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fān qiáng误砸谪仙美一一男!

    公子**?!敬称?通常情况下,有敬称的都是名人,比如夜幕山庄的庄主、武林第一美男子外带神医的“公子宸”百里瑾宸,再比如北冥第一才子、年仅二十岁就位列三公、曾被北冥那位神一般的太子殿下称赞“铁面无私,断案如神”的“公子清”司马清,再如……

    总之以“公子”为前缀的,全部都是名人,基本上只要一说出来,不是来自荒山的野人都是听说过的。但是公子**?他们还真的没听过!于是,又不由得以狐疑的目光看向澹台凰,这货在扯蛋吧?还**炸天,听起来倒是挺牛逼哄哄的——牛逼吹得哄哄的!

    成雅无语望天,小星星倒是第一次在这女人身上看到了气场,于是也学着她一只蹄子高高的踩上板凳,一只前爪霸气叉腰!颇有狼仗人势的威武气势!威风凛凛的学着澹台凰的语气呼喊:“嗷呜!”在下公子星,人送外号星炸天!

    ——呃,星爷抓头,怎么好像星炸天不是太好听?星爷再想想……

    张希看着那一人一狼的架势,虽然也没听过澹台凰所谓的名号,但是标准的不明觉厉!不由得又认真了几分,开口道:“那请问这位公子……公子……”

    “**!”澹台凰非常热情的为他接下去。

    张希嘴角一抽,接着开口:“这位公子**,不知你准备怎么赌?”

    “在下既然能让人称为**炸天,那绝对是任何招数都能接下,阁下说怎么赌,就怎么赌吧!”澹台凰摇了摇扇子,笑眯眯的开口,表情十分胸有成竹。

    把成雅看的是一愣一愣的,公主会赌博吗?她怎么不知道?还样样皆通?!

    张希见她如此狂妄,顿时也上了脾气:“那好,既然公子如此有自信,那在下就不客气了!我们就来玩牌九!”

    “好!”澹台凰很无所谓的表示赞同!

    小星星看她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也潇洒的一挥蹄:“嗷呜!”有星爷在的团队,必胜!

    接着,赌局开始!

    张希看了澹台凰一眼,唇际浮现出一抹冷笑,旋即胸有成竹的开始把玩手上的牌。

    澹台凰扫了一眼,一副很漫不经心的态度……

    成雅终于没忍住,上前到她耳边偷偷的问了澹台凰一句:“公……公子,您真的会赌博吗?”

    “不会!”澹台凰根本就没有赌博过,牌九是啥玩意儿都不清楚。

    “啥?!”成雅惊恐的张大嘴,一下没忍住大声高呼,“你不会赌博,你还敢赌?!”

    这一声,音量非常高,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大家的动作全部都凝滞了一会儿,然后一同僵硬的转头看向那位“公子**”……原来他不会赌博?!

    那一旁把火红色的内裤脱了,举在前爪疯狂挥舞给澹台凰助威的小星星童鞋,动作也僵硬了……星爷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关于今天不仅吃不到天山圣果,八成吃饭的事情都有点悬!

    澹台凰无语的转过头,看向她娇憨的脸:“你叫那么大声做,你没看见我们今天已经转运了吗?我有一种预感,关于我今天一定手气杠杠,可以发大财,所以我就来赌了,有问题?”

    “你——”这就是原因?!这就是她要来赌博的原因?!难怪她们从拿到那五百两银子之后,她就一直觉得公主的种种表现非常不正常,貌似得意忘形!可是,她现下的行为是得意忘形可以概括的吗?成雅非常大不敬的给了她一个定位——简直脑子有病!

    小星星童鞋一听完她的鬼话,顿时心都碎了!脑海中关于天山圣果的幻想完全幻灭,飞快的跳上澹台凰的肩头,拿着自己方才用来给她加油助威的火红sè xìng感小内内,往她的脸上一阵狂甩:“嗷呜!嗷呜!”——你这个神经病,赶紧撤!不会赌博赌什么博,星爷都还没吃饭呢,饿坏了星爷你担待得起吗?!

    一旁众人看着那只发疯的狐狸狼,看向澹台凰的眼神都十分同情,这是养的一只什么动物,居然袭击主人!

    澹台凰嫌恶的一把把它从自己的肩头挥下去,十分不耐烦的看向它:“你亵裤上全是骚臭味你知道吗?”

    众人同时低头,看向那只银色的狐狸狼,想笑不想笑。星爷默默流泪,把内裤穿上……

    ……

    然后,第一局,澹台凰很理所当然的输了!输了整整一百两银子!成雅看得心疼,小星星看得拿着手帕直抹眼泪……

    然后,第二局,澹台凰毫无悬念的又输了!输了整整二百两银子!但是她原本漫不经心的心,瞬间吊起来了,可也因为人性使然,她尽管觉得情况不妙,也非常想接着赌下去,最少把自己刚刚输的银子赢回来。

    人性就是如此,尤其对于心性高的人来说,不论是生活,还是博弈。原本都想赢,可在输了之后,就开始心头不甘,想着最少把自己的输掉的拿回来。最终,有的人确实是拿回来了,可有的人,却输的更多!

    成雅已经开始拉澹台凰的衣摆:“公子,我们回去吧!”

    小星星童鞋也以最快的速度再次脱掉了内裤,一跃上去,对着她的脸再次猛挥!“嗷呜!”走人了走人了,你好歹给星爷留点钱吃点小白菜吧?

    但澹台凰非常一意孤行,一把将小星星童鞋挥了下去,接着赌。

    然后,第三把,又输了……

    成雅和小星星童鞋一个人拉着她的胳膊,一只狼拉着她的脚,想把她拖出去,结果还是失败了……

    最后,最后……

    ……最后……求个月票,顶锅盖跑!其实我只是分割线……

    最后……

    最后——两个人一只狼被关在赌坊的一间柴房里!原本澹台凰输光了是准备收手了,但是小星星童鞋为了自己的饭,发疯一样要攻击她,她一闪身躲过了,但是小星星童鞋这一个俯冲,把赌坊老板挂在腰间的玉佩给撞掉了!然后那块玉……

    ——碎了!

    然后——她们没有法子赔偿了!本来她脖子上是有一块玉,但任何情况下她都不会交出去,也因为藏在衣服里头,没有被赌坊的人发现!

    赌坊出来了很多打手,还有几个是武林高手,她一个人可以跑,但是带上成雅就很难说了!还有很多赌徒在,也不好用阵法,让小星星帮忙咬人把人咬死了又有点过分,于是干脆束手就擒,准备晚上逃跑了。小星星童鞋消了气之后,考虑到自己一只狼跑了也没地方去,就跟着她们一起来了……

    成雅简直是哭瞎了:“公主,都怪你,我们这下可惨了!”幸好她们胡扯说有亲戚在皇城,写了一封信,让家里人送钱来,不然他们八成被卖到小倌馆了!

    其实她不哭,不责怪,澹台凰也在自我反省。

    她坐了很久之后,终于开口:“成雅,其实今天的五百两银子,输得值!”

    “嗷!”星爷伸出一只中爪鄙视,这女人已经输疯了!

    成雅愣住了,不明所以。

    她又接着开口:“今日我倒是学到了几个道理。其一,人想要任何东西,都不想只想着凭借运气,不付出不努力,只喊口号,是永远不可能成功的!”

    就如同赌博,她明明没有这个本事,却想着撞运气,结果见鬼了!再如同她练功,凤御九天,她已经好几天没有练过了,因为她发现自己不动,运气也不错,总能遇到多管闲事的人来帮助她,例如那个妖孽。

    她发现在这些日子,她都慢慢的被那个妖孽养出了惰性和依赖性,以至于都快忘了原本的自己是一个怎样高傲自负、永远凭借实力去取自己所需的人。反省之后,就该觉醒了!

    成雅一听,觉得有点道理,问:“还有呢?”公主说了是几条道理的!

    “其二!当你已经发现自己走错了,甚至还有别人在一旁提醒你,不管你已经错了多远,都应该马上回头。因为在路走错的时候,往往倒退就是前进!否则,会错得更远,输的很惨!”就像今日赌博,她一路向前,最后偏执的输到如此地步,不过是因为前世今生都有高贵的身份,即便错了也有人帮她收拾烂摊子,即便错了,也有人告诉她是对的!故而,她本质上其实是个很偏执的人!

    但是今日,这种错到极致,输到一败涂地的感觉。终于让她知道自己以前的一贯思维是错,有时候不听旁人的话是坚持自己,可有时候,就是独断专行、是蠢钝!

    成雅点头:“还有?”直觉是还有的!

    “其三,这世上成功的路有很多,但是一定要走对路,否则不仅不能成功,还有可能一无所有,甚至倾家荡产!”就比如她今日,就等于是走错了路,倾家荡产了!

    所以,今日这一场,输得值!很多东西,都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体会出对错,才能引导她走入正确的人生!

    成雅又一听,觉得她的话是说的非常有道理,但也觉得澹台凰终究是明白的太晚,他们的钱也已经输光了,于是耷拉着脑袋问:“还有吗?”

    “还有……”说到这里,澹台凰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一副大诗人的咏叹模样,开口,“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哲理!通常情况下,政府……啊,也就是朝廷,他们禁止我们去做的事情,大多都是对的!比如赌博,吃五石散,酒后骑马之类。所以啊,赌博有罪,罪当砍手!我回去之后,一定吸取自己的经验教训不再犯,并写一本教科书,教化世人!”

    这样说着,她整个人都精神抖擞了不少,伸出扇子,颇为有哲学气质的指向前方:“教科书的第一页,就是,珍惜生命,远离赌博!”

    “教科书的第二页,想成功多学习,指望赌博肯定没戏!”

    “教科书的第三页,是要相信朝廷,相信政府,千万不要被人迷惑,加入赌博团伙,也不要酒后骑马!”

    “教科书的第四页,是如果你已经不幸失足成为一个赌徒,甚至身边的亲人都在呼唤你回来,请尽早回头,不要越错越远!”

    “教科书的第五页……”

    唧唧歪歪说了很多,全部都是让别人不要再赌博了,林林总总完全都是出于她个人对于今天那五百两银子的痛心!话说她们今天一整天都还没吃饭……

    她就这样一直说,一直说,说了很久之后,终于做了结束语:“这本书的名字,就叫《论赌博之危害》!”她重重点头,也终于说完,坐回了地上。

    成雅听得嘴角直抽抽,小星星听得眼神直发愣,终于一人一狼,在心中同时想着——看来她输了钱已经很痛苦了,都快疯了,他们就不要再打击她了!

    不过,成雅还是没有忘记开口纠正:“公主,你刚刚说错了两件事,第一,朝廷只是不提倡赌博,并没有禁止赌博!第二,朝廷也没有颁布禁止酒后骑马的政令!所以你的教科书第三页,应该是没用了。”

    这话一出,澹台凰的面色瞬间僵硬!禁止赌博是现代的事情,现代也禁止酒后驾车,现在到了古代,马是交通工具,所以她就自发的用古文翻译成酒后骑马!所以最后丢了脸,她狠狠磨牙,却并没露出尴尬表情,顶着脑后的冷汗开口怒道:“朝廷实在是太落后了,这样的政令都不早点颁布,赌博和酒后骑马的危害有多大他们知道吗?等我回了漠北,一定要让让父王颁布这样的政令!”

    屋顶上的东篱,看她赌博,甚至一陷到底,先是颇为不屑,看她极快觉醒又很快的悟出道理,又慢慢有点欣赏,人非圣贤,总有做错的时候,一个真正有内涵的人,不是永不犯错,而是只要发现自己错了,马上便会改!但,又听着她后头那些乱七八糟没什么逻辑性的话,忽然有点想找个啥把耳朵塞着……

    几人就这样探讨着关于人生的哲理,天就黑了!赌坊的人对她们今日的行为很生气,所以打算饿他们一天,也没送饭来。

    终于等到了深夜,澹台凰将窗口的纸全部撕破之后,掏出**,艰难的伸出去轻手轻脚的开了锁,然后贼兮兮的带着他们从窗口翻了出去,毕竟不是皇宫和官府,加shàng mén和窗户都上了锁,所以守卫也并不十分森严,就只有门口看守着几个人。

    澹台凰翻出来之后,飞快的捡起几个石头,往北辰星,天狼星等方向一抛,摆出一个阵法,神不住鬼不觉的fān qiáng而去……

    站上墙之后,也没往下看,闭着眼睛一跳……因为她很清楚,这墙太高,要是往下看了,她就不敢跳了!周围也没有树,不跳就只有留在这里,所以现在只有这一条路走……

    “砰!”的一声落地,竟然没感觉特别疼,还感觉自己身下垫着什么!

    睁开眼一看,她压着一个人,那人的容貌……该这么说呢?清逸脱俗,貌若谪仙?不同于百里瑾宸的冷傲,而只单单是飘逸出尘,超脱世外。那人显然是不小心被她砸到了,所以表情并不高兴,淡看着她。

    而与此同时,墙上的成雅也跳了下来,砸到了澹台凰的身上!

    接着,小星星也跳了下来……

    两人一狼这么一压,那个谪仙美男话都没说一句,直挺挺的晕倒了……

    成雅见压了澹台凰,赶紧起身,连连告罪:“公主,奴婢知错!”

    澹台凰也赶紧站起来,把地上那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半晌,又探了探鼻尖,确定他是晕倒不是死亡之后,先是放心,接着又感觉一阵头晕:“完了,成雅,他刚刚看见我的样子了!以后见到我,八成会报仇!”以她穿越之后的经验来说,但凡被她得罪的美男子,全部都是身份不凡的人物,而且一定都要找她报仇!

    成雅这才注意到她们还砸了一个无辜的人!当即苦着脸开口:“公主,我们怎么办?”

    澹台凰苦着脸犹豫了一会儿,终于一咬牙,蹲下身子在他身上一阵乱摸,寻找……

    “公主你干什么?”成雅惊慌!

    很快的,澹台凰从人间的胸口找出了一把银票,拿着银票开口:“反正人已经得罪了,人家要报仇也是必然事件,那我们就干脆得罪彻底吧!”她们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总是得罪了这个人的,也不妨再得罪一些,也能救了她们的命!到时候他来报仇,就算要shā rén她们也认了!

    就这样说着她把银票往怀里一揣,转身就走……还加快了步子,省得人家突然醒了!

    成雅嘴角一抽,赶紧跟上。小星星童鞋快乐的跟上,反正犯法偷钱的不是它,又有饭吃了,何乐而不为……

    待她们走了老远。

    那“晕倒在地”的谪仙美男忽然一睁眼,慢条斯理的站了起来,挥了挥衣摆上的灰尘,看着澹台凰等人离去的背影,露出一个与他谪仙的形象极为不符合的喷笑:“好一个得罪了就得罪彻底!异世来的人,果然不同!”

    他这话一说完,身后便出现一个黑衣人,拱手开口:“国师大人,您不是说东方有妖,您要替陛下除之吗?皇子殿下回国之后,也说了这妖就是漠北三公主,您见了,为何不杀?”

    原来,这谪仙美男,就是东晋国师笑无语!

    笑无语闻言,百无聊赖的开口:“你忘记了你家主子我,最擅长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意图加上鬼神色彩吗?东方有妖,愿远行替陛下除之,翻译过来就是本国师最近甚无聊,想去东方游山玩水,东晋皇年纪大了犯蠢不懂,你也不懂?”

    “……”果然物以类聚,难怪国师近年来一直和楚国大皇子交往甚密,这两人说话的格调一年比一年更有契合度!“楚国大皇子现下正在含笑阁等着您呢,别再耽误了!”

    “走吧!”……

    ……本国师是来求月票的……

    澹台凰等人一路闲逛,是想找个客栈休息半夜,顺便吃点东西,但是现下都已经凌晨三四点了,所有的客栈基本上已经全部关门。她们就只能饿着肚子这样闲逛……

    而就在这会儿,她们前方忽然跑来一名体型颇为娇小的黄衣男子,他神色慌张,一边跑一边往后看,以至于没有注意,一个猛力撞进了澹台凰的怀中!澹台凰也没想到他竟然都不看路,所以没有躲。

    这一撞,澹台凰很快的感觉到对方胸前的两团柔软,瞬间就辨识出了她是女人,嗯,也是一个女扮男装的!低头一看,这小姑娘一张脸长得很萌,微张的小嘴还露出两颗小虎牙,一个标准的小萝莉,而她身后追着不少人,都大声开口:“臭小子,你别跑!给我站住!”

    那黄衣“男子”看了澹台凰,一见对方的容貌,当即小脸一红,赶紧低头道歉:“这位公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说完又想跑……

    一见此妞与自己一样女扮男装还被人追杀,澹台凰顿时有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再加上她又有礼貌,尤其在看见自己美貌的容颜之后还红了脸,这大大的满足了澹台凰的虚荣心!于是,她什么情况都不问,一把抓着对方的手,转身一阵飞跑……

    成雅原本是漠北人,体力也好,虽然不明白公主为何管闲事,但也还是赶紧跟上!一行人加上一只满怀怨恨的狼在澹台凰的带领下,沿着所有的大街小巷飞奔,九转十八弯之后,终于将后面的人全部甩下!

    脚步停住,那黄衣“男子”左手捂着胸口不停的喘着粗气,淡定下来之后,赶紧红着脸把右手从澹台凰手里抽出来,开口:“多谢公主相助!”

    “不必客气,那些人追你做什么?”澹台凰英雄救美成功,很有成就感的开口询问。

    “我不小心撞了他们,道歉了他们也不听,还要送我去小倌馆,我害怕就跑了!”她说着,心中又是一阵后怕!难怪长歌哥哥和玉璃哥哥都不让她随便出门,外面的世界真是太吓人了!小时候她生长的山里,也根本不知道外头有这么恐怖。

    澹台凰了解的点头,确定自己没有因为救人而惹下一个dà má烦之后,笑眯眯的开口:“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楚七……二!”说着一顿,咽了一下口水,非常紧张,差点就把真实姓名说出去了!

    澹台凰一听就知道名字是假的,楚七二?扯蛋也不扯好点,挑眉开口:“是楚二七吧?”这样念起来顺口多了!

    楚七七歪着脑袋认真的在心中算了一下,二七就是两个七,她叫楚七七,所以就是二七,也不算骗人,又没有交代真实姓名!于是她晶亮着双眼,虎着小脸,用力的点头:“是的,我叫楚二七!”

    那认真的样子,看得澹台凰直想笑!摇了摇扇子,开口自我介绍:“嗯!我叫凤九……”说到这里,她也顿了一下,她之前叫凤九的时候,在赌坊惹了事,还用这个名字容易出问题啊!于是,她赶紧加了一个字“三!”

    “凤九三?”楚七七不可思议的瞪大眼,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名字?

    成雅和小星星对她们两人已经完全无语……话说你们就算骗人,能说个正常人的名字吗?

    澹台凰抽搐了一下嘴角,她原本准备说凤九八的,但感觉听着像凤王八,所以随口加了一个数,看着面前那小萝莉懵懂的眼神,她想还是不要太恶趣味了,于是开口:“说错了,是凤三九!”

    星爷白眼一翻,直接倒地!九三和三九有区别吗?成雅扶额,深深叹息……

    楚七七虽然还是觉得有点奇怪,但勉强是相信了:“那好吧,我就叫你凤公子!”

    澹台凰摇着扇子转身走:“你可以叫我三哥哥,我就叫你七……弟弟!”

    为什么不是九哥哥和七弟弟呢?因为九的排名在七的后头,被别人听见会觉得奇怪!

    楚七七当即蹦上前,甜甜的叫了一声:“三哥哥!”

    “七弟弟!”澹台凰十分肉麻切深情的回唤。

    成雅和直翻白眼的小星星童鞋无语的跟在这两个恶心的人身后……

    ……俺是求月票的分割线……

    几人走着,澹台凰头也不回的问:“啊,七弟弟,你还跟着我做什么?”

    楚七七开口:“三哥哥,我要等天亮了才能回去!”现下太子哥哥肯定都休息了,让他知道自己出来了,后果会很不妙!

    就在这会儿,他们忽然看见了一条灯火通明的小巷!和这四处黑灯瞎火的地方大不相同,但是在澹台凰、成雅、小星星看来,那就是希望的曙光,幸福的所在!啊,他们已经快饿死了,终于有地方吃饭了吗?

    想着,一同加快了脚步,飞快的奔了过去,但是这半夜还灯火通明的,难道是……

    果然不出澹台凰所料!

    这半夜三更还开着的,就只有那传说中的花街柳巷,男人们**的好去处了。她虽然对女人没有兴趣,对会逛青楼的男人也没有兴趣,但是来了一趟古代,青楼这样的地方都不去,说出去了难免丢人不是?最重要的是她要吃饭,她胃都饿痛了!

    于是大手一挥:“走!过去,我们去潇洒!”

    成雅吓得眼珠子都险些没瞪出来,青楼?那是青楼,是女人们该去的地方吗?倒是小星星童鞋,一见门口那些揽客的姑娘,当即眯着狼眼,流着口水,撒着脚丫子,幸福的对着人家姑娘的大胸脯冲了过去……

    澹台凰扶额!这匹sè láng!

    楚七七一看那地方,抓了抓脑袋,不明所以:“三哥哥,那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姑娘在外头?”

    “那个啊,是好地方,人间芳菲,常年春色,还有美貌的姑娘们唱歌跳舞,去了保准长知识!”涨姿势!澹台凰开始诱骗纯洁的孩子。

    成雅木然着表情,对澹台凰这个人完全无语!她严重怀疑公主是被人掉包,或者鬼上身了!行为越来越奇怪!

    然后,楚七七就被这样诱骗了,蹦蹦跳跳又乐滋滋的跟着她们一起奔了过去,去长知识。

    小星星童鞋爬上一个女人的胸口,就死活不下来了,澹台凰等人无法,也只能进了这sè láng瞄准的女人所在的青楼。那门口挂着一块匾,上头写着三个大字——含笑阁!

    姑娘们一见他们两个,顿时眼睛都亮了,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啊,先是来了一个富贵多金,俊美无俦的公子,又来了两个绝世美男,一个儒雅俊秀,一个呆萌可爱,真是太迷人了!想着赶紧将她们拥簇进去!

    楚七七见此,蹦跶而起,乐颠颠的转头对着澹台凰开口:“三哥哥,她们真是太热情了!七弟弟好开心!”

    成雅扶额——这位公子,你真是太纯情了!成雅好忧心!公主啊公主,你这样带坏小孩子,你好意思吗?

    她这话一出,青楼的姑娘们当即捂唇而笑,看了楚七七一眼,这位公子八成还是个雏儿,太可爱了!

    澹台凰听了楚七七的话,先是嘴角一抽,后是心中自责,忽然觉得这样带坏小孩子有点不对了,人家这么纯情!但是都进来了,也没有再出去的道理。只得叹息:“是呀!她们看见七弟弟了觉得高兴,因为你太可爱了!”于是对比一下,澹台凰觉得自己太邪恶了!

    妓院的老鸨一看他们的穿着,马上就知道是有钱人,赶紧热情的上前开口:“哎呦喂,这位公子真面生,是第一次来吧?来来来,马上我们的花魁就要献舞了,妈妈带你们去个好位置观看!”

    说着,就引着她们一起上楼。

    澹台凰也开始扫射此青楼的格局,艳而不俗,雅中有致,和电视剧里面那些花花绿绿让人不忍直观的青楼很不相同!

    楚七七倒是稍稍皱了一下眉,花魁?为什么觉得这个词有点熟悉?

    上楼之后,数个桌子和板凳就那样放着,像是茶馆一般,只是桌子和板凳都很矮,有些类似rì běn人吃饭的桌子。

    老鸨给她们找了一个座位,便又开口:“两位公子等着,妈妈去给你们安排几个好姑娘!”

    “不必了,把你们这里的好酒好菜送上来就行了,还有,把下头那只sè láng也带上来,它若是非要扒着姑娘,就找那个姑娘伺候它!我们不需要姑娘伺候,还是看看花魁吧!”澹台凰粗着嗓子,很是气定神闲的开口,说着又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很是土豪的递给她。

    这个时代银子十分珍贵,折合chéng rén民币,大概一两银子就是五百块钱。

    这架势和派头,说她们没钱也没人信啊!那老鸨一看数额,竟然是一百两,登时是乐得笑容满面,飞快的身手接过银子,赶紧连连点头:“唉!唉!妈妈这就去……”

    老鸨乐颠颠的去了,澹台凰花别人的钱,一点也不觉得肉疼,看着成雅开口:“坐下吧!等酒菜上来了,一起吃饭!”

    成雅也实在是饿得狠了,加上澹台凰待她也越发不想对待奴才,所以很乖巧的坐下。

    她坐下之后,澹台凰往楼下一看,下面坐满了人,面上都是焦急期待之色,看来那位花魁应该很受欢迎!

    就在这会儿,“笃!”的一声响,音乐奏起!旋即,便是古朴空灵之音……

    这声调让澹台凰不断蹙眉,越听越像是rì běn的曲调,rì běn在这个时代,应该是被称为东瀛小国,只是东瀛的座椅格局和歌舞,怎么会到东陵来?想着,她十分好奇的看向舞台,楚七七也瞪大了双眼满怀好奇的看了过去。

    接着,一个粉衣女子,面上蒙着轻纱,从后台跃了出来。

    她手中持剑,在乐声中做飞天剑舞,身姿妙曼,舞姿动人,每一个动作都极为优雅美丽。粉色的裙摆在空中翻飞,像极了一朵怒放的樱花。

    而也就在这会儿,漫天的樱花雨飘散在舞台,更为她的表演增添了不少意境。而澹台凰的眉头也皱的更紧了,那女子的舞蹈看起来是柔软,但事实上她一招一式,都能让人看见凌厉的杀气,比起说她是舞娘,澹台凰觉得她更像是一个shā shǒu!

    而就在这会儿,又听得老鸨的声音自她们对面的高台传来,那边和这边的格局是一样:“哎呀,这位公子,您怎么出来了?”

    那人没回话,而澹台凰因为看这女子舞剑太认真,所以也没有转头去看。

    这舞跳完,所有人的人都是掌声雷动,男人们都激动不已,开始大声竞价:“我出五十两!”

    “我出一百两!”

    “我出……”

    “各位,静一静,静一静!今日是我们的新花魁绝樱姑娘第一次登台,但我们姑娘有一个规矩,那就是卖艺不卖身!众位可要想好了再竞价,好了,现在开始吧!”老鸨笑眯眯的说着。

    她这一说,不少客人都失了兴致,切了一声。

    但还是有不少激动的,大声开口:“我出两百两!”

    “我出三百两……”

    澹台凰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钱是不少,要是换了个女人她八成就兴高采烈的装一回土豪,竞价一下花魁,但是那女人明显是个shā shǒu,她可不想惹麻烦上身!

    而就在众人竞价到了最后关头,一个蓝衣男子站起来,大声开口:“八百两!”

    这话一出,全场寂静!这里虽然临近皇都,但到底不比皇都,八百两在青楼竞价,已经是天价了!

    那老鸨已经是乐疯了,正要答应,一道澹台凰非常熟悉的、纨绔风流的声线,满含笑意的响起:“一千两!”

    这话一出,澹台凰当即转头看过去,因为彼此离的很远,澹台凰又比较低调没怎么出声,所以对面的人没看见她。那人,一身华服,紫金冠束发,手执玉骨扇,俊美无俦,笑得眉眼弯弯,不是楚长歌又是谁?

    只是,楚长歌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应该回国了吗?这个地方,除了要去北冥,或者去漠北,回其他国家的人绝对不会经过这里!

    而,比她更为震惊的,是楚七七!她飞快的咽了一下口水,赶紧低下头,然后悄悄的起身,准备开溜,遭了,大皇兄居然在,发现她就死定了,就算她是来长知识的,大皇兄肯定也不开心……

    澹台凰和成雅一起看向楚长歌,心中一样奇怪,所以都没注意楚七七……

    下头那个蓝衣男子,抬头一看他,当即大声道:“两千两!”

    楚长歌勾唇而笑,手中的玉骨扇摇得肆意,风流纨绔的声线满含鄙薄和调侃:“本公子说的是一千两黄金,你确定?”

    “嘶!”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黄金是白银的一百倍,这个人没疯吧?而且那个花魁又不卖身……

    澹台凰倒没觉得奇怪,像楚长歌这样风流到天下皆知的人,对美人一掷千金实在是太正常了!

    那老鸨瞪大了双眼,竟然直挺挺的晕了过去!一旁的龟奴赶紧来扶她……

    也就在这会儿,一声仿若谪仙般出尘的声线传来,语中满含调侃:“楚公子又在为美人一掷千金了!”

    澹台凰和成雅表情一僵,看向对面上楼那人,他对着楚长歌的方向走,所以是侧面对着他们,但是这侧面一看,明显就是被她们砸了又抢了钱的谪仙美男!他怎么这么快就醒了?这世界真是太小了……她们赶紧一同伸袖子遮脸,免得被瞧见!

    “你还是先解释一下怎么来晚了吧?本公子可等了你半天了,交代不清楚就罚酒一壶!”楚长歌摇着扇子浅笑,眉眼弯弯,这模样,看起来更俊美了几分。

    笑无语终于走到了他对面,坐下,给自己斟酒,非常神神叨叨的开口:“我算了一下,现下方是来此的最好时辰,不犯血煞,也不触贪狼星,对你我的安危十分有利,故而特意来晚!”

    “你这一套,骗骗别人还管用,到我跟前还是收敛些吧!不必多说,那壶酒喝了,要知道本公子可从不等人!”楚长歌不给面子的打击神棍。

    而对面的澹台凰和成雅,在确定了那是笑无语之后,赶紧一起静悄悄的起身,低下身子,翘着屁股毫无形象的往楼梯处挪……形象什么的先别管了,逃命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