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本来胸就平,再蹭没有了!

    太子爷经常被澹台凰骂滚,但从来不滚。今日自然也是重演历史事件,坚守床榻,坚决不滚!

    而澹台凰到今日,也终于明白了这个死不要脸的黑心肝程度有多深!谈了半天的条件,终于保住了自己的胸口,不必给人吃奶,但是手把手的喂饭已是必然!

    她募然想起自己前世发的誓——这辈子我除了给爷爷喂饭,谁都不给!不然我就把凤倾凰这三个字儿倒过来写!

    好吧,姑且想想自己已经穿越,算是下辈子!倒着写名字的事儿还是暂且搁置吧!

    原本心中就不爽,尤其这货还做出一副“我做了很大退让”的欠揍样,澹台凰花了很大的气力,才忍住没给他做一碗古代版的盖浇饭——把饭菜全盖浇到他脸上!

    一人吃饭,一人喂。

    一人笑意融融,一人脸色黑透。

    太子爷悠哉悠哉,又极为优雅的吃着,狭长魅眸笑看着面前之人,忽然懒洋洋的道:“太子妃,你是爷记事起,第一个喂爷吃饭的人!”

    “呵!呵!呵!你是老娘长这么大,第一次给人喂饭!”笑得假到不行,说着就把一大坨饭往他嘴巴里面塞,深深的希望能将他的嘴堵住,最好噎死!

    他倒也没反抗,一口便含下,虽然颊已经被撑起,但半点不失风度优雅。

    澹台凰翻着白眼鄙视:“这么大一块你也吃进去!”她原本是捉弄他的好吗?而且这货从来不肯吃亏,用脚趾头想他都不会吃!没想到竟然能乖乖吃了,也不怕真的噎死!

    他吃完,咽下。狭长魅眸看向她,懒懒笑道:“既然是第一次被人喂饭,太子妃喂的,爷自然都吃!”

    “我要是喂pī shuāng……”澹台凰无语的接下句。

    他依旧笑意融融,魅眸不含任何开玩笑的韵味:“爷也吃了!”

    澹台凰一愣,看着他颇为认真的眼眸,一时间不知道接句什么话好!这话要是楚长歌说的,她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因为那货就善于哄女孩子开心。但是他说的,感觉就大不一样了!

    故作镇定的往他口中又塞了一口饭,面无表情道:“你是什么时候学会楚长歌的那一套了,还会口是心非的花言巧语,外加甜言蜜语!”

    “爷若真的会他那一套,会总惹你生气?”他乖巧的含住饭,饶有兴味的看着她,吃完之后,欠扁道,“爷只是知道,爷如此国色天香,气度无双,太子妃一定舍不得毒死爷!”

    额角青筋一跳,顿时上火!敢情是她自作多情了,尼玛!恶狠狠的瞪着他:“君惊澜,你听说过盖浇饭吗?”

    一看她这样子,显然就是情况不妙,这盖浇饭应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于是太子爷飞快的伸手,揽住她的腰,然后在她的腰间拱啊拱,又开始悲伤哼唧加shēn yín:“太子妃,爷身上好痛——”

    “知道了!”澹台凰吐血!从牙缝里面挤出了几个字!

    早知道他舍身相救的代价,是自己这样伺候他,并要忍受各种撒娇shēn yín的折磨,她真的情愿自己已经被石头砸死在山脚下!

    用力的一敲碗,唤喵咪一般,语气十足不耐道:“好了,别拱了!吃饭!”

    “呵——”他失笑,“别拱了?你以为爷是猪吗?”

    那一拱一拱的不都是猪吗?澹台凰龇牙咧嘴的冷笑:“你以为你比得上猪吗?猪在过年过节的时候还可以杀肉吃!你能吗?”

    某人翻了一个身,悠闲的躺在她的腿上,笑看向她,懒洋洋的开口:“爷的肉虽然不能吃,但爷一句话就能决定天下无数猪的生死!能比不上猪?”

    太子爷今儿个智商都直线拉低了,开始和猪较劲了!要以自己尊贵之躯,和猪比个上下高低。

    澹台凰听完这话,顿时心中大乐,这货也有犯傻的时候!当即开口赞美道:“是的!你说的实在不错,你比猪强多了!”反正猪也就那样!所以你,嘿嘿……

    她这话一出,他倒也不生气。反而好整以暇的看她:“猪么,好比是有用的人。太子妃觉着,是做个有用的人比较好,还是做个一句话便能决定有用之人生死的掌权者好?”

    这话,好比是在问她,是做一个成绩斐然卓著的优秀员工好,还是做一个一句话,说让他留下便留下,说让他走便走的老板好。

    dá àn,自然是后者!

    随便一句话,也能暗藏玄机。他是长了一颗七窍玲珑心么?

    她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开口道:“君惊澜,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野心家!而且xìng yùn的是,你的实力能够支撑起你的野心!”

    他浅笑,闲闲道:“所以,在实力无法支撑野心的时候,就要学会掩藏自己的野心!你那二王兄,就是一个很好的失败例子。”

    “是的!二王兄应该早早的认识你,让你好好的教育他这一番话,说不定有了你的帮助,他早就浪子回头,不会犯下此等大错!”澹台凰心中虽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语气很讽刺,就是看不惯他得瑟!

    他听完这话,一瞬之间心情便好,狭长魅眸闪闪,饶有兴味的开口:“所以,这是不是说明,你二王兄先前认识的所有人,都比不上爷?”

    澹台凰一呆!她说早点认识他,说不准就不会出事儿。而二王兄早先认识的人,都没有给他这样的影响。从她之前的话来分析,好像就是这个道理!

    她好不容易想通透了,他又开始在她腰间拱啊拱,找抽道:“这说明爷不仅比猪强,比太子妃、岳丈大人,大王兄等等,这些二王兄认识的人都要强!”

    “所以你这话的意思是,我们是猪?”敢情这货说了这么半天,就是不想吃这个亏?不仅仅要证明他老人家比猪强,还要证明他比他们所有人都要强?冷哼一声,将碗放下,“我去找父王交流一下这句话,看看他听完是何感想!”

    她这一说完,就要起身。说不准父王听完一生气,什么狗屁的婚事就可以告吹了!

    可惜腰被他紧紧圈着,不管她怎么努力,就是不能动弹。他微微挑眉,笑意融融道:“太子妃,你别忘了,是你先说的他若先认识爷……”

    所以,就算父王生气,也是她找上来说的,他不过是顺着她的意思解释了一下罢了!

    这下,澹台凰开始磨牙:“君惊澜!”这个贱人!

    她这一叫,某人犯贱的手又开始往她胸口伸,闲闲道:“太子妃不要生气,爷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已经有几个时辰没摸了,爷看看它又长大了没……”

    我擦!

    澹台凰一把揪住他的手,没让他继续动作,另外一只手拿起一边的碗,高高举起,看样子就要往他脸上盖!

    太子爷见此,当即夸张哼唧shēn yín:“啊——好痛!爷的背啊,爷的胳膊啊,爷那还没上药的腿啊……”

    哦草!

    澹台凰瞬息间泪流满面,手僵硬在半空中,一动不能动,她发现自己是真是被人戳到死穴了!

    就在她抑郁之间,他倒也知道把握尺度分寸,为了避免真的将她彻底激怒,已经不再调笑。

    微微侧身,一把将她扯下来,压在自己的胸口,她正要反抗,却忽然听他缓声道:“楚玉璃已经入了北冥边境,再过三日,爷就要走了!”

    她听罢,动作一顿,整个人僵住!要走了?心中一酸,忽然,有点……舍不得?

    只是,为什么会舍不得?

    “三个月婚期,缩短成两个月,已然是能缩短的极限。但两个月之后……你这没心没肺的女人,会不会连爷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他闲闲开口,慵懒声线带着凉意。

    澹台凰闷在他胸口,也不知是为了气他还是怎么样,小声冷哼道:“两个月这么长,我怎么会还记得你长什么样子!”

    他闻言,狭长魅眸顿时眯起,语带不豫:“还记得,你在东陵皇宫唱的那首歌吗?”

    “什么歌?high歌,杀猪歌,还是热情的沙漠?”澹台凰闷头回话,一时间心里很乱,真真是剪不断理还乱!搞不清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也搞不清为啥会舍不得!甚至舍不得到有点想在他身上蹭几下!

    他轻哼,一字一顿道:“爷不知道那叫什么歌!爷只记得,你站在爷的门口,唱着会牢牢记住我的脸,也会珍惜我给你的思念。这些话,爷一字一句记得清清楚楚!不论你是为什么而唱,但你若敢骗爷。怎么忘记爷的,爷就会让你怎么一点一点的想起来!”

    说到这儿,他手上的力度加大,勒得她生疼。

    “你是在威胁我?”那首《再见》的歌词,原本是她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他才唱的!没想到人生如此戏剧性,竟然会将情景转化成现下的局面。这会儿,她也说不清心里是何滋味。两个月……

    他一听,狭长魅眸闪过半丝暗沉,揽着她,低声道:“不,爷是害怕!”

    怕两个月,她真的将他忘了!亦或者,又有其他人闯进她的心。

    从那日,他拿着镜子,在屋顶看着她跃窗而出,看着她对着月亮许愿。那样孤寂的眼神,便让他知道了,她该不是真正的澹台凰。

    一个被父母宠爱长大的孩子,是不会有那种眼神的!然而,也就是那样的眼神。只是一瞬,便触了他的心。竟然也有人与他一样,茫茫人海,天下之大,唯有自己一人而已!那一日,便改了心思。原是准备杀了她的,不但没杀,还给了她一串定魂珠。

    就这样,注意上了她。原是因为同病相怜,原是因为一瞬而动。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看她凶悍,看她聪慧,看她坚毅,看她拼搏,看她柔软,也看过……她犯傻。看着看着,便从眼里看到了心里。时而不时的逗弄,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变了味,待到回头去想,已然身陷其中,不可自拔。

    认定了,便是一生一世。其实,感情这种事,也并不需要那么多的理由。

    她沉默了很久,没说话。忽然也觉得,两个月,似乎是真的太漫长了一些……尽管,她似乎并不想嫁给这个黑心肝的男人,若真的嫁了,她下半辈子八成都被吃的死死的,根本斗不过他!

    最终,她说:“放心吧,我不会忘记你的!你这么恶劣的一个人,全天下都找不出第二个,我做鬼都不会忘记你做的那些好事儿,说的那些贱话!”

    这话,显然带了很浓重的唾弃意味,充分的表明了她对面前这货的所有恶行的唾弃!至于这话之下,夹杂着什么情感,恐怕只有老天爷清楚了!

    他闻言,当即低笑出声。显然心情已经好转,笑得胸腔都微微震动,抚着她的发,懒洋洋的开口:“如此甚好!有娘子此言,为夫此行,算是放心了!”

    他是放心了。

    她却没有。

    她在他胸口趴着,沉默了片刻,忽然骨气勇气,轻声道:“君惊澜,你要走,两个月。如果我舍不得你,怎么办?如果想你了,怎么办?”

    他愣住,狭长魅眸微闪,掠过半丝笑意,却没有调笑,抱着她的腰,往上面微微提了几许,四目相对。他笑问:“你希望爷留下?”

    “没有!”她很直白的摇头,“你有你的责任,如果你只因为我一句话,就留下,弃天下于不顾,任由楚玉璃去算计,我会瞧不起你!”

    一个男人,连肩上的责任都扛不起,算什么男人!

    这样的dá àn,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

    他听罢,微微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她心下沉重,便也没有反抗。

    接着,他以头枕在她的胸口,蹭啊蹭,蹭啊蹭,撒娇卖萌发嗲:“那太子妃跟爷一起走,快到婚期爷再送你回来!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一连问了三个好不好,眨巴着狭长的丹凤眼,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砰!”澹台凰一巴掌打上他的头,“乱蹭个毛!本来胸口就平,再蹭就没有了!”

    太子爷长这么大,也就在她手上挨过打!伸出修长玉指,一派委屈的摸着自己的脑袋,好似是疼得快不行了,眼泪汪汪的看着她:“好不好?”

    美男子如此卖萌,澹台凰表示自己完全招架无力!一瞬间心中还生出了一种情感,叫做——伟大的母性光辉!但是,总要考虑现实:“三日之后,是王兄登上太子位的庆典,所以我们不能一起走!而且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王兄和父王不会同意我跟着你瞎跑!”

    “原来你说舍不得,其实是骗人的!”太子爷含泪诉控。

    澹台凰的脑后滑下一滴巨大汗水,无语的看着他,这货是不是有点那个啥,有点人格分裂啊?好吧,她承认自己其实也很吃这这一套,完全招架不住,只得再次退让:“呃,要不,你先走,我随后跟上!但是父王和王兄不让走,我就没办法了!”

    “好!”太子爷满意点头,至于让澹台明月和澹台戟点头的法子,早已了然于胸,只要她愿意跟着就好了。原是以为她软硬不吃,今日才知是软到一定程度,她才会买账!

    心情好了,事情解决了,他又笑意盈盈的开口找抽:“爷不与你一起走,那穿过沙漠的时候,你便要自己注意风沙。记得带上东西挡风,本来就丑,要是刮坏了脸,就更丑了!”

    “君惊澜!”澹台凰狠狠磨牙,恨不能一口咬死他!瞬间就后悔了自己刚才的决定,这货看似可怜,其实根本就是一只大尾巴狼,套着她上钩之后,就原形毕露!然后不断找抽犯贱!

    他听她这样一叫,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接着“犯贱”道:“爷还有三天才走,太子妃现下就深情款款的呼唤了!不若我们今日就做点什么,就是你上次说的什么类似鱼和水才能做的事,也就是鱼水之欢。彼此交付如何,这样太子妃也能放心一些!”

    “砰!”狠狠一脚抬起,对着他踹了过去!

    他轻轻避过,笑得更为愉悦。

    她冷着脸,调整了一下心绪,十分理智的认真开口:“君惊澜,我只是舍不得,也许真是喜欢,也许只是因为总有你帮我,所以才会有依赖,更或许,只是养了一只动物,一起待久了都会有感情,故而不舍。这并不代表我已经爱上你,或是非你不可,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在她自己理清楚之前,她不希望误导了别人,给别人不该有的想象,最终误人误己。

    他当然是明白,魅眸闪闪,好整以暇的笑笑,伏在她身上轻声道:“爷明白!哪怕你就当爷是自己养的一条狗,就这样牵挂着也好。爷等你!”

    “等我什么?”条件反射便是一问。

    他低笑,狭长魅眸看向她,懒洋洋的开口:“等你爱我……”

    她愣住,久久不能平静。当他是她养的一条狗,牵挂着也好?他竟然能卑微退让至此,一瞬都让她眼眶发酸。

    她沉默了半晌,终而开口,眼神四处躲闪道:“以后别这样形容自己,我不喜欢!其实,你在我这儿地位也挺高的,和狗不同!”这智商,最少也是一只修炼了几千年的狐狸不是,怎么会是狗?

    而事实证明,太子爷是永远不会胡乱形容的,也是绝对不会形容错误的!

    他懒洋洋的笑了笑,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子,声音很轻:“狗忠诚。”爷对你忠诚!

    澹台凰微愣,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叹息着开口:“君惊澜,我忽然觉得,如果我最终不能爱上你,真的是我的损失!”虽然他这个人经常犯贱,但是,用情很深。深到,她觉得无以为报!

    这话一出,太子爷心情大好,微微低头,一口咬上她的唇,魅眸却微微挑起看向门口,低笑道:“不若我们先做,做完就容易爱上了!”

    “滚犊子!唔……”这一骂,他的舌便滑了进去。

    比上次好了很多,没有再胡乱啃咬,当真是多练练就好了!

    澹台凰推了半天没推开,也有点担心这货是真要“做”,赶紧伸手就想废了他的命根!将要握住之时,帐篷的帘子忽然被掀开……

    “凰儿,父王让王兄……”澹台戟的话说到一半顿住了!

    他身后跟着的成雅等人也顿住了!

    他们看见的场景,是北冥太子在上,澹台凰在下,两人衣襟凌乱,正在接吻之中,原本见她的表情像是被强吻,但是看看她的手,正意图伸向北冥太子身上某处……

    澹台凰一见有人进来,赶紧悲催缩手!为毛总是这样倒霉,又给王兄看见加误会?

    而澹台戟,那会儿便是被君惊澜一声惨叫误导,没过一会儿看见成雅等人送饭进去,出来之后并无异样,便想着自己是不是误会了,故而现下才会进来,没想到一进来,就看见这一幕!

    君惊澜浅浅一笑,偏头看向澹台戟,闲闲道:“王兄,你坏了我们的好事!”语气不太好,似乎责怪。

    他这话一出,澹台凰有些奇怪的看向他,先是那会儿的误导,加上现在,为什么她觉得这货好像是故意的,故意让王兄误会。而且,隐隐的,还能感觉到他对王兄的敌意!

    “未婚夫妻,也不能同处一室,难道北冥太子不知?”澹台戟华丽优雅的声线很冷,眸色十分冰寒。不论是从礼节上讲,还是从他个人角度来讲,这两人都不应该如此不知分寸!

    澹台凰一把将他推开,站起来,飞快的拉好自己的衣襟,正准备解释是那王八蛋个人犯贱,导致现下的场景,跟她完全没有关系!然而,却见澹台戟根本不看她,冰冷的眼神一直放在君惊澜的身上。

    太子爷闻言,浅浅一笑,懒洋洋的从床榻上起来,行云流水一般的整理自己的衣襟,姿态动作,如同朗朗晴空的一片肆意云彩。理好之后,几个大步,到了澹台戟的跟前。

    四目相对,悠然而立。

    两人高度相当,也都是身段颀长,又都是泛大陆的王者,就这样站在一起,气场几乎压迫得旁人喘不过气。

    而澹台凰越看越觉得奇怪,越看越是皱眉,总觉得君惊澜这货有点神经质,没事儿跟王兄杠什么!

    也就在这会儿,君惊澜狭长魅眸扫向澹台戟,一股凌厉杀气徒然而出,慵懒声线亦于同时缓缓响起:“这礼仪伦常,本太子自然都懂,本太子只怕,是王兄不懂!”

    言辞犀利,旁人没听懂,澹台戟却是瞳孔收缩,狠狠一怔,险些没站稳!成雅也听得呼吸一窒,赶紧低下头,不敢给人看见她眸中异样。

    静默半晌,妖媚的桃花眸缓缓闭上,又倏地睁开,轻轻笑了,华丽优雅的声线轻轻响起:“多谢北冥太子挂心,这礼仪伦常,本宫亦懂!只是请北冥太子此后注意分寸,凰儿年纪小不懂事,太子亦不要引导她再犯错才是!”

    这话,便是知道自律和分寸了!

    他话音一落,君惊澜身上的杀气便瞬间敛下,懒懒轻笑:“多谢王兄提点,本太子日后定当注意!”

    一众人就看着他们两人这样打哑谜,越看便越觉得云里雾里。

    澹台凰看气氛稍有缓和,赶紧故作天真的往前头跳了几步,到了澹台戟的跟前:“王兄,你方才来,是说父王怎么了?找我有事吗?”

    “是!父王说有话要对你交代,让你先去他的王帐!”见她一过来,澹台戟的声线当即温和了很多。

    澹台凰乖巧点头,看他的样子对自己没有太生气,这才微微放心!回头对着那黑心肝的妖孽挥了挥手,咬牙切齿的道:“我走了!午膳已经伺候过您了,您晚饭麻烦自己吃!”

    他笑,不置可否。

    目送他们离开……

    ——俺是太子爷很深情,请以月票表扬他的分割线——

    澹台凰跟着澹台戟往王帐而去,走了一段路之后,澹台戟开口叹息:“凰儿长大了!”

    “呃……”一听这话,澹台凰顿时不知是褒是贬!故而不敢开口。

    “知道顾全王兄的安危,一人先行。但是你这样做,王兄有多担心,知道吗?”他缓声开口责难,也揉了揉她的发,桃花眼中却满是疼宠。

    澹台凰一吐舌头,当即亲昵的挽着他的胳膊,嬉皮笑脸的道:“哎呀,反正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王兄不要生气了,生气容易变老,变老了姑娘家不喜欢,就娶不到媳妇了!”

    澹台戟失笑,伸手点了一下她的眉心:“你这鬼丫头!”

    这般亲昵的动作,自然也落入了身后君惊澜狭长魅眸之中,他双手环胸,懒懒的靠在门檐上。眸色隐晦莫名,看不出是在想些什么……

    而也就在这会儿,笑无语从一旁的帐篷里头步了出来,缓缓到了他身边,也没太在意门口的守卫,掐了掐手指,算了算,又咳嗽了一声,幸灾乐祸道:“本国师昨夜夜观星象,看凤凰星辰的周边,竟然围绕着好几颗帝王星,故而推测,北冥太子最不放心的情敌已经出现,是也不是?”

    君惊澜懒散一笑,淡淡道:“本太子昨夜也夜观星象,见着东晋国师的本命星周围阴云密布,煞气浓重,恐有不测!不知如此情况,国师大人昨夜有没有一并看到!”

    这话一出,某国师面色一僵!轻轻咳嗽一声,伸出一只手放于额头,对着朗朗晴空呈眺望状:“今日天气甚好,祥云密布,本国师自然有神佛保佑,不会有事,不会有事!还请北冥太子放宽心,多关注天下大事,至于和本国师有关的一些微末小事,就不要太注意了!”

    他这话一出,不远处的韦凤和凌燕就对着他的背影翻白眼!真心不懂东晋皇帝到底是脑袋里面哪根神经搭错了,找了这么一个神棍做国师!最奇怪的是东晋皇帝不断对这个人言听计从,竟然到现在都还没有亡国!这真是太神奇了!

    而就在这会儿,在空旷草原之上做完减肥操的小星星童鞋回来了。星爷对自己的锻炼结果还是很满意的,严重感觉自己肚子上的肥肉少了很多,至于是真的少了,还是心理作用,星爷暂且就不知道了!

    尤其今天还有一件事让星爷很高兴,就是它做减肥操的时候,无意间发现自己胸前的毛已经长好了,所以小内衣已经扔掉了,但是下头的毛才没长好,所以仍然要穿着破了洞的内裤,但是星爷即将重新变成那英俊潇洒的模样已经是必然事件不是吗?

    所以今天是开心的一天!

    它蹦蹦跳跳的到了君惊澜的跟前,兴冲冲的转了一圈:“嗷呜!”——主人,你有没有觉得星爷有什么不同?

    嗷呜完毕,两只前爪抓着自己肚子上的肉,眯着狼眼长着狼嘴笑眯眯的看着他——看这里,看这里,星爷肚子上的肉少了一圈有木有?有木有?!

    君惊澜狭长魅眸在它身上看了半晌,忽然赞赏道:“小星星,知道减肥,挺好!”

    星爷被赞美,两只前爪羞耻捂脸,非常不好意思!矮油,主人,你突然这样夸奖人家,人家会害羞的!

    韦凤远远的看着,已经是习惯了,故而没什么特别表情,倒是凌燕看着看着,嘴角狠狠的抽了抽!这年头,动物比人类都有羞耻心了!

    笑无语倒是没什么异常表现,净而纯澈的眸闲闲的扫了小星星一眼,又闲闲的看向王帐的方向。

    在小星星童鞋持续害羞之间,太子爷又忽然开口:“所以爷决定帮助你好好减肥!从今日开始,不吃零食,不吃晚饭,过些日子,一定会瘦下来!”

    “嗷呜!”神马?!这是减肥还是玩命啊?

    星爷飞快的窜过去,激动的抱着他的大腿开始发表反对意见:“嗷呜!嗷嗷嗷!”主人,你听我说呀,时代在进步,世界在发展,我们讲求健康生活,安全减肥!所以呀,做做减肥操就行了,节食神马的完全不是狼做的事儿啊!星爷会营养不良,发育缓慢的你知道吗?

    但是太子爷根本没理会它,也随着笑无语,看着王帐的方向。

    笑无语的话,其实没说错。

    最有力的情敌已经出现。是有着王兄身份,便能与她一再亲近的澹台戟。还是已然开始打听她的楚玉璃?

    不论是谁,都不容他懈怠……

    ……

    澹台凰到了王帐门口,澹台戟便被一个士兵叫走,让她先进去了。

    成雅便跟着澹台凰进了王帐,此刻澹台明月不在。她们便要先等一下……

    这一路,澹台戟和澹台凰说了很多话,却也没有提任何关于君惊澜的问题,成功的让澹台凰免于尴尬。澹台凰心中也清楚,王兄不是不想问,也不是不好奇,只是清楚问了她会不知如何回答。很宽和的性子,不强人所难。

    于是,她一边扫视着王帐,一边对着成雅开口感叹:“王兄的脾性真是好,要是谁给我做嫂子,她将来真是有福了!”

    成雅动了动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其实方才在北冥太子帐内,发生的那一起对峙,她大概能知道原因,但是,这样的话若是乱说了,说不准自己的小命就交代了!故而她不敢胡言!

    咳嗽了一声,说起另外一事,笑眯眯的道:“公主,告诉你个好消息!娜琪雅公主不知道是怎么得罪了矫暨部落的首领,也就是您的舅舅,刚刚听说被鞭子狠抽了一顿!哭得可惨了,这还是娜琪雅第一次挨打呢,真是太痛快了!”

    矫暨部落的首领,舅舅?澹台凰挑眉,感觉不很深。但是她素来记仇,有仇必报,所以听说那朵白莲花被人修理了,也还是很能愉悦心情陶冶情操的!故而开口问:“残了没?死了没?”

    成雅不屑挑眉,小声开口:“怎么会打死打残呢,矫暨部落的人还指望她嫁给大皇子做王后呢!死了或是残了,希望不就泡汤了?但是听说挺惨的,草原上不少汉子都心疼死了,在背后偷偷骂矫暨部落的首领呢!”

    “唉,女神受难!他们伤心是正常的!”澹台凰似笑非笑的开口,语中讽笑意味很明显。

    成雅瘪嘴:“一个一天到晚就知道装纯洁的贱女人,那些汉子们还把她女神,也不知道眼睛是怎么长的!每次都是冲进来将您打一顿,见人就开始大哭反说您打她,奴婢忍她很久了!昨天看见您和燕子抽她,奴婢心里别提多畅快了!”

    “她在演泰剧嘛!我明白!”澹台凰在前世曾经看过几部泰剧,没有一部能看下来,因为她接触的那几部,全部都是女配殴打女主,转头之后对着男主哭,告状反诬。而女主也只能默默流泪,哭得十分凄惨!觉得很无聊,才没看,觉得这种搞法很幼稚,所以更看不下去!

    但是没想到,在古代能遇见这样一个奇葩女!

    成雅不明白,问:“泰剧是什么?”

    “啊,你不明白的。等着吧,有机会我也演一场泰剧给大家看看,装逼而已嘛,虽然不喜欢,但是用来对付对付贱人也还不错!”澹台凰找了个板凳,坐着发表自己意见。

    成雅还是没懂。

    可,就在这会儿,帐篷忽然被人掀开!进来的人,正是那据说挨打之后的娜琪雅!赫连镇打了她,这所有的仇恨,她自然很顺畅的转移到了澹台凰的身上!

    而且她知道,再有半盏茶的时间,王上和大皇子就会进来!以前对付澹台凰百试不爽的法子,如今用用报仇也好!上次王上就说了,澹台凰要是再欺负自己,就要动家法了!君无戏言,她很期待!

    几个大步走到澹台凰面前,脚步有点不稳,显然是真的被赫连镇打狠了!王帐的隔音效果极好,门口的人自然也听不到她的声音,只有她和澹台凰,她也不必再装!

    白莲一般纯洁的面上满是狠辣,开口便骂:“澹台凰,你这个贱人!竟然还能活着回来!十日断肠草,竟然也没毒死你!”

    十日断肠草?!

    澹台凰猛然一震,微微算了一下,从漠北到东陵皇宫,大概是九天,十日断肠!和她穿越而来的时间正好吻合!她来了之后,都没有想过自己为何会穿越,也没有想过前身的死因。是因为身边一直出事儿,总有人想杀她,她无暇往这边想!

    那,按照娜琪雅这么说,自己的前身是被她毒死的?

    这件事情一通,澹台凰的心中徒然升起一股怒气,她原本以为娜琪雅不过是为了自己高洁的形象,而正好讨厌澹台凰,就玩些小孩子家家的把戏,所以她总想着给她点教训就罢了,都没想过要她的命!却没想到她竟然如此狠毒!

    成雅也是一惊,公主中毒?她怎么不知道?脑中忽然想起公主失忆的前几天,一直精神恍惚,难道……

    澹台凰冷笑了一声:“哎呦,我说白莲花,现在怎么不叫姐姐了?上午不是姐姐,姐姐,叫得很亲热吗?”

    看她听自己说了下毒的事情,也没跳起来,反而淡定的说出这样一番挤兑的话,娜琪雅当即一怒,拿出自己带来的针,飞快出手对着澹台凰扎去!

    针扎上,不扎太深,就不会有明显痕迹!却能疼痛入骨。

    澹台凰冷笑,好一朵聪明的花啊!但,她的凤御九天已经破了第四重,岂是区区一个娜琪雅能对付的?快步上前,飞快伸手,劈手一夺!

    娜琪雅手一软,针便到了澹台凰的手上!

    澹台凰拿着针,飞身一转,围着她疾步而行,手上的针毫不犹豫的对着她扎去!尤其对着她的胸口狠狠的扎了好多下:“胸长这么大做什么?给你放点血,小些男人们捏着才比较舒坦,知道吗?”

    “啊——”娜琪雅惨叫!

    成雅在一旁看得惊险,见着公主占了上风,高兴的险些跳起来!又听着公主说胸那些,无语的耸肩,看来公主是被北冥太子刺激狠了!

    而就在这会儿,有脚步声过来,成雅一慌,澹台凰也飞快收手,并一把将一旁桌上的茶壶扔到地上,摔得粉碎……

    娜琪雅没明白她的行为,也被扎得很痛,扎了好几下,疼得眼泪都留出来了,这次不必装哭也有泪,转身就往门口奔,告状去也……

    澹台凰很快的把一旁的杯中水抹到脸上……唉,哭不出来啊,只能借用道具了!

    帐篷被人掀开,澹台明月带着澹台戟,还有宗族的人进来了!娜琪雅飞身上前,正要告状……

    忽然,身后传来澹台凰的嗷嚎大哭!娜琪雅脚步一顿,诧异的转过头……

    澹台明月等人一进来,就看见一个茶壶摔碎在地,茶壶的旁边是满面泪水,躺着痛哭的澹台凰。而娜琪雅正走到门口,面上有泪,看样子不知是想对王上说什么……

    娜琪雅咬牙,正想说话。

    澹台凰忽然扯着嗓子大哭:“父王,王兄!救命啊!娜琪雅被舅舅打了,哭着跑进来,硬说是我害的,还拿茶壶砸我,呜哇……好疼啊!啊,我是不是快死了!疼死人啦,父王,王兄,你们要给我做主啊……”

    演个泰剧嘛,谁不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