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提鞋围皇城跑十圈!

    看着那个王八蛋滚粗了之后,澹台凰的怒气还没有消,正想着是不是追上去干死丫的,就听得澹台戟风流华丽的声线不悦响起:“还不把鞋穿上,一个姑娘家,成什么体统!”

    这么多使臣在这里,中原的习俗和漠北大不相同,这些人回去之后还不知会如何病垢,这丫头!

    澹台戟这一教训,澹台凰就乖乖听了话,正要过去拿自己的鞋。而那离鞋最近的楚长歌,就已经笑得十分骚包的伸出自己尊贵的手,将鞋捡了起来,笑意闲散,眉眼弯弯,大步走到澹台凰跟前,将鞋子放于她的脚边,高声道:“为美人fú wù,是本殿下的荣幸!”

    说罢,面含深情的看着澹台凰精致小巧的脸,看似十分诚挚。

    而澹台凰,就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他俊美无俦的脸,明确的看出了这货看似深情的神情下,其实眸色一派清明。但凭着他出色的容貌,加上这些举止,还真的很能迷惑人,要是她再稍稍蠢一点,就真的上了他的当了!难怪方才那妖孽说他身经百战,入幕之宾无数!

    四下都适时的响起了抽气之声,男子的手,不论在中原还是漠北,都是至为尊贵之物!若有女子能得夫君亲手描眉,就已经是难得的荣宠,这楚国大皇子竟然去给澹台凰提鞋?提鞋?!

    楚长歌的随从,铜钱童鞋,也十分不忍心的转过头去!跟了殿下二十年,确实知道他为了猎艳永远不吝讨好美人,可今日居然给人家提鞋!这漠北三公主跟殿下的那些美人比起来,也没有特别出彩啊!真是想不懂!

    “大皇子如此盛情,倾凰公主就不考虑一下么?”一道冰冰凉凉的声线,自众人身侧传来,正是刚刚从龙椅上下来的皇甫轩。

    其他诸国的使臣一听,也纷纷点头。这楚长歌都伸手给她提鞋了,这次十有**就是真心了,若是真心,也是值得考虑的!

    澹台戟闻言皱眉,楚长歌是什么人,旁人不清楚他还能不清楚?在到达东陵之前,这个人就被自己划为“不能让凰儿接触”的类别。遂开口道:“多谢楚国大皇子,凰儿快些,父王的信件快到了!”这话,就是要走人了。

    澹台凰点头,其实她也不想和一花花公子在这儿磨叽,正要穿鞋,却听得楚长歌笑道:“本殿下一片真心,大皇子何必拒人千里之外!”他这一笑,原本就十分英俊的面孔,更添了几分坏坏的吸引力。

    某女嘴角一抽,为啥这话听起来那么像是在跟王兄表白?

    看澹台凰嘴角抽搐,楚长歌又接着深情款款道:“公主应当能看出本殿下的赤诚之心才是啊!”

    “赤诚之心?”澹台凰眼角又抽了一下,看着这货貌似深情的目光,眼珠一转,十分恶劣的抬起自己穿着臭袜子的脚丫晃了晃,“既然大皇子如此赤诚,就给本公主把鞋穿上如何?”

    这话一出,楚长歌的面色就僵了僵。看了一眼澹台凰晃动的脚,久久站定不可动。

    而四下的各国使臣们看着,那是想笑又不好笑,这楚长歌要是不给穿鞋吧,就说明他是虚情假意,要是给穿鞋,从明日起他就会成为全天下的笑柄!这漠北三公主真会给人出难题!

    楚长歌犹豫了很久,一抬头,看见澹台凰眼中的戏谑,终于明白自己是被耍了!但他也不以为意,反而兴致更浓。笑道:“这穿鞋,自然只能给自己的娘子穿,若公主愿意下嫁,本殿下愿意效劳!”

    这话若是叫别人说出来,难免觉得是退却了,但叫楚长歌用这深情款款的语调说出来,却让人觉得在情在理,情义厚重!

    澹台凰倒也不点破,一脚丫捅进自己的鞋子,身体微微向前,离楚长歌进了几许,旋即,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开口:“楚皇子殿下,你的那些招数,在本姑娘这里不顶用,你还是省省吧!”

    说完,转身跟着澹台戟走人!扮深情,装情圣,无趣!

    楚长歌在原地愣了良久,直到所有的使臣都像看猴把戏一样,一步三回头的将他观摩了半天,又随着皇甫轩走了个七七八八,他才终于回过神来!“哈哈哈……”

    一阵轻笑,心情颇好!

    铜钱无语的看着他的背影,殿下莫不是被刺激傻了?“殿下,我看这漠北三公主不是个善茬,您还是避着好!”连北冥太子的脸上都敢扔鞋子,他可不想接受大皇子府又多一个恐怖的女人,而且殿下也没有北冥太子那么高的武功,说不准哪天真被那女人把鞋子甩到脸上!

    楚长歌晃了晃手中的扇子,那股子纨绔劲儿又流露了出来:“不是善茬才格外有意思,你见你们家主子什么时候在女rén miàn前认过输?”说着,晃着自己的扇子,一路对着宫女们勾唇坏笑,往自己的寝宫而去。留下一阵一阵女人们的尖叫之声……

    规劝失败的铜钱童鞋站在他身后摇头,再摇头。看来殿下这次是铁了心了……

    ……

    澹台戟的殿中,一道华丽优雅中含着三分怒气的声线传出:“你这丫头,今日实在不成体统,在大庭广众之下脱鞋,像什么样子?”

    看着自己这少年老成,皱着眉头训斥自己的王兄,澹台凰嬉皮笑脸的道:“王兄,不就是脱个鞋吗?最多也就是个嫁不出去,矮油!嫁不出去不还有你养我吗?”嗯,找老哥撒娇的感觉还不错!

    这话成功的将澹台戟噎住,是被她弄的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半晌之后,终于叹了一口气:“你这丫头,看来真是被我惯坏了!哪有被王兄养一辈子的,都十六岁了,还不懂事!”

    看他虽然还在教训,但是气已经消了,澹台凰的爪子就已经抓上了桌上的桂花糕,一边往嘴里塞,一边口齿不清道:“所以啊,要是没有人像王兄待我一样好,我啊!还就不嫁了!”澹台戟待她确实是好。

    看她都开吃了,澹台戟更是没辙了!看了她一会儿,忽然正色道:“若是真没人像王兄一样宠着你,王兄就养你一辈子!”这话一说,他心中也有些异样感受。

    “那,说好了哈!看我这德行,也不像是有人要的!”吃着说着,糕点屑都喷了出来。

    看她这不雅的样子,澹台戟又想训斥,而就在这会儿,一个黑衣人进来了,弯腰,跪地。十分无语的道:“大皇子,一盏茶之前,北冥太子遣人放话。说楚长歌帮忙拎双鞋算什么,只要公主愿意下嫁,他愿意拎着公主的鞋围着皇城跑十圈!”

    “噗——”澹台凰喷了他一脸的糕点屑!

    ------题外话------

    【荣誉榜更新】:恭喜【绝樱】童鞋升级会元,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特别鸣谢众弟兄的爱抚】:落筱伊钻1花2,xjy1994花3,99788钻1,爱来时不珍惜钻1,℡?半城钻10,mengxiao11钻2赏100,15945799836花3,啦啦熊花5。及av1037522253、绝樱125票、落梦沉夕、天涯孤客四位亲的五星级评价票!