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英雄救丑!(求月票)

    “嗷呜——”

    惨叫声是很凄厉的,声音也是洪亮的,但事实上小星星童鞋根本就没被打到!因为跑的实在太快,澹台凰根本都追不上它,倒把自己累得气喘吁吁!

    直直的把隔壁房间的成雅都惊醒了,跑了出来看是不是闹贼了。

    而也就在这会儿报丧的人也来了,他们是先通知了王公大臣,才顾忌到各国使臣这里来。所以来的有点完。

    于是,使臣们大半夜的都从温暖的被窝爬了出来,顶着满心的震惊去吊唁!好好的,觉睡到一半,东陵的太上皇没了,还是西武女皇派人刺杀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若是一定要找出一句话来形容他们的心情,那绝对是幸灾乐祸!

    坐山观虎斗,是战国时期每个国家都乐于去做的一件美事儿,要是两国打到一个轰轰烈烈不可开交,他们说不定还能坐收一点渔人之利!

    心情都是震惊愉快的,但是表情是十分悲天悯人的。

    没过一会儿,澹台戟也过来了,方才进门,就看见一团银色的不明物体对着自己飞来,他抬袖一挥,一阵劲风划过,将小星星童鞋往一旁吹去!星爷就这样被刮到了墙角,虎着一张狼脸不高兴的看着他!

    它是发现了,澹台家没有一个有爱心的人,他们都不知道热爱并保护珍稀动物!

    然而,澹台戟却远远比它更加不高兴,妖媚的桃花眸冷睇着它,看了好一会儿,才偏头对着澹台凰开口:“它怎么还在这里?”

    这是君惊澜的狼,日前有shā shǒu来,它帮了忙不是就该回去了吗?现下怎么还在此处?

    这一问,澹台凰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赶紧扔了扫把,耷拉着脑袋回话:“我也不知道,它是自己溜到我屋里的,然后就死赖着不走了,我正在收拾它!”

    这话一出,星爷不高兴的举爪,发表自己的反对意见。——星爷到你这里来是抬举你,什么叫死赖着不走!

    “赶不走么?”他又挑眉,桃花眼中满是不悦。

    澹台凰迟疑:“按理说它自己早就该滚蛋了,八成是被君惊澜赶出来了吧?”

    这话一出,好面子的小星星童鞋听着简直是要疯了!它飞跃到澹台凰的跟着,先是潇洒的一拨流海,摆出一个十分炫酷的造型,然后转过身,用九条尾巴对着她,后蹄蹬地,右前爪呈三十度指向天空,左前爪呈三十度指向大地,狼头微微点下,作迈克杰克逊状。接着又穿着一身比基尼,单只蹄子站地旋转七百二十度,貌似在跳天鹅湖!

    所有的姿态都只是为了证明一点——星爷十分优秀非常帅!最后,伸出一只中爪对着澹台凰,狠狠鄙视:“嗷呜!”星爷这么优秀的狼,怎么可能被人赶出去!星爷是自己离家出走的,这你都猜不到,星爷鄙视你的智商!

    一屋子人就看见一只破狐狸狼在那里自导自演,各种搔首弄姿外带臭美。顿时面色僵硬,表情一片空白!

    澹台凰也深深抚额,这小星星绝对是动物界的一朵惊世奇葩!臭美这一点,天下间绝无仅有,比它那个主人更甚!

    澹台戟无语的静默了片刻,又将那只疯狼看了很一会儿,终于决定不再理会它,也想起自己是有正事来的,袖袍一甩,收回眼神看向澹台凰,优雅华丽的声线缓声而起:“东陵太上皇被刺杀,各国使臣都已经去吊唁,你收拾一下自己跟王兄一起去!”

    澹台凰拍了拍手上的灰,笑眯眯的答话:“没什么好收拾的,直接走吧!”

    她这话一出,澹台戟到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转身就走了,没走几步,忽然想起一个细节,脚步一顿,头也不回的开口:“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不仅仅没睡,还穿戴整齐!

    澹台凰心中咯噔一下,赶紧开口胡诌:“还不是因为这破狼,占了我的床,我想好好的收拾它一顿,所以……”

    “今夜的事情跟你没关系吧?”这才是澹台戟真正关心的重点,若是又扯上关系,恐怕自己舍了命都保不住她。

    澹台凰赶紧摇头,作指天发誓状:“今夜的事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关系是有的,但是绝对不能告诉王兄!

    澹台戟点了点头,算是放心,但是小星星童鞋怀着原本对澹台凰的怨恨,加上她竟然把她这么晚都没睡的责任栽赃到星爷的头上,顿时愤怒的一跃跳到了澹台戟的跟前,拼命:“嗷呜!嗷呜!”她骗你的,她说谎,她今天晚上出去了!

    两只前爪不断挥舞,并往澹台凰的方向不断的指,十分热情洋溢的告发!

    但,澹台戟低下头很看了它一会儿,碍于人类和动物之间的沟通障碍,他实在难以明白它的意思!

    他不明白,澹台凰却明白了!咬着牙狠狠的瞪着它,一阵龇牙咧嘴,满怀威胁意味,但是星爷根本视而不见,两只前爪挥舞得更加激动了,等你先被人收拾了再说!

    而澹台戟又顿了半晌,看了半晌之后,忽然偏头问澹台凰:“这狼是不是羊癫疯了?”

    这句话一问出,小星星童鞋所有的告发热情全部僵住!身子躬起,就这样石化在了风中。还有一阵寒风卷着两片落叶很应景的飞了过来……

    澹台凰望天憋笑,摇头:“我也不知道!”

    说完跟着澹台戟的步子一齐往外走,留下小星星童鞋石化在原地!

    他们走了很远,小星星童鞋还一只狼在那里呆愣着,终于,两根面条泪蜿蜒而下,往地上一倒……

    ——什么眼神儿啊!星爷是狼,怎么会有羊癫疯?

    就算不幸染病,也该是狼“巅峰”啊,真是瞎眼了有木有……

    ……俺是月票飞涨,狼巅峰的星爷……

    一行人在澹台戟的带领下走着,整个皇宫都已经是灯火通明,哭声一片。

    路上遇见了不少他国使臣,纷纷打完招呼之后,又结伴同行。

    同行了良久,见着楚长歌吊儿郎当的摇着自己的玉骨扇过来了,铜钱在他身后飞快劝谏:“大皇子殿下,现下是东陵太上皇遇刺薨了,我们是去吊唁的,您能不能不要这么漫不经心,稍微露出点悲伤的样子可以吗?单看您这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是去贺喜的!”

    “本殿下只有在没有美人相伴的时候,才会有悲伤的样子!”楚长歌风流纨绔的声线响起,是半点面子都不给。

    其他使臣纷纷咽了一下口水,原本就知道这货纨绔不堪,没想到竟然如此不识大体,也不知道他这幅样子出现在皇甫轩的面前,会不会被皇甫轩一怒之下,让人给砍了!

    楚长歌远远的一看见澹台凰,就笑着过来打招呼:“公主,好久不见,想我不想?”

    众人望天,好久不见?!今天白天才见过!

    他这所有的人都不理会,招呼也不打,唯独对着澹台凰开口,问出来的还是这样暧昧的问题,其他人都心中不喜,而被特殊“优待”的澹台凰也是嘴角一抽,无语开口:“楚皇子殿下,您除了这方面的问题,就没有别的事情问吗?本公主无端端的想你做什么?分明今日中午才见过!”

    她这样说着,随着澹台戟往前的脚步却未停,并没有特意停下步伐和楚长歌闲扯蛋的意思。因为她心中清楚,王兄非常不喜欢楚长歌,自己再多跟他说几句,回去又要被教训!

    她无意多说,楚长歌却是兴致勃勃,笑容满面的跟在她身畔,状若伤心的开口:“公主如此无情,真叫本殿下好生伤心!那好吧,本殿下就听公主的,问点别的问题……嗯……”

    他顿了很一会儿,好像是除了这个之外已经不知道问什么,十分困惑的开口征求澹台凰的意见:“公主,本殿下实在是不知道除了这个还能问什么了,不如公主给个建议如何?”

    澹台凰本来就不耐烦,一听这话都想踹人了!没话问不会不说?但看在他帮过自己的份上,这里还有这么多人一起,好歹今天给他点面子,想着黑着脸转过头给他解惑:“你就不能问点类似吃喝拉撒的问题?”

    这话一出,一旁的众使臣们皆大声咳嗽!漠北人竟然如此粗俗,拉和撒就这样挂在嘴边说!于是,漠北人就这样成功的被澹台凰一个人破坏了整体形象,当真是一颗老鼠屎坏了那个啥啥……前头的澹台戟桃花眸也微眯,隐隐闪过不悦,凰儿说话,已经是比从前更没有分寸了!尤其说话的对象,更没有分寸!

    但,让使臣们更为无语的事情,马上就发生了!

    “哦!”只见楚长歌笑意融融的摇了几下扇子,呈恍然大悟状,又转过头询问,“公主今天拉了什么?吃了吗?”

    “噗——”有人没忍住喷笑了。

    “咚!”铜钱实在无法忍受,摔倒了!

    澹台凰的脸色顿时更黑了,无语的看向他:“你就不能换个顺序问?”先问拉了什么,又问吃……真是听了他这一问,食欲都没有了!

    “噢!公主吃了什么,拉了吗?”楚长歌倒很是听话,十分配合,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

    澹台凰完全无语了!也不知道这货是真傻还是假傻,总之就是不欲跟他说话了,脚步快了几许,想将他甩开!她拒绝跟这种白痴说话!

    而就在他们这么走着,没一会儿,前方又来了一个小太监,穿着一身白色孝服,头上系着白色的带子,飞快的对着他们跑了过来,到了他们跟前一跪,顾不上打招呼,流着泪総uì dǎng隽肆硪桓鱿ⅲ骸案魑淮笕耍癫可惺槿门爬赐ㄖ魑唬侍螅蚤媪耍 

    自殒了?!

    这一个消息,将众人狠狠的震惊了一下!自古以来,皇帝去世,妃子们再死都是被迫,因有遗诏要求陪葬。却没想到东陵太上皇前脚刚死了,皇太后后脚便自尽!

    这是夫妻情深?皇太后此番行为,倒真真是没有辜负东陵太上皇几十年来后宫独她一人。

    这样想着,原本都有些瞧不上这位庶女出身的太后之人,都不禁对她高看了几分。

    唯有澹台凰,短暂的沉默了一会儿。这事儿她并不觉得奇怪,云倪裳对皇甫怀寒的感情,上次在潜龙殿门口,她就能听得分明。

    所爱不在,就以身相殉吗?澹台凰的唇畔冷冷勾出一抹嘲讽。

    云倪裳是死了,一了百了。想没想过活着的人会怎么样?皇甫轩方才失了生父,并留下了永生难忘的遗憾,已经是肝胆俱裂、五内俱焚,现下再加上这样一个重击,恐怕再坚强的人也承受不住!

    如此任性,想死就死,也不知道为自己的孩子想想!

    就像前世,她那双不负责任的父母。

    众人一听这个消息,先是震惊,震惊过后就是“伤心”,那表情都相当悲伤,开口道:“知道了,你回去复命吧!我们即刻就到!”

    他们一说完,那小太监就起身退走了,一行人又加快了步伐往宗祭殿而去。

    一夜之间,东陵皇痛失双亲,人心肉长,不少人也都有些同情起他来。

    唯独楚长歌一个人,笑得一派风流的开口:“这东陵皇太后还真会打算,一起死了就省得东陵皇准备两次丧礼了!”

    这话一出,众人几乎都想喷他,而前头的南齐使臣实在没忍住,转头斥责:“楚皇子殿下,出了这样的事,即便你不伤心,也请不要奚落死者!”

    “本殿下是如何奚落死者了?这人死了,就是登上极乐世界,成仙成佛,这是好事!若是本殿下的父皇母后羽化登仙,本殿下定然大摆酒宴庆祝个三天三夜,祝愿他们早日成为上仙!”楚长歌挑眉回话,面上满是笑意。

    一句话,成功的将南齐使臣噎住!

    澹台凰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其实楚长歌描叙的这种事儿,在现代外国也有,他们那里有人去世,大家都只能笑不能哭,亲人就会登上极乐世界。所以她对楚长歌的想法,某种程度之上还能勉强理解……

    但是其他人,都深深的认为楚皇有这样的儿子,根本就是家门不幸!

    这一行人到了宗祭殿的门口,外面站着不少下人,他们的手中都拿着孝服麻衣。

    使臣们出于礼节,也都上去各拿了一件,直接套在身上,系好了腰间的带子,整理好仪容之后进去。

    一进门,里面已经站满了人,俱是大臣们和他们的妻室,从殿内排到院门口,各自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所有人都披麻戴孝跪在地上哭。

    哭声震天,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

    而澹台凰进门之后,便看见了皇甫轩背对着他们而立的冷傲背影,没有那会儿在潜龙殿门口的失控,亦没有痛哭流泪。

    只是那样静静的站着,站在两口棺木跟前。

    这一瞬,她在他身上看到了该属于帝王的坚强,也看到了属于帝王的悲哀。

    就因为是皇帝,才不得不坚强,即便五内俱焚,也不能在天下rén miàn前展现自己的软弱。

    倒是皇甫灵萱,已经伏在棺材边上哭花了妆容,哭散了发髻,看她那样子,几乎是要哭得晕过去!

    众人都上前,依次走到灵位之前上了一炷香,便都站到一旁,看了看皇甫轩那冰冷的表情,亦没有一个人敢上去打扰或安慰,他们是他国使臣,原本是为了庆贺皇甫轩登基而来,却遇上这种事,若是安慰,恐怕皇甫轩反而觉得讽刺!

    皇甫灵萱就在众人跟前痛哭失声,素来怜香惜玉的楚皇子自然是心中不忍,从袖中掏出一块手帕递给她,很是一副才子佳人的画面。

    这一递,皇甫灵萱先是愣了一下,伸手接过,还呆呆的看了他几秒,擦了一把眼泪,又是一阵伤心上涌,哭得更为伤心了!

    这下,澹台凰都不由得十分敬佩的看了楚长歌一眼,果然将人的心态把握的极好,在人家伤心欲绝的时候,送上一块手帕,从此就会在对方的心中留下永远不可磨灭的好印象!只是这么多美人恩,他消受得起吗?

    就在这会儿,君惊澜也终于到了。

    他一进来,带笑的眼先扫向澹台凰,又缓缓收回目光,举步往灵堂而去。一贯慵懒的表情,在此刻看来十分沉寂,好似是真的很为皇甫轩感到遗憾痛心,上前上香的姿态也十分到位。看得澹台凰在一旁嘴角直抽搐,看这货貌似伤心的样子,还以为参与同谋的人不是他!

    他上香完毕,也站到一旁。皇甫轩灿金色的眸,很快的扫向他,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情和君惊澜脱不了关系!但,他并没有证据来证明。

    他就这样看着,君惊澜亦淡淡回视,狭长魅眸幽闪,并无其他任何情绪,似乎对此事的一无所知。

    皇甫轩看了一会儿,已是不可能找到dá àn,终于收回目光。

    ……

    这一场吊唁,于东陵来说,是七七四十九天。而各国使臣出于礼节,只需要在此守孝三天。

    这三天,皇甫轩几乎是不眠不休站在灵堂守着,而皇甫灵萱亦不知道断断续续哭晕过多少回。

    三天之后,各国使臣便都各自带着包袱走了,是由丞相代为相送。

    众人走到宫门口,便开始互相见礼,并分道扬镳。

    而澹台凰跟在澹台戟的身后,心情还是有点沉重,小星星童鞋也死皮赖脸的跟着他们。

    刚刚走到门口,便见着太子爷的豪华仪仗步了过来,十二人抬着的大轿,说那是轿子,还不如说是床,床的四面以一层淡紫色的轻纱挡着,映出里面绝美男子正以手撑颊,慵懒侧卧,引人遐想连篇的姿态。还有那美貌侍婢飞快铺下的红地毯,以及两旁恭敬低头的护卫……

    就这样浩浩荡荡的从皇宫里头出来,看得澹台凰嘴角直抽抽,这货不装逼真的能死?他们这么多使臣,带着下人们就这样走出来,原是没什么,不十分气派,也绝对称不上是有失国威,但是把这货这排场一看了!

    ——他们一瞬间全部变成山沟沟里的野人了!

    跟在澹台凰的身后的小星星童鞋一见此,瞬间觉得无比痛苦,早知道就不离家出走了,这下好了,主人如此牛逼的出场方式自己没赶上,要是再跟着澹台凰,星爷还不知道要错过多少次出风头的好机会!嗯,要不主人待会儿到了跟前,给它道个歉,它就回去吧?

    正想着,君惊澜的仪仗队就到了跟前。他微微抬手,轿子便停了下来,旋即他伸手掀开纱帐一角!小星星童鞋赶紧心中一喜,主人还是记得它的,但是星爷也是有架子的,于是故作高傲的仰头不看他!道歉吧道歉吧,道歉星爷就原谅你!

    可惜,君惊澜根本就没理会它,笑看向澹台凰:“太子妃,爷要回北冥了,你是否考虑跟着爷一起?”

    什么!?为什么先问的人不是星爷?!小星星顿时感觉有点不妙,自己的行情是不是下跌了?这下当即也不敢装高傲了,眼泪汪汪的看着君惊澜,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主人,其实离开你的这些日子星爷都非常难受,你什么时候知道自己错了,就带星爷走吧!

    他这一问,澹台凰飞快摇头:“不必了!北冥太子请走,北冥太子走好,北冥太子慢走不送!”其实她还想加一句,北冥太子后会无期!但是她怕说了遭这货报复!

    但是她话没说,他却已经瞬间明白她心中所想。好整以暇的笑笑:“既然这样,那本太子就先回去筹备婚礼了,并准备十里红妆相迎,来迎娶爷的太子妃,太子妃可不要让爷失望啊!”

    这话说着,他狭长魅眸忽然眯了眯,警告意味十足,潜台词,是让澹台凰不要再想着什么逃跑。

    小星星见自己看了这么半天,主人还是没理会它,禁不住咽了一下口水,不祥的预感都出来了,看来它是真的不能太拿腔拿调了!于是它赶紧又往前头走了几步,摇曳着自己的九条大尾巴,羞涩的看着对方一拨流海,又挺了一下自己穿着火红色比基尼的胸口——主人,星爷这两天是不是帅多了?算了,星爷不要你道歉了,你赶快谢恩把星爷带走吧!

    澹台凰先是抽搐了一下嘴角看着那个神经病一般的小星星,又绞了几下衣带,啥话都没说,假装没听懂君惊澜的暗示!

    但君惊澜却清楚,她一定是听懂了。

    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穿着奇装异服的小星星,顿时有点想笑,但终究没有笑出声,缓缓收手放下了纱帘,又侧卧了回去,懒洋洋的开口吩咐:“走吧!”

    “是!”下人们应了一声,抬着仪仗队就这样走了!

    于是等着挥爪让人谢恩的小星星童鞋彻底疯了!后蹄猛跳,前爪在空中乱抓,叫声十分凄厉,整只狼呈暴走状。又赶紧跟在他们的队伍之后惨叫:“嗷呜!嗷呜!”主人,你带上我吧,带上我吧!星爷的零食已经吃完了,吃完了你知道吗?主人,你带上我吧!

    但是显然,君惊澜对它的痛苦完全没感觉,闲闲开口问:“小苗子,是什么声音?”

    小苗子同情的看了一眼小星星一眼,开口回答:“回爷的话,是星爷!”

    “星爷?”轿子上的人微微挑眉,好像对这个称呼不是很满意。

    小苗子当即会意,赶紧尖着嗓子改口:“奴才口误,是一只叫小星星的狼!”

    这下好了,离家出走了几天,在下人那里的敬称都被剥夺了,星爷有多伤心你造吗?

    “哦?就是前几天嫌弃我们北冥的待遇不好,背着包袱走了的?”太子爷又闲闲询问。

    小苗子是把冷汗都滴出来了,硬着头皮开口:“正是!”

    “嗯,北冥已是招待不起它了,不必理会了!”君惊澜闭上眼,不再开口。

    队伍逐渐前行,小星星又飞快的撵上去,凄厉大叫:“嗷呜!嗷呜!”主人,星爷没有嫌弃北冥待遇不好啊,之前的一切都是误会,通通都是误会!我们赶紧冰释前嫌,然后愉快的玩耍吧!

    但是仪仗队就这样走了,没有一个人回头看它一眼。

    它也终于死心,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了!

    澹台凰看着它的背影,先是嘴角一阵猛抽,又觉得有点同情。

    就在这会儿,楚长歌也出来了,摇着玉骨扇,笑得一派风流,身后跟着铜钱。步到门口看见澹台凰之后,笑着开口:“公主,后会有期!”

    必须是后会有期的,他楚长歌看上的猎物,可从来没有失手过,澹台凰,自然也不能成为例外。

    “后会有期!”如果可以的话,咱们以后还是别见了吧?

    他打完招呼,便往自己的马车而去,澹台戟和澹台凰也往自己的仪仗队而去。

    小星星童鞋眼见跟着主人走是没有希望了,不情不愿的跑了回来,死皮赖脸的窜上了澹台凰的马车。

    队伍出发,楚长歌的马车已经走远,澹台凰掀开车帘,正要进去,皇宫门口却忽然传来一道冰冷声线:“女人,等等!”

    她脚步一顿,转头看向皇甫轩,他竟然出来了!而上正预翻身上马的澹台戟,也顿住了,不豫的看向这边。

    帝王抬脚,几个大步走到她的马车跟前,灿金色的眸看向她,眸中是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神采,终而,轻声开口:“朕来送你!”

    来送,此一别,从此天高路远。

    这一生,都不知还有没有机会相见。

    她扯出一丝笑意点头:“多谢东陵皇!”无论她喜不喜欢他,他在这样的心情之下,还能出门来送她,这份情,她就应该承下。

    他看了她一会儿,微微张口,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可犹犹豫豫了半天,却将所有的话都咽了下去。

    最终,冰冷的薄唇扯出一抹笑,千言万语,化作一声:“保重!”

    这轻轻的一声保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承载了多少不舍。

    “保重!”澹台凰重重点头,掀开车帘坐了进去,几乎都不敢再去看皇甫轩的眼!

    她不敢看,不是因为不舍或喜欢,而是因为他的境遇,跟她小时候太相似,也太能让她感同身受。所以她不敢再看,她怕再看自己会心软,会因为同情想留下。

    她不能为了同情赔上自己的终身,而皇甫轩这样高傲的人也不会需要同情!

    而这一刻,车内之人,和车外之人,皆微微勾唇,心灵相通。他们都能懂,都能懂彼此的心思,也能明白彼此的骄傲。

    马车远行,仪仗之前,是飘飞的彩旗,是远行的思念。

    皇甫轩站在原地,怔怔目送着她离去。

    他以为,这一别,再相见难。却不知,再相会,是兵戎相见……

    ……

    回漠北的路上,澹台凰还是比较欢乐的,尽管她的心中没有一刻放弃过逃跑的念头,但是回草原去见识一下边塞风光也不错。

    但是身边有一只不断拿着丝帕抹眼泪的狼,也确实是非常煞风景,马车里一地上都是它擦完眼泪和鼻涕扔的帕子,看得澹台凰嘴角直抽筋!有那么多眼泪和鼻涕擦不完吗?这货的泪腺系统也太发达了吧!

    小星星童鞋就这样伤心的哭了很久,然后忽然,像是被雷击了一样怔住了!赶紧跑到门口掀开车帘,四下一看,什么都没看见,但它开始咧着狼嘴笑了!是主人的气味!主人就在他们附近,它就知道主人一定舍不得星爷!

    想着,它羞涩的捂脸,十分害羞的回来了。然后瞬间不哭了,翘着后蹄得瑟的摇摇晃晃……

    看着它前后如此巨大的反差,让澹台凰都有点狐疑的掀开车帘往外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啥都没看见,又收回了脑袋!然后在心中给这狼的表现打上了一个标签——有病!

    澹台凰在马车里面坐了一会儿,愣是憋不住了,出去跟澹台戟一起骑马。

    队伍的两边是护送他们会漠北的队伍,前方的旗子迎风招展,写着“漠北”二字!

    他们走了半天,已经出了东陵的皇城,到了一片平原地带。临近黄昏,也是准备连夜赶路,并未打算做任何停留。最近风波诡谲,能少落脚就尽量少落脚,以免多生事端。

    倒是澹台戟有点担心澹台凰吃不消,偏头看向她,轻声开口:“凰儿,骑马太累,你还是回马车里吧!”

    “没事儿,坐马车才累呢!倒是骑马舒服!”前世她学过骑马,而且她的骑术在家族里面是首屈一指的,也曾经拿过西班牙赛马节的冠军。

    澹台戟也知道她的脾气,向来是说一不二,便也只笑了笑,没再开口。

    临近夜幕之时,前方忽然有人跌跌撞撞的跑来,还染了一身的血迹,澹台戟远远的看见了,当即一挥手,示意队伍先停下!

    那人踉跄着步子到了他们跟前,马上被前头的卫兵拦住。他强撑着力气大声开口询问:“是……是大皇子殿下吗?”

    澹台戟一听,开口吩咐:“让他过来!”

    “是!”前头的卫兵领命,将他带了过来。

    此刻他已经浑身是伤,眼见就快不行了,澹台戟也惊了一下,赶紧翻身下马:“你是漠北人?”

    “是!军中……军中有变,有数十万人马凭空消失,赫连将军怀疑是二皇子殿下想谋夺……谋夺皇位,所以派我们来禀报您,请您……请您尽快回漠北!”他断断续续的说完,实在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澹台凰也惊了一下,也赶紧从马上下来,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开口问:“就你一个人来的吗?”

    “不……不是,不是属下一个人!一路上,我们原本是三十几个人一同来的,但……但是他们都在路上死了……”他这一艰难的说完,脑袋一歪,终于没了气息。

    显然是因为受伤太重,一路上追杀太多。

    澹台凰抬起头看了澹台戟一眼,对于那个二皇子,她没有见过,所以也不了解,但应该是自己这个身体的二王兄。“王兄,你怎么看?”

    澹台戟沉默片刻,只轻轻叹了一声:“他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他这话,就是确信了自己那个所谓的二王兄谋反了!澹台凰二话不说,当即翻身上马,看着他开口:“王兄,别犹豫了!我们赶紧回去,他敢抢你的权,我们就要了他的命!”

    这话一出,澹台戟微微抬头,似乎是有点惊诧,优雅华丽的声线带了几分困顿:“我们兄妹三人可都是一母同胞,同父同母,他亦是你的王兄,你就这么确信的站在我这边?”

    澹台凰笑了一声:“我没有那么好的福气,那么多王兄!我只认你!走吧,要是回去晚了,漠北就再无我们的立足之地了!”

    她有没有立足之地不要紧,她原本就是游魂野鬼,去哪里都是一样。但王兄不行,输了,不仅仅意味着再无立足之地,也意味着死或下半生被无穷无尽的追杀所扰!

    我只认你!

    这四个字,让澹台戟禁不住勾唇笑了笑,虽然一直怀疑眼前这个人不是自己的亲mèi mèi,虽然甚至怀疑过她是澹台灭找来的奸细,虽然他都不知道她这句话事实上到底是真是假,但他仍旧觉得开心!

    翻身上马,笑着开口:“好!我们回漠北!”

    话音一落,忽有一阵鸣笛之声响起,一只箭羽破空而来,对着他的方向!他微微偏过头,才将箭羽躲了过去!

    四下护卫大惊,赶紧拿着长戟围成一个防护圈。旋即,便有几百名黑衣人从四面围杀而来!

    澹台戟当即大声开口:“保护公主!”

    他话音一落,空中跳出几十名暗卫将澹台凰围成一个包围圈,而那些刺客也知道若是近身肉搏对他们没有好处,都拿出弓箭,对准了他们!

    这下,所有人都不禁紧张了起来!这么多支箭羽,要是就这么射过来,即便有再高的武功,也只能堪堪护住自身,再想保护别人,纯属痴人说梦!

    然后,澹台凰就很悲催的发现了凤御九天才练成了两重的自己,就是那严重需要被保护的人!从前在现代学的东西,都只适合近身肉搏!

    “咻!咻!”的声音响起,无数只利箭划破虚空,撕裂了空气对着他们攻来!箭羽射出之后,部分刺客冲上来,对着澹台戟砍杀而去!

    众暗卫为了保护澹台凰,竟然以身起来挡。眼见一支泛着寒光的箭头就要刺上离自己最近的那个暗卫,她赶紧将对方的身子往下一扯,她自己也赶紧往下一俯——

    那箭从她的上方擦过,没能射到人!

    那黑衣人当即开口:“谢过公主!”

    可,他话音一落,一支箭羽十分精准的射上了她胯下的马,马儿嘶鸣一声,轰隆倒地!

    这一倒地,又是一波箭羽而来,几十只箭都对准了她的方向,她飞快的在地上打了一个滚避过!可,躲过了这只,也躲不过那支,仍然有几只箭对着她落身的方向而来,眼见那尖尖的箭头越来越近,她身前的暗卫也一个一个倒地,她顿时觉得小命要玩完!

    澹台戟一转头,便看见了如此令人惊惧的一幕,当即大声嘶吼:“凰儿——”

    想要破开身边只人来帮她挡,却被十几名黑衣人缠住,脱不开身!

    正当她都准备闭上眼睛等死的时候,前方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那马跑得极快,像是一道闪电撕裂了夜空,到了她的跟前,扬手一捞,她便也上了马,落入对方身前!

    绝处逢生,她简直激动到了顶点!而身后又有箭羽对着他们飞来,他袖袍一甩,箭羽便被折在空中!澹台凰正要好好转头感谢身后的白马英雄,便听得一阵戏谑声线响起:“太子妃,爷来得够及时吧?”

    这话一出,澹台凰的表情顿时僵住!回头一看,果真是他。但是……她真心的觉得这一切实在是太假了,她已经被救了很多次,但唯有这次是感觉说不出的怪异!问:“那你能不能说说你为何能来的如此及时?”

    “嗯……因为知道慕容馥不会放过你,所以爷一直跟在你们身后。为了能够在关键时刻天神降临一般的救你,爷还专程买了一匹马,然后看了一会儿才出手……”太子爷做人很诚实,丝毫不遮掩自己如此,是为了塑造自己在她心中男神般的高大形象!

    澹台凰嘴角一抽,无语道:“所以你潜伏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一出英雄救美?”

    他微微低头,看向她艳丽的脸,低笑一声,懒懒道:“不!是英雄救丑!跟爷比比,这世上便没有美人了!”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