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一脚送你去游泳!

    骂完就走,头也不回!

    或有轻笑自身后传来:“公主,你现下回去,必然挨骂!”

    澹台凰脚步一顿,黑着脸转回头:“现下回去会挨骂,等会儿回去会被骂得更惨吧?”女孩子半夜出门,不该是回的越晚骂的越惨吗?不过前几次出门王兄都没骂她,今天不会这么巧吧?

    “公主不信,便回回看!”君惊澜笑意盎然的开口,魅眸幽闪,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看着他这高深莫测的装逼样,澹台凰一口气堵了上来,转身便走:“我就不信了,你就瞪大了眼看看,我今晚回去会不会挨骂!”

    话音一落,便从屋顶滑了下去。

    屋顶上雍容华贵的太子爷,眼角的余光扫着正往院内走的澹台戟,又看了看澹台凰的背影,唇际笑意更浓了。敛了气息,没让澹台戟察觉。

    “凰儿,你又去哪了?”一阵怒斥,似平地惊雷!

    刚走到寝宫门口正要推门的澹台凰,脸色一僵!心中将君惊澜一阵大骂,这王八蛋,看见王兄来了,不好好拦她,偏要算命似的说出那许多话,害她怒气冲冲的跑下来正好被王兄抓包!

    转过头,看向自家王兄那比女人还要美上三分艳上七分的脸,一边用眼角的余光谋杀屋顶上好整以暇看戏的某人,一边讪笑:“王兄,我只是,只是出去如厕……”

    澹台戟四面一扫,一双桃花眼满含怒气,看了一眼倒了一地的黑衣人,又见原本守着院子的人也都被人杀了。更是一阵后怕,一惯优雅的声线也拔高了几许:“出门也不让下人陪着,来了刺客,更不知呼救!你让王兄说你什么好?”

    澹台凰被呵斥得一阵发懵,眼角的余光又瞅见那妖孽又翻了个身,换了个姿势看戏,险些没被他给怄出一口老血!眼见王兄越发生气,她赶紧打哈哈:“王兄,不知道说我什么,就不说了吧,矮油……”

    “还嬉皮笑脸!”又是一声怒喝,冷意惊人!

    澹台凰被吼得一抖,险些没被吓得行个军礼!赶紧低下头,老老实实的接受训示!心中把那死妖孽的祖宗十八代都慰问了一遍!要是她早点回去,就不会正好撞上王兄,要是晚点回去,王兄看见这一地的黑衣人,第一件事肯定是到处找她,看见她平安无恙很是庆幸,就不会计较她跑出门的事情。

    可偏偏好死不死的就给撞上了!都怪那个死妖孽刺激她。

    再往屋顶上一看,那看了半天戏的王八蛋已经不见踪影,澹台凰狠狠的磨了磨牙……

    ……

    翌日。

    东陵御花园中,翠鸟齐飞,百花争鸣。

    一座雕栏玉砌的拱桥之上,浅huáng sè宫装的女子,正在往清水碧波的池中洒鱼饵。锦鲤争相跳起,好一派繁华景象。她身后的侍婢恭敬垂首,开口笑道:“公主,您看,这池里的鱼儿,都被您给养肥了呢!”

    皇甫灵萱眉梢一挑,艳光四射:“那是,本公主精心饲养,它们要是敢不肥,本公主灭了它们九族!”

    她这话音一落,宫女们便是一阵偷笑:“公主,您真会开玩笑!”

    就在这会儿,一个娇憨体壮的女子,从拱桥走过,神情傲慢,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正是成雅无疑。而她看见了皇甫灵萱,也像是没看见似的,招呼都没打就走!

    皇甫灵萱娇生惯养,又是皇帝一胞双生的mèi mèi,即便他国君王见了她,也会笑着招呼一声,现下竟然有宫女不将她放在眼中!顿时一股火气便上来了,怒喝一声:“站住!见着本公主也不行礼?”

    成雅回头看了她一眼,神情轻慢,眼露不屑:“公主?公主算个什么东西,在我成雅的眼中,只有我们漠北的公主!”

    语罢,转身便走。心下却有点忐忑,奉了公主的命令出来演戏,但是这样说会不会太过了,自己会不会被人乱棍打死?

    “放肆!来人,给本公主把她拿下!”一声怒喝!

    皇甫灵萱话音一落,便有一声冷喝自她身后响起:“我澹台凰的侍婢,看谁敢拿?”

    而就在这会儿,不远处树荫下,一明黄,一淡紫,一蔚蓝的身影,正谈笑着踏步而来。远远的,便看见了拱桥上的争执,走在前头的皇甫轩先止了步,君惊澜也好整以暇的停下,看戏。而澹台戟,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担忧。

    熟悉的声音让皇甫灵萱一阵火大,昨夜没杀了这女人,今日还敢出现在自己面前!转过头看着澹台凰,她一袭红衣翻飞,面色冷寂的站在桥头,整个人像是烈日之下的火之女神,散发着灼灼光辉,不可冒犯。看着自己的眼神也满是肃杀!

    皇甫灵萱娇俏的面上也瞬间染上怒色,冷声道:“倾凰公主,众目睽睽,你的侍婢无礼在先,今日不处置了她,本公主威严无存!”

    她这话音一落,成雅当即哭哭啼啼的往澹台凰身边一跑:“公主,您不要听东陵公主胡说,是她有意为难奴婢,奴婢走到这儿,她便无故大骂奴婢下作,还说是有什么样的奴才,就有什么样的主子,如此这般侮辱您!奴婢一时气不过才还嘴……”

    “胡说!你竟敢污蔑本公主!”皇甫灵萱越听越是火大,这奴才根本信口开河!她是何时说过那样的话了?

    澹台凰闻言冷笑:“本公主不信听到的,只信看到的,成雅被你欺负得哭成这样,还能是她的错不成?常言道打狗也要看主人,你堂堂公主之尊,欺负一个下人,也不怕遭人耻笑!”

    “分明是你的丫头无礼在先,本公主的侍婢可以作证!我皇甫灵萱遭人耻笑?怕是漠北公主遭人耻笑吧?难道你长这么大,都不知道什么叫偏听则暗,兼听则明吗?”皇甫灵萱出言讽刺。

    她这话一出,澹台凰非但没生气,反而笑了:“原来萱公主也知道偏听则暗,兼听则明,那为何到了你的身上,就随意听信旁人胡言?”

    “你……”皇甫灵萱秀眉微皱,沉默了一会儿,顿时反应过来了什么,“你是说,绮罗骗我?你有何证据?”

    “萱公主的侍婢能证明你没有先为难我的侍婢,那当日宴会之上与会者,是否也能证明本公主的清白呢?本公主不知绮罗郡主对您说了什么,只希望公主能广开言路,多听,多取证,再做判断,莫要被他人当枪使!”澹台凰笑意盎然的开口。

    她这话音一落,不远处的皇甫轩剑眉微挑,或有赞赏。君惊澜唇角含笑,不发一语。澹台戟却皱了皱眉,心下越发觉得诡异,凰儿会有这般见地?

    而皇甫灵萱愣了一会儿,竟然笑了:“你这人,还真有趣!好!本公主这就去查,若你说的属实,本公主就为昨夜之事亲自登门赔礼!至于想把本公主当枪使的人,本公主也不会放过!但,若你说的是假的,那本公主也不会与你客气!”

    昨夜之事,自然是指刺客的事情了!

    澹台凰笑着点头,随即上前一步,开口道:“萱公主,即便我说的是真的,你也不必赔礼道歉了!因为你我之间的账,马上就算清楚了!”赔礼道歉?她还是喜欢有账算清!

    皇甫灵萱一愣,不明其意。

    而澹台凰却忽然瞪大双眼,指向天空,大叫一声:“公主,看灰机!”

    皇甫灵萱茫然抬头……

    刚抬起头——

    “砰!”的一声,她浅huáng sè的身影被澹台凰一脚踹飞!“噗通!”巨响,整个人悲催落入湖中,激起水花一丈……

    “啊——公主!来人,快救公主!”

    ……

    ------题外话------

    弟兄们,明儿个就v了,请大家关注v公告,么么哒!

    【荣誉榜更新】:恭喜【hafyh】童鞋升级探花!恭喜【18078122288】童鞋升级贡士!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特别鸣谢众弟兄的爱抚】:凤念歌花1,朴未颜i花5,卿颜若雪钻10,′期待、黎明花3,18078122288钻50,259885花2赏100,hafyh钻200,缥缈那厮守花14,花开美rén miàn钻1,紫须殇钻1花2,泠子寒钻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