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厕所在哪边

    漠北公主有便秘之症?

    这么私密、让人难以启齿的事情,北冥太子竟然知道?而且,他居然不嫌弃?!

    “小苗子,端过去吧!”笑着开口吩咐,又看着澹台凰,貌似深情的道,“公主可要早些将病治好,也免了本太子日夜挂怀!还有,只要是公主说的话,本太子都信。可本太子说的话,公主信否?”

    这话,旁人听的云里雾里,只觉得北冥太子的这句话,听起来格外深情,至于其间包含着什么玄机,他们就无法得知了。而澹台凰的心中却很是明白。

    那日,她说“如果你相信我今日便秘了,我就相信你吃醋了。”显然,他现下的意思就是信了她便秘的胡话,那么她也应该相信他吃醋的事情。澹台凰在心中腹诽,她相信他吃醋了对他有什么好处吗?神经!

    小苗子奉命将托盘放到澹台凰的桌前,又恭敬弯腰行礼,退回君惊澜的身边。

    于是,包括皇甫轩在内,所有人都看着那个托盘,等着看澹台凰是吃还是不吃。而表情最为急切的,是小星星童鞋,它狼嘴微张,舌头出来一半,眼中都是色迷迷的笑意……

    澹台戟也有些皱眉,心下越发猜不透君惊澜所想。一时帮忙,一时为难,分不清是敌是友!但这香蕉,凰儿若是吃了,就等于在天下rén miàn前承认她便秘!想着,他笑了笑,优雅华丽的声线响彻大殿:“凰儿从小便不喜欢吃香蕉,还是本殿下代劳吧!”

    他这话音一落,君惊澜倒是没什么反应,倒是小星星一下从桌上跳起来,看样子十分激动。后蹄站地,左前爪举起,对着澹台凰竖中指!——鄙视,星爷就知道你不敢吃!

    君惊澜垂眸,看着小星星那激动得反常的状态,魅眸中闪出一丝困顿。旋即,用只有他和小星星能听到的声音开口:“你是不是背着爷做了什么?”

    背对着他朝着澹台凰疯狂竖中指的小星星童鞋,背影微僵,随即转过头,笑得一脸谄媚,双爪背在身后,貌似那“会说话的汤姆猫”——星爷什么都没做!

    但君惊澜却觉得不对,微微皱眉,正要出言制止澹台凰的动作,她已经劈头夺过澹台戟手中的香蕉,一把塞入了自己口中!并点头评价:“本公主虽然不喜欢吃香蕉,北冥太子也耳背听错,误以为本公主便秘。但太子毕竟一片真心,本公主不可不吃!”

    看着小星星那样子,她就知道这香蕉有问题。可是王兄说了他吃,都送到了唇边,定然不能再反悔!但她怎能连累王兄?若是君惊澜今日铁了心要害她,她假装不小心摔了这盘香蕉,他也能再端一盘来。所以不能让王兄吃,那就只能自己吃了。料想也不会动些了不得的手脚,大不了就是放了太久坏掉了之类的……

    眼见澹台凰已经吃了,君惊澜想说的话,也没说出去。低头看着一脸谄媚的小星星,神情十分冷。

    星爷眼神左顾右盼,不与他交汇。

    澹台凰吃完,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异样,狐疑的看了君惊澜一眼,呃……也许她想多了吧!反正那小星星经常抽风的事情,她也知道一二。却不知,这事儿的重头戏在后头……

    而这会儿,皇甫轩作为东道主,开口了:“今日诗会,不知众位以为当以何物为主题?”

    “本官觉得,以何物为主题,都并不公平!所谓术业有专攻,有些主题,自然也是有人擅长,有人不擅长。故而不若不定主题,即兴而赋!”这话,是西武使臣说的。

    他这一说话,大家都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其实这次东陵国宴,西武女皇慕容馥也来了,但却称病迟迟未曾露面,只派遣了使臣出来。而西武的人,这也是第一次在大宴上说话。

    皇甫轩略一沉吟,开口道:“西武使臣此言有理,不知各位以为如何?”

    “如此甚好!”众人一齐附和。心中一同大骂,好个屁啊!无题才是最难的题,因为你不知道千万题材中,是否有一个比你现下选的更加适合你,所以还得陷入良久的头脑空白,同时思虑题材和诗句。

    “既然如此,那便这样定了,由朕和北冥太子作为评委。今日的头彩,是千叶观音,公平起见,朕和北冥太子就不参加了,各位请吧!”皇甫轩出言发话,一双灿金色的眼眸放在澹台凰的身上,作诗,这女人要是会,那才是天下奇谈!

    君惊澜闻言,点了点头,并无其他意见。狭长魅眸却一直盯着澹台凰,看她吃过那个香蕉是否有什么异样。而小星星童鞋见此,非常不高兴的挥舞着自己的两只前爪,制造存在感并遮挡君惊澜的视线。主人,不要看她,看我吧!我比她好看多了,呜……你为什么不看我……

    千叶观音,天下玉器榜的之末,但也已经是价值连城!作为一场诗会的头彩,皇甫轩已经算是大方到极致了!各国使臣跃跃欲试,这东西要是赢回了家,下半辈子不做官也不愁吃穿用度了!而且最有竞争力的北冥太子和东陵皇都不参加,澹台戟素来对诗词歌赋没兴趣,哈哈,好机会……

    “那便由本公主先来!”皇甫灵萱第一个站了起来。

    皇甫轩点头,对皇妹的才华,他还是十分信任的。

    澹台凰无视了君惊澜,看向皇甫灵萱,点头赞叹!确实是个绝色美人,柳月眉,丹凤眸,琼鼻高挺,唇不点而艳,身姿若迎风柳枝。难怪楚长歌不忍心拒绝,唔,要是自己没猜错,她十有**是要借此跟楚长歌表白吧?

    果然,皇甫灵萱没有辜负她的重望,含情脉脉的看着楚长歌,开口道:“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语音一落,一张玉面羞得通红。飞快低下头去,一言不发的绞手帕。

    见此,澹台凰在心中不断摇头叹气,唉,难道遇见了爱情的人,都是这个蠢样?要是有一天她喜欢上谁了也要红扑扑着脸颊绞手帕……她还是去当灭绝师太吧!想的正高兴,忽然肚子一阵翻滚,还隐隐有气想放出来……

    什么情况!为什么有一种和她前世,跟着穆紫菱喝了碧生源减肥茶一样的赶脚?格外……想拉屎!脑中灵光一闪,难道是刚刚的香蕉里面下了东西?想着,shā rén般的眼神扫到了君惊澜的身上!而对方此刻也正看着她,他薄唇微抿,唇际没有一贯的慵懒笑意。但澹台凰却相信他心里一定乐开了花,这王八蛋竟敢给她下泻药!

    她这次是真的冤枉君惊澜了,因为他是真的不知道。

    皇甫灵萱作完诗,大家都飞快鼓掌,面露赞叹!并不断出言称赞:“萱公主果真是天下间少有的才女!”

    唯独澹台凰一人表情痛苦,她可以起身说自己要去上茅房吗?可是这么多人都在,会不会有点不好?

    澹台戟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神色不对,十分关切的问:“怎么了?”

    “我……”说了一个字出来,剩下的实在没好意思说,说要出恭还是要拉屎?

    而坐在她对面的君惊澜,大概已经明白了她陷入了何种窘境。低头看了小星星一眼,忽然勾唇,十分温和的笑了笑,这危险的温和,也成功的让小星星抖了一下!其实,给这女人一点教训,他是愿意的,免得她以后总是不知死活的编排自己,但这并不代表他喜欢有狼背着他做什么!

    这大家都鼓掌,君惊澜也勾了唇,唯独澹台凰一人表情悲苦!这根本就是不给东陵和皇甫灵萱面子的表现!皇甫灵萱原本就极为讨厌澹台凰,现下见此,更是怒火冲天,看着她冷笑道:“倾凰公主此种表情,是本宫作的不好吗?那能否请倾凰公主赐教,作诗一首?”

    “是啊,倾凰公主也作一首诗吧!”四下使臣们符合,其实没别的,他们也就是想瞧热闹。

    澹台凰现下的哪有什么心情作诗,她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憋一憋,但是发现越来越憋不住了。可大家现下都逼着她作诗,她眼神朦胧的看着离自己大概十米处的宫女手中托着的青铜香炉,只见袅袅青烟从炉中冒出,咬牙艰难道:“日照香炉生紫烟……”

    一句出,众人惊叹!好句!

    而就在这会儿,她忽然从自己的位置上跳起来,一阵风往大殿门口狂奔而去,表情十分急切!

    到了大殿门口,脑袋飞快摆动,一双凤眸一百八十度向四下扫视,面色酱紫,同时吼出下一句:“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厕所在哪边!厕所,厕所呢?”

    ------题外话------

    对山哥开文至今,连续三个月爬上钻石榜前三名,山哥表示深深的谢意!你们实在是太好了,我太爱你们了!感动得泪流满面,抹眼泪ing……

    【荣誉榜更新】:恭喜【澹台凰】童鞋升级解元!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特别鸣谢众弟兄的爱抚】:achan3878钻70,99788钻,70,作业逆流成河、、钻3,15625692511花4,hafyh钻7,anshinian花5,qquser5687184钻5,259885花1,℡?半城钻5,伍星宇钻2花1,18501561151钻10,澹台凰钻40,夕颜末年钻2,smile7426花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