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君惊澜!你的手放在哪里?!

    澹台凰风一样的闯入了笑无语的帐篷!而笑无语此刻还没有起床,正裹在被窝里,看见一个风一样的女子,拿着棍子冲了进来,而且她还笑得十分邪恶!

    于是,只在一瞬之间,他变成了“疯”一样的男子!飞快的从床上跳起来,不断后退,万分惊恐道:“你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澹台凰态度很温和的说着,又忽然扬起了自己手上的棍子,阴森森的一笑,十分邪恶道,“是它想对你做点什么!你不是说我非礼你吗?日晒风干菊花残这句话你听过吗?我今天来也没有什么别的目的,就是这根棍子迷恋你的菊花很久了,所以它很有点想帮你拓展菊花宽度!”

    笑无语咽了一下口水,又往后头退了几步,心中倒也不欲真与她拼功夫,因为真打起来她有很多帮手,自己明显弱势!于是,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又风骚的整理了一下衣襟,力求让自己的姿态显示得仙人一些,再仙人一些,看起来再不能冒犯一些!

    然后,咳嗽一声。谪仙般飘逸出尘的声线缓缓响起:“菊花此物,乃是天地孕育而生!常言道,上天方有好生之德,公主作为一个女人,更应该拥有菩萨的慈悲之心才是!怎能忍心让一朵娇艳的菊花在风中凋残,这实在太残忍,公主还是好生斟酌才是啊!”

    澹台凰右手拎着棍子,往左手上敲,笑得阳光明媚,春光灿烂,阴测测的开口:“很多时候,人的菊花受难,都是因为嘴巴犯错!常言道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国师大人说了好话,有点下场也该是必然事件!故而对于某些本公主不动手,上天也会赏赐一雷的报应,本公主自认自己不需要手下留情!届时苍天会感谢本公主,帮他们省雷省电了!本公主已经斟酌好了,将顺应天命行事,不知国师准备好了没有?”

    以为全天下就你一个人会瞎掰什么天命?这种鬼扯蛋的话老娘也会好吗?

    “公主,常言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对于人偶尔的失足和犯错,我们都应该原谅!给人以改过自新的机会,这样方才能显示您的气度,更不枉苍天赐给您一颗慈悲之心呐!”国师大人语重心长的劝解,那态势,像是在劝谏一只迷途的羔羊早日回头!

    澹台凰轻轻一笑,不痛不痒道:“国师大人此言有理,我们应该给人改过自新的机会!但是菊花不是人,它不需要改过自新的机会!少特么废话,亮菊花来吧!”

    说罢,抄起棍子就对着他猛冲而去!

    笑无语围着屏风转了几圈,她也跟在后头追着,因为逃命太过艰险,笑无语都感觉自己的菊花在不断的抽搐缩紧!跑了几圈之后,屏风被推倒了,两人四目相望!

    然后国师大人飞快的转身往门外狂奔而去!

    他冲出去的那一瞬,帐篷的门被高高撩起,一阵寒风涌动,真真是人如火箭冲天起,心似燕雀惊弓逃!

    他这一逃出去,门口的侍卫当即惊愕的睁大眼,这东晋国师还没穿好衣服呢!这穿的是中衣,现下逃命一样奔出来了,难道是公主欲行不轨?

    正在他们诧异之间,澹台凰操着棍子追出来了!动作奇猛迅速,貌似一只发威的母老虎!

    旋即,整个草原上的人,都被外头的尖叫之声引得探出头来!接着,就看见了他们素来便声名狼藉的公主,正拿着棍子追打客人!

    而澹台凰,原本是准备追着他跑一阵,吓唬吓唬他就收手的,可,很神奇的发现,她在长途的极限奔跑之中,原本上次在百里瑾宸帮助下沉淀下来的真气,竟然在逆流而上,所有的气往上冲的结果,就是她感觉自己的脚慢慢的轻飘飘了起来!

    这种轻飘飘绝对不是因为她马上就要晕倒,而是恍若即将冲天而起!她有一种预感,接着这样不断的奔跑下去,她的凤舞九天第三重,很有可能冲破!

    所有人都出来瞧热闹,自然就有人去澹台明月那里禀报,将他们公主追杀客人的事情告知王上!

    太子爷也早已站在自己的帐篷门口,斜斜的靠在门檐之上,看着那两人围着草原飞快奔跑!薄唇微勾,绽出一丝三分温和七分冷冽的笑……

    然而,在看见她的脚步慢慢轻盈之后,唇际笑意稍稍敛了敛,眸中杀气淡了很多。

    马拉松长跑,对于澹台凰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即便马拉松也是有极限的!而她现在已经感觉自己完全超越了极限,看着笑无语穿着中衣飞奔的背影,她几乎都有点看不清,额头上的汗大滴大滴的滑下,头发被打湿,掠过了眉毛,已经有几滴到了睫毛之上,她都抬不起手去擦汗!

    累,累到极致!

    这种超越了极限的运动,确实在某一瞬,让人能有即便死了也不愿意再跑下去的念头!但,她很坚持的扛住了!因为她知道,这也许是冲破第三重的唯一途径!而,今日,她很xìng yùn的发现了!

    前世有爷爷庇护,今生有王兄和那妖孽帮忙。

    她清楚,有些东西别人可以帮!但有些路,必须自己走!如果现下说放弃,她便只能永远做一个毫无所长的大xiǎo jiě,一生活在别人的庇护之下!

    若是从前,她会得过且过的认为那样的生活挺好!但是现下,因为他,她想试一试,很想试一试!

    人的心中一旦有了信念,一切的理想都不会再显得那样遥不可及!她看向前方,前景依旧模糊,腿也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腿,她总感觉自己快死了,确确实实也好像再多跑一步就会死!

    但,她依旧顶住了!这一瞬,她甚至觉得眼眶泛红,不是因为苦,不是因为累,而是因为今日,她只要冲破了这个关口,她只要全力的走出了这一步!从此以后,澹台凰便不再是一个得过且过,不知进取的大xiǎo jiě!

    她也敢拼,敢冲!敢拿命去博!

    从今以后,若是喜欢,就可以大声说喜欢,不必因为自卑便藏着掖着!

    笑无语内力深厚,一个劲的在前头飞奔,都已然感觉自己坚持不住!心中是着实诧异,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爆发力!可是为了捍卫自己的菊花,防止自己娇艳的花儿发生一丁点意外,他根本都不敢回头去看!这女人,还当真为了找他报这么一点仇,不要命了?

    而澹台凰,也确实好像是不要命了!头发、身上,全部透湿,脑袋也已经完全混乱,不再有思考能力,仍旧拼尽了全力,用最快的速度不断的向前冲!

    再一会儿!再一会儿,也许就成功了!

    必须坚持,不可倒下!

    君惊澜远远的看着,看着她坚毅的容颜,看着她眸色中无人可撼动的坚定,看着她在风中几乎折损的模样,终于,缓缓的收回了目光,往帐篷内走。

    东篱诧异,很快的跟了上去,问:“爷,您明明可以帮太子妃的,为什么……”

    “这时候,我若帮她,她才会觉得我害了她!”不能帮她,因为他太清楚。她现在要走过,不仅仅是轻功这一道坎。还有她心中的坎!他若是出去帮她,她之前的所有努力和坚持,都会在他的帮助下变成一堆泡沫。

    他不敢想象,那时她心中的失望和绝望。也许,那种失望和绝望,比杀了她都要令她难受!所以,他不能,不能去毁掉她所有的努力和坚持,不能毁掉她拼尽全力才积攒出来的勇气和信念!

    他亦知道,只要她走过了今日这一关,从此,迢迢大路,星辉日月,都不再有什么东西能让她退却!

    看着他微沉的容色,东篱亦很快的明白了他心中的挣扎和压抑。终而,他劝道:“爷,若是不放心,还是出去看着吧!”

    他微微摇头,狭长魅眸中满是颓然,轻声开口,说出了自己此生的第一句“不敢”,第一句怯懦:“不敢看,会心疼!”

    那种心疼到极致,却不能出手帮她。这样的折磨,于他来说,比她现下所承受的还要沉重。

    只是,待在帐篷里面不看,心就不会疼吗?

    东篱见此,已然不再开口,一个闪身,消失在空中。情之一字,他不懂,原本也不想懂。可今日,他真的开始好奇,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情感,会让再怯懦的也变得坚强!

    ——会让再坚强的人,也变得怯懦!

    只差一点!她朦朦胧胧的看向前方,只差一点,这一路跑来,都是觉得只差一点就能成功,她整个人已经虚脱!

    迷迷蒙蒙之中,看见一团银色的不明物体,站在草原的高坡上伸爪,伸蹄!一张狼嘴很有节奏的叫唤:“嗷嗷呜呜!嗷呜嗷呜!”

    星爷认真的运动,看见澹台凰的眼神看向它,它顿感愤怒,两只前爪狠狠的扯了一下自己腰间的肥肉,瞪了她一眼,恶狠狠的“嗷呜”一声之后,接着做运动!——看什么看,星爷在做减肥操,想偷学,想偷学是吗?混蛋!

    这下,澹台凰忽然笑了!突然觉着小星星童鞋不仅很可爱,也非常励志!

    这年头,一只狼都一大早爬起来做减肥操,锻炼出最完美的自己,她一个人类,还有什么的理由不努力!?

    想着,看着前方的笑无语,狠狠的直追了过去……

    待她跑过去之后,正在做减肥操的星爷终于停了下来,狼眼一翻,傲慢的看向天空,仰天长嚎:“嗷呜!”——别以为是星爷想鼓励你,要不是看见主人那要死不活的样子,星爷才懒得搭理你!

    嗷呜完毕,往草地上一躺,两根面条泪蜿蜒而下:“嗷呜呜呜……”星爷为什么要帮助情敌,星爷真是太善良了!

    不行,为了星爷有一天能重新得回主人的心,星爷还是应该好好做减肥操……想着飞快的爬了起来,继续锻炼……

    而也就在这会儿,澹台凰崩溃之间,忽然感觉脚下一轻,一跃而起!却因为是第一次成功飞起来,尚且无法掌控好!整个人在空中飞快滑行,直线一般往前冲!

    身体上所有的疲累都在一瞬间消失殆尽!仿佛,是绝处逢生一般,在炼狱中获得新生,在极度的苦痛与折磨中获得力量之源!

    这种感觉,真是——飞起来了!

    她这一飞起来,太子爷像是有心电感应一般,飞快的从帐篷内出去。微微抬首,看见她在空中笑得畅快,他亦缓缓勾唇,轻笑出声……

    然后,他身侧的漠北士兵,全部喷了鼻血!

    澹台凰直直的在空中往前滑行,在前方逃命的笑无语仁兄,亦忽然抬起头,看她飞得很高。在一路奔行中积攒的爆发力越多,就会飞得越高!

    他看着她的身影,忽然笑了笑,谪仙般出尘的声线缓缓响起:“原本以为,以她的体质,练成轻功,最少三年!却不知,她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

    凭心而论,就是换了他自己,也断然不可能练出来,十有**就已经在半路上放弃了!原来,她不要命的追了自己这么半天,是为了这个!

    想着微微抬起头,放至额前眺望,见她飞得极高极远,竟没忍住开口赞赏:“好一个坚毅刚强的女子,君惊澜的眼光,倒还不错!”

    然而,下一秒,让他更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澹台凰一路在空中滑行,因为无法把控,竟然对着一座高山的山顶冲了过去!

    这一瞬,他清楚的看见了君惊澜面上的惊惧。看见他飞身而起,用尽全力往她的方向奔行……

    而澹台凰,看着眼前的高山,竟然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勇气!用尽全力双手合掌,体内所有真气聚集在掌中,狠狠往前一掌挥去!

    “砰!”的一声巨响,山石被炸开!

    白色的,浅huáng sè的,灰色的石头,在空中乱舞!接着,澹台凰神奇的发现,凤舞九天,不仅仅是第三重破了!就在方才这一瞬,第四重也破了!

    破开第三重,需要坚持!

    破开第四重,需要勇气!

    她刹那间得意了,深深滴认为自己真是太牛逼了!可是,这一得意,就没注意到头顶上一块巨石对着她砸了过来……

    等她听到声音,反应过来之后,抬起头,瞬间傻逼了!“我擦!”

    没有多想,抬手便是一掌!

    “砰!”一掌之下,漫天的石屑炸开,石屑从天空落下,像是石头雨一样的砸了下来!

    于此同时,一人破空而来,他飞驰之态,恍若烈日之下的万丈霞光!紫银色的身影拖出一道迤逦春色,到了近前,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所有的石屑,瞬息之间,全部砸落到了他的身上!

    这石头,是不会砸死人的!但是砸伤,是必然的!

    耳边,是他的轻哼之声,还有好心情的调笑:“女人,你果然离不开爷!”

    澹台凰一时沉默,他不在的时候,做什么她都无所畏惧,真真是比谁都牛逼!就比如方才跑步,比如方才见到危机,她毫不犹豫就是一掌!而只要他一在,她瞬间便觉得心安,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不会有事,接着便开始懈怠!这种依赖,到底是好是坏?

    原是想翻身而过,自己将那些石头顶住,可他圈得太紧,她根本挣脱不开!

    两人落地,石头也落在他们脚边。

    远处的笑无语看着这一幕,开始不断的摇头感叹,君惊澜啊君惊澜,你这人怎地就这么黑呢!几块破石头,只要你随随便便一甩袖,就挥到天边去了,非得受点伤,搞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来博取美人好感!唾弃啊唾弃……

    ——本国师都恨不得把脚趾头都竖起来鄙视你,你知道吗?

    “你没事吧?”澹台凰慌慌张张的开始扯着他看,其实那石头落到身上,最多也就受点轻伤,疼上几天就好了,哪里需要他这样不要命的救,搞得人多不好意思!

    太子爷闻言,一副浑身难受的样子,往她身上一靠,慵懒声线带着严重倦意:“痛死了!”

    说着,微微撩起自己的袖袍,莹白如玉的肌肤上,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鼻子一抽,靠在她肩头状若委屈道:“太子妃,爷受伤了!”

    “我知道!”澹台凰的脑后是一滴巨大汗水,有这么严重吗?她目测那几块石头砸在自己身上,即便浑身青紫,也就需要跳脚呼痛一会会儿啊,至于根本都站不稳吗?

    “爷受伤都是为了你!”懒洋洋的开口,一副今日我十分牺牲,非常伟大的样子!而这一切,全部都是为了你。

    澹台凰的脑后又是一滴巨大汗水,赶紧扶着他老人家飞快点头:“我知道!我都知道!”因为心中太感谢,又太诧异,加上还有点自己得意忘形的心虚,所以没有看见某人狭长魅眸中的笑意。

    他笑。是愉悦的笑意,也是无奈的笑意。他若真的为她而伤,又岂会说痛,岂会让她知晓?只是他的心思,她难以明白。而有时候不明白,也好……

    比如现下,可以占点便宜!

    澹台凰头大的扶着他一边走,一边开口安慰:“没事的,没事的!回去之后擦点药就好了!”

    “爷要太子妃亲自擦药!”太子爷开始谈条件。

    “好好好!”对于自己的恩人,澹台凰还是很好说话的!飞快点头,连连说好!

    “还要揉揉!”懒洋洋的接着开口,眸中笑意更甚,奸诈的如同一只狐狸。

    澹台凰自然也赶紧点头:“好!好!揉!揉!”

    他微微靠在她的肩头,步履“艰难”的走着,整个人仿佛已经性命垂危,开口问:“太子妃,你今日感动吗?”

    “感动!非常感动!”这句话倒是真的,确实是非常感动!感动他舍身相救,在那么危急的情形下,如果不是本能反应,根本不可能及时救过来。

    她这话一出,太子爷低低一笑,闲闲道:“那太子妃以后一定要对爷好!”

    “嗯!嗯!那必须的!”为什么她开始觉得这货有点得寸进尺了呢?好在她这感觉一出,他终于闭嘴,没有继续再提要求。

    那天空中无比惊险的一幕,漠北的民众自然都看见了!看见公主神功盖世,也看见北冥太子如同天神临世一般英雄救美,并生生的将所有的石屑都一人扛住!顿时,所有人的心中都满是憧憬和赞叹。

    看着公主扶着北冥太子回来,看见北冥太子身受重伤,靠在公主身上,已经有妇人开始抹眼泪,这真是太感人了!想着,众妇人们又狠狠的瞪了自己的夫君一眼,有一日如果自己蒙难,这货八成跑得比那野兔都快!

    众夫君们无比郁闷,这关他们什么事!?真是造孽!

    一路上,两人走着,他忽然闲闲问:“女人,方才那样跑着,难受吗?”

    她一怔,募然想起那会儿自己竟然是因为想起了他才充满了力量,面上一红,而这一次竟然也没有遮遮掩掩,大声道:“本来是很难受的,但是想想你就不那么难受了!”

    不知是想为他变强,还是单纯的不服输,不想让自己输给他,总之那时候,是因为想起了他,才在一瞬间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这话一出,他薄唇微勾,心中自是愉悦至极。又状若羞涩道:“太子妃,你忽然这样直白,爷真的很不好意思!”

    澹台凰额际青筋一跳,她忽然有种一把将他扔在地上,掉头就走的冲动!无语的转过头看他,咬牙道:“君惊澜,你这个人还会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直白?!她的直白能比得过他?这货一天到晚开口就是那样让人脸红心跳的huáng sè语言,竟然有脸说她直白?!

    “其实爷一直很纯洁,一直很羞涩,只是太子妃不知道!”某人不要脸的说着,绝美潋滟的姿容上满是“我很单纯”的字样!

    澹台凰默默的无视了他的话,选择了间歇性失聪!走着走着,脚步一顿。忽然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前,咬牙切齿的怒骂:“请问纯洁羞涩的太子爷,您的手放在哪里?”

    这会儿他们正走到一丛树林的后面,能够牢牢的遮挡住草原之上人们的视线!于是,某人那如玉长指,毫无预兆的伸入了她的胸口,并很“豪迈大方”的覆住!

    太子爷听她暴怒,表情仍旧很纯洁,狭长魅眸一片纯粹,看起来非常单纯。在澹台凰shā rén般的眼神注视下,缓缓的捏了几下,又收回手,一本正经的道:“爷是看看太子妃的胸长大了没有!”

    澹台凰一阵火气上涌,抬手就想抽死他丫的!他又接着道:“而且早上太子妃捏了爷,现下爷捏回来,已经是扯平了!太子妃要是觉得没扯平,我们可以到父王和王兄面前评理!”

    澹台凰伸了一半的手顿住,顿时哭瞎!她真的想在古代发起一个问卷调查,查一查有没有比她更加倒霉的人!

    偏生的这王八蛋刚刚还救了她,她现在又不好一把将他扔了!要是扔了,不说她的良心能不能过得去,草原上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她会显得多么忘恩负义!

    但是心里实在是太不平衡了!于是,她转过头飞快将手伸进他的胸口,狠摸了一把,抽出来:“扯平了!”

    “凰儿!你在干什么?!”一声怒喝,从前方响起!声线优雅华丽,而且听起来十分熟悉,是久违了好些日子的声音!

    她苦逼的转过头,看着高头大马之上,一身戎马的王兄,威风凛凛的坐着,桃花眼冷然的看向她,显然她方才的行为已经被看见!

    她为什么——这么倒霉!泪眼朦胧的看着自家王兄,支支吾吾的道:“王兄,我……”

    “夫妻情趣,王兄不必太过介怀!”太子爷浅浅开口,声线慵懒,笑意十足。

    “去你妈的夫妻情趣”一句话到了嘴边,王兄就在这儿,她没敢说!而且方才的行为她完全无法解释,只能眼泪汪汪的看着前方,貌似默认!

    这一看,就看到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笑无语!她阴测测的磨了磨牙……咱们来日方长!

    笑无语顿时很有种唱窦娥冤的冲动,他现在冲上去揭发君惊澜,说他是故意受伤,而且伤势根本没有那么严重,能化解一些些这女人对自己的仇恨吗?

    澹台戟见她不回话,心中也是一把无名火烧的旺盛,尤其让他烦闷的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烦闷!冷哼了一声:“还未成婚,便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这话一出,君惊澜当即站好,一副很听大舅子训示的乖巧模样,只是整个人站得非常不稳,颇有点人如柳絮随风飘的架势。偏头看了澹台凰一眼,狭长的丹凤眼中满是委屈,还有难受。

    看得澹台凰募然心中愧疚,咸猪手的事情已经扯平,但是人家救了自己还要挨王兄的骂,站都站不稳,还要老老实实的站着!一种强大的感谢心和正义感在瞬间充满了她的内心,一把将他拉过来,扶着,硬着头皮开口:“王兄,他受伤了,是我的责任!”

    澹台戟也好似是终于明白自己过于激动了,微微闭上双眸,平定了一下心绪,才缓缓睁开:“御医已经等着了,快点过去吧!”

    北冥太子的洁癖天下皆知,他定然也不会提出让别人扶的可笑建议。只得退让!

    原本准备接着挨骂的澹台凰,忽然听见他这样一说,还奇怪的抬头瞅了他一眼!

    然后,扶着身受“重伤”的太子爷,过去了……

    在她纳闷之间,君惊澜忽然转过头,凉凉的看了澹台戟一眼,那样的眼神,很锐利,极为锐利!

    刺得澹台戟眉角微皱,仿佛心中的一切都被看透!待对方收回眼神,转回头去……他仍旧坐在马背上,在原地呆立了一会儿。顿时,心中生出了一种羞愧,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从她莫名失忆,然后开始变得格外聪明。从她站在自己跟前说,他狠不下心,就由她来替他狠。从她为了自己能够安然回到漠北,独自带着成雅分道而行。他便一直觉得,有些东西在他心中变了质!

    一直到,君惊澜的眼神!这样锐利到不容他逃避的眼神,他才开始直面自己的心,开始看见一切都清晰明了!

    只是,她是他mèi mèi!

    从前怀疑她身份的时候,希望她是。可现下,他竟然希望,她不是……

    ……俺是求月票,太子爷很腹黑的分割线……

    御医看了一下君惊澜身上伤,直觉就没什么大碍。但是看着他一副极为难受的样子,又不敢怠慢,很是认真的看了好几遍,终于怀着满心的困惑对症下药。

    澹台明月是何等人物,方才他们从高山坠落的一幕,他看得清清楚楚。君惊澜也没打算瞒他,在澹台凰没注意他的时候,他都是轻轻浅浅的对着自己的岳父大人懒散的笑。

    澹台明月亦是轻笑着摇头,这臭小子!倒是凰儿被唬的团团转,不过他也倒是真的有心了,故而作为岳父,对这个女婿他也并无太多不满,反而还帮助他教训澹台凰:“以后处事不要再那样鲁莽,知道了吗?”

    “知道了!”澹台凰乖巧点头。

    而这会儿,他忽然想起一件什么事,皱眉问:“听说昨夜你在营帐中……此事今日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可有其事?”

    他说着,偏头看了一旁那风姿卓然的君惊澜一眼,暗指意味很足。因为在场的都是漠北宗亲,加上漠北人本来豪爽,所以澹台明月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问的。

    澹台凰没想到自己昨夜警告了守门的侍卫,今日还是给父王知道了,赶紧开口解释:“昨夜其实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只是他喝醉了,误闯进来,我们推搡之间,被外人误会了罢了!不信您问他!”

    说着,她一只手指向君惊澜。澹台明月的眼神也放了过去,等着他回话。

    而这时候,太子爷绝美的面上忽然浮现半丝惊愕,旋即,微微偏头,懒懒一笑,那笑容很羞涩,不语。

    “……!”澹台凰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简直快疯掉了!他这是什么节奏?默认昨夜有事发生!默认?!

    这下,旁边所有的人都或多或少的开始咳嗽起来,都略微鄙视的看着澹台凰,从前便十足飞扬跋扈,回来之后本来以为她好了一点,没想到变本加厉!强占了美男子,还不承认!

    澹台明月也有点尴尬,咳嗽一声,道:“这件事情朕会给北冥太子一个交代!”

    君惊澜低笑出声,闲闲开口:“交代不必!只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恐怕婚期要提前!”

    澹台凰呆若木鸡!无言的看着他俩在那儿完全不顾及事实真相,也不顾及她感受的商讨……

    这话一出,澹台明月亦深以为然!开口笑道:“朕原本想着凰儿还小,婚事不宜操之过急,也想多留她两年,既然事已至此,婚期便定在三个月之后吧!如此既不太慢,也不会过于仓促!”

    毕竟是嫁漠北皇最宠爱的公主,当然是要讲排场,一切深思熟虑!其实两个月准备已经足够,但毕竟要显现出漠北公主的尊贵,才定了三个月。

    “如此甚好,本太子原本也担心太子妃腹中已然有了骨肉,早些定下来,也早些安心!”太子爷漫天胡诌的骗婚,笑得十分惬意。

    这话一出,他是笑了,澹台明月就笑不出来了!桃花眸往澹台凰肚子上一扫,这要是真的有了,三个月可就能看出来,到时候他澹台明月嫁女儿,奉子成婚,这样的脸他丢得起吗?

    于是,他咳嗽一声,道:“其实三个月太长了一些,不若两个月吧!”

    太子爷目的达到,三个月成功缩减成两个月,当即起身,微微弯腰,笑意融融的开口:“岳父大人英明!”

    “……”

    ——已经彻底无言的澹台凰!

    而澹台戟一到,便听见婚事已定。剑眉微挑,并未开口……心下却沉重!

    就在这会儿,一道清纯干净,如同冰山雪水一般纯澈的声线响起:“如此好事,真是恭喜王上和姐姐了!娜琪雅也深深的为姐姐感到幸福!”

    这话一出,四下之人都赞赏的看向娜琪雅。从前倾凰公主便总是欺负她,难得她还能这样不计前嫌的祝福!

    娜琪雅?好熟悉的名字!澹台凰微微偏头看了成雅一眼,马上便看见了成雅面上明显的嫌弃和不屑,登时就想起来了,这不就是草原的那朵白莲花吗?

    她上上下下的将对方打量了几眼,见她表情看似纯洁,眸中却满是嫉恨和妒意。不甚在意的笑笑,开口道:“如此,姐姐就多谢mèi mèi了!也祝愿mèi mèi早日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

    这话一出,太子爷薄唇微勾,魅眸染笑,她这话,是自己是她的如意郎君么?

    这一次,澹台凰没有跳起来就大骂娜琪雅,让所有人都是一惊,心中都在想公主真是长大了!知道好歹,有所进步了!

    倒是娜琪雅微微一愣,对自己没有成功的挑起对方发火感到恼火和诧异。但,毕竟是纯洁了很久的白莲花,自然很快的就能有所对策,娇滴滴的开口道:“公主姐姐已经不再厌恶娜琪雅,娜琪雅觉得十分高兴!公主姐姐也请放心,虽然您从前经常对娜琪雅动手,这些事情,娜琪雅都不会放在心上!”

    这话一出,成雅就险些跳了出来!分明一直就是这个贱人对公主动手,还反诬公主!现下居然还敢颠倒是非黑白!但她被凌燕扯住了袖子,没有成功的跳出去。

    接着,娜琪雅又捂唇一笑,状若提醒的对君惊澜道:“也不知道姐姐爱打人的性子改了没有,北冥太子也要小心些才是!啊……不是,mèi mèi说这话没有别的意思,mèi mèi,mèi mèi……姐姐对不起,mèi mèi不是故意的!”

    她说着,好像很无措,害怕自己不小心说错了话。可怜兮兮的眼神看向澹台凰,似乎是在求对方的原谅!

    这可怜兮兮的面貌一出,大家自然又都对她充满了同情。同情弱者,是人的天性,再加上她一直风评甚好,于是人们都看着澹台凰,眼神下的意思就是她应该赶快出言表示原谅!

    好像不原谅就是她的错一般!

    但也有不少女子听出了端倪,这娜琪雅的话,好似就是在向北冥太子揭示澹台凰的真容啊!一旦北冥太子心理脆弱一些,对自己的未婚妻要求高上一些,这婚事就吹了!

    澹台凰冷笑了一声,几个大步走上去!就在众rén miàn前,高高的扬起手——

    “啪!”

    狠狠的一巴掌,甩到了娜琪雅的脸上!

    所有人都错愕!完全没想到北冥太子就在这里,她也丝毫不加收敛!倒是澹台明月和澹台戟的眸中闪过一丝笑意,没让外人看见!

    只是一瞬间,娜琪雅的脸就红透了!一个红色的巴掌印鲜明的挂在她的脸上,她眼泪汪汪,抽搭了数声,眸中却是奸计得逞的笑意,十分委屈的指着她:“姐姐,mèi mèi都认错了,你为什么还要打mèi mèi!北冥太子,您倒是说一句公道话啊!”

    男人,是不会希望自己的女人凶狠的!娜琪雅一直深信这一点,故而……一个巴掌而已,她很期待澹台凰被人退婚的惨状!

    君惊澜还没开口,澹台凰便先开口了:“mèi mèi说错了话,姐姐自然是需要教训的,不打不足以长记性!姐姐这样做,完全是为了mèi mèi好,省的mèi mèi以后一张嘴张开便胡说八道、乱放臭屁,误导众人还污染环境!”

    这话说的那叫一个在情在理!根本找不出任何话反驳,但是澹台凰的凶狠完全就表现在明面上,显然是娜琪雅说了她的痛处,才挨了打!故而,大家的眼神都悄悄的往君惊澜的方向看,唉,这样凶悍的公主,也不知道北冥太子接不接受得了!

    旋即,太子爷上前一步,狭长魅眸眯出几分笑意,深情款款的抓着澹台凰的手,动情道:“爷的太子妃,实在是太善良了!宁可背了打人的坏名声,也要帮助他人纠正错误。能与太子妃缔结良缘,本太子真是三生有幸!”

    众人风中凌乱!善良?!他还三生有幸!?

    ------题外话------

    话说,每天累得半死的时候,在评论区看见大家的夸奖,真的是太治愈了!至于反动意见,哥也听进去了……o(╯□╰)o!哥会努力改进不断进步滴,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关注,以及……不轻易抛弃!

    啊,对了!今天是二月二十二号,如此二的日子,根本就是哥的节日嘛!请有月票的妹纸们拿月票甩二山一脸,为二山庆贺节日……谢谢!谢谢!

    另:万分感谢弟兄们的钻石、月票、鲜花和五星级评价票!哥哥都看见了,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