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少特么废话,你尿是不尿?

    “那公主,您打算……”印象之中公主遇见这样的事儿,一般都是找大皇子殿下哭诉,让大皇子帮忙报仇,今儿个不哭不闹还如此淡定,真叫人不习惯。

    澹台凰贼笑,开口吩咐道:“传话出去,说本公主的殿内发现了蝎子,本公主被吓病了,卧床不起!”

    “呃……为,为什么?”成雅抓着脑袋,很纳闷的看着她。

    “这还不简单么?模糊了皇甫灵萱的视听,让她以为自己教训成功。那么她就算不到今天晚上我会找她报仇,也就疏于防范!也能让各国的人都知道本公主重病,出于礼节,他们是一定会来送礼聊表关切的!尤其东陵的礼定然格外厚重。”因为她是在这儿出事的。不是没想过学那妖孽装病,坑皇甫轩一顿,但毕竟她没真的出事儿,只是吓到了,也没有那妖孽装病的本事。要是被御医诊断出来,反而不美,还是算了!

    成雅抽了抽嘴角,担忧道:“公主,那要是各国的使臣晚上要进来看您呢?”

    “你就说我吓得狠了,谁都不想见!”澹台凰无所谓的挥了挥手。随即,仰头看了看天色,夕阳如血,红色的晚霞铺开,如同一块幕布。黄昏之后,就是晚上了,嘿嘿……晚上比较好发挥!

    成雅点头,又问:“那公主,我们需要知会一下大皇子殿下吗?”

    “嗯,去告诉皇兄,准备好马车,我们要带好多探病的礼物回家!”澹台凰认真点头。

    “……”!

    ……

    是夜。

    澹台凰蹑手蹑脚的翻窗而门,这次还是小心点,给王兄的人发现又要教训她,说不准还因为自己上次惹了事儿,这次就不让出去了。所以她就fān qiáng出去好了。现下还隐隐有些头疼,因为按照她的计策去收拾皇甫灵萱,容易连累不相干的人!要是有个位高权重又合适的人来给她帮忙就好了。

    正想着,位高权重的人就送shàng mén来了。

    院墙的另一面……

    “殿下,您慢点踩,奴才的肩膀都要断了!”铜钱童鞋悲愤发言。

    踩在他肩膀上爬墙的楚长歌,回头看了他一眼,鄙视道:“让你平日多吃点,现在好了吧,爬个墙也要本殿下如此辛苦!”

    铜钱默……殿下,您站在人家肩膀上爬墙的叫辛苦,我这被人家踩着肩膀的算什么?

    澹台凰听着墙院之外两人的对话,仰头一看,隔着墙,正好看见了楚长歌头顶的一半紫金冠,大抵明白了墙外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楚长歌大半夜的不睡觉,来爬她的墙做什么?

    “殿下,您想见那个漠北公主,让人通报一声就行了,何必如此大费周章!”铜钱哀怨询问。

    旋即,楚长歌风流纨绔的声线夹杂着浓浓的无奈传了进来:“你又不是没看见,澹台戟防本殿下跟防狼似的,遣人通传要是能进来才怪了!幸好本殿下这二十年练就了一身爬墙的好本领。花褪残红青杏小,墙外不闻,墙内佳人笑。故而这佳人之笑,当然是要fān qiáng进来才能听得真切!”

    铜钱再次无语。殿下,您每次爬墙都是踩着奴才的肩膀好吗?您能有什么爬墙本领!还有那破诗,陛下说过您多少次了,没有才华就不要乱作!

    于是,澹台凰大概就听明白了他们这主仆二人是想干嘛,看样子还是她今天的不合作态度,严重挫伤了楚长歌多年来对于泡妞的自信,所以他现下发愤图强,要展现他无敌的魅力,先从爬墙开始!既然送shàng mén来了,那就帮她报仇吧,刚刚还在想有个位高的人帮忙就好了,这不,送shàng mén来了!

    想到这儿,四处一看,她刚刚翻出来的窗户那里正好有一根棍子!几个大步过去拿过来。

    地面一片幽深漆黑,只有淡淡月光洒在墙头,她站在墙内,楚长歌艰难翻上墙,正要跳下去,就险些被一棍子打上头!

    月色之下,一只母老虎拿长棍而立墙角,面色凶狠,姿态不雅,表情狰狞,唇边还有一丝充满了算计的笑。楚长歌咽了一下口水,看着她那笑,忽然有点后悔了,整个人僵硬在墙头!

    “楚皇子,您这大半夜的,fān qiáng而来,有何贵干?”澹台凰恶狠狠的看着他。

    楚长歌看着她凶狠的样子,又瞅着她的手上还有根棍子,只得漫天胡扯道:“今日月色甚美,本殿下想爬到墙头来看,这样才比较真切!”

    “嗯,看月亮要到我的院子来看!”澹台凰会意点头,转身就走,“王兄来的时候带了一条狗来着,我去抓它来……”

    “等……等等!”他楚长歌长这么大,什么事儿都做过,但是被狗追,这样丢脸的事情还是算了!

    澹台凰扛着棍子回头:“不看月亮了?”

    楚长歌认命叹气,挥着扇子摇头轻笑:“不看了!不知公主有何事要楚某效劳?”看她那满面算计的,就知道是有事想找自己帮忙!

    他在上头英姿飒爽的挥扇子,下头的铜钱已经扛不住了,轻呼一声,腿一弯,摔了!

    于是前一秒钟还隔着墙,在澹台凰面前挥着扇子的潇洒贵公子,也顿时不见了!“砰”的一声响之后,墙外一阵怒斥:“没用的东西!”

    铜钱在心中哀嚎,我是您的仆从,又不是您的梯子……

    澹台凰憋着笑,利落的往旁边的大树上一窜,fān qiáng出去了!落地,身旁正是那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一主一仆。虽是摔了,这位纨绔薄幸的楚皇子,还是仪态风流。见澹台凰出来了,眉眼弯弯,笑道:“终于见到公主了!”

    澹台凰却懒得跟他废话,一把拖着他的袖子,转身就走:“皇甫灵萱的寝宫在哪里?”

    “前面左转,走过三间屋子,再右转,走过七间屋子,再往前七百米就到了!”楚长歌利落回话,父皇是让他来和皇甫灵萱联姻的,所以他早就打听清楚了对方的住处,然后不管走到哪儿,都对那个寝宫绕道三百米,坚决不过去!

    而就在这会儿,澹台凰已经拖着他到了。殿内灯火如豆,影影绰绰,看样子里头的人还没睡。她看了楚长歌一眼,嘘了一声,然后飞快窜上墙,在上头招手,示意对方上来……

    铜钱悲愤站过去,给楚长歌垫背。楚长歌上屋顶之后,他也跟了上去。这些年殿下一犯错就被关禁闭,所以每次爬墙他都是首要功臣,故而这么些年有爬墙本领的不是殿下,而是他!

    澹台凰走到屋顶中央,大概确定了里面人的位置,揭开两块瓦片,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楚长歌道:“尿!”

    这皇甫灵萱,拿蝎子吓唬她,她就拿刚出炉的热尿浇她!去厕所找尿太恶心了,所以直接找人来!原本觉得不管带哪个男人来,都会连累了人家,但楚长歌是个异类,他身份高贵,还谁都不怕,这事儿他来做最好,也只有他敢做,最重要做完也没人能把他怎么样!

    “什么?!”楚长歌一扇子指着屋顶的那个洞,看着澹台凰的背影,不敢置信的开口询问。她要他在这儿撒尿?一个女人就背对着他站着,他就在站在她身后撒尿?!开什么玩笑!

    澹台凰不耐烦转过头,表情阴狠,语气冷冽,姿态彪悍!看着他俊美无俦的脸,一手叉腰,冷声喝道:“少特么废话,你尿是不尿?”

    ------题外话------

    【荣誉榜更新】:恭喜【水梦灵萱】童鞋升级榜眼!恭喜【℡?半城】童鞋升级探花!恭喜【泠子寒】童鞋升级进士!恭喜【飘飘1104457524】童鞋升级解元!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特别鸣谢众弟兄的爱抚】:99788钻3,smile7426花3,月夜、火凰钻3,mengxiao11钻2,danielle79花5,259885花2,annlann花1,℡?半城钻10,飘飘1104457524钻100,澹台凰钻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