁成仁,对,就是梁成仁,然后不多久那群人就把我们放了。还有,什么叫even小妞,欠扁呢。”胡伊文说着就对着苍天的脑袋来了一拳。

    “疼死我了,你下手那么重,快死了拉。”苍天“奄奄一息”地望着胡伊文。

    “真的假的,来来来,我来看看。”

    这彪悍小妞说着就翻身骑在了苍天身上,扒拉着苍天的脑袋查看。

    今天的胡伊文穿的是件宽松的圆领衫,这么一趴,胸前的春光外泄。

    苍天的眼神对着那对壮阔雄伟进行着注目礼。

    虽然他重伤了,但他的小伙伴还是无耻地有了反应。

    “你小子,骗我,你的脑袋好着呢,一点事都没。哼!......你下面有东西硌着我了,腿不要乱动啊你。”虽说隔着被子,但感觉还是很明显的。而胡伊文这小妞明显还不懂男女之事。

    腿?没错,的确是腿,第三条腿罢了。

    苍天邪恶地想着。

    “你怎么流口水了,是不是想到了什么邪恶的事情?”

    额,怎么说呢,这小妞到底是纯洁呢还是邪恶呢,说纯洁吧怎么可能看穿我的表情,说邪恶吧她又不知道小苍天。

    “喂,你.....”

    胡伊文顺着苍天的眼光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春光外泄。“你!你!你真可恶,打死你!”

    “住手啊你!啊!”

    “咳咳,那个,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无视我的存在。打情骂俏也别在我面前啊,刺激光棍呢。”范良鹏在隔壁病床上无奈地说道。

    “我怎么会看上这种白痴,那个,都是他...我才...”胡伊文嘴上不服输,脸上却是微红,毕竟这太容易让人误会了。

    苍天则是一脸无所谓,“我倒想呢,这小妞不乐意呗。对了,你今天来是干嘛的,不会就为了来看我一眼吧。”

    “对了,五天前我找你就为了这件事。我妈最近不在家,家里的保镖太无聊了,就被我打发去做任务了,家里没人,没事做,想让你陪我一段时间,至少很有乐趣。喂,你在想什么,色胚。我家很大的,你住客房。”胡伊文一脸鄙夷地看着苍天。

    “这,拜托啊大姐,我无故不在家里,老哥会怀疑的,更何况我现在这样根本动不了。”苍天无奈道。

    “所以啊,我把我家祖传的药带来了,你吃下就好了,诺,小范,也给你一粒。”胡伊文从胸衣里拿出了两个小瓷瓶,却引来了苍天的狼眼。

    这貌似不是笔吧,这都能放,这小妞太彪悍了吧。不过还是挺养眼的。

    苍天紧紧地盯着某个方向看着。

    “靠,你又看什么,你能不能想点正常点的东西。”胡伊文愤慨地说道。

    “就是就是。”附和声响起。

    你妹的范良鹏,你是谁的兄弟,等老子伤好了迟早废了你。

    “喂,不过谁知道你这药是不是毒药,万一你谋财害命怎么办,那我还不得亏死啊。”苍天果断无耻地转移了话题。

    “怎么可能,这很珍贵的好不好,无数人想要都得不到,你赚死了啊。”胡伊文果然被转移了话题。

    在苍天怀疑的眼神中,范良鹏已经吃了下去。

    “喂,范良鹏,你就不怕是毒药啊。”

    “反正除了手,骨头都碎成这样了,和废人也差不多了,吃就吃吧,死了拉倒。”范良鹏一脸淡定。

    “我感到有一股暖流在我体内,我的腿好像可以动了。”范良鹏惊讶地看着胡伊文。

    胡伊文的嘴角略微弯起,骄傲地瞥了苍天一眼,好像在骂他傻.逼一样“那是,我给的东西怎么会差的了?色胚,你要是不要我就不给你了。”

    苍天看到范良鹏的腿好像是动了几下,就立刻捂住瓶子,谄媚地说:“even......不,伊文xiǎo jiě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就不要和我这种小人物一般计较了嘛。”

    苍天的厚脸皮引来了范良鹏和胡伊文同时的鄙夷。

    “哼,脸皮真厚。”胡伊文瞅了他一眼。

    在鄙视的眼神下,苍天把一粒药丸倒出来一口吞了。

    苍天却呆住了,一动不动。

    身体快速的恢复中,好像更加强壮。体内还有一股气在生成,很充盈,不一会就充满了整个身体。渐渐地他感觉自己的五感和精神力也在加强。

    五分钟后才堪堪停下。

    “居然是凝神末期,五分钟!!本来预想中伤势恢复,然后会跃到塑胎末期,怎么会......我懂了,原来是玄阴之体,怪不得,怪不得啊。”胡伊文以一种只有自己听得见声音说着,但她的表情却是越来越震撼。

    一眨眼,苍天跳了下来。

    他走到范良鹏床边,拍拍范良鹏的肩膀。

    “好好养伤吧,我出院了。”苍天笑着说道。

    “为什么他好的那么快?”范良鹏不解地看着胡伊文。

    “他那颗药更好罢了。”胡伊文随口说道。

    范良鹏一脸暧昧地看着苍天,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苍天也不管范良鹏怎么看,就打算离开医院了。

    “喂,等等我啊,一起走啊。”胡伊文从后面跟上。

    “为什么要等你,虽然我身体好了,但我哥不会同意的。”苍天得意地笑着。

    小样,跟大爷我斗,你还嫩着呢。

    “你哥已经同意了,我问他把你借来了。”胡伊文一副我早准备好的表情。

    “不信你自己打diàn huà问你哥去。”

    苍天连忙拿出shǒu jī拨出一个号码。

    说了没几句冷汗就下来了。

    苍月没多说,就一句话。

    “对于任何一个可能成为我弟媳的女人我都会尽量满足她们的条件。”

    “走吧,色胚。”胡伊文笑着走出了医院。

    “英叔,把车开来。”

    “是。”这位在医院门口等候着的英叔话很少,但动作很快,不一会就开车来了。

    ——————————————————————“这就是我家,进来吧。”胡伊文在一幢别墅面前对着傻掉的苍天说着。

    咕咚,咽口水的声音。

    “你家那么有钱?”苍天说着跟在胡伊文后面进入了别墅“很有钱吗,我觉得还好啊,你住从那数第三间房。”胡伊文随手指了一间房。

    “你先和我来我房间,我和你先说两句话。”

    “哦。”

    这小妞的闺房会不会有什么闺房神器之类的。

    苍天恶意地想着。

    胡伊文打开房门,把苍天拉了进来,又立刻把门关上。

    “你想干嘛,我不卖身的。”苍天惊慌地捂住双胸胡伊文看着这个欠揍的家伙差点就揍了上去。

    “你知道么,你现在已经是凝神末期的修为了,现在正是筑基的最好时期。”

    虽然心里不爽,但嘴上还得慢慢解释,“修真有9重天,塑胎,炼气,凝神,筑基,神通,元婴,金身,雷劫,飞仙。没猜错的你体内有什么东西吧。”

    “你是谁,怎么知道这些东西的。”苍天谨慎地看着胡伊文。

    “我啊,我也是修真者,不过你还是先筑基吧,我具体身份在你筑基完会告诉你的,总之我不会害你就是了。”

    “好吧。”

    “你现在体内有一股气,汇于丹田,清除杂念,保持灵台空明,进行观想,创造属于自己的小世界。”胡伊文严肃的说道。

    “恩,明白了。”苍天深吸一口气,不一会头顶就冒出了白烟希望这次匆忙的筑基能够成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