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某些事儿太克制,对身体不好

    澹台凰几个大步飞奔上前,伸手欲将那不知死活,竟敢藐视她胸部的小星星捉拿并剥皮拆骨,以泄心头之恨!

    小星星童鞋也不是蠢货,眨巴着狼眼,看她气势汹汹,来者不善,凶狠的目光还瞪着自己,只在一瞬之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意图,飞快转身,一溜烟——窜逃!

    跑了老远之后,还不忘记回头再竖中指,并将自己的九条尾巴对准澹台凰,不忿摇曳:“嗷呜!”

    ——胸小的女人就是脾气大!

    那股得瑟劲儿,让澹台凰险些没气得厥过去!

    为了表达愉悦,星爷还潇洒的伸出前爪拨了一下额前的毛发,展露自己英俊潇洒的狼脸!可,小星星还没高兴完,便有一股强大罡风扬起,直直的将它浑身银毛被风吹得倒立,两只前爪迈力的抓着地面,甚至于硬生生的被扯得在地上留下了两排爪印,却仍然没有逃脱被风带到君惊澜手中的宿命!

    “嗷呜!”主人,你干什么!没看见星爷正在逃命吗?

    绝美男子一把抓起小星星,并伸出如玉长指,飞快的将它的九条尾巴打了一个蝴蝶结,眉眼含笑,将之递到澹台凰的面前!对于坏了他俯览春色大业的狼,是一定要教训的!她想帮忙教训也是一样。

    于是,悲伤的小星星童鞋就这样,被自家主人交到了澹台凰的手中。

    它含着眼泪回视君惊澜:“嗷呜!”主人,你卖狼求荣!

    君惊澜但笑不语,魅眸中冷意却惊人。

    澹台凰先冷着脸瞅了一眼君惊澜,又低下头冷睇着它,忽然森冷一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它翻过身,让它的肚子对着她,然后一阵飞拔……

    霎时间银色毛发横飞,山水共毛天一色。

    “嗷呜……嗷呜!嗷呜……”小星星的一声一声惨叫震天。偏生的又是主人将自己交到她手中的,它又不敢反口去咬!

    半晌之后,澹台凰终于拔毛完毕,在小星星的身上巡视,欣赏自己的成品!

    而此刻,银光闪闪,帅气盎然的小星星童鞋,那貌似是胸口的地方,留下了两个空白的圆圈,毛都没了……

    接着,便是一声女子尖细惨笑:“哈哈哈……原来你丫的根本没有胸!”一匹破狼也敢嘲笑她胸小,找抽!

    君惊澜见此,魅眸一顿,顿时感觉自己的胸口也一阵发凉……

    小星星伤心欲绝,一脚蹬开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两只前爪捂着胸口飞快奔逃,到一边树下伤心唱歌:“嗷呜呜嗷嗷嗷呜……”

    曲调幽幽,节奏感十分强烈!

    星爷是公的,能有什么胸!没有常识的坏女人,呜呜……

    教训完了小星星,澹台凰森冷的眼又扫向君惊澜,原本成雅的事情就让她够烦了!这货还来偷看她沐浴,看了不说,竟然还敢嫌弃她胸小,简直岂有此理!扬唇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北冥太子,你方才说什么来着?”

    太子爷闻言,悠然浅笑,魅眸中晕开一丝微浅流光,旋即,饶有兴味的看着她的胸口,闲闲道:“本太子说,公主胸小,拿捏起来将不太费力,想必你我成婚之后,夫妻生活也会非常和谐!”

    澹台凰闻言,飞快回头,凤眸在屋内四扫,寻找一件能将这货拍扁的物体!可,在一扫之下,愣住了,她屋内的座椅板凳哪去了?对了,好似那会儿翻窗户回来之后,就没有看到!

    也就在这会儿,听得身后懒洋洋的声线响起:“公主,不必找了。本太子进屋之前,考虑到可能会看见什么,为防不测,已经将屋内的桌椅板凳都处理了!难道公主进门的时候,就没发现少了什么吗?”

    澹台凰脸色一黑,顿时明白了,也更有了一种将他砍死的意图,敢情是前情工作都做好了!但,很快的,她也发现了另一个细节!

    原本潜藏在院内,躲在四下的人,也就是皇甫轩派来的监视她的那些,都不见了!她四处一扫,又皱眉看向君惊澜,表询问……他处理了?

    君惊澜微微挑眉,算作承认了。

    旋即,太子爷薄唇勾起,神色暧昧,看着她的眼,语调中满是不正经:“好了,该看的本太子也看了,公主洗澡水也泼了。那,公主就不想知道本太子是为何而来?”

    语落,魅眸含笑,又将她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那眼神,好似澹台凰身上穿的衣服,根本等于没穿……其实么,是为了就这案子给她点提示,至于正好看了一副美人出浴,算是对他意欲好心提点的一点回报吧!

    澹台凰看他这样子,直觉他就说不出什么好话,冷哼一声,皮笑肉不笑的道:“如果太子想说你是为了看我沐浴而来,本公主会从今日起,发愤图强勤练武功,为求有朝一日能将你埋在草地之下,也好养肥了土壤,为春天的绿草做些贡献!”

    “公主舍得?”君惊澜挑眉而笑,墨黑的发还在滴水,但并不影响他的风采。

    澹台凰冷笑:“那你就试试看我舍不舍得!”

    君惊澜微微一叹,仰望星空,单看神色似乎很是落寞,但魅眸中的笑意却出卖了他的情绪:“原本本太子是怀揣着一片真心,想来告诉公主,这案子该如此破解,但公主却如此无情。既然如此,本太子就先回去沐浴更衣,之后再考虑要不要告诉公主吧!”

    语罢,转身便走。身上又是几滴水珠洒落,整个人的状态看起来该是狼狈不堪的,可这样的状态,到了太子爷的身上,还是风华无双,诱人扑倒……

    澹台凰看着他这拿腔拿调的样子,白眼一翻,冷哼一声:“慢走不送!太子殿下就接着装逼,本公主就不信,没有你,我解决不了这问题!”

    这话一出,他似乎早就料到,脚步顿住,一派悠然的转回头,语中有笑:“公主,指望你说句软话,真难!”

    “那你说是不说?”她算是把这妖孽的脾气摸透了,你越是上去求饶,他越是不屑一顾,偏偏大着胆子跟他对着干,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说!但本太子要先沐浴……”

    ——我是求月票的分割线——

    殿门紧闭,窗上的薄纸,能印出屋内人的动作。

    时而不时的,有水声传出,叮叮咚咚,来回击打,诱得人心痒难耐。

    澹台凰守在寝殿门口,走来走去,走去走来。心下焦躁……呸!她一点都不焦躁,她不仅仅不焦躁,而且半点都不想偷看!

    回头一瞅,好似已经透过墙壁,看见了那妖孽绝美的容,健硕的胸肌,有力的臂,还有腹……咳咳……要纯洁,要纯洁!

    纯洁了很久之后,忽然猥琐的四处一看,呃,反正没有人,偷看一下也没事吧?

    不行!要是被发现,指不定要被那妖孽嘲笑!

    可,说不定他发现不了呢?

    就在她心中天人交战,饱受折磨与煎熬之际,殿内有慵懒声线,带着薄薄笑意传出:“公主若是想进来看,便进来吧,爷并不介意!”

    “我介意!怕长针眼!”硬着头皮口是心非!

    她语音一落,君惊澜便笑了,悠然靠在浴桶边上,懒懒开口:“公主,皇太后中毒之事,并非不能解,其实有一个最简单的解法!而这个解法,我们的王兄当也知道,只是怕你感情用事不答应,故而没有用,也没有跟你提!”

    “是我的王兄,跟你没有关系,谢谢!”澹台凰先是黑着脸吐槽,撇清跟这不要脸的关联,又是一问,“什么办法?”

    她话音一落,屋内又是一阵水声响起,这一次,动静还挺大,让澹台凰的心中又是一阵荡漾。尼玛,说事情不能好好说,非得一边洗一边说,这三更半夜,风高月黑的,难道不知道她是个正常的女人吗?

    对澹台凰急欲撇清和自己关系的话,太子爷选择了无视。只闲闲的回答她的问题:“那就要看公主,舍不舍得了!”这一语,暗示意味十足,杀机也尽显。

    舍不舍得?澹台凰一愣,旋即,脸色沉了下来:“你是说,shā rén灭口?”

    她得承认君惊澜说的不错,若是杀了成雅,死无对证,她打死不认,皇甫轩没了人证和物证,她和漠北就能从这件事情里面洗脱出来。但……

    她不能!

    “公主也不笨!”君惊澜低低一叹,听着门口渐渐安静下来,甚至于连呼吸都淡了几分。他便也在瞬息间知道了她的想法,不愿意!

    澹台凰坚决摇头:“我只对该狠的人狠,成雅对我忠心耿耿,若是两军交战,为了国家大义我可能舍了她。但单单为了我个人的安危,就要置她死地,我做不到,也做不出!”

    更何况,大殿之中,众目睽睽之下,她亲口对成雅承诺,会救她出来!那丫头现下一定在牢里满怀期待的等着她,视她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这样的情形之下,她如何能见死不救,甚至亲手送她赴死?

    这话,叫君惊澜眸色一顿,旋即唇际笑意更浓,果真特别,皇族之人,都将下人们的生死看得极淡,若是换了任何一个人,现下知道这样简单的法子,定然马上就答应了。可她却……难怪自己总觉得她不同!

    抬首看了一眼门口,门上印出她窈窕身段,脑中不由得闪现出那会儿看见的人间春色。好心情的笑道:“若是这般,就只能去解开这个谜团了!其间会牵扯到宫廷机密,一个不小心,便是身死命殒,公主想好了吗?”

    “也总比坐以待毙,或杀了身边的人保命强!”澹台凰咬牙开口。

    “那好!”又是一阵水声响起,旋即,他慵懒声线和着诱人遐想的水声飘忽而出,“东陵皇太后,东陵夜王!这两人,你尚有机会见到,从他们身上,你或许能得到你想要的!”

    “嗯……啊!”澹台凰先是被他的声音诱得心底一荡,荡漾完了才发现人家在说正事,赶紧补充,“哦!我知道了!”皇太后果然有问题!

    她这一瞬间的失神和迷糊,让内心那猥琐的窥探**成功的被君惊澜获悉,他低笑一声,轻声劝解:“公主,不必克制,想进来看看,或做点别的什么,本太子都不介意!某些事儿克制太狠,对身体不好。”

    “你想太多了!我一点都不想进去,也没有克制什么!”澹台凰嘴硬着开口,只是那张厚比南山的老脸,微微发烫。这死妖孽,大半夜的在她的屋子洗澡,难道不是诱她对他做点什么吗?其心可诛,怎么能怪她?更何况她已经很把持了!

    而也就在这会儿,院墙之外,一道银色天光闪入!兔子大小的毛茸茸物体,抱着一件紫色的袍子进来了,是主人洗澡之后要穿的衣物!

    “嗷呜呜……”我的胸!我的胸!呜呜……

    澹台凰嘴角一抽,拔了几根毛而已,哭了半个时辰了,还没哭完!

    它悲伤的走到门口,眼泪汪汪的看了澹台凰一眼,一阵龇牙咧嘴:“嗷呜……”别以为星爷不知道你想偷看我主人洗澡,你敢看我咬死你!

    屋内或有声音传出:“眼泪和鼻涕没抹到爷的衣服上吧?”

    “嗷呜!”没有!小小的身子把门一撞开……

    澹台凰一时没控制住,飞快转头,目露凶光,疯狂的从缝隙里面往内看……

    这一看,只见淡紫色的衣袍撩起,正好将门缝堵了一个严严实实!门内挥衣服的小星星童鞋鄙视的抬眼看她……

    “砰!”的一声,小星星将门关上,澹台凰撞了一鼻子的灰!

    屋内,有人在教训狼:“小星星,做狼不可太小气,她想看,便让她看看!爷的身材无任何瑕疵,并没有什么拿不出手的!”

    “嗷呜!”不给!

    “再说,被看的又不是你,爷根本不介意!”又是一语传出。

    “嗷呜呜……”我恨透了爱情,恨透了你……

    澹台凰越听嘴角越是抽搐,恨不能伸出两只手把耳朵堵住,真是听那妖孽说几句话,人都要短命几年!而被君惊澜伤透了心的小星星童鞋,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跑了出来!

    寝宫门口,一阵微风拂过。

    澹台凰被它那一搅合,现下也没了偷看的心思,往地上一坐,皱眉思索着中毒之事和皇太后,皇甫夜可能有的关联。小星星坐在她的旁边,九只尾巴垂着,两只前爪捂着胸口,张着狼嘴不断的哭:“嗷呜呜……”我的胸,我的胸……

    哭声太过凄凉,澹台凰的思绪被打断,终于不耐烦的皱眉,低头看它:“你有胸吗?”

    “嗝……”小星星打了一个嗝,狼头抬起看着她,呆了一会儿,一瘪狼嘴重新哭:“嗷呜嗷……”我的毛!我的毛!

    “……”当她什么都没说!

    待到明月高悬,清冷的月辉,也洒落到他们身上,一人一狼孤寂的坐在门口,尤其那只狼还在抽抽嗒嗒的哭,这样的场景看起来当真好不凄凉!

    当然,凄凉神马的都是表象,澹台凰此刻拿着手里的棍子,狠狠的往地上捅,算算时间,那家伙已经沐浴快一个时辰了,估计皮都刷掉一层了,还没洗完!她都快被吹得风中凌乱了!

    终于,在她盼星星盼月亮的热切渴望之下,太子爷总算是沐浴完毕!

    “吱呀!”一声,门开了。

    澹台凰回过头一看,这一眼望去,顿时愣住了!

    寝宫门口,他紫衣墨发,含笑而立。银冠玉带,衣摆被风吹的微微扬起。月光之泽散落在他身上,似是一弯明月自夜空倾落……

    眉间朱砂一点,刹那风情,侵吞万里山河……

    门口的春风,也像是一只撩拨人心的手,将他几缕将干未干的发吹起,拂过他绝美精致的脸颊,带出几丝魅惑之态。

    此情,此景,此人。像是在一瞬,将天地之美合于一身,给人一种将要窒息的震撼!

    澹台凰还在发愣,一秒,两秒,三秒。这男人,真美!已经见过他不少次,但每次见,都能给她不同的触动,今日最甚!

    忽然,听得他带笑的声线响起,打断了她的冥思:“公主,看呆了?”

    “没……”一股热流,从鼻翼涌出。她赶紧仰起头,看向天空,让鼻血逆流,并飞快挥手,“快滚!快滚!本公主要更衣了!”现下换衣服出去,运气好,说不准还能遇见皇甫夜!也许能问到点什么。

    “更衣?可要本太子效劳?”又是一语不正经问出,魅眸中满是戏谑。

    话音一落,澹台凰登时大怒,一团毛茸茸的东西自手中飞射而出,狠狠的对着他砸了过去:“速滚!”

    “嗷呜!”你们两个说话就说话,扔星爷干什么!

    抬手将小星星接住,却拿得离自己有一肘的距离,显然是嫌弃它脏!

    旋即,微微仰头,月色之下,他精致的轮廓亦是美极,露出美玉般的颈,诱人透过衣里往内看。这模样,让澹台凰的鼻血又是一阵波涛汹涌!

    而太子爷仰天看了看时辰,预计那些龙魂卫已经落网,该说的话也对她说了,便也不再多留。临走,欠扁的开口:“公主下次沐浴可要小心些,这世上,可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和爷一样君子,见着美人出浴,也还坐怀不乱!”

    说着,还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澹台凰的胸口。

    澹台凰脸色一变,开口讽刺:“是坐怀不乱的君子,还是你根本不举?”

    按照原则来说,一般的男人是一定会生气的。但太子爷显然不是一般人,他狭长魅眸微眯,又扫了一眼澹台凰的胸口,懒懒开口道:“公主,胸若大些,本太子定能策马奔腾,常盛不竭!”

    即,就算他真的不举,也不会是他个人的问题,而是因为澹台凰胸太小,难以引起某些冲动。

    这话一出,澹台凰的鼻血更加汹涌了,可惜这次是气得!但还没来得及发火,他便已经到了十米之外!闲庭阔步,大笑着缓步而去……

    偌大院落,颀长人影踏月而行,紫衣墨发翻飞,风华无双的背影,像极了浩瀚夜空中最亮的星辰,叫人只能远观,不敢亵渎。

    可,澹台凰看着这样的背影,除了想弄死他还是想弄死他!压抑着怒气,捏着鼻子在他身后磨牙,老天爷对他真不错,可惜这样的风采,放在一个如此恶劣的人身上,纯属浪费!这王八蛋,要是哪天落到她手中,她一定撕了他的嘴!

    起身,预备回屋去换衣服……

    远远的,听见一只狼在哭:“嗷呜呜……”主人,你今天欺负我!

    “爷是为了教育你,手上没有筹码,就不要轻易得罪敌人。后果你可能承担不起!”男子慵懒声线传来,颇为耐心的教导。

    “嗷呜!”那女人抓不到我,是你把我交出去的!

    太子爷又轻笑,悠然道:“还有一个道理,上级没吱声的时候,你永远不要抢先说话,否则下场会很惨!这便是你多嘴,曝光了爷的代价!”

    语罢,好心情的笑了。线索他是已经告诉她了,至于这件事情该怎么查,那便看她的了。能不能查清楚这件事,也能证明给他看,她有几分实力……

    星爷被教育了仍旧悲愤:“嗷呜呜……”我的毛,我的毛……

    ——我是不给月票就哭给你们看的星爷——

    等那一人一狼走远,澹台凰便换了衣服潜伏出去。虽然不知道皇甫轩的手下是如何被君惊澜处理的,但预计那妖孽出手,不会给她留下什么后患,故而放心出门。

    而今夜,除了她迈力探查之外,澹台戟也正在头疼的追查这桩大案!

    夜,微凉。

    宫道上时有桃花瓣飞过,层层叠叠的树丛茂密,还有阵阵花香扑鼻,可澹台凰今夜却没有赏美景的情绪。

    宫内的灯大都燃着,皇太后中毒,不论是真心还是假意,这些人都要去表达一下关心,故而这样的情形并不奇怪。

    她一路奔行,在路上躲过三波御林军,四波宫女太监,又不小心踩死了几只过路的蚂蚁之后,终于绕过了重重宫道,看见了离御书房很近的那棵树!

    没让她失望,此刻树梢之上,有一名红衣男子靠在上头假寐,正是东陵夜王,皇甫夜无疑!

    听着树下的脚步声,他眉梢微微一挑,却没睁眼……

    澹台凰行至树下,先是耐心的开口叫了一声:“夜王殿下?”

    皇甫夜没理会。

    澹台凰额际青筋一跳:“皇甫夜?”就不信皇甫夜这样的高手,会察觉不到她来了,现下这不吭声,只有两个解释,要么是摆谱,要么是欠揍!

    夜色之中,树梢之上,邪魅男子薄唇微勾,有了几分笑意!这小丫头,胆子还不小,竟敢直呼他的名讳!但。他仍旧没吱声,等着看她接下来的反应……

    澹台凰也没让他失望!抬脚一踹……

    “砰!”的一声,树梢一阵晃动!若非他武功高强、内力深厚,就这样被掀下去了!这下,是想装睡也不行了,淡紫色的眼眸睁开,一阵妖异之光闪过,他勾起薄唇,摇了摇手上的鎏金扇,似笑非笑道:“漠北公主的脾气,真不小!”

    “再好脾气的人,也不会喜欢有人在自己面前装睡!”澹台凰黑着脸开口。

    这话一出,皇甫夜倒是笑了,很是赞赏的看着她:“那不知公主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今日之事,夜王殿下应该知道,本公主希望……”

    她话未说完,皇甫夜便先将话接了过去:“一个侍婢罢了,公主冰雪聪明,难道想不到应对之策?何须如此大费周章?而且,若是查不出来,公主的性命恐怕都保不住!”说完,他自己也是愣了一下,管闲事,可不是他的风格。

    “侍婢的命也是命,如果夜王殿下知道什么,还望不吝告知!”澹台凰知道,跟这些王公贵族讨论一个侍婢的重要性,他们不可能理解,故而跳过论述,直接开口。

    凉风之中,她站得笔直,面上透着刚毅,像是一棵不折的松。

    这样的姿态,让皇甫夜的神情一阵恍惚,好似曾经也有过谁,不过为了一个区区侍婢,也将自己的性命弃之不顾。他沉默了片刻,邪魅的声线缓缓响起:“公主问错人了,本王一无所知!”

    这件事,他早已猜到,但不能说。

    “王爷!”澹台凰皱眉抬头,不愿放弃。

    可皇甫夜已经闭上眼,靠回树上,不再开口。

    看这样子,是问不出来了。澹台凰颓然转身,作出一副准备回寝宫的状态,走了快十米远,瞅见一个转角处,飞快侧身,往树后一藏!

    躲了一会儿,终于听见树上的皇甫夜自言自语般的开口低喃:“皇兄,何苦为难这些年轻人呢……”

    澹台凰闻言,呼吸一窒,心跳都凝了一瞬!皇兄?东陵夜王的皇兄,那是……太上皇?太上皇毒害自己的妻子,嫁祸给素未谋面的她,这……这会不会太离谱了一点?人家说男人们在升官发财之后才会希望老婆死,难道在这古代,从皇帝变成太上皇,也会有这样的想望?

    而且,就算是这样,为啥谁都不嫁祸,偏偏嫁祸给她?还是其中,有什么隐情?轻咬薄唇,悄悄的后退了几步,隐入夜色之中……

    她走后,无边空虚,凡眼看不到的所在,有人开口:“王爷,您明知道她在那里……”

    “是啊,明知她在!”明知她在,才刻意低喃,不知为什么,就是想帮她,或者他想帮的其实不是她,而是一个和她很相似的人。可到底……是谁呢?

    ……

    澹台凰揣着满腹的疑惑往回走,想着是自己理解错了,是皇甫夜表达错了,还是东陵的这位太上皇当真脑部结构复杂,才做出如此这般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走了好半晌之后,听到一断对话,从西侧传来,是熟悉的声音……

    “殿下,皇上已经下了第三道密旨来催了,让您赶紧对东陵递国书求亲,您倒是给个反应啊……哎!殿下!”铜钱郁闷开口。

    接着,便听得楚长歌风流纨绔的声线传来:“联姻么,为何一定要本殿下娶?七mèi mèi的婚事不是还没定下来吗,就把七mèi mèi嫁给皇甫轩做皇后,不是一样?”

    “殿下,七公主那么纯洁善良,您忍心把她送来联姻吗?”铜钱无语开口!七公主从小流落在外,在山中长大,故而比其他的公主们都单纯善良。可大皇子竟然要送她联姻,亏得七公主还与他最亲近,公主有这样的皇兄,真是人生大悲!

    楚长歌闻言,当即就拉下脸来,面露不豫,冷然道:“那让本殿下这样纯洁善良的人联姻,你就忍心吗?”

    铜钱默。殿下,你确定纯洁善良可以用来形容你?

    澹台凰嘴角一抽,这楚长歌自我感觉还真是良好啊!纯洁善良……望天!

    铜钱放弃劝解,认命闭嘴,楚长歌的耳根也终于清静,摇着折扇抬头,正巧看见了不远处的澹台凰!心下大悦,“啪!”的一声,收了玉骨扇,几个大步上前:“倾凰公主,好巧!”

    澹台凰现下确实在没有心情与这位风流纨绔、纯洁善良的楚皇子扯犊子,于是,华丽丽的无视了他,埋头往前走,走了几步忽然抬头,眼角的余光扫过不远处,一座宫门匾上的字迹,脑中电光一闪!字!对了,那张纸条,那张纸条上可能有线索!

    可,成雅现下被关着,她怎么去问?

    正在抑郁间,耳边又传来楚长歌聒噪的声音:“公主,这大晚上的,你我都能宫中相遇,实在是有缘!”

    澹台凰终于不耐烦的扭头:“楚皇子,难道你不知道我现在是shā rén嫌疑犯吗?你也不知道避避嫌,离我远一点!”

    楚长歌一听,扬唇一笑,眉眼弯弯:“那有什么?在我楚国皇城,但凡出了点事,父皇第一个就想到本殿下,本殿下可常年都是嫌疑犯!这不,前天晋国公的世子骑马,摔了一个半身不遂,父皇马上就修书问是不是本殿下做的。原因么,就是他先前跟本殿下打了一架!”

    澹台凰尽管很不想理他,但是听着这话,还是颇为同情的转过头:“你在东陵,离楚国远的很,这件事情怎么会跟你扯上关系?你父皇真是……”

    “是啊!我父皇真是圣明,本殿下出发来东陵之前,早就让人在晋国公世子的马上动了点手脚!”楚长歌挑眉而笑,颇为得意。

    “……”当她什么都没说。

    白眼一翻,甩下他,大步向前……

    楚长歌却是橡皮糖一样,不屈不挠的跟在她身后:“公主这是想去哪儿?可要本殿下帮忙?不论想去哪里,本殿下可都能带你去哦……”

    澹台凰脚步一顿,回头看向他:“哪里都行?”天牢也可以?

    “哪里都行!”楚长歌志得满怀!

    ——我是求月票的分割线——

    皇宫天牢,重重御林军包围,满是肃杀冰寒之气。

    天牢附近的一棵参天大树上,茂密树枝中,有几个猥琐的身影,正是澹台凰、楚长歌和铜钱三人……

    而此刻,楚皇子殿下正嫌恶的挥着折扇:“铜钱,慢点洒,呛死本殿下了……”

    铜钱冒着被自己迷晕的危险,卖力的挥洒着mí yào,还要惨遭嫌弃,心中的痛苦、悲愤、不满,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殿下,为什么每次您讨好美人,倒霉的都是我?

    澹台凰无语的看着他,这就是他的主意?这么多御林军,这么点mí yào,能迷晕几个?

    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一阵风扬起,将药粉吹散,而这不过一瓶mí yào,竟然将下头的两百多名御林军尽数迷晕!澹台凰咽了一下口水,飞快转过头,不顾男女大防,伸手就在楚长歌的身上一阵乱摸……

    “公主,你这是……”看着在自己胸口作乱的手,楚长歌懵了一下,虽说他想求得佳人没错,但她这是不是进展的太快了!

    呃,澹台凰终于意识到对方是个男的,赶紧收回自己手,尴尬询问:“还没有这样的mí yào,也送我几瓶……”

    原来是要mí yào!

    楚长歌自作多情之后颇感遗憾,开口叹息:“回去之后,本殿下让人送几瓶过去!还是先下去吧,再过一会儿,就有巡逻的御林军经过了!”话落一落,率先落地,脚一崴,还险些没摔了。

    铜钱默默扶额,有这样的主子真丢脸!扶额之后,跟着跳了下去。而澹台凰也跟了下去……

    落地。

    天牢的阴森的大门上,横着一把大锁,澹台凰扫了一眼满地的御林军,按照电视剧里面的情节来看,钥匙应该是在守门的御林军身上的!

    想着蹲下身子,在门口的晕倒的御林军身上摸了摸,没找到钥匙,又往这么多御林军的身上一扫,一个一个搜八成得累死!抬头看向楚长歌:“你猜,钥匙在他们谁的身上?”

    楚长歌将玉骨扇一收,伸手在自己宽大的袖袍中掏了掏,掏出一把精美的钥匙,那钥匙看起来十分精巧,有双面和无数的齿,看起来蕴藏着无数玄机。扬手一把将它扔给澹台凰,一副踌躇满志的模样:“这是本殿下在父皇的藏宝阁偷来的钥匙,这天下还没有它打不开的锁,你先试试!”

    **?澹台凰将信将疑的拿着,kāi suǒ……

    “铛!”的一声,竟然真的开了!

    楚长歌挥着扇子浅笑:“怎么样,本殿下没骗你吧?”

    澹台凰赶紧把钥匙往自己手里一攥,如此好东西,到手了肯定不能再还了!反正她和楚长歌已经是好哥们,她相信他是一定不会介意的!

    大步进了监狱。一阵阴风铺面,天牢里面都是血腥味,墙壁上挂着各种刑具,锅中还有炭火在灼烧……

    这样的场景,让澹台凰微微皱眉,一步一步监狱深处走,落脚极轻。因着是皇宫的天牢,关押的都是些秘密的犯人,所以人不多,而且基本上都睡着了,故而也听不见她踩出的响动。

    楚长歌跟在她身后,有一下没一下的挥着扇子,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今日的事情,他自然也知道,其实他现下也奇怪,一个侍婢罢了,值得她冒这么大的险?

    澹台凰一路走,一路看,终于在最后一间囚室,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赶紧冲上去将门打开……

    而成雅此刻正抱着膝盖缩在角落里,第一次进监狱,太过害怕,根本睡不着!此刻,她洁白的囚衣上满是污血。听见脚步声,微微抬起头,面上更是一片青紫,看见了门口的澹台凰,瞪大双眸,一惊,飞快起身对着她奔去,却不敢大声嚷嚷,小声道:“公主!你怎么来了?”

    澹台凰见她一身是伤,皱眉开口:“你这是怎么了?他们对你动刑了?”

    “嗯!”成雅点头,这一点,眼中的泪水就流了出来,“他们偏要奴婢承认是您有意指使奴婢毒害皇太后,奴婢不认,他们就动刑了!但是奴婢……奴婢什么胡话都没有说,公主您放心,他们就是打死奴婢,奴婢也是不会诬陷您的!”

    澹台凰看着她决然的脸,心底一酸,眼眶也红了。伸出手,一把抱住她,咬唇开口:“我没来错!”

    她没来错,也没救错!

    成雅陷于牢房,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会救她,却顶住了重刑,也不肯诬她!这样一份情谊,如何不值得她救?

    这天下间,若是有一份情感,无关利益,无关算计,甚至不求回报,便愿意舍身以付,如何不值得她珍重?

    她这一抱,成雅心中的委屈就被激发了出来。伏在澹台凰肩头嗷嚎大哭:“公主,成雅没有毒害东陵太后,成雅真的没有,公主你要相信我!”

    “我信你!我若是不信你,就不会来了!”澹台凰拍了拍她的背,安抚她的情绪。眸中却浮现出杀意,这群人,竟敢对成雅动刑,该死!

    成雅一听她这话,抹了一把泪眼,反而开心的笑了,握着她的手:“公主,公主!你相信成雅没做就够了!只要你相信成雅是清白的,成雅即便是死了也无憾!”

    这话,叫门口的楚长歌心中都是一阵震动,这样的忠诚,这样的情谊,难怪澹台凰要来救了!

    “别说傻话!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死!我来是想问你,今日屋内的那张纸条,你可还留着?”澹台凰给她理了理凌乱的发,开口询问。

    成雅赶紧从袖口掏了掏:“在这里!奴婢随身收着,那些狱卒也不曾搜身,所以还在奴婢身上!”

    澹台凰一把接过,淡淡扫了一眼,放入袖中……

    而就在这会儿,听见天牢之外一阵响动!

    “遭了!本殿下忘了,子时是负责看守天牢的御林军换班的时候!”楚长歌一扇子敲上自己的头,一阵抑郁!

    澹台凰也是一阵头痛,看来是逃跑不及了……

    ……

    ------题外话------

    太子爷:叫你跟着楚长歌瞎跑,出事儿了吧?

    澹台凰:少站着说话不腰疼,还不来救我!

    太子爷:叫声好夫君先……

    澹台凰:滚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