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猛抽白莲花!

    他这话说完,莫说是别人了,就连澹台凰自己都是一阵恶寒!被他深情款款握住的手,也不断的起鸡皮疙瘩。但是人家这么配合自己演戏,她肯定也不能拆自己的台不是?

    只得深情款款的回握,看着他笑意满怀的眼,借用了他曾经的一句话,貌似动情的开口道:“天下人千千万万,可茫茫人海之内,姹紫嫣红之间,偌大四宇之中,唯有你知我!”

    这句话韦凤和成雅都是听过的,听完之后,自然也都憋着笑,将脑袋扭到另一边,公主欸,情话都不会说,还要借用人家的!

    而四下之人,到了这会儿,也是终于明白了中原人的那句“qíng rén眼里出西施”是什么意思,他们原本以为中原人只会之乎者也,咬文嚼字,事实上说出来的话没有半点价值,今日才知道在那些无趣的文字之中,竟然还藏着真理!唉,为了能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他们以后也要多读圣贤书啊!

    倒是太子爷一听这话,好心情的凑近几许,慵懒声线高扬,十分深情款款道:“难得太子妃对爷的每一句话,都记得清清楚楚,看来对爷用情当真很深!”

    这话一出,澹台凰额角青筋一跳,开口就想骂一句臭不要脸的!但是他说得如此大声,加上他们两个先前的戏都演到了这一步,现下不演到位反而惹人笑话,于是她只得皮笑肉不笑的昧着良心开口:“那是自然,太子如此情深,本公主岂好不深情以报?”

    这两人在大秀恩爱,平白挨了打却没达到目的的娜琪雅自然变了脸!然而,变脸也只是一瞬,很快又恢复了一脸单纯圣洁的模样,捂着自己的脸就开始小声啜泣,却好像又不敢哭大声,那姿态,已然是遭受了天大的委屈!

    她不哭还好,这样大刺刺的一哭,澹台凰原本对着君惊澜说了这些违心的情话,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再听她这凄凄惨惨呜呜咽咽的哭声,自然更加上火了!转嫁怒火,素来都是人类常常喜欢做的事儿,把怒火转嫁给贱人,自然是更让人有做的意愿了!

    于是,她冰寒的眼神扫向娜琪雅,语气森冷道:“怎么,mèi mèi觉得姐姐这一巴掌打得不该?抑或觉得委屈?”

    就在她说这话的当口,那回帐篷穿好了衣服,终于得以重新飘飘欲仙,变回了那气质出尘的国师大人,也很快的到了他们跟前,神态怡然,表情惬意的看戏,那仙人姿态,仿佛那刚刚被棍子撵得四处飞跑的人不是他!

    澹台凰再如何嚣张跋扈,毕竟也是公主,故而这四下之人虽然觉得她有些过分,但也不敢多说些什么。只能眼观鼻,鼻观心的低头!

    “mèi mèi……mèi mèi不敢!”娜琪雅飞快的后退了几步,一副饱受惊吓的模样,盈盈秋水眸中都是豆大的泪水,但始终忍着没有滴出来。而也恰恰是在委屈到极致、想哭又不敢哭的表情,看起来才最为可怜,也最能激起人的同情之心!

    人们看着她这我见犹怜的样子,都不由得在心中对着澹台凰摇了摇头!有这样嚣张跋扈的公主,真是漠北不幸啊!方才他们还以为她转性了又所长进!

    “既然不敢,就把你那委委屈屈的样子收起来,不知道的看见了,还以为本公主在欺负你!”澹台凰冷着脸开口,表情十足不耐。

    众人心下腹诽,我的公主殿下,什么叫以为您在欺负人?!您现下这不是在欺负人是什么,除了欺负人,难道您的行为还有第二种解释吗?

    倒是笑无语看了一会儿,笑了笑,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大戏。其实他原本以为,澹台凰也会学着这个女人一般,装一装来博取大家的同情,继而在众rén miàn前慢慢颠覆自己的形象,却没想到她根本装都不屑装!

    好有趣的性子!也是,好容易得罪人的性子!不会吃亏,却会形象尽失,至于日后能否颠覆挽回,就要看她的本事了!

    娜琪雅一听这话,愣是“吓得”哭都不敢哭了,红着眼眶,拼命的点头:“公主姐姐,mèi mèi知道了!mèi mèi再也不敢了,mèi mèi不哭了,不哭了!”

    澹台凰看了她一会儿,忽然偏头,貌似惊讶的问成雅:“成雅,去年篝火会上,我与她,是谁赢了?”

    “启禀公主,是娜琪雅公主赢了!她去年还将您的胳膊摔骨折了,三个多月才好呢!”成雅上前开口,心中有点纳闷,公主忽然问这个做什么?纳闷之后又是一喜,难道是想报仇?

    君惊澜闻言,狭长丹凤眼一眯,几丝杀意从眸中迸出,直射娜琪雅!看得娜琪雅全身一颤,如堕冰窟!这一瞬之间,她忽然有点后悔,觉得自己今日也许不该和澹台凰作对!

    但,这个头是她开的,却已经不容得她说结束!

    太子爷先是冷睇了她一眼,旋即,缓缓的收回了目光,双手负于身后,不再言语。他知道,澹台凰会为自己出这口恶气,这么一点小事,她自然会办得漂亮,并不需要他插手。

    君惊澜不再看她,她自然也松了一口气。松完气之后,赶紧后退了一步,并飞快的转过身子,绕过众人飞奔,往澹台戟的身后一躲,探出半个脑袋,怯生生的开口:“公主姐姐,mèi mèi去年不是故意的,您,您不要跟mèi mèi计较了好吗?”

    她这一躲,澹台戟比女人还要艳丽三分的面容上,浮现出半丝嫌恶,但很快的遮掩了下来,当真是想转身便走,但这么多人在此,他亦不好做得太明显。

    看着她这一躲,澹台凰的心里就只剩下冷笑了!看来自己是真的看轻她了,白莲花?白莲花这个词汇已经远远不足以形容她面前这个人了!端着白莲花的姿态,行着绿茶婊的事儿,她可还真敢躲呀!

    一旁的众人见此,也赶紧开口劝解:“倾凰公主,在我漠北,每年的篝火会都明令说了,在打斗之中要求点到即止,但若是受伤或是失手导致死亡,也与人无怨哪!”

    那照这么一说,澹台凰这些年没死在娜琪雅的手上,那也还真的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她闻言,状若了解的点头,忽然诧异道:“既然去年篝火会,姐姐输给了mèi mèi,那便足以证明mèi mèi的武功在姐姐之上!姐姐又打不过你,那你这样害怕姐姐做什么?”

    这话一出,众人仿佛被点醒!都略微诧异的看了一眼娜琪雅惊恐到了极点的模样,娜琪雅那样子,是一种从骨子里头散发出来的惊惧,根本就是对面前这个人无比害怕,可是她的武功分明就在倾凰公主之上,那……难道是装的?

    这下,娜琪雅也有点慌了,脑袋飞快一转,登时开口:“mèi mèi是看见姐姐那会儿飞得那样高,mèi mèi自知不敌,故而害怕!”

    “那mèi mèi这话的意思,是倘若姐姐方才没有飞那么高,你现下便一点也不害怕,甚至还想还手是吗?”澹台凰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挑眉,并用眼角的余光悄悄的看了成雅一眼。

    “这……这,mèi mèi绝对没有这个意思,mèi mèi……”娜琪雅已经有点慌了神,从前对付澹台凰,她从未吃过什么亏,随随便便几句话就能让对方吃尽苦头,也能毁了对方的名声来成全自己的好名声!可竟然不知道她出去了一趟,回来之后竟然变得这么厉害!

    自己以前的法子,似乎完全不管用了!看来,以后不能再这样轻视她了……

    成雅收到澹台凰的眼神,当即会意,十分纳闷的“小声”嘀咕:“这样吗,那为什么公主以前武功差劲的时候,娜琪雅公主还很是一副怕得要死的模样呢!”

    这嘀咕一出,落到众人耳中便感觉有点变了味!皱眉看向娜琪雅,眼神都不由得更为审视了起来,她这害怕,到底是真是假?因为她所展现出来的,并非是一种身份上的惧怕,而是一种天然畏惧!可这么多年以来的篝火会,倾凰公主从未赢过她!

    娜琪雅眼见情况开始对自己不利,脑中灵光一闪,身子一歪,就往澹台戟的身上倒:“哎呀,头好晕!”

    那站在圈外,沉默着看了半天的凌燕,终于没忍住,几个大步冲了过去……

    “唉!燕子——”韦凤伸手叫她,但是对方走得太快,根本拦不住!她顿时感觉一阵头痛,没想这丫竟然如此冲动,也不知道出去会不会坏事!

    澹台戟亦不欲让她倒在自己的怀中,微微上前一步,动作很轻,但很有艺术性的避开。

    娜琪雅的身体下落之间,忽然被凌燕一把揪住!拎着她的后领,抬手对着她的脸就是一阵猛抽!

    “啪!”

    “啪!”

    “啪!”

    看得一众人目瞪口呆!反应过来之后,都赶紧上去拉,但他们拉人之间,娜琪雅那张白莲花一般纯洁的脸,已然被凌燕抽了十来下!下手特别狠,半点都不容情!

    澹台凰和成雅就这样看着,先是心中一阵暗爽,很快的,面上的表情开始变得纠结!这也许会坏事儿啊!

    果然,马上矫暨部落的首领就开始责问:“倾凰公主,你贵为公主之尊,要对娜琪雅动手这自然没有什么,但是这个女子有什么资格动手?”

    凌燕冷哼了一声,一把挣开了那些拉着自己的人,动作姿态像是一只燕子一般轻巧。避开众人之后,一手扶上剑柄,看样子是已经打算动刀了!

    澹台凰赶紧上前一步,将凌燕拦在身后,看着矫暨部落的首领,十分和蔼的开口解释:“在凌燕的家乡,有些人经常无端端就要晕倒,而经过他们家乡老人的总结之后,得出结论,这种人属于欠抽之人!一般狠狠的往脸上甩几个巴掌就能醒,凌燕也是一片好心!凌燕你说是吗?”

    凌燕原本是想直接一刀砍了那个装逼女子!但是做了坏事还能得好名声的感觉也当不错,于是点头开口:“是的!公主所言极是!要是娜琪雅公主还是不能醒,属下也不介意委屈自己再扇她几个巴掌!”

    这下看得一旁的成雅和韦凤也是一阵手痒!虽然理智上觉得凌燕不该这样冲动,但是这样狠抽了几下,感觉好爽啊!

    这话一出,被扇得眼冒金星的娜琪雅,赶紧“幽幽转醒”,这要是再不醒,八成还有好几巴掌等着自己!这不醒能成吗?

    “哎呀,你们看,mèi mèi真的醒了!凌燕你这妙招本公主以后记下了!从此以后,有了耳刮子,腰不酸了,腿不痛了,上楼梯也顺溜了,平白无故也再也不会晕倒了!”澹台凰笑眯眯的开口注解,将广告词都搬了出来!

    笑无语憋笑,默默转过头。从前觉等看女人们斗来斗去很无趣,但是今儿个看着这几个女人,真心想笑!

    一旁的太子爷闻言,亦是懒洋洋的开口:“爷的太子妃果然聪慧,就连治晕倒这样的法子都是手到擒来。本太子相信,只要多加努力,定然可以成为一代神医!”

    众人默,北冥太子,您真是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啊!这都能让您看出神医来,您还让公子宸活命不?

    矫暨部落的首领赫连镇闻言,也微微皱眉!漠北王室的王后,每一代都是从他们部落出来,所以矫暨部落一直是女子为贵。包括当今王后赫连亭雨就是他的mèi mèi,但是这一代,自己的几个王妃实在不争气,都没有生出一个公主,便只能从堂弟的名下过继了一个过来。这个半路而来的女儿,一直以来都让他很满意,怎么今儿个频频出错,让他想帮着说句话都不好说!

    他偏过头,将眼神放到半天没说话的赫连亭雨身上,眸中暗示意味十足!娜琪雅要是再被打压下去,名声一坏,脸面一丢,再想做王后就难了,那么……他们矫暨部落的荣光也将不复存在!

    这眼神一扫,赫连亭雨自然看到了,但她表情冷凝,一句话都没有帮着说,反而给了他一个冷脸,这下赫连镇顿感心中窝火!收回目光,也没开口。

    娜琪雅挨了打,为了维持自己一贯的形象,自然也不能跳起来说报仇,只得凄凄哀哀的开始哭,博取众人的同情。倒也不说自己有多可怜,只是哭,哭得那叫一个肝肠寸断,十足伤心,大家都不由得将责难的目光一再扫向澹台凰。

    澹台凰不仅没被这些眼神看得羞愧,反而冷冷挑眉,不冷不热的看着她:“姐姐手下的人打醒了mèi mèi,mèi mèi怎么一点都不感谢呢?还哭,这不知道的人,还当是姐姐在欺负你呢!”

    韦凤成雅偷笑,凌燕转头望天,表情冷凝,但似乎想笑。

    娜琪雅为了在众rén miàn前保持自己洁白、纯净、纤尘不染的形象,自然只得抽搭着鼻子开口:“mèi mèi多谢姐姐大恩!”

    “嗯!知道我的恩德,挺好!以后也要记得报答,知道吗?我们家燕子为了你,手都抽痛了你知道吗?”澹台凰语重心长的开口,一副我们今日为你付出了很多的样子!

    白莲花嘛,绿茶婊嘛,爱装你就装个够呗!

    凌燕闻言,当即开始搓手,一副“我很疼痛”的模样。

    娜琪雅抽搭了几下鼻子,凄凄哀哀的开口:“mèi mèi知道了!mèi mèi回去之后马上就派人送药!呜呜呜……”

    说完捂着嘴巴就奔了!完全是一副饱受折磨委屈与摧残的模样。于是,众人对她再多的怀疑,也稍稍退却,开始看着澹台凰在心中叹息,唉,公主实在是太凶狠了!

    白莲花已经哭着跑了,这场戏自然也该落幕了。一旁身长玉立的太子爷,当即往澹台凰的身上一靠,魅眸含笑,慵懒声线在她耳畔闲闲响起:“太子妃,爷都快痛死了,你还不给人家上药!”

    人家?!

    呕——

    澹台凰顿时又有点想吐,她忽然发现自从昨夜他装醉之后,他似乎越来越沉迷于撒娇了!

    澹台明月此刻也好似终于注意到澹台戟,不冷不热的开口问:“那个不听话的小畜生抓到了吗?”

    “启禀父皇,已经生擒!”澹台戟回话,而就在这会儿,他手下的连云十八骑也终于带着大部队赶到,队伍的前沿,就是被五花大绑的澹台灭!

    第一次见着自己的二王兄,澹台凰还稍稍有些吃惊,他五官深邃,眸色暗沉,身段也很是粗壮,脸上布满了络腮胡子,倒是一副漠北汉子的长相,与她还有王兄的长相风格都大不相同。想来属于漠北人的基因,都到他身上去了!

    也因为父王母后出色的基因,他尽管长得十分粗旷,但看起来也极为英俊。此刻,他正狠狠的瞪大双眸,一副很不服气的样子!

    到了近前,被他身后的人压迫得跪下!他大声开口:“拜见父王母后!”

    说完这句话,便不肯再说别的话!显然虽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但是对父王和母后还是很敬重的!

    “砰!”澹台明月狠狠的一脚对着他踹了过去!一伸手,旁边人的马上将镶满宝石的长鞭交给他,他毫不犹豫的扬鞭,狠狠的打在澹台灭的身上,优雅华丽的声线中是铺天盖地的怒意,“长大了!翅膀硬了!就连父王也要反了,是不是?!”

    一鞭子一鞭子下去,衣衫很快染血,一片血肉模糊!

    但澹台灭也并不求饶,也并不开口,任由澹台明月的鞭子打在自己的身上,赫连亭雨在一旁看得着急,想开口劝又不敢,毕竟澹台灭这次犯的事儿实在太大,不惩罚无以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澹台凰看着没什么感觉,她隐隐能明白父王的心思!即便二王兄犯了错,他也并不想斩尽杀绝,所以刻意在众大臣的面前动手鞭笞,人心肉长,大臣们看着他打了很久,打到澹台灭快断气之后,自然就会心软,主张饶过他这一次。父王也好顺势答应!

    而君惊澜看着这一幕,薄唇微微勾起,亦只是笑。整个人还是半靠在澹台凰的身上,迈力的扮演着一个重伤人士。

    一旁的澹台戟,亦是冷眼看着,澹台凰都明白的道理,他岂能不明白?只是一眼便能知父王的心思,而他原本也没打算要了二王弟的命,是以当即开口:“父王,您误会了!王弟带兵去齐格亚草原,并非是为了谋反,而是为了练兵!他怕儿臣知道了,认为他有争夺兵权之心,兄弟之间心生嫌隙,故而才隐瞒不报偷偷前往,以为父王不会知道!事后父王表示要剿灭了他,他心中害怕,才没敢回来!”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惊!惊讶之下,便很快的理解过来,大皇子素来仁厚,有今日之举也并不奇怪。而大皇子都这样说了,这谋反之罪自然也就不成立了!

    澹台凰眉头微皱,虽然王兄此举已经在她意料之中,但当真正发生的时候,她心里还是有点不可抑制的……烦闷。

    而就在她烦闷之间,君惊澜却忽然小声在她耳畔开口:“别急,这一役看似输了,但最后的赢家,仍然会是你王兄!”

    澹台凰一愣,不明其意。

    而也就在这会儿,澹台明月听着,动作一僵,澹台灭也很愣了一下,明明自己都派人杀他,他竟然也能说出这样的话为自己求情!这……

    赫连亭雨见此,也赶紧对着澹台明月开口:“既然是个误会,王上便不要再生气了,这孩子也是不知分寸,好好的教训一下便是了!”

    澹台明月收了鞭子,看向澹台戟,桃花眸中也终于浮现出几丝愧意,他只想着自己不愿失去一个儿子,却并未顾忌大儿子的感受,终而,他开口吩咐:“澹台灭不知体统,有违军规,按理当军法处置!但其情可勉,朕便网开一面,只是死罪能免,活罪难逃,鞭八十,以儆效尤!”

    八十鞭子下来,历代是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的!这二王子能不能活,就看他的造化了!也因着素来就没有人能活下来,大臣们也没有发表疑义。可,澹台明月和澹台戟心中都清楚,八十鞭子,对于澹台灭来说,并不足以致命!

    澹台明月说完之后,又看向澹台戟,道:“戟儿此番有功,赐右翼王印,统领漠北一半兵马!三日后,封为太子!”

    澹台戟听到这儿,惊了一下,皱眉抬头,看向父王的眼神,但见他眸中歉意,当即明了,单膝跪地,高声开口:“多谢父王!”

    在漠北,素来只有老皇帝无法领兵之时,才会将左翼、右翼王印交托出去。而这一旦交托,就等于是将一半兵马托出,剩下的一把留于王手,用来巩固王权!而澹台明月正值壮年,又是天下间有名的战神,现下便将右翼王印交了出去,这传位之心便极为明确了!

    这下,四下的漠北人便开始高呼:“太子千岁!”

    “太子千岁!”

    “太子千岁!”

    整个草原之上,瞬间欢欣鼓舞!

    而澹台凰看了一会儿,也终于笑了,难怪这妖孽说王兄会是最后的赢家!放了澹台灭一马,稳稳的继承王位,其实也挺划算的!

    她正乐呵着,太子爷忽然在她耳畔闲闲开口:“开心了?”

    “开心了!”她飞快点头,笑意盈盈。

    “但是爷已经快痛死了你知道吗?”慵懒声线中满含诉控。

    “呃……”澹台凰赶紧扶着他,心情好了一切都好,哄小孩一般,“好了!好了!我去给你上药,不要吵不要吵,小澜澜最乖了!”

    说着便将他扶走,听着她的话,韦凤的脑后不负众望的滑下一滴巨汗。登时非常佩服太子妃的劝慰能力,还有太子爷的心理承受能力,居然没给吐出来……

    而其他都顾着右翼王印和册立太子的事情,没有空管他们。倒是澹台戟妖媚的桃花眸往他们的方向看了看,眸色隐晦不明。

    赫连镇趁着众人不注意,走到赫连亭雨的身边,轻声开口:“王后,你今日为何不帮娜琪雅说话?”

    赫连亭雨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轻哼道:“哥哥,我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样,我自己清楚!凰儿是否真的欺负了娜琪雅这么多年,你我心里也都明白!为了矫暨部落我荣光,我已经隐忍多年!但是娜琪雅,太不知分寸了,就连凰儿的婚事她也想破坏,简直不知所谓!矫暨部落的荣誉故然重要,但也请哥哥想想,凰儿是我十月怀胎所生的骨肉!至于娜琪雅,你让她好自为之吧!我漠北并不缺王后,也不是非她不可!”

    语落,转身便走。

    赫连镇站在原地愣了半晌,徒然对娜琪雅生出了一股怒气!手上青筋暴起,杀气腾腾的往娜琪雅的帐篷而去……

    笑无语双手环胸,看了一会儿赫连镇的背影,很明确的知道娜琪雅还得挨打!

    看完之后,又看向澹台凰和君惊澜的背影,瞅了很一会儿,心中对君惊澜的鄙视已经无法用语言表达!一直看到那两人进了君惊澜的帐篷,他忽然耸肩道:“本国师都有点嫉妒君惊澜了!你们相信吗?”

    这话一说,是对着韦凤成雅凌燕等人问的!

    三人看着他吊儿郎当的样子,齐齐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我们其实都喜欢上你了,你相信吗?”

    国师大人闻言,面色微醺,貌似不好意思!咳嗽一声,理了理自己的衣襟,看着前方白云,风度翩翩的道:“本国师乃化外之人,不染世俗,不沾红尘,几位姑娘还是……”

    “就这样的人还当国师!”成雅已经走出了老远,一边走还一边扭头往回伸手吐槽。

    她身边的韦凤也点头开口:“东晋皇帝的脑袋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是不是被门夹了!”

    凌燕冷冷评价:“他长了一副能骗人的样子罢了!”

    话没说完的笑无语,就这样看着那三人边走便吐槽的背影。表情似乎呆滞,静静立了片刻。忽然摇头轻轻笑了笑,异世而来的人,手下的人也是与众不同……

    ——俺是求月票,某人又要黑心肝的分割线——

    帐篷之内。

    太子爷趴在自己的床榻上,衣襟散开,莹白玉如的肩头露出,墨发微散,凌乱而不失美感。

    单手支颊,微微偏头,看向澹台凰,狭长魅眸挑起,眸中像是有电一般,扫得人神情恍惚。绝美精致的轮廓,微微抿起的红唇,充满了无限的yòu huò力。

    而澹台凰此刻便在故作镇定,颤抖着蹄子,拿着药往他青紫的背上擦,那一块一块的痕迹,就这样看着,竟然也不显得有碍观瞻,反而叫人心生怜惜。而他看来颀长单薄的背,在扒掉衣服之后竟也显得十分强健有力,肌理分明,每一块肌肤,摸着都能让人感到力与美的收束!

    于是,她的表情是镇定的,神色是稳重的,心里其实是有点激荡的!一边给他擦药,一边想着昨晚某人光洁有力滑润舒服,暖玉一般的胸口,擦药,擦啊擦啊擦,慢慢的把脸擦红了!

    君惊澜偏头看着,见她脸上染上红晕,显然已经想歪。他薄唇含笑,倒也不出言点破,见着她将自己肩头的青紫痕迹,已然涂满了药膏,又闲闲开口:“下面还有呢!”

    “呃……要不找个男人来帮你擦吧!”再往下面擦,衣服就得扒了,要是她流鼻血了可怎么办哪!正想着,便感觉鼻子涌出一股热流,赶紧捂着鼻子飞快偏头!

    还是流鼻血了!

    他见此,先是戏谑一笑,没给她听到,旋即转回身子,十分委屈的往床上一趴,慵懒声线哀怨响起:“太子妃明明答应了,还说了对爷好的,现下竟然反悔……”

    一条黑线从脑后划过!澹台凰好不容易堵住了鼻血,转过身一把扯了他的衣服!后背大开,扬手就把药粉往他背上倒,因为有点上火,所以也顾不得欣赏美色,一边给他搽药,一边十分无语的开口:“君惊澜,我真心觉得你这两天很有点不对劲!整个人就跟转性了似的,虽然比以前你那经常犯贱的样子讨喜了很多,但是你这样,搞得我心里有点发毛你知道吗?”

    总觉得他期期艾艾,委委屈屈之下藏着什么惊天大阴谋!

    太子爷趴在床上,幸福的感受着某人柔夷的触感,没有回话。

    过了很半晌,药搽完了。他方才懒洋洋的开口:“太子妃,还有腿上也有伤!”

    “……”难道还要扒裤子?!她脸色一变,一把将药瓶子盖好,对着他的床头扔了过去,“擦下面,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见她如此激动,他低笑出声,也知道她不可能妥协,倒也不坚持,理好了衣衫,还特意转过身,状若不经意的秀了一下胸肌……

    他这一秀,澹台凰也完全不经意的伸长了脖子咽了一下口水!

    就在她猥琐探头,他忽然抬头,澹台凰tōu kuī的行为被发现,面色发红,表情僵硬,咬牙强作镇定!抓了抓脑袋,又望了望帐篷顶……哭瞎!她不是有意看的,只是条件反射,脑袋就凑过去了!

    他笑,意味深长的道:“太子妃,想看就看,反正爷昨夜已经被你睡过!看看也无妨!”

    “放屁!”他这一说,澹台凰登时就想起来这王八蛋在父王面前默认完毕又胡说八道的骗婚,扬起自己的脚就想狠踹一顿!

    脚离他还有一眯眯距离,他忽然歪歪斜斜的往床上一倒,狭长魅眸却微微扫向帐篷门口,发出一声惑人shēn yín:“啊……好痛——”

    澹台凰脸一黑!脚停在半空中,她很明白他这意思是受了伤疼,但是他这叫的怎么听着就像……就像自己在对他做什么?

    而也就在这会儿,澹台戟到了门口,手伸到一半,听着里面的呼痛声,终而默默收回手,转身而去。

    门口守卫开始嘀咕,声音不大不小,澹台凰正好能听到:“大皇子怎么来了又走了?”

    “谁知道……不过刚刚屋子里面的声音你没听到吗?大皇子也是怕看见什么不该看的吧!”又是一声嘀咕。

    澹台凰表情僵硬!木然的瞅着躺在床上哼唧的某混蛋!

    ——故意的!他绝对是故意的!

    澹台戟一走,他便爬起来,笑意融融的看向她,眉头却微微皱着,开口建议道:“你们漠北的守卫话太多,需要换换!”

    那意思就是议论了两句,说出了澹台戟的行踪,也暴露了他老人家的企图!

    澹台凰磨牙:“君惊澜,我又多想踹死你你知道吗?”

    太子爷微微抬手,宽大的袖袍下滑,露出胳膊上青青紫紫,已然上完药的痕迹,然后眨巴着狭长的丹凤眼看着她:“真……真的吗?”

    语气很受伤!表情很凄哀!眼底藏着的笑意很明显……

    澹台凰嘴角一抽,深深的感觉被这货救一救真的戳了死穴了!没事儿他就故意撩起来给她看看,让她打也不好打,骂也不好骂!

    而就在这会儿,门口传来成雅的声音:“公主,王上让奴婢送饭来了!”

    “进来吧!”澹台凰偏头叫了一声。

    紧接着,成雅带着几个下人,端着一个小型的桌子进来了,桌上有丰盛的酒菜,还有刚出炉的烤全羊。成雅开口解释王上的特殊优待:“王上说驸马爷受伤了,也就不必出去参加宴会了,午膳你们自己在帐篷里面用!”

    “嗯!”澹台凰点头,没表示疑义。

    而这会人,韦凤和凌燕也进来了。凌燕上前一步,诚恳道:“主子,属下是来认错的!属下今日太冲动了。”

    成雅也迟疑着开口:“是冲动了一些,现下外头都在说公主又欺负娜琪雅!不过你这一打,当真解气!”

    澹台凰无所谓的点头:“白莲花最大的特点就是会装,我们以后也要学着些,做事儿别再给人抓着把柄!”

    白莲花?君惊澜微微挑眉,暂且不太明白这个词儿的意思,回忆了一下娜琪雅“单纯”的样子,忽然有点明白了。好整以暇的笑了笑,形容得倒还很贴切……

    韦凤点头,表示赞同:“唉,说不准她们现在正在骂我们呢!”

    凌燕冷哼一声,不屑道:“她敢骂,我再去抽,一百下!”

    澹台凰皱眉,正要开口。凌燕又开口:“放心,我下次抽她蒙着面纱去!”

    “噗——”韦凤和成雅喷笑。

    澹台凰笑了一声,冷然摇头:“抽几巴掌算什么!多的是法子玩死她,喜欢装便由她去装,以后没事儿整治整治,修理修理,让她知道活着其实如此辛苦,也很怡情不是?”

    凌燕冰冷唇角微勾,确定了主子不会吃亏,也不在坚持!点头开口:“那好!我们先退下了!”

    “去吧!”澹台凰点头。

    那几人一出去,澹台凰便端起碗准备吃饭,低着头扒了两口却发现他没吃,一动不动的看着她,魅眸中满是水光。

    脑后划过一条黑线,无语问:“你怎么了?”

    太子爷微微伸手,又露出玉臂之上的大片青紫痕迹,懒懒道:“胳膊痛,无法端碗!”

    “难道还要我手把手喂你吃?”澹台凰的脸色开始有点不好看!

    他修长玉指伸出,一把将她拉过来,狭长魅眸满是不怀好意的笑,伸手便往她胸口扯:“不必那样麻烦,手把手的喂,太子妃多累啊,爷会心疼的!爷只吃点奶就够了!”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