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冠盖京华楚玉璃!

    澹台凰带着成雅蹑手蹑脚的跑路,行动之间,还能听到场上的响动。

    楚长歌说了一千两黄金之后,已经没有人敢再叫板,老鸨子被龟奴们掐人中掐醒了,然后挥舞着手上的帕子,兴高采烈的告诉大家绝樱归了楼上那位公子。

    笑无语被逼着罚酒,轻声开口,那声线满含无奈与笑意:“楚兄都发话了,在下岂有不从之理?上天要我这么晚来,上天却没有派人来为我挡酒,人生失意,莫过于此!”

    “哈哈哈……若是觉得失意,愚兄今日就让你一让,这位绝樱姑娘今夜归你!虽说卖艺不卖身,但弹琴跳舞,也堪称人间一绝!”楚长歌笑意满怀,倒是十分大方。

    而就在这会儿,那位绝樱姑娘,已经走上楼梯。

    已经偷溜到门口的澹台凰和成雅,背对着大厅,忽然听见一阵男人们倒吸冷气的声音,好奇的转过头,便见着那位绝樱姑娘的面上的面纱已经摘了下来。当真是个樱花般的美人儿,粉颊桃腮,唇若朱砂,眉如折柳,但,那双眼,却寒意惊人!

    绝对是个shā shǒu!所以她靠近的楚长歌,八成处境也很危险……以上是澹台凰的直观感受!

    但是其他人的感受,就是这女子虽然沦落青楼,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冷美人,一身傲骨,气质脱俗,真让人心生神往而又心旷神怡。

    成雅还要往外遛,澹台凰扯住了她,站在门口,旁边的姑娘们想问,她轻轻的将手指放于唇间示意对方噤声。姑娘们见她的眼神一直盯着楼上的花魁,也识趣的不再做声。

    澹台凰此刻不走的原因很简单,她想看看这女子的目标是谁!不论她是否喜欢楚长歌这个人的风流性格和说话节奏,对方都是帮过自己好几次的,若是他有难她不救,似乎说不过去!八成他死了灵魂也要来怨恨她,这不利于她下半辈子的运气问题!

    至于那个谪仙美男子,能跟楚长歌同桌,就说明身份地位肯定不低,反正他被一砸就能晕倒,大不了他待会儿要算账的时候她们再砸一次好了!砸完就愉快的逃跑……

    古筝的声音轻轻鸣奏,绝樱几乎是踩着声调的节奏过去的,腰肢款摆,和着乐声,看起来那身段更是妙曼了几分。

    笑无语睨了楚长歌一眼,轻声笑道:“在下早已隔绝一切红尘俗事,美人是温柔乡,也是英雄冢。欲念更是万恶之源,故而就不夺楚兄所好了!”

    他这话说完,澹台凰看着他,深深的点了点头,在心中下结论,这货如果不是一个道士,就是一个神棍!

    楚长歌轻哼了一声,颇为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你就是如此,永远不知享受!”他话音一落,那绝樱已经走到跟前,毫无预兆的伸手一扯,美人瞬息落入怀中。

    众人俱是一惊,那花魁美人不是已经说了卖艺不卖身吗?那位公子是……

    “公子自重,奴家不卖身!”绝樱冷冰冰的开口,眼神也极为冷冽。

    楚长歌轻笑:“没人要你卖身,不过是让你陪本公子喝一杯酒罢了!你是喜欢用手喂,还是喜欢用嘴喂?”

    这话一出,声音又丝毫不知收敛检点,让澹台凰十分嫌恶的皱眉,八成楚长歌那一点朱唇已经被万人尝过了,这不是带坏小孩子吗?七弟弟看见了多槽心啊!咦,楚二七呢?

    澹台凰奇怪的四下一看,都没看见那个小萝莉的身影,捅了捅成雅,小声问:“楚二七到哪里去了?”

    成雅听她一问,也赶紧四下一看,也没看见楚二七的身影,纳闷回话:“不知道呀,他那会儿还在的,只是后来我们要逃跑都没顾上他,难道他先走了?”

    澹台凰听罢,又四处看了看,方才老鸨龟奴都在下面,把那小萝莉偷偷抓走逼她卖身也不太可能,估计是先走了吧。想着也放下了心,重新看向高楼之上……

    楚长歌很不知检点,但是他对面的谪仙美男却是一副很淡定,很超脱世外,半点都不被楚长歌影响的样子,自顾斟酒,并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楚兄,开罪了这位姑娘,怕是天理难容,你还是早些放开的好,以免惹上杀身之祸!”

    这话一出,澹台凰的眸光深了几许,这个男人,不简单啊!从那会儿说英雄冢的时候,她就怀疑对方是看出了绝樱的shā shǒu身份,再加上现下这句杀身之祸,一切都变得十分明朗了!

    而楚长歌好似是放荡惯了,丝毫不以为然,缓声笑道:“常言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楚某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有朝一日能死在温柔乡,这么绝色的姑娘,就是要我现下死了,也甘愿了!”

    他这话一说完,澹台凰的嘴角飞快的抽搐,得了,她算是明白了,多管闲事的除了那个谪仙美男还有无聊的自己,既然人家如此渴望死在温柔乡,而且现下死了也甘愿,她还多管他的闲事干什么,又不是闲的蛋疼!

    而且还是冒着被那个谪仙美男发现并砍死的危险,综合考虑之下,转过头,一把扯着成雅转身就走,到了门口掏出一百两银票递给小星星扒拉着的那个姑娘,然后飞快的把赖在人家怀里舍不得出来的小星星童鞋一把扯了出来,然后拔腿飞跑!

    身后传来姑娘们的声音:“客官,下次再来啊!客官!”

    澹台凰和成雅头也不回,对她们的深情呼唤佯装没听见,小星星童鞋流着眼泪看着渐行渐远的青楼,心中的悲伤早已逆流成河,对着她们伤心的挥前爪,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嗷呜!”——你们等着星爷,星爷有机会一定会再回来的!

    门口的声音,让高楼上的楚长歌微微低下头,看了一眼。看着那跑向远方的两个背影,顿时觉得有点熟悉。但美人在怀,他也没有心思去多瞧,转过头继续与笑无语喝酒……

    ……

    澹台凰和成雅抱着伤心的小星星童鞋跑到远方之后,终于开始缓步而行,星爷表示就这样走了,它的心中其实很不高兴,一个劲的对着澹台凰龇牙咧嘴,貌似咒骂:“嗷呜,嗷呜呜嗷呜嗷呜!”

    这只狼的口水不断的往外喷洒,骂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可惜澹台凰愣是一句都没听懂。嫌恶的一把把它往地上一扔:“自己走!”

    小星星童鞋也不是贪图被人抱着走的狼,它自己走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那颗狼头一直扭着,看着澹台凰的方向发出各种古怪声音,口水炸得满天飞!如果它是个人的话,基本上是已经把澹台凰骂得狗屁不值了!

    成雅跟着澹台凰一边走,一边无聊的仰天纳闷的问:“公子,你说它唧唧歪歪到底在骂啥?”虽然它的狼嚎自己一句都听不懂,但是骂人的姿态还是非常鲜明的!

    “大概是在骂我不体谅它,它的心中甚是寂寞,我却残忍的将它从美人的怀中带走!”澹台凰非常好心思的猜测。

    这一猜,星爷又开始了第二轮咒骂,这次骂得更加激动!——你明明知道你还带着星爷走,星爷的心有多痛你知道吗?星爷已经不愿活下去了你知道吗?

    “所以啊,看着它骂得这么激动的份上,我决定满足它的要求!”澹台凰脚步顿了一下,面部表情十分深沉。

    成雅“啊?”的一声,惊讶偏头,公主这是这么意思,他们再回青楼去吗?

    小星星童鞋一听,顿时不骂了,眼中发出幽幽光芒,舔着脸仰头看着她,矮油,你早说吗,早说星爷就不骂你了,真是讨厌……

    澹台凰看着前方,都不低头看小星星一眼,自顾接着开口:“等到明天早上之后,找几只狗啊猫的和它配种,既能安抚它寂寞的心,又能给我赚点钱!如此珍稀动物,都送出来配种,人家不给钱完全说不过去呀,成雅你说是吧?”

    “呃……”成雅不好回答。

    小星星童鞋当即怒了,一把脱了小内裤,又想窜上澹台凰的肩头一阵狂甩,简直放肆!星爷这样高贵的贵族狼是能送去配种的吗?正要跃上去,她忽然低下头,不冷不热的看着它:“你要是再让我闻到你的尿骚味儿,我明天就送你去配种!”

    小星星童鞋闻言,悲愤的把带着尿骚味的内裤穿回去,还指望这女人吃饭,不能真的把她得罪彻底了。穿好之后望着天空一边抹眼泪,一边凄凄惨惨的唱歌:“嗷呜……”小星星呀,地里黄呀,主人走鸟,被欺负呀……

    听着它唱的十分有节奏感而且非常像模像样,成雅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原本进含笑阁的时候,就已经是凌晨快天亮的样子,现下天基本上已经是亮了,她们走在路上,也已经有来来往往的人搬着东西,在集市上摆摊了。

    两人一狼的肚子,也很有节奏感的叫了起来。方才在青楼,酒菜都没上来,她们就跑了,好饿呀……

    走着走着,就开始两边看,寻找有吃的东西的地方,而就在这会儿,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澹台凰往身后一看,数十个人在路上飞奔,为首的人她见过,就是他们回漠北时仪仗队中的人!

    想来是王兄发现她不见了,派人来找了!她看见了对方,对方也很快的看见了她,当即大叫一声:“在那里!”

    “遭!”澹台凰转过头,飞奔而去,似一道闪电,在空中划过!

    而成雅和小星星赶紧跟上,身后的人也不遗余力的追!他们虽然有武功,但是澹台凰和成雅和不若,都是有武功底子的,加上路上人不少,也严重的影响了他们的追踪行为。

    王兄出来找她并不奇怪,但是她既然说了不能拖累王兄就一定不能拖累王兄,现下只要成功逃脱,王兄一定能明白她的用心和坚决,也就不会再坚持!

    澹台凰逃跑的时候倒也聪明,先是往小巷子跑,等天色大亮之后,她们又往人多的地方跑!钻来钻去,还撞到了不少无辜的路人,后面的人能看见她们,但是怎么样都追不上!

    七转八弯之下,澹台凰看到了一个客栈,就是那传说中武侠小说里面一定会出现的“悦来客栈”!两头看了看,一溜烟就钻了进去……

    现下来客栈的,大多都是吃早膳的人。澹台凰往楼上飞跑,那腿是标准的风火轮,成雅和小星星童鞋跑得也不慢,客栈的小二长着嘴巴想叫住她,她已经奔到了楼上,小二赶紧撵上去,可接着,外头又有十几个像是穿着官服的人跑了进来,跟着往楼上撵!在楼梯上把可怜的店小二撞得转了几个圈!

    客栈非常大,楼上的客房被分为两面,中间一条极长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是一个窗户。

    澹台凰一路在走廊上奔驰,发现前方没路了,顿时急中生智,尖叫一声:“啊——”

    然后狠狠的掐了一下成雅的腰,成雅也大叫:“啊!”公主是掐她的腰干什么?!

    接着,飞快的撞开离窗户最近的客房的门,带着成雅飞快的跑了进去,关门!进去之后,都顾不得打量屋内的情况,两人坐在地上,屏住呼吸靠着门,一动不敢动……跑得累死了!

    小星星童鞋动作慢了一步,被关在了门外,但是星爷是聪明的狼,非常能够明白澹台凰那种智商的人类的意图,于是以一把跳上窗户,闪电一般的快速,站稳,然后站在窗台上开始抹眼泪:“嗷呜!”澹台凰,你死的好惨啊!

    那一行人听着澹台凰的一声惨叫,直觉就很不妙,跑上来一看,那只狼还在窗口哭,他们飞快的奔了过去,往下一看,是一条河,上面什么动静都没有,当即惊呼一声:“遭了!”叫完赶紧下楼,绕着客栈往河边奔去……

    这下靠在门上的澹台凰和成雅才终于舒出了一口气,放下心来!然后转过头,开始打量这间屋子,房屋极大,四面都十分空旷,这大小,与其说它只是客栈的客房,倒不如说是皇宫的宫殿!这让澹台凰微微有点皱眉,怎么会有内部构造这么奇怪的客栈?难道是自己太孤陋寡闻了?

    眼神往四下一扫,四面的陈设没有什么出奇,但奇的是她们的面前有一扇屏风,一扇很大的屏风,能将里面的一切景致全部遮住。

    屏风之上,画着日月山河图,一笔一划,浑然天成,泰山之高,江海之阔,尽显其间。

    而就在这会儿,屏风之后,忽然响起古筝之音,高山流水,瑟瑟而鸣。这乐调,时而似轻风拂柳,时而若白云横空,时而似仙鹤展翅,时而若战鼓齐鸣!

    这琴声,仿若能绽出世间最美的华彩。而华彩之后,又是一种温润如玉的清浅。清浅之中,倒也不乏霸气天成的傲然风骨。

    澹台凰听着听着,对屋内人的琴技除了赞叹,也就只剩下赞叹。好歹是闯进了人家的屋子,而对方弹琴的时间又如此凑巧,八成也是发现了她们,要不,进去打个招呼?

    和成雅站起身,往前头就了两步,也就两步,到了屏风之侧。

    “咻!”的一声,一道内力对着澹台凰射来,那是从琴上拨出来的杀招。

    澹台凰飞快的一躲,成雅也飞快后退,两人才都没伤到,然后成雅不敢随便乱走了,准备每一步都跟着澹台凰的步伐。

    而一击未中之后,那人手一转,又是一道内力伴随着杀招射出……

    这下,澹台凰倒是淡定了,以琴为shā rén之器的技术,在前世她也学过!所以清楚门路,只要摸清了他的音调,就能轻松的避过,而正巧,她虽然唱歌难听,节奏感却很强!

    她态度怡然的左右而走,看似随意而漫不经心,实则每次都精准无误的避过了对方的攻势,同时,一双凤眸抬起,看向十米之外的抚琴人。

    两名侍女,高高的举着两个交叉的掌扇站在抚琴人的身后,那是一种来自于宫廷的陈设,像是皇帝出行的仪仗,却又不是由皇宫里面惯用的孔雀翊打造,而是由洁白柔弱的天鹅羽制成。

    一名身着月白色锦袍的男子,坐在桌前,轻轻的波动琴弦,他玉冠束发,微微低着头叫人看不清容貌,衣摆散落在地,还扑散出几尺,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美感。

    墨发低垂,还浅浅散入地上的衣摆之中,像是水墨在白纸上晕开。

    一把凤鸣筝在他的手中仿佛活了一般,摇曳生彩,华光美溢。

    他的身侧,站着一名侍婢,手中拿着一把扇子,轻轻的为他扇风。距离不远不近,却明显的根本扇不到他的身上。澹台凰一看便能明了,这不是需要扇风的季节,这侍婢的行为,倒像是出于一种必要的礼制!

    澹台凰看着他的仪态,微微失神,若说一定要找出一个词,来形容他,形容他一身华而淡雅的气质,而那一定是琉璃美玉,璀璨之中又不乏温雅。

    又有袅袅轻烟,在他琴边的香炉中燃起。那烟雾散在半空之后,又在空中不断的变幻形状,仿若一只仙鹤在空中伴着他的琴声起舞。

    焚香煮鹤,莫过于此!

    她虽是有点失神,但仍是噙着一抹自信的浅笑,一步一踩,避过了他琴声中的每一个杀机,到了他跟前一米的距离!

    她脚步落下,他的手,也终于停了。长指收,琴声落。

    他微微抬起头,看向澹台凰,这一看,眸中映入的面孔,让澹台凰狠狠一怔!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眉眼如画,鼻若琼石,薄唇浅勾,精致而优雅的轮廓,雅而浅淡的双眸。这人,活生生的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美男子。

    澹台凰看着他的脸,看着他一身从容淡雅之气,脑中很快的浮现出了八个大字——惊艳绝伦,冠盖京华!

    若说君惊澜是薄薄云雾中,劈开的一道天光,似灿灿烈日,耀目到让人不敢逼视。

    他便是青天白云下,晕开的一副淡淡水墨画,若画中仙人,雅致到让人不忍亵渎。

    他看向她微微发怔的脸,显然早已习惯,温声开口:“在下失礼!”声线动听,恍若天籁。

    显然是为方才他以琴御出内力攻击澹台凰的行为道歉。

    澹台凰的心中却清楚,要是自己没避过,八成就被打死了,而避过了能走到他跟前,才能承住他的这一句赔礼!她很快的从发现美男子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看多了君惊澜那个妖孽,再看见一个这样的,虽然震撼,但其实都有点习惯了。

    鼻尖闻到一阵香味,她飞快的转过头,看见了一桌好酒好菜,肚子也非常给面子的开始唱起了空城计!咽了一下口水,挥了挥手:“没关系,是我自己先闯进来的!”

    说完之后,犹豫犹豫了半晌,实在是没憋住,皱眉看了那绝美男子一眼之后,拔腿直接往桌子边上跑,二话不说,自己拿起筷子就开始大吃大喝!她现下在状态,就是逃荒的饥民看见了食物的状态,胡吃海喝,完全没有形象可言!一天一夜没吃饭,确实是饿得够呛!

    成雅先是咽了一下口水,看了一眼那个和北冥太子有得一拼的绝世美男子,又看了一眼自家没有礼节,不知礼貌的公主,犹豫了一下之后,飞快的奔到了桌边,和澹台凰一起吃了起来!唉,真是饿死人了!

    暗处的暗卫没有接到指示,所以也没有出来阻拦。

    这一主一仆反客为主、旁若无人的吃饭,让那男子先是微微一愣,旋即禁不住轻笑了一声,可这一笑,像是带动了什么病症,他又捂着唇轻轻的咳嗽了起来。

    他一咳,澹台凰动作一顿,咽了一下口水飞快的转过头开口:“那个帅哥,你不要生气,我们只是很久没有吃饭了,吃完会还钱给你的!你千万不要激动!”

    这个帅哥看起来身体不太好啊,要是被她们吃个饭气死了多造孽啊!

    男子闻言,咳嗽声渐停,站起身,身若修竹,面如美玉,抬脚而行,缓步向澹台凰和成雅的方向走来。

    能以琴声驾驭内力的,十有**都是武林高手,看着他这样不声不响的走过来,澹台凰也未免有点害怕,这不是生气了要直接动手吧?

    而就在这会儿,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了。门外进来一名男子,同样是一身华服,容颜俊朗,但长相上面跟眼前这男子没什么可比性,可他身上有一股极为沉稳内敛的气质,进来一看,瞅见了澹台凰和成雅,先问:“这是……”

    “纳兰,不必问,过来吃饭!”男子缓声开口,声线温润如玉,眸中也含着淡淡笑意。

    纳兰止很愣了一下,听主上这么一说,也只得先过去,找位置坐下。

    澹台凰见他不是过来shā rén也不是过来动手的,当即大感放心,于是,两个男人,和两个伪男,在素不相识的情况下,就这样开始吃饭。但是澹台凰的脸皮毕竟还没有厚到超神,所以越吃越是觉得尴尬,总感觉自己是不是太“落落大方”了,而对方又确实是淡定得可怕,于是她嘴里塞满了食物,口齿不清的开口化解自己的尴尬:“那个啥,这个饭我们可不是随便吃的,我告诉你们,我们的手中掌握着情报,关于这次东陵皇登基,和东陵建国庆典的重要情报!我可以告诉你们!”

    “哦?”纳兰止好像是来了兴致,抬起头看向澹台凰,非常和善的问,“不知是什么情报呢?”

    “你们不知道吧,这次各国来的使臣,大多是王位未来的继承人,除了南齐,还有一个例外就是大楚!”澹台凰的眼神掠过了纳兰止,看向那个温雅男子的脸,心旷神怡口齿不清的开口。话说看着帅哥吃饭真容易让人胃口大增!尤其这个帅哥还不像那个毒舌的妖孽一样,有一张惹人讨厌的嘴!等等,她又想那个妖孽做什么?

    这下,不仅仅是纳兰止,就是那原本没太大兴致的温雅男子,也淡看向她,等着下文。

    “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澹台凰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纳兰止也很配合的问:“不是说大楚太子体弱多病,不宜远行,所以派了楚国大皇子去吗?”

    “哎呀!要是这样想你就大错特错了,我告诉你啊,那个大楚太子楚玉璃的身子骨好得很,听说是喜欢上了一个绝色美人,那美人也倾心相付,可惜红颜命薄,美人染病不幸身亡!大楚太子伤心欲绝,从此一蹶不振,每日在太子府借酒消愁,奈何情伤难愈,佳人芳魂难回。大楚皇帝看着他这样子,也于心不忍,于是就派了大皇子楚长歌前来!怎么样,这个消息够劲爆吧!”澹台凰十分认真的说着。

    一旁的成雅嘴里塞着一块肉,僵硬着脖子扭头看向澹台凰,这是从哪里传来的消息,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对面的纳兰止更是手中的筷子都滑了一只出去,外头为什么会有如此荒诞的流言?

    倒是他身边的绝美男子,不置可否的笑笑,十分赞同道:“确实很劲爆!”旋即,又状若不经意的问,“这消息,除了公子,还有多少人知道?”

    “哈哈……这是我一个人掌握的绝密消息,就连楚长歌都不知道他老子,啊,不是,是他父皇为什么突然派他来东陵!”澹台凰得意洋洋的接着说。

    成雅夹菜的动作又是一僵,终于没忍住,一把将澹台凰扯着,小声说悄悄话:“公子,你不要胡说啊,哪有这种消息!”

    澹台凰恨铁不成钢的搭上她的肩膀,然后把她的身子转过来,小声开口:“你想啊,我们能知道什么绝密的消息,我们知道的大家都知道,太过机密的又不能说,只能随便扯两句八卦。八卦这个东西最大的好处就是华而不实,大家又都爱听,而且大家尤其爱听大人物的八卦,除了君惊澜,最有名的人物就是楚玉璃了,你看君惊澜那样子像是能容忍别人在外头瞎说他的吗?所以只能拿楚玉璃凑合了!而且我们只是随便说说缓解尴尬,又不是为了免费混饭吃。好了,不要再打断我了,吃饭吧!”

    大不了吃完之后,告诉他们自己是开玩笑的!

    说完之后,放开了无语到了极点的成雅,转过头接着吃。

    她们对面的两个男子,一个温雅的拿着筷子吃菜,另外一个已经完全石化,并机械化的多次扭头,不断的偏头看自家主上的侧颜。

    绝美男子笑看像澹台凰,那是一种十分温柔,像是轻风拂柳一样的笑意,又状若很敢兴趣的开口:“嗯,还有吗?”

    “还有啊,你不知道楚玉璃和那位姑娘的感情有多深啊,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让闻着伤心听着流泪。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玲珑骰子安红豆,刻骨相思知不知,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澹台凰胡乱拼凑着诗句,闭着眼睛瞎念。

    成雅吃饭的动作一下比一下僵硬,都已经无语到说不出话来了。

    而那与独孤城并列被誉为天下第一谋士的纳兰止,生平第一次,被人家的几句话说得完全傻了,看着自家主上淡定的侧颜,想着是不是派人把前面这个胡说八道的女人拖出去砍了算了!

    澹台凰看着纳兰止那煞笔样子,很是奇怪的问:“你怎么不吃饭?”

    “啊,啊……”纳兰止结巴了一下,方才僵硬着动作继续开始吃,并回应了澹台凰的问题,“没事!我只是,只是,只是有点惊讶!”根本已经惊讶到想死了好吗?

    澹台凰觉得他的神情有点怪怪的,但也没有多想。而她对面的男子微微挑眉,笑容也更和煦了几分,温柔的问:“还有吗?”

    他这一问,澹台凰非常不怀好意的看了他一眼,十分猥琐的挑眉道:“没想到你这样看起来惊艳绝伦,冠盖京华的温雅人士,也喜欢听这样的消息!那肯定是还有的,你一定不知道吧?楚玉璃因为太思念心中之人,曾经还玩过自杀……”

    “你胡说!”纳兰止实在没忍住,狠狠的冲着澹台凰吼了一声!吼完之后,自己也是一阵脸红,亏得他被誉为天下第一谋士,这么点气都沉不住,主上都还没开口呢!

    “纳兰!”那男子微微偏过头,颇为不悦的警告了一声。

    纳兰止深呼吸了一口气,也终于平静了下来。殿下从来都是被人赞誉仰望的人物,何时被人这样编排过?他一时间实在是没忍住,所以才……

    澹台凰也很奇怪的看着他:“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楚玉璃是你亲戚?”

    “非也,玉璃太子是在下十分敬重的人,在下不认为自己敬重的人,会做出为情自杀之事!”纳兰止平静下来之后,隐忍着怒气,很是温和有礼的开口回了澹台凰的话。

    “所以啊!这件事情是为了告诉我们,永远不要盲目崇拜!当然,我的意思也不是让你不要再崇拜楚玉璃了,因为人无完人,一个人有那么几个缺点都是在所难免的,你不能因为这么一点点事情就否定掉他的全部,否则你就不是他的忠实粉丝,粉丝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就是崇拜者的意思!”澹台凰非常耐心且热心的进行教导。

    她对面的男子也微微点头,赞同道:“人无完人,不因一点残缺就否定掉一个人的全部,公子此言有理!”

    澹台凰得了表扬,如或知音,笑容满面的开口:“那是,那是,我这个人没有什么别的本事,就是一不小心就容易说出一些人生哲理,并且对听者的人生起到巨大的导向作用,引领他成为一个价值观正确的成功人士!”

    一旁的成雅半张着嘴巴看了半天,总算是把他们家公主给总结出来了!身怀绝技,比如会阵法帮助他们逃脱。聪明机警,比如一直到如今遇见了很多事情,每每都能逃脱,没有真正落过难。可,有一个重点——她偶尔脱线,时而不时的就犯傻,做些让人觉得匪夷所思,而且完全不能理解的事情,比如现在……这都是胡说八道的一些啥玩意儿啊!

    她僵硬的站起身:“公子,我们的宠物还在外头,我出去看看!”她是真的听不下去一个自恋又臭美的人,在这里胡说八道外带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纳兰止一听,看着成雅的表情,就知道她与自己的心中是一样的感受。但成雅可以找理由出去,他不能出去呀,常言道独乐乐不如与人乐乐,同理得知,独悲惨不如与人悲惨!于是他非常热心的开口:“你是说那只银色的不知道是狐狸还是狼的动物吗?它现下正和我们家xiǎo jiě在一起,在对面的房间,我进来的时候看见xiǎo jiě的门开着,正在喂它吃东西!”

    这句“不知道是狐狸还是狼的动物”一出,他身边的男子温雅的眸中闪过半丝迟疑,稍纵即逝,没被人发现。

    而纳兰止的心中也是困惑的,按照他们收到的情报来看,有这么一只神奇宠物的,是北冥的皇太子君惊澜,那只神奇的狼怎么会跟着这个满嘴胡言乱语的人瞎跑。

    成雅听罢,颇为“感激”的看了心肠歹毒的纳兰止一眼,开口客气道:“多谢公子提醒!”说话间隐隐有点磨牙的趋势,十分不情不愿的把自己的屁股放回了板凳上。

    “能与公子这样有见地,开口便是哲理的人一遇,是在下的荣幸!”那画一般的美男子,轻笑着开口,语中带了笑意之后,更是比天籁还要动听几分。

    澹台凰听他这样一说,顿时感觉心情愉悦,那简直就是遇到了知己!于是她抬起头,看着对方惊艳绝伦的面孔,十分认真的开口:“这位公子,你实在是太有眼光了!假使你是伯乐,我就是那匹传说中欢腾昂扬的千里马啊!好了,不扯淡了,我们继续来说说楚玉璃的事!话说这个楚玉璃啊,玩自杀的之后,想出了一百多种死法,意图去阴间陪伴自己的ài rén。但是,因为勇气欠佳,都没死成!比如被马踩死,但是他到了马场,看着马蹄实在害怕,于是想啊,这一下踩死了还好,要是没踩死怎么办呢?那不是白白受了一遍痛,要是踩出了一个半身不遂,以后再自杀就不方便了,于是,他放弃了!”

    纳兰止和成雅瞅着她胡编乱造,说得跟真的一样,都木然着表情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哦?那公子是如何获悉楚玉璃心中的种种害怕,和种种考量的?”男子话中带笑,面上也带着半丝戏谑。

    呃……澹台凰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赶紧开口:“啊,是这样的,因为我比较聪明猜到了!好了,我怎么知道的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关于这个楚玉璃的事情。后来啊,他又想了一个法子,那就是上吊!可惜呢,上吊的时候他心中还是有点害怕,所以绳子没有系太紧。于是上吊的时候,理所当然的松了,又没死成!”

    她说着,还非常激动的一拍大腿,似乎颇为遗憾!拍完大腿,又接着道:“还有啊,他又准备了pī shuāng,想着喝下去之后一了百了,但是因为他吩咐下人的时候,动作神情十分迟疑,下人觉得心中不妙,担心他想不开,所以就把pī shuāng换成了面粉,他一喝下去,结果还是没死成!”

    “嗯,那这大楚太子的心中,一定对自己屡屡求死而不得颇为遗憾!”美男子点头轻笑。

    但是这时候,澹台凰的饭已经吃完了,所以这个鬼扯的话题也可以结束了:“啊,好了,我吃饱了!其实我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胡扯的,只是为了让我们有一个愉快而活跃的用餐环境,通过八卦来拉近你与我之间的距离,让我们成功的一见如故!你一定也对我编造的这些话题非常感兴趣而且听得十分开心对吧?所以你也不用郁闷它是假的了,因为只要你曾经为它开心过就足够了,这就是它所存在的全部价值!啊,对了,请问你刚刚听得开心吗?”

    “相当愉悦!”对方轻声回话,神情很是温和。

    澹台凰当即满足的拍着大腿大笑:“开心就好!开心就好!这说明我编有趣故事的本事实在是太强大了,只是可怜了楚玉璃作为了我的编造对象!啊,对了,吃了你的一顿饭还没有问你的名字,不知你是?”

    她这一问,对方轻轻将筷子放下,看着她温声开口:“在下楚玉璃!”

    “咚!”澹台凰屁股下的板凳滑了……

    ------题外话------

    呐,如果你们觉得这个帅哥的长相和气质都还不错,就投上几张月票送与此美男表示对他的欢迎肿么样?

    ——万分感谢昨夜弟兄们又破费将我送上鲜花榜第二。感谢大家的支持,让二山在钻石榜、月票榜和鲜花榜都有了一席立足之地,我的荣誉完全是由你们给予,深深鞠躬,万分感谢大家的支持和破费么么哒!

    【荣誉榜更新】:恭喜【v韫慧v】、【as99799】升级会元!恭喜【楚77】升级贡士!恭喜【av1037522253】升级解元!

    山哥:拜见各位大人!

    另:万分感谢弟兄们的钻石、月票、鲜花、打赏及五星级评价票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