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想吃烤狼还是烧狐狸?

    澹台凰的嘴角又抽搐了好半天,实在不知道该说句什么!

    而小星星童鞋今日的自杀之心非常坚决,绳子甩了老半天没甩上去,它苦恼的抓了几下狼头之后,飞快从旁边的树上往上一窜!然后坐在枝桠之上,抓着绳子的两端,用两只前爪费力的打结!一边打结一边看君惊澜,要表达的意思非常明确!

    ——星爷告诉你,我今天不活了!

    澹台凰咽了一下口水,听说有些种类的狼是不能爬树的,显然小星星是属于能爬树的那一类!看了一会儿,转头看了君惊澜一眼:“你确定你就任由它……自杀?”是自杀没错吧?虽然前世今生从来还没听说过有动物想不开的!

    君惊澜却只是笑,好整以暇的双手环胸,一双狭长魅眸不含任何感情的看着它动作。但仔细一看,他眼中好似有火焰跳动,显然心情不太好!

    小星星终于系好了绳子,又虎着狼脸瞅了一眼自己的主人,看他眼中好似有点不高兴的成分,心里有点发沭。但绳在树上,不得不吊,磨磨蹭蹭的从树上下去之后,后蹄蹬在石头上,身体与地面呈九十度垂直,两只前爪搭在绳子系成的圈内,转过狼头看着君惊澜,表情严肃——你还不拉我,我真的去死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小星星那寻死觅活的样子,素来不喜欢管闲事的澹台凰此刻竟相当有种自己即将害了人命,不……狼命的感觉。咳嗽一声,对君惊澜道:“你要不要,咳……去救它?”

    她这话一出,并未得到君惊澜的任何响应。他不仅没出言拦着小星星,反而缓缓闭上魅眸,作闭目养神状,看样子是要彻底无视那只想不开的动物了!

    小星星见此,不敢置信的“嗷呜”一声,又将绳子往自己的跟前拉近了几许,套在脖子上,就差蹬一下脚下的石头,就能上吊成功了!——我告诉你,我真的去死了,你以后再也看不见我了!

    澹台凰正想着自己是不是再劝一下,拯救一下这只逗比的动物之时,君惊澜慵懒的声线已经缓缓响起:“女人,想吃烤狼还是烧狐狸?等它上吊完了,我们今夜可以吃个浪漫夜宵。本太子的厨子,烧肉的手艺,很不错!”

    小星星闻言,白眼一翻,往后一倒!肚子朝天,四只蹄子摊开,呈瘫尸状……看样子是给气晕了!

    某女无言。心中第一想法,这动物真逗比!第二想法,这妖孽真无情!

    然而,小星星就这么晕了,君惊澜的气却没有消。冷睇了一眼瘫尸的某星爷,凉凉道:“看来不必上吊就已经死了,东篱,直接拎去烤了!”

    话音一落,一黑衣人落在屋顶,一个“是”字还卡在喉间没有说出,瘫在地上的小星星就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飞快窜到自家主人的面前,将和澹台凰的仇怨暂且放到一边,在君惊澜跟前跑了一圈夹带蹦来跳去,伸了伸前爪又伸了伸后蹄——星爷很强壮,星爷身体很好,星爷还没有死,不用烤!

    东篱唇角微抽,面纱下的脸将笑不笑。

    澹台凰无语望天!

    君惊澜淡淡扫着它:“今日知道什么道理了?”

    星爷一脸严肃,想了一会儿,伸出前爪飞快指了指绳子,又飞快摆头。——我再也不上吊了!

    “错!爷是要告诉你,永远别太把自己当回事。这世上,没了谁,都一样是运转。你想死,从来没有人拦着你!明白了么?”君惊澜冷声教训,容色冰冷。长长的墨发铺散到他淡紫色衣摆上,墨发之侧,是他绝美优雅的轮廓。线条冰冷,容色淡薄。

    澹台凰听得心口一窒,这道理,她也是懂的。永远都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你自认为自己重要,但在旁人心中,你未必就真是那么重要。但这话,却由他这样掌握着天下生杀大权的人,以这样冷然的表情讲了出来。是看得太开,还是……经历过什么?

    以小星星的智商,自然是听不懂君惊澜的这句高深哲理的!但是最后一句想死,没有人会拦着它,它是听懂了!抽搭了一下鼻子,到一边哭去了……主人居然这样说,太叫狼伤心了……

    “嗷呜呜呜……”

    东篱自觉的向后退几步,消失在夜幕之中。

    而君惊澜沉默了一会儿,又恢复了那副懒散而漫不经心的样子。偏头看了神色复杂瞅着他的澹台凰一眼,不怀好意的笑道:“公主这样看着本太子,是爱上本太子了么?”

    “你想的太多了!”这个男人,根本不能给好脸色,一给他就蹬鼻子上脸!

    似是早就料到了她不会有什么好话,君惊澜倒也不以为意,无趣的拨了拨指甲,问:“你方才问爷什么?”

    “啊?”澹台凰愣了一下。

    难得见她有迷糊的样子,他好心情的笑笑,又气死人不偿命的道:“方才小星星上吊之前,你原是想问什么?你这智商,也不知道楚长歌那蠢货是如何上了你的当!”

    澹台凰闻言,白了他一眼,恶狠狠的磨牙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老娘是问你,为何对我如此另!眼!相!待!”

    “唔!爷想想……”男子说着,缓缓望天,魅眸凝视星空,看样子好像是在思考。

    半个时辰后……仍然在想。

    一个时辰后……

    两个时辰后……

    黎明将近,月落树梢。三月春风拂面,澹台凰都险些被这风吹的睡着了,他还没想到原因!咬牙不耐开口:“你到底是得有多居心叵测,自己的心思都能想这么半天?”

    “爷想到了!”他忽然开口,像是真的得了什么天机。然后转过头看向澹台凰,恶劣笑道,“但是爷不想告诉你,怎么办?”

    擦!

    枯坐了两个时辰,四个小时,又被这王八蛋耍了!

    澹台凰当机立断,飞快起身,两只绣花鞋同时射出!杀气冲破九霄,使人寒毛倒立……

    而,当她的鞋落到他坐的位置之时。他已经到了百米之外了,愉悦笑声自远方传来,那在一旁哭了半天的小星星,狠狠的瞪了一眼澹台凰之后,也跟着他走了……

    澹台凰看着他颀长的背影,深呼吸一口气,再深呼吸一口气。慢慢的平静了,眉头缓缓皱起。她总觉得,这妖孽的身上,有什么故事,或是……痛楚?

    但,眉头很快皱得更紧了!有什么故事和痛楚,也当无法构成他戏耍自己的理由吧?这王八蛋,给老娘等着!

    ……

    远处。桃花林中,绝美男子抱着一团银色物体,踏碎了一地的花瓣,缓步前行。

    姿态悠然,似闲庭阔步。

    小苗子等在那里,一见他,无奈叹气:“爷,您若是想报仇,给个教训或让人杀了她便罢了,何必这样戏耍人家!”显然也是看到了刚刚的情景。

    君惊澜一愣,旋即,笑了。戏耍么?不过是想让她陪着他看一会儿星星罢了。伸手逗弄了一下哭得还很伤心的小星星,闲闲开口:“小苗子,她不相信爷吃醋了。其实……爷也不信!”

    小苗子理所当然的点头,那是正常的,您怎么可能为女人吃醋呢!

    但,很快又有声音传来:“可是……爷好像是真的吃醋了!”

    啥?!

    ------题外话------

    ——弟兄们,我是存稿君!山哥今天去kǎo shì了,以下是山哥临走的遗言:“活着已经如此辛苦,为何还要kǎo shì?~(>_<)~”

    【特别鸣谢众弟兄的爱抚】:99788钻3,现世861314花30,℡?半城钻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