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爷很纯洁!

    河岸边上,由于再往前,约莫要两天才能再见集市。买月事布就会变成一件挺艰难的事儿,而回过头走,也需要不少时辰,故而韦凤自告奋勇,去离太子爷麾下,离此地最近的情报据点,去取所需之物。太子爷自然也就批准了!

    而河畔就只剩下了君惊澜,澹台凰,成雅三人。还有一只快乐烤鱼的狼……

    澹台凰今日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加上身体不适,太子爷自然也没有再压榨她的剩余劳动力,让她履行诺言把鱼烤给自己。甚至于生平第一次,纡尊降贵的坐在成雅的对面,给她烤鱼。

    这般行为,直直的让成雅浑身上下不舒坦,吓得心里不断的发颤。想开口让对方把鱼给她来烤,又怕被对方一袖子甩到天边摔死了!故而没敢吱声。

    而澹台凰裹着披风,捂着肚子,虎着一张脸,咬牙切齿的看着那死妖孽,见他面色怡然惬意,姿肆意潇洒,已然没有了那会儿的尴尬和歉意,心中腹诽这货的心理治愈能力真强,没多大一会儿就治好了!黑着脸叫唤:“喂,我的内裤啥时候还给我?”

    混账!找他要内裤,他非但不还,还收起来了。

    太子爷闻言,斜斜的睨了她一眼,懒洋洋的道:“不还了!这条亵裤意义重大,可是太子妃的第一次,若是以后有人不知死活来与爷抢你,爷也好把它拿出来,作为你我已然无比亲密的证据!这可是太子妃的第一次呢……”

    “噗——”成雅喷笑,赶紧捂住嘴低下头,不敢直视自家公主恐怖的眼神。

    澹台凰整张脸青白交错,难看到了顶点!越听这话,越觉得是那个啥的第一次,这王八蛋绝对是有意的。而且她百分之百相信,他要是真拿出去耀武扬威,十有**也会这样坑人,故意误导!

    咬牙切齿了半天,也知道这王八蛋是不可能还了!终于忍无可忍的高声怒吼:“君惊澜,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为什么能黑到如此境地?”

    简直是黑心肝到了极点!猥琐,无耻,变态,犯贱,不要脸……澹台凰心中所有骂人的话都像倒豆子一样倒了一遍!

    这话一出,他薄唇微勾,好心情的一笑,狭长魅眸扫向她,意味深长的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爷的心在这里,至于是什么做的,太子妃可要把手伸进来摸摸,衣襟并不厚,很容易就伸进来了!”

    “能先用刀把骨头劈开吗?这样摸起心脏来,会比较真切!”澹台凰磨牙,凤眸狠狠的瞪着他。

    他微微皱眉,状若深思,终而遗憾开口:“恐怕不能!”

    “为什么?”澹台凰冷眼瞧着他,心下怒火一阵一阵往上头烧。

    这一问,他狭长魅眸含笑,看向她:“这样未免太过残忍,太子妃若因此做噩梦,爷于心不忍!”

    擦!三言两语,又变成了为她着想!这臭不要脸的!

    “我不怕做噩梦!”澹台凰很快反击,她今天就不信了,跟他斗嘴她一次都斗不过。

    见她好似真的上了火,他淡看向她,低笑出声,似乎退让:“罢了,这次算你赢了!”

    “什么叫算我赢了,你这话什么意思?”每个女人每个月,就会有那么几天内分泌失调,大姨妈造访的日子,这段时期女人的情绪都特别容易暴躁,显然澹台凰现下就是这样的情况!

    “这话的意思,便是你赢了。爷斗不过你,吃鱼!”说着,微微伸手,修长玉指展开,将自己刚刚烤好的鱼递给她。

    快乐烤鱼的小星星童鞋一见,马上就不快乐了,鼻子一抽搭,又开始水漫金山寺的唱歌:“嗷呜呜呜!”——抓不住爱情的我,总是眼睁睁……

    澹台凰狐疑的把鱼接过来,有点怀疑他烤的能不能吃!不过这鱼长得还是挺好看,张嘴咬了一口,口感不错,看样子太子爷虽然是养尊处优,但也不至于不学无术,烤个鱼的本事还是有的!一边吃一边瞅他,并就方才之事纳闷道:“你竟然也会认输!我还以为,你这一辈子都不会输呢!”

    “那只对别人,对你,爷情愿输一辈子!”他笑,拿起另外一条鱼接着烤,面上笑意融融,显然心情不错。

    成雅在一旁看的小脸也有点发红,公主和驸马好甜蜜啊,哎呀!

    但是澹台凰这个人,严重属于不识好歹的!她冷笑了一声,一边啃鱼,一边咬牙开口:“说得比唱得好听,就像是你让给我一样,有种你就接着说,我就不行我今日辩论不过你!”

    好歹前世她也是八校联赛的辩论大会冠军,但是悲伤的发现和这货斗嘴,好像就他妈没赢过!今日她也是真的有点上了脾气。

    他摇头浅笑,似乎无奈。旋即,好整以暇的看向她,叹道:“继续辩论,你会生气,辩论到越后面,你越生气!”

    “所以?”她跟他斗嘴,相处,生得气还少吗?

    “女人,难道就没有人告诉过你,月事的时候不宜生气,对身子不好?”他挑眉看向她,语气已经微微有些不悦,狭长魅眸也微微的眯了起来,是喜欢她倔强不服输的性子,但却难以认同她总是一路横冲直撞,丝毫不顾及自己。

    这话一出,澹台凰沉默了!只是因为这个,所以他认输?刹那间心中亦是百味陈杂,说不清何种感受,但火气是已经完全消了。

    心里是很感动的,但也因为过于感动,所以嘴巴变得更硬,恶狠狠的道:“谁要你多管闲事!我气死了都不关你的事儿,还有,不是说了我喜欢吃辣的吗?这鱼为什么是甜的?”

    说着,狠狠的把鱼伸出来!一副嫌弃的样子!

    成雅咽了一下口水,偷偷瞄了一眼君惊澜的侧颜,小声劝慰道:“公主,月事的时候吃辣肚子会更痛的,吃甜的可以缓解!您就别说话了,安安静静的吃吧!”

    这话的潜台词很明显,我的公主欸,人家一片好心,您就别再挑刺儿了,您找茬的企图,八成连扫厕所的大妈都知道了!反正我成雅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于是,澹台凰也终于闭上了嘴。来月事的时候不能吃辣,她自然也清楚,只是刚刚想找麻烦,一时没往这边想!这样一看起来,她好像真的非常不识好歹,而人家的好心一直遭狗咬,啊呸,是被当成驴肝肺!

    低着头啃鱼,也偷偷的抬头瞄他,看看他有没有生气的迹象。

    对于某人偷瞄的行为,太子爷的心中当然是清楚的,故而刻意摆了一张冷脸,久久没有抬头。修长玉指执着另一条鱼,翻来覆去的烤……

    然后,澹台凰看着看着,忽然觉得有点惴惴不安,一口一口的吃着鱼,喉咙里面像是卡了一根刺一样的不舒服。

    终于,没忍住,硬着头皮咬牙开口,为自己方才的找茬行为表示歉意:“刚才的事儿对不起,还有,谢谢了!”

    并非真的怕他生气还是如何,她只是觉得有错就该认,别人的容忍和宽和,并不是自己放纵的资本。有时候道个歉,其实没那么难,也很有必要,比如现在。

    他闻言,微微抬起头看向她,魅眸幽深,笑道:“你倒总不吝于给爷惊喜!”倒不是他有多期待她对自己低头,而是有时候,勇于承认自己错了,才有进步的可能。

    他是希望,她能有这种品质的。然而,她也没让他失望,她确实是有!

    澹台凰白了他一眼,接着吃,那句话说出去了之后,自然也不觉得有什么了,最少她自己心里舒坦无愧了,其他人怎么样,她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吃了半晌之后,忽然很不给面子的问:“君惊澜,为什么你今天做了那样猥琐的事情,居然一点都不羞愧?”

    她原本以为,他会为此抑郁很久,为自己的愚蠢懊恼很久,却没想到给自己做完了月事布,他马上就恢复了那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样子,尴尬神马的转瞬即逝!好像那事儿完全没发生过。

    这话一出,他状似心情颇好,笑看向她,懒洋洋的道:“爷有什么好羞愧的,爷没想到那是月事,证明爷接触的女人少!也能证明,爷从未对其他女人表示过这样的关心!”

    说着,拿着自己手上又烤好的鱼,起身,往她跟前走了几许,坐到她身边。

    旋即,非常不要脸的凑近她,在她的耳畔轻声开口,语中笑意十足:“而且,这说明,爷很纯洁!”

    “……”澹台凰无语!转头看着某人那美过万里山河不要脸容颜,皮笑肉不笑意味深长又充满讽刺的开口:“爷,您真是太纯洁了!纯洁到一路上就想着胸啊什么的!”

    成雅在一旁听着,默默的自行封闭住了自己的耳朵,脸色已经红透了!确实,这一路上北冥太子那些调戏的话,她听着都不好意思,实在是跟纯洁不沾边啊!但是公主一个姑娘家,就这样大刺刺的说胸什么的,这也不大合适吧!唉,其实这两个猥琐的人,某种程度上也挺合适的!

    君惊澜闻言,倒也没觉得尴尬,反而满不在乎的笑笑,懒洋洋的道:“你知道的,人纯洁了太久,难免就想发泄出来!爷可是已经为你纯洁了十九年,积攒下来数目很庞大,只等太子妃点头的那一天,爷就可以策马奔腾,从此纯洁为路人!”

    “……你只认识了我一个月好吗?”还为她纯洁了十九年,这臭不要脸的还真敢说啊!

    “可是,这十九年,爷见过美人无数,却只愿意为太子妃一人不纯洁!”他很认真的开口,笑意盎然。

    澹台凰闭嘴了,她拒绝接着和这种不要脸的人接着说话!因为她心中清楚的很,再说下去,他的纯洁没有变成路人,她的节操就已经先成了路人了!

    一条鱼吃完,他扬手将自己手里的也递给她。澹台凰也是毫不客气的接过,接着吃,心中理解为他是为扒了她裤子的事情赔罪,这样吃起来非常理所当然!

    就在她吃着,一旁的成雅忽然猛的咳嗽了起来,捂着喉咙,表情变得十分痛苦……

    澹台凰纳闷的看向她:“你怎么了?”

    “唔……刺,卡住了!”成雅说着,飞快的起身,对着河边飞奔而去,到一个大家都看不到的角落,预备用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办法,把刺弄出来!

    然后,澹台凰狐疑,抬手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鱼,她方才闭着眼睛瞎啃一通,也没有被卡住啊!啊呸,她刚刚好像根本就没吃到刺,纳闷的转头看向他:“难道你帮我把刺挑了?”

    小说里面确实也经常说,男主角对女主角有多么好,吃鱼也给女主角挑刺。可是,方才他烤鱼,她根本没看见他挑刺啊!

    他闻言,面上绽出一丝邪笑,三分漫不经心,七分睥睨傲然,看着她笑道:“这是中华鲟,除了头不能吃,身上的刺都是软骨,都可以随便吃。这世上,只有愚蠢的男人,会为自己的女人挑鱼刺。聪明的男人,大多选择没有刺的鱼!”

    澹台凰默!无语道:“没有刺的鱼,种类却并不是太多,要是我想吃有刺的鱼呢?”

    “唔,那爷就只好费些功夫,给太子妃挑刺了!”他倒也很好说话,应完之后,扬手往地上那些鱼上一指,懒洋洋的道,“太子妃想吃哪一种,爷一定为你把刺挑得干干净净!”

    小星星童鞋一听,狼眼一瞪,赶紧把自己喜欢吃的鱼全部扒拉过来,往屁股后头一藏!然后状若无事的接着烤鱼——要吃鱼也是星爷先挑啊,怎么能给澹台凰先挑呢!

    “不必了!”澹台凰无语的看了小星星一眼,咬着手上的鱼,没再理会他。心头千般绪,也不知道是该对他觉得无言,还是该觉得温暖。

    而就在这会儿,一名黑衣人从天而降,到了他们跟前。

    他眸色匆匆,单膝跪地,落于君惊澜身前,开口禀报:“爷,飓风组奉命看守理亲王世子君昼,因为风影一人的疏忽,让他跑了!而君昼逃出来之后,到了太子府的门口,大肆辱骂您……”

    “骂爷什么?”君惊澜微微挑眉,笑得三分温和,七分冷冽。拾起一旁的柴火,一根一根的往火堆里面扔,表情看似平静,但澹台凰已然发现他眉间朱砂刹那间嫣红似血!

    显然是生了极大的气!

    那黑衣人迟疑了半晌,始终不敢开口。

    他狭长的丹凤眼忽然扫向他,眸中冷意厚重,像是冰川多年不化的冰雪,三分温和气氛冷冽的声线响起:“同一句话,爷不喜欢说第二遍!”

    “是!他骂您,说您的父皇就是个不要脸的下作之人,堂堂一国帝王,为了权位,竟然委身……”黑衣人咬着牙愤怒的开口。

    “够了!”他冷喝一声,霍然起身,面色冷若冰雕,眉间朱砂比血色还要妍丽几分!淡紫色的衣摆飘飞,像是扬于炼狱的招魂幡。然而,他面上的冷色很快消失,三分温和七分冷冽的声线响起,“他现下在哪里?”

    “他一到您的太子府门口开始骂,北冥的百姓就冲上去将他毒打了一顿!等我们抓到他的时候,就剩下半口气了!”黑衣人颤着身子开口,不是怕的,而是怒的!若不是要来跟爷禀报,他们早已将君昼碎尸万段!

    澹台凰在一旁看着,没有说话,她隐隐觉得里面牵扯了一些皇室辛秘,但却为他高兴,一国世子地位何其高,在他的门口骂他,却有百姓们胆敢蜂拥而起为他出头,不畏强权,不畏生死。他在百姓们心中的地位,一定很高!

    他狭长丹凤眼微眯,冷笑了一声:“理亲王现在何处?”

    “理亲王,理亲王知道世子逃了,又在太子府门前说了那些话之后,已然带着全家老小,跪在您的府邸门口,希望您能息怒,单单处置君昼,饶了理亲王一家!”在北冥,太子殿下就是法!理亲王虽然是殿下的王叔,是亲王之尊,但是是生是死,也只在殿下一念之间!说着,他又赶紧开口,“他们已经在太子府的门前跪了一天,百姓们群情激奋,不断的往他们的身上扔臭鸡蛋和菜叶!”

    “那好!本太子的父皇下作,爷就要看看他的父王能高尚到哪里去!传令,将理亲王府众人,剥皮拆骨,挂在城楼上吊上三天三夜,以儆效尤!至于理亲王本人,送入军营,命人凌辱其身……届时,记得带君昼去观刑!”他冷声吩咐,声线温和入心,冰寒入骨。

    黑衣人领命,当即道:“爷,属下领命!那君昼,最后要杀吗?”

    “不,让他活着!让他和理亲王都活着,若这世间真有地狱,也该有人陪着爷才是!至于风影,爷不留无能之人!”话音落下,他坐了回去,在澹台凰的身侧。

    黑衣人点头:“爷,属下这就去!”

    语落,一个飞身,往空中一跃,刹那间便消失无踪。

    澹台凰拿着没吃完的鱼呆呆的坐了半晌,看着他绝美的侧颜,一时间不知道该说句什么好。她觉得他的手段太过残忍,却也知道是有人踩到了他的底线,更知道乱世之中,不以严法无以治天下!

    只是,他说。若这世间真有地狱,也该有人陪着他才是?

    那么,他是活在地狱里吗?

    四下沉默,成雅还在河畔卡鱼刺,并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小星星童鞋的狼脸也变得十分狰狞凶狠,莹绿色的眸中满是凶光!

    澹台凰正想着说句什么,安慰他一下,他忽然偏过头,狭长魅眸扫过她手中吃了一半的鱼,笑道:“不好吃?”

    这笑,不含半分杂质。像是冬日里,最纯粹晶莹的雪。很难让人联想到,他方才才下了如此残忍的决定,一句话,定下了几百人的生死,而且是极为残酷的死法!

    “没有!好吃!”澹台凰摇头,心里感觉特别不是滋味,不太喜欢他心中难受,还对着她状若无事的笑。

    太阳往西山而落,风也开始有点微凉。

    四面的草,青葱茂密,在风中纠缠,像极了……难解而复杂的人心。

    风拂过面颊,他静坐了很久,方才偏头,笑问:“冷吗?”

    “不冷!”澹台凰摇头,刚刚摇头完毕,却打了一个喷嚏,“哈秋!”

    他轻笑,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澹台凰这次倒很听话,没有挣扎。她想知道方才的事,却又迟疑着不敢问,顿了很久之后,终于开口:“君惊澜,刚刚……”

    “别问!”他轻声打断,又似乎感觉冷,将她抱得更紧了一些,勒得她有些生疼。

    旋即,他慵懒声线在风中缓缓扬起,“那些事不知道,于你而言是好。而且当年的事,具体如何,我自己也不知!”

    “那,你所谓的地狱……”当年的事情他说不了,但所谓“地狱”,他一定知道。她想知道,很迫切的想了解他!

    这话一出,他沉默了良久。

    终而,微叹一声,凉凉开口:“当你在信任一个人到极致,却被背叛之时,就会明白,信任这东西,是多么奢侈的事。当你宽和仁厚,换来的是敌人的变本加厉,你会明白,残忍才是这世上最好的处事方式。当你逆着阳光,一路行了太远太远,手中的血腥已然多到不敢回首去看,你便会明白,有时候人死了很容易,活着却难。”

    他这话,说得澹台凰心里发酸,她不知道他经历过多少,才能在世人的眼中活得像神一样高远,让人都不敢去接近,只堪仰望。明明,他也才十九岁而已!

    终而,他在她的耳畔,柔声开口:“但,这世上所有的阴暗,你都不会看见。因为,你有我!”

    这一刻,她心中是感动的,她甚至想回头去说愿意与他一起走过所有的黑暗,但终究,还是欠缺了底气!因为她并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喜欢他。一个女人,在决定交托自己的时候,必须慎重,甚至是小心翼翼!因为,那不是一句简单的话,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动作,而是交付一生!

    她不能不慎重,也不敢不慎重!

    正在她心中天人交战之际,头顶忽然传来他懒散的笑声:“太子妃欠了爷一条鱼,可别忘了!”

    “知道!”澹台凰语气不很好。她正在认真的伤感,他忽然讲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多破坏此刻唯美伤感的意境啊!

    “嗯,你要知道,爷很纯洁,从心到身都是,可经受不得一点欺骗!你既然答应了,就一定要做到,莫要伤害爷纯洁的心灵!”某不要脸的纯洁人士,接着唧唧歪歪!

    澹台凰无语,开口唤他:“君惊澜!”

    “嗯?”轻应了一声,语中兴致很浓,显然是等着她的下文。

    她磨牙开口:“你知不知道,你‘纯洁’得让我想弄死你!”

    “因为太子妃见爷太纯洁,心里嫉妒?”找抽是一场持久战!

    “惹毛了我让你瞬间不纯洁你信不信?”澹台凰狠狠磨牙,硬着头皮警告,语中暗示意味很足。

    太子爷笑意盎然:“欢迎太子妃让爷早日不纯洁……”

    韦凤一回来,就听见这两人的纯洁不纯洁,整个人还在他们身后石化了片刻!她觉得她这几天是真的长见识了,成功的刷新了大脑的内存,很知道了太子殿下的另一面。

    很无耻,很颠覆。

    “咳咳咳……”她尴尬的咳嗽了数声,挥舞着手上的包袱,里面装着月事布,还有是知道了他们今夜八成要宿营,所以带来了几个折叠型的帐篷。

    太子爷一见那包袱,似乎眼前一亮,浅笑着伸手:“来,爷来给太子妃换!”

    “滚!”澹台凰飞速转身,飞起一脚!

    他轻轻侧身,自然避开,而后大笑着背对着她,表示自己不会看。

    小星星童鞋也假笑着伸出两只前爪,捂住自己的眼睛,然后从指缝里偷看……澹台凰把包袱一拆开,一个包袱皮就甩到了小星星的头上盖住!

    这一盖,包袱皮的边缘点着了火,差点把星爷给烤了!它飞快的往草地上一滚,噗通一声落入河里,成为了一只落汤狼!又痛苦而艰难的泅水回来,愤怒的到了澹台凰的跟前,此刻她的月事布已经换好!

    星爷一边打着喷嚏,一边咬牙切齿的叉腰怒骂!——混账!星爷要是淹死了,你赔得起吗?

    “几天没洗澡了,让你除除骚味!”澹台凰很诚恳的说着。

    小星星童鞋愤怒挥爪:“嗷呜!”胡说,星爷是高贵的贵族狼,怎么可能有骚味!

    “你忘了,你有一半长得像狐狸,有狐臭……”澹台凰很不地道的打击人家。

    星爷愤怒的爪子停滞在风中,然后开始了第二轮咒骂:“嗷呜呜嗷呜!”——你才有狐臭!你全家都有狐臭!

    君惊澜回过头,看着小星星跳脚的模样,亦是低笑出声。

    韦凤上前烤鱼,一边烤一边问:“爷,您吃了吗?”

    “没有!还是你知道关心爷,太子妃永远不知!”君惊澜貌似哀怨的开口,戏谑的眼神往澹台凰的身上扫。

    韦凤一抖,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倒霉。多嘴问了一句,就被牵扯进来了,早知道直接烤好了递给爷就是了!

    于是,澹台凰很快的想起他烤了两条鱼,貌似都被自己吃了,而她受了人家的恩惠,并未发表任何关于感谢的意见,也没问他吃没吃,心里不好意思是必然的,但是嘴巴永远是很硬的:“本公主以为太子殿下太过纯洁,你们知道的,纯洁的人都不染浊世,自然也是不用沾浊世之物,也不用吃东西的,哪里知道太子殿下纯洁的并不彻底!”

    “唉,因为跟公主待了太久,爷……”说到这儿,忽然看见她的脸色不太好看,当即不说了,低低笑了起来……

    韦凤在一旁看了一会儿,想想广陵王府总是被爷整得说不出话的风世子,还有都不敢在爷面前放肆的如烟xiǎo jiě,再看看澹台凰,总算是明白什么叫一物降一物了!

    而成雅终于哭丧着脸走了回来,那根刺还卡在喉咙里头,她研究了很久都没有出来……

    澹台凰看了一眼那还挥着小爪子咒骂她的小星星童鞋,指着它开口建议:“你看,它的爪子我们里面最小的,让它伸到你的喉咙里帮你拿出来!”

    “呕——”小星星悲愤呕吐!

    成雅嘴角抽搐……

    终而,是君惊澜自袖口掏出一个瓷瓶,扔给她:“喝下去,刺会自己化掉!”

    成雅当即感恩戴德。

    澹台凰狐疑的转过头:“你有这种药,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

    那鞠躬表示感谢,鞠了一半的成雅也顿住了。是呀,为啥不早点拿出来?

    太子爷闻言,扬唇浅笑,春风一般醉人。斜斜往澹台凰身上一靠,闲闲开口:“她去掏鱼刺,这里不就只有我们了么?”

    所以,他是故意的!

    澹台凰磨牙:“君惊澜!”

    “嗯?”尾调拖长,声线魅惑,好整以暇的等待下文。

    “你真他妈的太纯洁了!”澹台凰充满讽刺!

    “爷亦深以为然……”不要脸的某人懒懒接话。

    ……俺是求月票,太子爷很纯洁的分割线……

    漠北,浩瀚沙漠之中。

    几匹骆驼逆着风,艰难前行。行至一段路,一匹马飞奔而来,而那马也因为踩在沙漠太过艰难,到了澹台戟跟前,已然前蹄陷入黄沙,将上头的人甩了下来!

    这一甩,就是几米之远!亏得那人身手矫健,在半空中飞快侧身,一个旋转,终于安然单膝跪地!恭敬开口禀报:“殿下,我们已经找到公主了!她也正往漠北而来,想来是想与我们分开走,也是为了您能安然回去!而她一路,有北冥太子亲自护送!”

    前半段澹台戟听着倒没什么,听到后半段,登时面色一冷,妖媚的桃花眸闪过几丝不悦。终而,优雅华丽的声线缓缓响起:“知道了!封锁君惊澜护送凰儿的消息,不得让父王知道!”

    呃,为什么不能让王上知道?暗探微诧,但仍然恭敬答话:“属下领命!”

    就在这会儿,黄沙滚滚的前方,奔来大队兵马,那群人的身前,有几面硕大的彩旗!

    上面写着连云十八骑的字样!

    那些人到了跟着,一个接着一个的跪下开口:“连云十八骑,恭迎大皇子殿下归国!属下等已经按照您临走时的吩咐,在齐格亚部落洒下天罗地网,只待您回去,下令一声,便能取二王子首级!”

    澹台戟缓缓点头,扬声开口:“速回漠北!活捉澹台灭!”

    “是!”

    ……

    翌日,澹台凰一醒。

    便见着风华绝代的太子爷,正闲闲的用内力托着几瓣巨大的荷叶,神态怡然,墨发舞动之间,是高天沧海都无法企及的风华。姿态优雅,袖袍曳地,微微拂动,若天空洒下的第一缕阳光,明艳动人。

    他手上托着莲叶,玉色与绿色之间交辉出艳丽光彩。席地而坐,紫银色的衣袍洒下,夺目耀眼,占尽天地之辉。

    一大早的,看见这样的美男子,心情自然是极好的!她微微抬高了头,往他手上的荷叶里面一看,里头是一汪碧波清水。

    而下头,是韦凤在生火,烧着。

    这是在烧水?!心中先是困惑,很快的想起了某人的洁癖,得,一大清早的洗把脸他还要先烧点水消毒!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又伸了一个懒腰……

    见她醒了,他微微偏过头,对着她一笑。

    这一笑!

    刹那间,天地失色,日月无辉!

    顷刻间,澹台凰鼻血上涌,飞快偏头,在心中告慰自己,不要被美色迷惑!

    他见此,心情颇好的笑笑,眼看手中的水也已经烧好,起身,带起一阵星河涌动,往澹台凰的方向而去,伸手将水递至她跟前。

    澹台凰纳闷:“干嘛?”

    他挑眉,狭长魅眸中闪过半丝怒意,凉凉开口:“漱口,洗脸。还是你以为,你能碰凉水?”

    这话一出,澹台凰顿时明白自己方才误会人家了!还腹诽了半天鄙视他的洁癖来着,感情这水是给她烧的!听他语气不太温和,她嘴角一瘪,高声道:“多谢纯洁的太子爷!”

    “噗——”韦凤和成雅飞快的捂嘴!

    “不识好歹!”君惊澜轻斥,面上有怒,眸中却是笑。这女人,这辈子已然不指望她能说出一句好话了!

    澹台凰条件反射的对着他扮了一个鬼脸!扮完鬼脸之后愣住了,她啥时候变得这么幼稚了!

    尴尬的在他戏谑的眼神之下,飞快的漱口洗脸,然后在心中斥责自己——人不可幼稚,过于幼稚便略显装逼也!

    洗漱完毕,成雅和韦凤在一旁看得那是西施捧心,两个人一起用两只手拖着自己的脸,朦朦胧胧的往他们这边看!

    好甜蜜啊,好幸福啊,啥时候也给她们遇见一个如斯男子啊!

    小星星童鞋恼火的用昨日君惊澜撕碎的那些个布料,做了一个小人,拿了一根针在上头不断的扎,扎死澹台凰这个惹人讨厌的女人!没错,星爷就是在行厌胜之术,做一个小人写上仇人的生辰八字往死里扎,拼命诅咒,死亡周期是七七四十九天的那种,啊,对了!

    ——谁能告诉一下星爷澹台凰的生辰八字是多少?

    扛过了昨日,加上太子爷的伺候实在是太过周到,澹台凰今日已经舒服多了,至少肚子没有再一抽一抽的痛!

    她拍了拍身上的灰,站起来,又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眼神往小星星童鞋的爪上一扫……

    星爷见此,赶紧转过身背对着她!一只前爪纳闷的抓脑袋,认真思考,怎么回事,星爷扎了这么久,怎么反而把她扎精神了……

    君惊澜将手中荷叶一扔,也缓缓站起身。袖袍挥洒之间,是一片星河涌动,一隅山河翻覆。

    这人,即便是伺候人,也是风华气度无人可及,叫人只可望其项背。

    他站起身,身长玉立,负手站在澹台凰身侧,狭长魅眸看向前方,看着,忽然,顿住了!

    澹台凰见他眼神不对,也顺着他的眸光看了过去。这一看,她也愣了一下,那一片荷花池中,有一个女子,足尖在莲叶上轻点,如履平地。她一袭粗布白衣,却不损她艳丽的容貌,踩在荷叶上,四处查看,好似在看这叶子生长得如何。

    这一看,澹台凰的脸就黑了,无语的转过头:“纯洁的太子爷,您这是看见美人动心了?”

    他闻言,顿时失笑。

    微微偏头看向她,懒懒道:“你没发现,这女子有何不同?看她的脚!”

    这话一出,澹台凰转头一看,这一看,刹那间也惊住了!那女子,在一池荷叶上悠然行走,身轻如燕,可从她脚下来看,她根本没有武功!没有武功,那是如何做到的?

    就在这会儿,耳畔传来他慵懒声线:“这女子,若能收服,对你日后有益!若有意培养,她将会是天下间最出色的shā shǒu,武功不抵半城魁,但方式,会比任何人都独特!”

    只是一眼,他就分析出了这人的价值!

    澹台凰心下既是佩服,也是诧异,偏头问:“这样的能人异士,你不要?”她是想要,因为她想变强,也因为有太多人想杀她,她也不得不变强!所以身边确实需要这样的奇人,但也有点怕他抢。

    要是他抢,她的胜算就小了!

    他闻言,懒洋洋的一笑,戏谑的看向她:“因为爷知道,太子妃一定想要!爷纯洁了十九年,天下间已有人疑爷不举。爷深恐跟太子妃抢了,太子妃一生气,会让爷纯洁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