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找场子的

    今天呢,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了曾经的同学,说了好久,六点半才到家,吃晚饭休息好就7点半了。为了读者考虑,我还是在第一时间做完作业,今天还是坚持写上一章。之前有读过此小说读者会发现封面已经改过了,前面请我的老同学帮忙改了下,如果对封面有什么要求的也可以提出。废话是多了点,不过去掉这些废话2000字也是有的,看到这的读者可以仔细看下本章的字数。

    ——————————————————————————这天,苍月没来上课,这位班主任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中。学校给出的理由是进修,不过苍天知道今天是他们妈妈逝世四zhōu nián,每年苍月都会在妈妈的墓前待上一整天。今年,如往年一样,昨晚就到达了墓地,回家也应该会和往年一样直到0点后才会离开。

    “四年了,哥,难道还没看开吗?那场车祸并不是你造成的,我想妈也不想你这样自责的。”苍天坐在教室里,好像在回忆着什么,双眼好似深不见底。

    当年,苍家兄弟的父亲离开了这个家庭,但并没有说任何理由,走之前毫无犹豫,只说了句:“娜娜,照顾好儿子,迟早我会回来的。”至今七年了,七年前,苍月也只是一个高一的高中生罢了。

    三年的时期,苍月考上了华师大,开学后四个礼拜为了庆祝就动员了妈妈和弟弟,以及曾经的同学去开个party。去出租场地的那天苍月发烧了,就由他们的妈妈替苍月去了。一辆出租车,一辆面包车,拐弯处就这么相撞了,一切都很平淡,两条生命也就轻描淡写地消失在世界上。

    至今,苍月都认为死的那个人应该是他自己,这一切都是他的错,因此,他每年都回去忏悔。

    ......

    “呼,终于放学了,苍天,今晚你哥不在吧,出去吃吧。”范良鹏拍了拍苍天的肩膀。因为两人很小就是好兄弟,所以相互间的事情都十分了解。

    “唉,这条坎只能我哥自己走出来,我再怎么劝也不会有结果的......嘿,走吧,就去吉祥馄饨吧。”不一会儿,苍天又变回没心没肺的他。

    两个人说说笑笑地走到校门口。

    “喂,停下!苍天,等下本xiǎo jiě。”

    “这声音......莫非是那个even小妞?”

    苍天回头看了眼,艾玛,还真是胡伊文那妞,看似心情还很差。“额,你先站住,我和范良鹏说几句话。”

    “好吧好吧,你们快点,我还有事找你呢。”这位大xiǎo jiě不耐烦地说。

    “鹏,过来,我跟你说,耳朵伸过来。”

    他一把拉过一脸疑惑的范良鹏:“喂,等会我数1,2,3,然后就跑,别放水......不,和我极限速度差不多就行,不然你把我也得甩没了。”

    “好了没啊!你个死苍天,迟早阉了你。”胡伊文焦虑地大喊一声。

    苍天狂汗,阿鹏震惊,尼玛,那么彪悍。

    “1...3!跑!!”

    一瞬间,苍天就跑了出去,范良鹏鄙夷地看着他的背影,紧张成这样,连数数都数错。

    不过他还是很快的追了上去。

    “呼呼,终于甩开了,太烦了这妞。”苍天大喘气两口,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

    范良鹏一脸yin.荡地看着苍天:“你不会和那新转来的胡伊文有一腿吧,是不是对人始乱终弃了。我说你啊,虽说这胡伊文比不上班长,可也算很不错了啊,要求别太高,毕竟班长是你我一生中看到最漂亮的女人了。”

    苍天瞟了他一眼,开口道:“一份荠菜虾仁的一份酱肉鲜肉。”

    那老板热情地走来:“你们两又来了啊,最近来的少了啊。不过你们两个人在发育阶段就这么两碗也不够,给你们加一碗吧。”

    “不用了,我点的都是我一个人的。”

    苍天指了指自己,又拿来价目表:“老板啊,那什么,最近怎么涨价了啊。”

    “那可不是,现在物价上涨太厉害了,现在13块钱一碗比以前也就贵了一元,可进口费一份多了何止一块,这蛋疼的物价。”那老板也是一脸的无奈。“你们先吃吧,对了,小范,那我就给你来两碗香菇荠菜了啊。”说着就又回到了收银台。

    “范良鹏,现在我来回答你的问题。首先,那小妞和我无关,只是她昨天第一天来和我发生了点矛盾罢了。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方倩的确非常漂亮,但我见过比方倩更漂亮的。”苍天无视了范良鹏一段时间才算回答他的问题。

    同时,他心里邪恶地想到。

    比方倩漂亮的不还有雅雅么,还是能左手抱着雅雅,右手搂着班长,人生足矣啊。

    “你......口水流出来了,不会在想什么很邪恶的事情吧。”

    “咳咳,那啥,闻着香味有点饿了......我草,你怎么来了。”

    苍天刚想解释就看到店门口站着个160cm的可爱型女生。

    不过,在胡伊文身后走出了一个比她漂亮多了的女生。苍天和他的小伙伴都惊呆了,这......好像是班长吧,不会想什么就来什么吧。

    “嘿嘿,你小子,居然想甩了我,多亏问了方倩才知道你们来这了。”无比骄傲的神态和胜利般的笑容在她的脸上演绎的完美无缺。

    甩......这个词,得引来多大误会,我可没想和这妞在一起,不然不得被烦死啊。我靠,范良鹏你一脸yin.荡干什么,不会误会了什么吧,好吧,看来是误会了。

    不过苍天更惊讶方倩是怎么知道他们在这的。

    方倩好像看出了苍天的疑虑,“以前见到过你和范良鹏来过的,所以我想今天可能你们也会在这里。”

    这个理由还是比较牵强的,毕竟一两次看到就猜那么准实在是不太可能。

    但苍天也不去戳破这个蹩脚的理由。

    “那你们来是干嘛的,班长大人,貌似你告诉她地址就行了吧。”

    “切,还不是你啊,方倩也不能确定你们就在这,如果不在这的方倩说就去对面的肯德基或者天宝西路的路边摊和大连西路的小笼包店。对了,我今天有事找你帮忙。就是......”

    “哪个是苍天,站出来,让爷看看这个把我这一群小弟打趴下,还敢抢龙哥女人的人是谁!”一彪形大汉冲进来吼着,在彪形大汉旁边还站着个文质彬彬的高雅男人,30岁出头的样子。

    没人看到,当这位兄弟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方倩的脸微微红了下。

    “草,是谁找老子兄弟麻烦,先问问老子同不同意!”范良鹏拍着桌子就站了起来。

    虽说平时范良鹏经常和苍天互掐,但如果苍天有事,范良鹏也都是第一个站出来的。

    “去,放到他!”

    话音刚落,门口冲进来七八个小弟就向着范良鹏冲过去。

    范良鹏虽说偏瘦,但180cm的身高和那双势大力沉的拳头还是站着绝对优势。在挨了几下打的代价下,把那七八个混混就解决了。

    那彪形大汉面红耳赤的,应该是气出来的:“废物,真是一群废物。”

    他转身对身后男子恭敬地说道:“还请梁先生出手帮忙教训那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至于钱的问题,我想龙哥肯定会乐意多给一点的。”

    “诶,我只是答应做你们老大的保镖转笔钱的,不过既然钱会多,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出手吧。”

    话语间,整个人凭空消失,等话音落下时,这位梁先生已经出现在范良鹏的背后,凌空抽射似的一腿把范良鹏踢飞出去,整个人背脊弯曲,直接飞到了店铺外,撞在了一辆自行车上晕了过去。

    “年轻人的身体素质还不错,竟能在我1成力的情况下只伤到骨头而没伤到五脏六肺,如果可以的话,还真想为师傅带个弟子回去呢。不过呢,年轻人太冲了,万事都为别人出头,既然如此还也只好教训教训,从此成为一个废人。”

    “废你妈.逼,来找场子的直说,别给我找理由。我就是苍天,你们想怎么样!”苍天看见昔日的好兄弟晕倒过去,再也忍不住了。

    梁先生正打算走过去,只听见“等下,他身后的一个女人就是龙哥看上的女人,请不要伤到。至于另一个,虽然不如那个,但也不错,就当做孝敬梁先生了。”

    “你们喜欢就给你们了,我不需要。”这梁先生隐隐不悦起来。

    不过他还是上前一把擒住了苍天,抓住他的脑袋按在了地上,顿时留下了不少血。

    ————————————————————要死了吗,诶,死了也好,老哥就不用再为我心烦了,不过还挺舍不得雅雅,方倩和那妞的。

    “喂,小婊.子,别反抗,等会让哥们乐呵乐呵。”

    “那叫方倩的绑起来,这是龙哥的女人,别伤到了。”

    “不要!松手,放开啊!!”

    “别逼本xiǎo jiě,本xiǎo jiě要是生气了信不信杀你们全家。”

    方倩么,胡伊文么,范良鹏好像也倒在那边,如果我死了他们怎么办,可我现在又能干嘛。

    “那个废物怎么处理,要不丢到黄浦江喂鱼吧,他父母可是白生了这个儿子啊,不过他父母不会闹吧。”

    “闹?开玩笑么,他那么废物一看就是遗传他父母的。看他就知道他父母也是废物。”

    “听说他还有个在北郊教书的哥哥啊,肯定有点关系啊。”

    “关系再硬也比不上龙哥,你怕什么,你看他就知道他哥也是废物,肯定不敢干嘛,就算敢有动作那也是匹夫之勇罢了,哈哈。”

    只不过这群人没看到倒在地上的苍天眼中闪过一道红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