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做爷的女人!

    一吻下去,澹台凰顿时傻逼了!她在干啥?她素来是有一报还一报,所以这状况一出,她条件反射就回吻了!

    但是,吻这种事情,也可以用一报还一报的处理方式吗?

    只是一瞬,她的脑袋变成了一团浆糊,一片混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这接下来要怎么处理?

    接着,耳畔传来他好心情的低笑声,声声动人,勾得人心痒难耐。

    直直笑到他胸腔都微微震动,澹台凰还保持着这个恒定的姿势!

    他笑,她呆。

    就在这会儿,一个银色不明物体闪过!小星星童鞋从他们两人的唇畔中间飞快一擦……

    两人被迫分开,站着的澹台凰退后两步,方才稳住身型!

    接着,星爷噙着泪水走到君惊澜的跟前,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嗷呜……”主人,你真的变心了吗?你竟然当着星爷的面做出这样的事情!星爷告诉你,星爷很生气,星爷今天晚上要到你床上拉屎!

    澹台凰无语的看着它,忽然有点同情君惊澜未来的老婆,有了这只狼,八成洞房都不得安生!

    君惊澜冷睇了它一眼,闲闲道:“小星星,你坏了爷的事儿你知道吗?”

    “嗷呜呜呜!”不知道!星爷悲伤抹眼泪!

    “太子妃难得热情一次,若是无你,说不准她今夜就找到机会将爷拆骨入腹!”太子爷状若生气的教训!

    澹台凰额角青筋一突,狠狠磨牙:“你少给我胡说八道!谁要将你拆骨入腹,你吻我一下,我吻你一下,扯平了!”

    说着,她自个儿的脑后都是一滴巨大的汗水,她刚刚只是条件发射,还大骂了一句给老娘还来,但事实上根本就没有真的想吻他的意思,完全是脑电波的自行反射!

    “那爷可不管,总之从今儿个起,爷就是你的人了!你夺走了爷的初吻和初二吻,不负责任怎么行!”绝美男子狭长魅眸眯起,唇际含笑,颇为无赖的看着她。

    明月之辉洒脱,他静坐于屋顶,眉眼含笑,看起来像是漫天星辉下,一副绮丽绝美的画卷。

    但是澹台凰却没有欣赏美人的心思,她嘴角疯狂抽搐,无语的看着他!初吻和初二吻?初吻她明白,但是初二吻是从哪里来的词汇?有这么一说吗?顿了顿,语气不善的道:“麻烦你搞清楚,是你先吻我的!并且没有经过我的允许,我都还没要你负责,不过你放心,你想负责我也不需要你负!所以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跟我没有关系!更谈不上我要对你负责!”

    一连串的负责不负责,把澹台凰自己都说晕了!

    但是太子爷却是听懂了,他微微侧身,笑看着她:“这太子妃就不明白了,方才爷那一吻,是对你表白,若你疯狂反抗,那便是拒绝爷的一片真心。若你迟疑不动,那便是考虑看看!可最后……”

    说着,他微微抬手,修长玉指擦过唇畔,指尖带着一抹触目嫣红,是方才被她咬出来的血。

    又接着道:“可最后,你却热情回吻,热情得本太子柔嫩的唇畔都招架不住,这难道还不能表示你非我不可吗?公主岂可前脚答应,后脚便反悔?”

    澹台凰无语!她怎么知道他一个吻能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意思!这丫真是居心叵测。

    “太子想太多了,本公主不过是一报还一报,你吻了本公主,本公主就怒回一个!仅此而已!”黑着脸发表看法,无视他貌似深情款款的眼神。

    “哦?那公主的意思,是不论本太子做了什么,公主都会一报还一报?”他好看的眉头微皱,似乎有点意料之外,显然是被澹台凰这句话伤害到了。

    于是,这恍若被伤害,还带着一点自作多情之后尴尬的表情,成功的欺骗到了澹台凰。她见状,心下大喜,脑袋一抽,当即开口:“那是当然!本公主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故而太子不要想太多!”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那,如果我强睡了你……”太子爷状若困顿的问话。

    澹台凰头也不回,仰望天空,豪迈一挥手并飞快开口:“那我就强睡回……”

    最后一个“去”字梗在喉间,上不得,下不去!

    她表情僵硬,大气恢弘的姿态、动作,就这样被定格在空中!

    接着,便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好似是布料摩擦之音,状若是tuō yī服。

    耳畔轻风,带来太子爷慵懒而又认真的声线:“如此甚好,那本太子先睡上了一睡,再等公主睡回来!”

    她一回头,就看着他在扯衣带,好像是要来真的!她当即黑着脸怒喝:“君惊澜,你要是真敢脱,老娘就切了你的命根!”

    这一吼,一旁的小星星童鞋条件反射的伸出爪,捂着自己的命根,往后头退了几步。在这个切命根很流行的时代,凡事有命根的雄性生物都应该好好保护自己的小鸟!呸呸,星爷是大鸟……很大的那种大!

    “公主如此激烈反对,是担心本太子不是处?”他挑眉看向她,又接着道,“放心,本太子绝对是处,符合公主的处男情节,欢迎验货!”

    验货?在古代,处女是可以验货,但是处男怎么验货?!

    她斜眼睨着他,问:“验货?难道你是指处男一般秒射?”

    好像在前世看见过这方面介绍的书,书里面说处男第一次通常都会秒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确实可以作为验货标准!

    这话一出,他绝美的容色黑了一半!秒射?秒射?!他君惊澜看起来像是会秒射的人吗?

    唇际勾起,微微笑了。

    这笑,看起来很温和,温和到可怕……

    旋即,他魅眸眯起,慵懒声线缓缓响起:“说再多比不上做一次,公主试试,就知道爷会不会……秒射了!”

    “不用了!其实,我对你是否秒射,以及是否处男,根本没有任何兴趣!”澹台凰非常无情的开口,潜台词,请你不要再自作多情了,不管你是不是处,我对你都没兴趣!

    这样的回答,早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抬手一挥,一阵罡风扬起,直直的将澹台凰往他的身边扯去!

    澹台凰想运功反抗,可自己那就修炼了一重的凤御九天,对他强大的内力根本抵抗无力!

    就这样一扯,被扯到他的身前,撞入他的怀中!

    淡淡君子兰的香气在鼻尖萦绕,背后是他温热的胸口,耳畔是他轻缓的呼吸。

    他有力的臂,横在她的腰间。

    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合,因为太近,甚至能感受到彼此的心跳。

    澹台凰是第一次和男人离这么近,一股独属于男性的刚阳气息在身畔环绕,甚至于还能感受到他身上纹理分明的肌肉,叫她十分不习惯,耳尖还有点微微发烧!

    她心中很快产生了一个巨大疑问,这货不是有洁癖吗?他今天这种种反常的反应,会不会是——见鬼了!或者是中邪了?还有鬼附身什么的?

    小星星童鞋在一旁飞快的跳起,围着他们两个跑了无数圈,凄厉的呼喊:“嗷呜——!”主人,你的怀抱是星爷的,是星爷一个人的!天哪,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如何才能劝自己活下去呀!

    澹台凰正想挣开他,他慵懒的声线,忽然自她耳畔响起。

    浓情厚重,缱绻缠绵。有一点点突兀的,却又非常理所当然的,问:“女人,做爷的女人,可好?”

    如此美男子,如此深情而又有个性的告白,换了一个女人,八成得幸福得晕在他怀里!偏偏澹台凰是个不解风情的,冷声询问:“做你的女人?正房、妾室还是外室?”

    “呵……”他在她耳边低低轻笑,温热的气息吹上她的脖颈,顿时让她浑身一阵酥麻。她飞快的在心中默念清心咒——

    观自在菩萨,敬告我们不要被美色迷惑!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美色误人误国,阿弥陀佛,此为清心寡欲必修之门也!善哉善哉!阿门!——此为澹台凰个人独创《清心咒》,融合佛家和道家以及中外文化的咒语,享有独立著作版权!

    “太子妃,你真会煞风景!”懒洋洋的评价,语中笑意点点。

    澹台凰皱眉,没回他的话。她其实是真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在她心中,他就像是一团迷雾,猜不透摸不着。也像是高立于顶端的神,只可仰望,不可接近。

    终于当迷雾散开,渐渐展现出雾后的迤逦春色。

    终于当神祗垂首,缓缓坦言他也贪求红尘刹暖。

    她心中除了觉得困惑,就是觉得不可信!她头也不回,因为不敢回头,怕如此近距离的看见他绝美的脸,会晕,会醉,会做出不明智的决定。只看着空中那一轮明月,问:“若是答应,如何?”

    “若你答应,万里山河,浩瀚天下,你想去哪里,哪里就会成为臣服于你脚下的土地。七十七丈崖,九十九重天,你想站多高,爷就能送你站多高!爷这真心,一生只一次!”他在她耳畔傲然回话,语中,是身为王者的睥睨!

    他不是以一个满腔热情,只知道情情爱爱的青涩小伙子的身份告白,只顾扯着嗓子大声说我爱你,我爱你,然后……然后没有然后了。

    而是以一个权掌天下,有作有为的男人的身份,告诉她,做我的女人,你可以随心所欲,我也会尽我全力,送你站上一切你想站立的最高点!

    这样的话,说不震动,绝对是假!可,本来应该非常感动的澹台凰,沉默了片刻,忽然飞快出手,往他的手臂上狠狠的扎了一下!

    “嗤!”

    血光飞溅,利刃划破血肉,狠狠刺入!他环着她的手臂,被她手中的簪子,重重扎上!

    从她故作顺从的坐在他怀中,实则悄悄伸手拔簪子,他就看得一清二楚,却没想到自己说了这么一番话,她还是毫不犹豫的扎了他一下!

    这女人,当真心狠!

    微微松开手,让她从自己的怀中逃离。

    怀中一空,心中一空。

    澹台凰站起身,转头看着他胳膊上的血迹,紫银色的袖袍已经被鲜血染红,但她面上并无丝毫愧意,冷然道:“太子殿下,本公主是为了告诉你,未经女人允许,永远不要随便抱别人,否则遇见心狠手辣的,会流血!很不巧,我就是这样心狠手辣的!”

    抱她?开玩笑!

    他狭长魅眸静静看着她,忽然笑道:“爷就是喜欢心狠手辣的女人!”

    他话一说完,小星星童鞋已经瘫在地上直喷气了,星爷活不下去了……

    “……”澹台凰无语!真心觉得自己跟这货有点沟通无力。把染着血迹的簪子往地下一扔,冷声开口:“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对我如此另眼相待,是真的因为喜欢,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但我只能说谢谢你的好意,想要什么,我会自己去拿!这世上让人心动的东西,唯有凭借自己的实力得到,才会觉得自豪与满足,别人帮自己拿到的,只会觉得短暂开心。开心与满足之间,我选自我满足!”

    也许在很多的人心中,她这样的观念是傻,是明明有捷径她不走,却偏偏要一步一个脚印自己去闯。但是她不认为,她反而觉得这是在享受生活,比走捷径一步登天的人,她在不断奋斗的过程中已经更为富足!至于他的真心,她不敢信,也要不起!

    话一说完,她转身就想走。她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吗?委婉拒绝的意思也相当明显了吧?她相信以他的才智,一定能听懂!

    可,没走几步,身后忽然传来他带笑的慵懒声线:“太子妃只问了,若是你答应,当如何,还没问若是不答应,又当如何呢!”

    “难道你想shā rén灭口,抚慰自己因为被拒绝而严重受创的心?”澹台凰飞快转头,瞪大双眸看着他!那情况就不妙了……

    他失笑,看着她略为防备的样子,凉凉开口:“你若不答应,那爷就只好用强了!从强娶到强上到强爱,一个都不会落下,太子妃就做好心理准备吧!”

    澹台凰无语:“也就是说,你刚刚问我要不要做你的……其实不过是随便问问,不管我答应不答应,其实对你都没什么影响!”

    反正就是没打算放过她的意思!

    太子爷沉思,好似是在认真思考她这话对不对,想完之后,缓缓点头,闲闲道:“应该就是这个意思!但毕竟总要走个求婚的过场,否则多年以后,太子妃忆起如今,会觉得本太子不解风情!”

    “我真是脑子有病才跟你废话这么久!”澹台凰伸出一只手狠狠的指着他,黑着脸大骂!

    骂完转身就往自己的寝宫奔,原本以为跟他好好说,他会突然良心发现,然后稍微通情达理一点,考虑放过她去捉弄别的女人!结果,说了半天,对人家根本一点影响都没有!

    她恼火奔走,身后传来他的轻笑之声,飞快催眠,我没听到,我没听到,我没听到……才忍住了回头跟他拼命的冲动!

    待到“砰!”的一声巨响,她的房门关了,耳根终于清静!

    而她进屋之后,屋顶上的太子爷缓缓撩起袖袍,看着白皙手臂上那个黑孔,源源不断的血从里头涌出,低笑轻喃:“怎么就情不自禁了呢!”

    情不自禁的忘了自己的洁癖将她拥入怀中。

    情不自禁的问了她做自己的女人可好。

    情不自禁的说出了从前以为自己一生都不可能说出的甜言蜜语。

    甚至于到她出手扎向他的手臂,他竟然也没躲。

    最后,还情不自禁的又气得她跳脚!

    半空之中,东篱跳出来,恭敬跪下,将药递给他。并问:“爷,她竟敢伤您,要不要属下……”

    “嗷呜!”小星星激动举爪,要!要!

    “你说呢?”微微挑眉,狭长魅眸淡看着他,又接着问,“什么时候开始,你也学会自作主张了?”

    “属下不敢,属下该死!”东篱赶紧低下头,不敢再开口。

    星爷听完,耷拉着脑袋,悲催的坐下,灭了那女人是没戏了!心中开始认真思考主人为什么变心,难道是因为自己没有胸的秘密暴露了?

    雪白的药粉,撒到比药粉更为白皙的肌肤上,覆盖住伤口,很快的,胳膊上的血便不再流了。

    他将装着药粉的瓷瓶扬手扔给东篱,狭长魅眸忽然看了一眼澹台凰紧闭的窗口,轻声低笑:“今日扎了爷的胳膊,来日,是不是要扎爷的心呢?”

    ……

    比较神奇的是,澹台凰原本很睡不着觉,所以才会跑到屋顶上去看什么劳什子的月亮,顺便思亲!

    但出去被那王八蛋狠气了一顿之后,居然蒙着被子倒头就睡着了。

    然后做了整整一夜的噩梦,跟他们那会儿的对话有密切的关联。

    梦的内容,就是他当真强娶、强上,并且为了证明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处男,很给力的秒射了!

    要是让太子爷知道了这场梦的内容,十有**要把她抓出来练练,证明自己不是会秒的人……

    澹台凰抱着被子睡得满头大汗,如果这场梦的男主角不是那个惹人讨厌的混蛋,倒还可以勉强算是一场不太美好的chūn mèng!但是,现下完完全全硬生生的变成了一场坑爹的噩梦……

    终于,天亮了!床上某人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闭着眼睛大声高呼:“雅蠛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